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四十七章廝殺,驚變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B叔登場,雷恩笑得格外燦爛,不過麻婆神父和C媽那一邊心情就不太美麗了。

  言峰綺禮神色凝重,他看著像一座黝黑的鐵塔一樣、矗立于教堂外庭院中央的Berserker,覺得有點騎虎難下。

  雖然“乳海”這種現象是月世界中,和轉性、洗白并列的傳統特色之一,但B叔還是很有威懾力的。

  擁有寶具“十二試煉”、能復活十幾次的他,是很多Servant都難以逾越的一座大山。

  常有人戲稱,“海木樁”就是月世界的火力計量單位,是個從者都能殺他一次。

  但是,依然沒有幾個敢說能殺B叔十幾次。

  ‘要是吉爾伽美什在這里就好了,他的王之財寶,正是十二試煉的克星…’

  看著正在和大狗對峙的Berserker,麻婆神父覺得腦殼疼,突然有點想念英雄王了。

  Saber被Rider牽制住了,Lancer單獨對上Berserker,相性上很不利,逆轉因果的必中之槍被能復活多次的“十二試煉”克制。

  就算加上魔女美狄亞,也難以占據上風…

  “以令咒命之,Lancer,全力出手!”

  不過,言峰綺禮也是果斷的人,立刻對大狗使用了一劃令咒,反正他有一手臂的令咒,根本不怕浪費。

  令咒除了強制命令的作用,可以對Servant進行一定程度的增幅,就像當初韋伯用三枚令咒讓大帝恢復到巔峰狀態一樣。

  令咒之力加持,Lancer頓時精神一振。

  那對赤紅之瞳變得炯炯有神,一股澎湃的魔力奔流沖刷著他的四肢百骸,體表盔甲上流淌著光輝,他氣勢高漲。

  “Master,難得讓我看你順眼了一次。”

  大狗咧嘴一笑,斜握住猩紅魔槍,發動了C級的“重整旗鼓”──能讓情況不利的戰斗回到初始回合。

  原本受挫后,被B叔氣場壓制的他竟然搖身一變,和對方分庭抗禮了起來。

  “Lancer,拖住Berserker就是你的工作。”

  麻婆神父不為所動,并沒有把破局的希望放到大狗身上。

  漠然的目光打量著面前的雷恩,和身邊的葛木宗一郎交換了一個眼神,他拔出了六柄寒氣逼人的黑鍵。

  蹭蹭~

  下一秒,不約而同,麻婆神父和人民教師開始拔足疾馳,宛如奔雷般一左一右殺向了雷恩!

  Lancer最多只能拖住Berserker,Saber被Rider給牽制住了,伊莉雅未現身。

  那么,破局的關鍵就是眼前這個名為雷恩的魔術師了。

  殺掉他就能解決麻煩,而Caster則伺機而動,順便防備一下暗中的伊莉雅。

  對于局勢的把握,葛木和麻婆心有靈犀。

  “切,兩個更年期的老男人,嫉妒我長得帥,就想群毆我嗎?”

  注視著殺氣騰騰地沖了過來,準備左右包抄他的言峰綺禮和葛木,雷恩嗤笑一聲。

  不過,他也不敢大意。

  這兩個體術達人身上都帶著C媽的魔力Buff,除了沒有寶具外,近戰上完全可以媲美一些從者,聯手之下更是威脅大增,誰敢大意都可能撲街。

  雷恩立刻戴上了一副白手套,上面流轉著湛藍色的符文光芒,他現在就是另一個巴澤特,運用體術和盧恩魔術戰斗。

  對上葛木和麻婆神父冰冷目光,他毫不畏懼的迎了上去。

  鏘鏘鏘!

  銀刃破空,六把雪白的利刃和六柄寒光四溢的黑鍵相撞,于夜色下迸射出無數火星!

  銀刃被彈飛出去,三人視若無睹,疾馳著接近了彼此。

  綺禮一個踏步,竟然在混凝土地上踩出了如同雷鳴般的聲響,身體飄移般滑過地面,借助沖擊力,那長滿老繭鐵拳倏忽一打,震蕩起驚人的氣浪!

  金剛八式·沖槌!

  這兇狠無比的一擊在十年前,幾乎把切嗣的胸腔處的肺部與心臟全都打成了碎肉。

  罡風破煞!

  雷恩不避不閃,手臂青筋跳起,血液循環微微加速,帶著白手套的拳頭迎了上去!

  砰──!

  拳頭對撼,宛如兩枚手榴彈炸開,轟隆巨響之中勁風氣浪從四面八方擴散!

  雷恩和麻婆神父同時悶哼一聲,后者還踉蹌后退了幾步,

  拼蠻力和體魄,還是雷恩更勝一籌。

  不過沒等他趁機對神父發起進攻,葛木宗一郎從一側殺至,那宛如毒蛇般扭動的拳頭直擊他的太陽穴,歹毒無比。

  雷恩只好放棄進攻,舉臂格擋,而麻婆神父站穩后又瞬間殺了過來,一記側踢如同長槍橫掃一般踢向他腰腹!

  雷恩另一手以掌代刀,砍偏了這一踢。

  但腿的力量本就比手臂大,麻婆這一擊他的胳膊和身體顫動了一下,葛木又立刻變拳為爪冷不丁探出,宛如鷹爪鐵鉤一般,直扣向他的眼珠!

  與此同時,麻婆神父一腳未果,立刻又一腳踢向他襠下,抬手一記手刀砍向他脖子!

  招招致命,端是狠辣無比。

  ‘很好!’

  雷恩瞳孔一縮,臉上浮現出一絲森冷無比的笑容。

  ‘罡風連擊!’

  他雙手揮動,白手套上勾勒出符文的痕跡,一代梟雄“鬼手”馬賽羅的絕技被他淋漓盡致的施展出來,須臾之間,虛空中就出現了數十只手臂。

  摧枯拉朽的拳印、勢大力沉的掌影剎那間宛如水漫金山般淹沒了麻婆和葛木!

  嘭嘭…嘭!

  空氣發出一聲聲沉悶的巨響,葛木宗一郎,麻婆神父和雷恩三人殺成了一團。

  他們拳頭對撼,肌肉、筋骨不斷碰撞著,時不時還夾雜著鞭腿、手刀、肘擊…仿佛幾臺打樁機在不斷地工作!

  拳罡、掌風、腿影交織在一起…三人幾乎殺紅了眼。

  不過雙拳難敵四手,就算雷恩施展出了絕技“罡風連擊”,在葛木宗一郎和麻婆神父聯手之下,也漸漸處于下風。

  言峰綺禮的八極拳剛猛無鑄,摧枯拉朽。

  人民教師的蛇之暗殺術詭異無比,防不勝防。

  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

  兩人的攻擊一正一奇,搭配起來,就是剛柔并濟,相輔相成,達成了11>2效果。

  麻婆神父剛正面,牽制住雷恩,葛木則伺機而動,尋找或制造機會,兩位體術達人聯手之下,牢牢壓制住了他。

  打得雷恩苦不堪言,他靠著虛虛實實的招式勉強應對,卻只有招架沒有還手之力。

  以一敵二,沒動用寶具,這表現已經很了不起了。

  除了擁有“十二試煉”、無懼B級以下攻擊的Berserker之外,換作本次圣杯戰爭中任何一個Servant和有C媽Buff加持的麻婆與葛木掄拳頭,都會死得很慘。

  所謂風水輪流轉,雷恩在吃癟,而B叔在發威。

  另一邊,海格力斯嘶吼一聲,澎湃的魔力流淌在他黝黑的肌肉和皮膚上,讓他宛如戰神一般氣息狂野,追著大狗砍。

  他一斧子在大狗的猩紅槍桿上,斧刃和槍桿碰撞出一串火星,巨力讓大狗身體連連后退,雙腿在地上犁出了一條痕跡。

  “切,真是個蠻不講理的怪物。”

  握著血紅魔槍的雙手微微發麻,大狗啐了一口。

  沒等他喘口氣,B叔踏步上前,毫不客氣一斧子朝他劈下,大狗立刻一個翻滾避過,斧芒擦著他的身體撕開了混凝土地磚,震起無數碎塊泥土!

  躲過一斧,大狗一骨碌爬起后,他雙手用力一刺,猩紅槍尖直捅B叔側頸!

  防守反擊,十分之刁鉆,趁B叔一擊落空后,舊力散去新力未起的那一剎那。

  火星四射,被襲擊的B叔動作幾乎沒有一絲停滯,劈下的斧頭借助慣性劃過一個完美的弧度,斜向上一斧劈開了槍尖!

  恰到好處,輕松寫意。

  這種看似簡單的應對方式,卻提現出了Berserker過人的反應速度,爐火純青的武技,幾乎沒有任何多余的動作。

  “好,不愧是神王宙斯之子,希臘神話中赫赫有名的大英雄,縱然被狂意侵蝕理智,也刀法不亂,反應神速,令人贊嘆。”

  Lancer顯然是一個識貨的人,看到反擊再次無果,對Berserker反應他有點贊嘆。

  他之前沒有選擇硬拼,而是充份發揮出自身敏捷的優勢,進行游斗,隨時醞釀著反擊。

  然而不管他怎么抓對方的破綻,都未能成功擊殺Berserker一次。

  B叔可不管對方在說什么,沖上前又是一斧對Lancer當頭劈下,沖擊波震裂了大地帶起無數塵土,大狗立刻一個后躍避過這一斧,再次了拉開距離。

  “真是頭疼,這種怪物要怎么才能干掉他。”

  注視著處處崩裂的地面,和仿佛不知疲倦般又沖殺過來的Berserker,大狗搖頭苦嘆,頗有些無處下手之感。

  解放寶具,他倒是想啊,但那有什么用?

  他的刺穿死棘之槍耗魔量低,可以連發,但是,能一口氣連發十幾次嗎?

  解放寶具又不是平A,別說能不能,能也累死了。

  唯一的勝率,就是使用盧恩魔術提升寶具的威力,但那完全是在賭運氣,這種最后拼命的手段,不到萬不得已不可為之,因為一旦失敗就死定了…

  “看來,我還是不如Archer那個家伙啊,沒法壓制住這個怪物。”大狗搖了搖頭。

  注視著再次殺了過來的Berserker海格力斯,他持槍以對,不斷思索著應付策略。

  這邊,狗哥顯然陷入了苦戰。

  劍光閃耀,將庭院內的樹木劈成兩半!

  無數木屑枝葉飛舞著,Saber碧綠眸子搜尋著敵人。

  發現了一道魅影,她立刻持劍,一步踏出,幾道雪亮的劍光擦著美杜莎的身體劈入草地上,轟隆一聲劈開了大地。

  雖然躲過了斬擊,但R姐手臂上也有幾道血痕。

  “Rider,你們還不撤退嗎?”瞥了一眼被神父和葛木壓制住白發青年,Saber神色冷然的說道。

  就在這時,雷恩的聲音傳入了美杜莎耳中。

  她嘴角露出一絲挑釁般的笑容,對騎士王勾了勾手:“來吧,騎士王小姐。”

  “哼!”

  Saber冷哼一聲,既然不知好歹,那她就不客氣了。

  她的銀色戰靴一用力,剎那就將混凝土地面踩成了粉碎,整個人仿佛炮彈出膛似的發起極速沖鋒,手中的無形之劍上更是發出咆哮一般的風吟!

  然而沒等她解放風王結界,美杜莎突然睜大了眼睛,妖異紫光充滿她的瞳孔。

  是魔眼媽?

  注視著那紫色的瞳孔,Saber微微一怔。

  突然,周圍的空氣就仿佛變得如鉛汞一般沉重粘稠無比,一股無形重壓牢牢束縛住她。

  阿爾托莉雅突然覺得有點虛弱,四肢稍顯無力,因為正在沖鋒,這讓她的身體因此失去了平衡。

  Saber自身有高達A級的對魔力,石化對她無效。

  但美杜莎那高達A級的石化魔眼對她依然會有“重壓”效果,能削弱她的能力值。

  唰唰!

  寒光破空,美杜莎立刻甩出了手中無名短劍,突然遭受重壓,Saber身體失去平衡,難以變向,只好抬劍格擋。

  殊不知,這正是人R姐需要的。

  鐺鐺!

  短劍和無形的劍刃碰撞出火星,鎖鏈如毒蛇般纏繞著鎖住了呆毛王手中的無形之劍。

  發動“怪力”技能,R姐用力一甩,尚在空中的Saber無處借力,根本無法抗衡這股力量,被像鉛球一樣甩飛了出去!

  砰!!

  無數磚石飛舞,Saber就像一顆銀色流行般撞塌了圍墻,飛到了庭院之外!

  變故突生,誰也沒料到,一直被Saber壓著打的美杜莎會突然發威,把阿爾托莉雅打出了戰場外。

  美杜莎沒有停頓,迅速抽出了一根金色的韁繩。

  一股龐大的魔力隨之爆發!

  “珀伽索斯!”

  美杜莎嬌喝一聲,磅礴的魔力如同流水一般不斷匯聚在她的身下,空氣涌動卷起了颶風,就連地面都開始微微顫抖起來,一道白色的虛影凝實誕生!

  幻想種的天馬神駿無比,那如雪般潔白的高貴身軀如同銀露,背生一對無暇的純凈羽翼。

  “不好,Caster,快阻止她,她要發動寶具!”

  驚變發生,讓眾人都臉色大變,麻婆神父厲喝了一聲,雷恩趁機立刻飛退。

  R姐此刻已經騎上了天馬,紫色長發飄揚,女騎兵顯得英姿颯爽,她操縱著金色韁繩沖向了麻婆和葛木,宛如一顆燦爛無比的流星即將墜落!

  “可惡!”

  危險來得太突然了,教堂內的C媽頓時臉色大變。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