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五十五章剽竊,交火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金先生說出了他的“合法身份”,雷恩對此并不意外,反而充滿挑釁的向他勾了勾手:

  “放馬過來吧,AUO,你的武器(肘子)儲備還夠嗎?”

  “雜修,別太狂了!”

  閃閃俊美的臉上掛著殘酷的笑意,受夠了這個囂張的家伙。

  轟轟!!

  下一秒,立刻就超過一百門王之財寶對準了他,一發發晶瑩雪亮、造型各異的武器如落雷般砸下,轟鳴聲震撼大氣!

  沒有幾門,幾十門的試探,一出手就是上百門。

  論作戰火力,閃閃幾乎可以笑傲群雄。

  且王之財寶的耗魔量低,可以持續作戰,他一個人就具備戰爭級別的強大火力,絕對魔獸戰線就是最好的證明。

  此時各類寶具呼嘯著,劃破夜空,就像一陣璀璨的流星、隕石雨,美麗之中又充滿了可怕的破壞力,即將摧毀大地上的一切!

  絕大多數從者面對如此強大的火力,就算不被秒殺也只能苦苦支撐,最后被耗死。

  雷恩臉上輕蔑一笑,伸出手掌,一股熒藍色的魔力隨之延伸向了整個虛空。

  那雙純粹如白銀般的破妄之眼就像一臺高級掃描儀一樣,迅速將英雄王投擲過來的各類寶具掃描、洞察、解析…最終再由投影魔術一一復制。

  刀槍劍戟…皆流動著寒芒,上百件贗品寶排列在虛空。

  “去!”

  他輕輕一抬手,仿佛號令萬兵,寶具后發先至,宛如一陣湛藍色流星般轟向了原件!

  轟轟…轟!

  贗品和原型于虛空中剎那相撞,碰撞聲撼動了大氣,恐怖的爆炸聲此起彼伏!

  魔力盡情釋放著,每一次爆炸,都會震蕩起洶涌的白色氣浪,一朵朵紅蓮似的火焰隨之在虛空中綻放,仿佛一顆顆小太陽般,光和熱幾乎將夜幕都焚燒殆盡!

  不過一次試探性交手,就造成了這般震撼人心的大場面。

  兩百多件低級寶具激烈碰撞后,紛紛如隕石般炸毀,形成的熊熊火光讓這一帶亮如白晝。

  教堂的山坡下,一金一銀兩道身影如孤峰般矗立著,火光將他們的影子拉得很長。

  初次交手的結果是不分上下,但兩人的心情卻完全不一樣。

  “不愧是英雄王啊,手筆真大,出手就是上百發寶具砸臉,真是太看得起我雷某人了。”

  雷恩大師臉上笑容玩味,得了,貌似有幾件沒見過的寶具,這下無限武裝又多了庫存。

  盜版這方面,他最喜歡金閃閃了,堪稱送寶童子,剽竊一時爽,一直剽竊一直爽。

  對面,吉爾伽美什則臉色鐵青。

  沒拿下Archer完全在預料之中,甚至對方輕輕松松就接下了上百發寶具也不會讓他驚訝,畢竟Archer有這實力也正常。

  但是,對方應對攻擊的手段,卻是他最厭惡的!

  拿那些令人作嘔的贗品毀了真貨,這著實惡心到了金先生。

  之前,寶具全知全能之星告訴了他雷恩的一些身份和信息,可沒告訴他雷恩這個Faker具體是怎么戰斗的。

  “投影魔術,這就是你真正的能力嗎?”

  閃閃血眸中蘊含著暴虐的怒火,英俊的容貌因殺意而凍結了,“果然是個該死的Faker,真是令人作嘔,你以為就憑一些假貨,根本上不得臺面的贗品,就可以在這里大放厥詞了嗎?本王會讓你知道什么叫絕望!”

  “AUO,少吹幾把了,嚇唬誰呢?”

  雷恩撇撇嘴,一臉不屑之色,伸手掏了掏耳朵。

  如何對付一個龍傲天?

  答案是比他更囂張,更沒素質,更鼻孔朝天!

  眼神睥睨著臉色鐵青的閃閃,“噴神附體”的雷恩用指著他:

  “今天我山寨王就把話撂在這里──不把你小子打出翔來,那都算你昨晚拉得干凈!”

  如此粗鄙、不堪入耳的臟話讓金先生都呆了一下,旋即暴怒。

  論實力兩人相差無幾,論嘴炮,十個閃閃也不是雷恩的對手。

  身后的空間泛起了陣陣漣漪,一道道璀璨的金色漩渦不斷在天空蔓延填充,王之財寶很快就開到了兩百多門。

  數量還是其次,這一次金閃閃舍棄了那些不入流的低級寶具,換上了高級貨!

  轟轟──!!

  刺耳的破風聲宛如海嘯般襲來,一枚枚燦然生輝的高級寶具劃破虛空,閃爍的輝光幾乎一掃黑暗,就如同漫天隕石流星轟炸一般覆蓋而下!

  寶具連發的轟隆聲響震撼大氣,火力瞬間就翻了幾倍。

  “切。”

  雷恩眼皮都不抬一下,伸了個響指。

  洶涌浩瀚的魔力氣流從他指間延伸至周圍的虛空中,又迅速凝聚出一把把寒光四溢的寶具,造型就和英雄王的“王之財寶”投射出來的寶具一模一樣,只是武器表面流轉著一層藍色輝光。

  兩百多件贗品武器一一對應著夜空中那些飛來的寶具原型,電光火石般同樣投射過去。

  轟轟…轟!!

  夜色被撕裂,幾百件寒光四溢寶具和同等數目的贗品激烈對轟,于炫目的火花中一些寶具互相彈開,更多地在漆黑但夜幕下炸開!

  爆炸釋放出熾熱刺目的光芒,只見朵朵巨大的熾熱紅蓮傲然綻,于夜空中激蕩起洶涌的熱浪氣旋!

  場面絢爛無比,又奢侈得恐怖。

  就像一場盛大的煙火表演,又充斥著毀滅和死亡的危險美感。

  “這…”

  已經悄悄后撤了一公里的言峰綺禮注視著這如同末日天災的可怕景象,咽了口唾沫。

  這種威勢就如同神話再現,讓人震撼無比。

  嘭嘭嘭!

  真假兩批寶具還在不斷地對轟、碰撞,雷恩和英雄王四目相對,空中燃燒的灼灼火光映照著彼此冷漠的臉。

  他們身上散發出陣陣刺骨的殺意,如雪的銀眸和血紅的豎瞳對視,試圖尋找對方的破綻。

  在雷恩破妄之眼的視野內,吉爾伽美什渾身流淌著幾乎實質化的魔力,氣象驚人。

  他背后是一片炫目的濤濤光海,隱隱浮現出無數的武器、財寶,無數璀璨金色的線條從財寶、武器后延伸出來纏繞住他的身軀…諸多光點焰芒拱位著,讓他幾乎變成了一顆熾熱無比的小太陽,散發出無窮無盡的光輝!

  最強英靈,

  從者殺手,

  常規天花板,

  人類史最強一角,

  最古之王,

  EX級從者,

  無人能敵的暴君。

  吉爾伽美什作為英雄的“格”,已經達到了某種極限,是綜合實力最強的Servant(覺者除外)。

  同等靈基的情況下,其余的英雄、王者哪怕再強大、聲威赫赫,也只能和他比肩而無法超越,至少在月世界是如此。

  那璀璨的金輝如此熾熱,耀眼,甚至讓試圖洞察其本質、弱點的雷恩眼睛微微刺痛。

  ‘乍一看,這個家伙確實無懈可擊,沒有任何短板可言,至少在概念上是如此,除了近戰水平相對一般。’

  這個結果讓雷恩大師心中一凜,升起了忌憚。

  殊不知,對面的金先生更加吃驚。

  被Archer那雙詭異的銀色瞳孔注視著,他有種被窺視、甚至被看透本質的感覺。

  對方有特殊的觀察類寶具,于是英雄王也毫不猶豫的開啟了寶具全知全能之星,試圖窺探、尋找對方的本質或弱點。

  關于寶具全知全能之星的描述:

  宛如星之光輝一樣遍及大地各處,看透萬象,是英雄王的精神升華為寶具之物,屬于永久發動型的寶具。

  寶具全知全能之星效果驚人,可以一眼看穿對手的真名或是寶具等等施加了多重掩藏的真實。雖然是永久發動的狀態,不過他有意限制了效果。

  乍一聽好像無所不能,吊炸天,實際上沒那么牛逼。

  全知全能之星≠全知全能。

  哪怕全力啟動這件寶具,金先生也沒法碰瓷上帝。

  其實就是高階真名看破,加一定的推演、解析能力。

  單論效果未必強過能夠洞察、解析任何寶具本質的破妄之眼,因為以破妄之眼的特性,也可以解析全知全能之星的概念、工作原理、核心本質…來升華、優化自身。

  就像雷恩回去主世界后,閑暇時一直在用破妄之眼嘗試破解EX級的乖離劍、阿瓦隆的本質,來不斷強化魔刀一樣。

  即使對方等級比破妄之眼高,但等級只是決定洞察、解析的速度,而不是上限。

  不過閃閃的全知全能之星加上EX級千里眼一起使用,那就強過破妄之眼一籌了。

  此刻,金閃閃就在全力分析Archer。

  只見無數星辰聚集、閃爍,以Archer為中心,他自身仿佛是一個黑洞難窺本質,周圍有著億萬星河的宇宙虛影,隨之燦爛的盛開,星辰無限,時間永恒…

  不止是在體外,Archer的體內也有星辰光點在不斷閃爍,勾勒出人體宇宙的圖案。

  每一顆星辰上都有各類兵器、防具的虛影,密密麻麻仿佛一片燦爛的光之海洋,它們排列振動著組成了Archer的軀體。

  無名的英靈,

  從者殺手,

  星之圣劍使,

  EX級從者,

  命運虛無者,

  測不準特性EX,

  萬兵之主。

  金閃閃看著被星河環繞的Archer,眸中也很震驚。

  概念上,理論上Archer是完美無瑕的,作為英雄的“格”雖然與他不同,卻也已經是某種極限了──再往上就不是普通靈基可以承載了,那需要冠位靈基。

  ‘沒發現任何破綻,只有硬拼,尋找機會。’

  得出了結論,金閃閃心頭一凜,升起了濃濃的忌憚。

  實力強還是其次,雖然震驚于有人竟然可以和他一樣達到極限,但他還不至于畏懼。

  關鍵是他沒有看到Archer的核心本質,即使用上了EX級的千里眼,任何涉及到Archer的未來也都是模糊一片。

  轟轟…轟!

  仿佛兩波互相對耗的流星隕石雨,夜空中的那些寶具還在不斷對轟,彈飛,迸射出無數火花!

  雖然兩人都在窺探對方,但火拼卻沒有停止。

  震耳欲聾的轟鳴幾乎一刻不停,時不時還有兩件寶具一起爆炸,升起一朵朵熾熱的紅蓮,蘊含令人悚然的死亡之美!

  雷恩臉上掛著一絲莫名的微笑,并沒有選擇開啟無限武裝,只用了投影魔術來應戰。

  只要王之財寶沒到開到千門,他用投影魔術就能從容接下,只是這樣做比較消耗魔力。

  并不是他有意托大。

  只是機會難得,金閃閃正在使用王之財寶和全知全能之星,特別是后者。

  雷恩一邊用破妄之眼分析全知全能之星的原理、概念…取其精華,以便將來用來優化、升華破妄之眼。

  一邊又用破妄之眼分析王之財寶的概念和運行原理,當場就開始調整、優化無限武裝發射模式和速度,提高開啟空間門的效率…等等。

  無限武裝和王之財寶只是看起來很像而已,本質上完全不是一種東西。

  王之財寶是在搬運、投射“黃金之都”內的東西。

  而無限武裝本質上是領域、規則集合,和雷恩實為一體,嚴格來說就是存在于他體內,只有不在一個空間層次上。

  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現在是在借鑒、或者說剽竊英雄王的寶具,取其精華去其糟粕,來完善自己的東西。

  這也是雷恩和金先生最大的不同。

  他本人可還活著,且具備成長性。

  而英雄王就算再強也已經死了,A閃也不是英靈,Servant只是英靈的一個側面。

  嘭嘭…嘭!

  寶具對轟,爆炸的火光不斷燃燒著虛空,洶涌的能量流釋放著,王之財寶的門數越開越多,戰斗也越來越激烈。

  不過很快,金閃閃就察覺到了一點不對勁。

  對方寧肯浪費魔力制造投影,也不使用寶具來作戰,這太愚蠢了,耗下去必敗無疑!

  吉爾伽美什可不信對方這么蠢,厲喝道:

  “Archer,你的寶具呢,為什么不使用?”

  “抱歉,線路燒壞了,正在維修。”雷恩翻了個白眼。

  金先生:“…”

  唬誰呢?

  “你這是看不起本王嗎?”

  吉爾伽美什血瞳中目露兇光,一瞬間又多開了兩百多門王財,密密麻麻金色漩渦形成了一片光海,總數接近了八百!

  “不敢不敢,豈敢小覷偉大的英雄王。”

  雷恩態度很謙虛,見閃閃臉色緩和,又立刻補充了一句,“沒有小看,我只是沒把你放在眼里。”

  金閃閃:“…”

  轟轟!!

  英雄王徹底毛了,輕輕一揮手,八百多件寶具轟隆聲響震撼大氣,猶如強弓勁弩呼嘯著連發,一把把刀劍槍戟就仿佛陣陣劃破夜幕的金色流星雨,向Archer的立身之所瘋狂砸落!

  “金先生…咳咳,金皮卡,別生氣啊。”

  雷恩眼皮一跳,舉起雙手全力使用投影。

  由于無盡武裝正在調整中,內部空間結構不穩定,無法使用,當然只要停下調整立刻就能用,不過他想盡可能多剽竊一下。

  嘭嘭…嘭!

  兩波寶具雨瘋狂朝著對面飛去,諸多武器猛烈的撞擊在一起,然后炸開,于空中燃燒起一個個耀眼的爆炸光球!

  當然,此時寶具太多了,已經沒法站擼。

  雙方都有不少寶具擦肩而過,砸向了對方。

  嘭嘭嘭!

  數十件寶具如傾盆大雨一般灑落,雷恩和金閃閃都閃避著,落下的寶具則讓山坡下各種植地遭到了毯式轟炸,毀得慘不忍睹!

  瀝青馬路也隨之粉碎,碎石飛濺,爆炸燃起火光。

  英雄王雖然身披黃金盔甲,但他的動作依然如同狡兔般靈活,躲避著一件件射向他的贗品寶具。

  躲不過就拿出盾牌擋下。

  雷恩的武藝和身手更好,連盾牌都沒用。

  他掏出干將莫邪,偶爾躲不過,就用兩把刀將寶具擊飛。

  不過他的魔力已經消耗了三分之一,而金先生不過十分之一。

  “停停,吉爾伽美什,我們先停手。”

  雷恩大師一刀劈飛了一把長槍,義正言辭的請求停戰。

  “哦?Archer,你這是想求饒嗎?”金閃閃的動作稍微停了一下,眼神睥睨著他。

  “別搞笑了,金皮卡,但凡還有一點智商,就知道我不是想說這個。”雷恩嗤笑一聲。

  金閃閃臉一黑,暴躁的說道:“本王可沒空和你說什么,你不是所謂的星之圣劍使嗎?圣劍寶具呢,為什么不拿出來?”

  他已經不想和Archer耗下去了,卻又不想先掏出EA。

  “抱歉,圣劍生銹了。”雷恩聳聳肩道。

  快了,馬上對王之財寶的解析就完成了,這暫時并不會曾加無限武裝的威力,卻會提高它的上限和潛力。

  生銹?

  金閃閃額頭青筋直跳,忍住破口大罵的沖動。

  猶豫了一下,他沒掏乖離劍,開始檢索“原罪”的所在。

  “嘿,伙計,我勸你別動。”

  雷恩自然察覺到了他的異動,立刻投影出了一把銀色大弓,伸手拉滿了起來。

  魔力匯聚,形成了一根血紅的箭矢。

  “你以為這對我有用嗎?”

  金閃閃一驚,臉上露出譏諷之色,身體卻很誠實的拿出一塊盾牌擋在了身前。

  “蠢貨,我可沒說瞄準的是你。”雷恩冷笑了一聲,立刻開弓。

  咻咻!

  如同猩紅色的閃電一般,一串血色的箭矢劃破虛空,在戰場中繞過了一個C字形的弧度,飛向了遠方。

  想到了什么,金閃閃頓時臉色大變。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