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九十七章圣者露西,歸途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雷恩!”

  渾身染血的阿爾托莉雅強忍疼痛,一躍向前,接住了正在往下墜落的雷恩。

  他已經昏迷了。

  主動上前承受了這道攻擊,雷恩傷得比她要嚴重多了,只差一點就會爆體而亡。

  此刻他身上一片血肉模糊,全身骨骼都碎裂了一大半,一些內臟都破碎了。

  假如不是高階超凡者生命力頑強,假如不是有阿瓦隆吊著一口氣,已經涼透了。

  這時,一團茫茫的耀眼白光,穿空裂云,如流星般從梅洛瓦城上空狂掠而來。

  這道潔白光華速度越來越快,彈指之間,就跨越了十幾里的距離,光華也是越來越亮,亮得灼人雙眼,天空中傾瀉而下陣陣強大的威壓,隱約還能聽見莫名的弦樂、歌謠回蕩在天地間。

  阿爾托莉雅一驚,抬頭望去,一個如同月宮仙子一般的女子已經從空中落下。

  “年輕人,發生什么事了?”

  驟然現身的是圣者露西,聲音如同。

  銀色發絲飛舞,她身穿繡花的白色緊身裙,鉆石耳墜閃閃發亮,一雙清如平湖之水的漂亮眸子停留在雷恩和少女身上一瞬,又掃過四周滿目蒼痍的殘破景象。

  視線所到之處,虛空泛起漣漪,仿佛有無形的琴弦在撥動。

  露西還手持一把銀光閃爍的弓狀武器,它通體由未知的藍白色玉石鑄成,晶瑩剔透,七根半透明弦線上泛著點點彩光。

  像是一把弓,又像是一件另類的七弦琴。

  她身上的威壓,也遠比上次羅曼廣場上宣戰時顯露的更加強大,氣息更加凌厲懾人,這才是她戰斗時的姿態。

  ‘這種氣勢,起碼是上一次感受到的兩倍以上…’

阿爾托莉雅心中微驚,不過她還是更擔心雷恩的安全,急忙詢問道  “露西前輩,您能幫我看一下他的情況嗎?”

露西看著氣息萎靡不振的呆毛王,和奄奄一息幾乎瀕死的雷恩,眉頭一皺,她拿出一瓶藥水,丟給了呆毛王  “這是女神之淚,讓他喝下。”

  她不認識這個少女,但雷恩還是認識的。

  畢竟是法羅蘭王國的杰出青年強者,最近名聲大噪,能幫一把,她還不至于見死不救。

  阿爾托莉雅接過了瓶子,擰開后,頓時,一股濃郁無比的生機溢出,比“復生之泉”還強烈十幾倍,僅僅嗅了一口,她就感覺身體的疼痛減輕了一些。

  她急忙給雷恩灌下,喝下藥水后,他的身體散發出一陣朦朧白光,那些鮮血淋漓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愈合。

  效果很好,他的生命體征終于維持住了,不再像風中的殘燭一樣隨時會熄滅。

  “謝謝。”呆毛王這才松了口氣,向露西道謝。

  “女神之淚”,頂級魔藥,是給圣者使用的治療藥劑,就這一小瓶,就要大概5000金幣,關鍵還是他們身上暫時沒有。

  一般情況下,自然源泉,普通圣水,疾風藥劑,祝福藥劑…這些中級魔藥,在黑市中可賣出金幣一瓶(100毫升)。

  而高級圣水,自然禮贊,醒神藥劑…這些高級魔藥,大概是金幣一瓶(100毫升)。

  阿爾托莉雅之前給雷恩喝了一瓶“復生之泉”,但效果很微弱,她的圣光治愈術也不行。

  “不客氣,請說一下剛剛發生了什么。”

  露西感知著空氣中殘留的至強黑暗原力,臉色十分凝重。

  這種如同地獄深淵一般不可測,幾乎能壓塌虛空的強大黑暗原力,其本質極高,遠不是魔裔黑暗大公能比的。

  “是這樣的,回城途中,血族的阿麗爾公主襲擊…”

  簡短思考了一下,呆毛王開始組織語言。

  沒有談自己的事,只說雷恩來這接她回家,阿麗爾趁機襲擊了他,兩人交手…最后不慎引出了夢魘君主的投影。

  “投影?”

  露西聞言松了口氣。

  即使是黑暗君主的投影,存在的時間通常也很短暫,力量也相對有限,不會影響到大局。

  目前大陸上還沒有黑暗君主蘇醒,那種存在只要醒了一個,就是了不得的大事。

  “不過,你們能活下來,讓我有點意外。”

  露西收起手中的武器──“朔月琴”,她瞥了一眼昏迷不醒的雷恩,頗感意外。

  “這個,我也不清楚…”呆毛王臉上有點茫然。

  她不知道剛剛究竟發生了什么,那位夢魘君主的投影最后為何主動退去。

  “咦?”

  青蔥玉指輕輕在發絲間撥動,露西似乎感應了什么,清澈的秋水明眸中閃過一絲詫異。

她蹲下身子,從雷恩衣服領口處拿出了那枚奇特的劍形吊墜  “原來如此,是蒼穹劍圣的東西啊,不過,這似乎是凱莎那丫頭的貼身吊墜…”

  這枚劍形吊墜質地非金非石,通體晶瑩剔透猶如水晶鑄成的,綻放著幽幽微光。

  ‘就是這個東西,驚走了那位黑暗君主的投影?’

  呆毛王也很好奇,凝神打量著它。

  只見劍身上面布滿了有條不紊,圖層重疊錯落,深淺不一的無數紋理,通體似乎由無數雜亂變幻的錯落幾何體構成,讓人看久了就會覺得頭暈目眩。

  而它的劍刃看似很平滑,其實卻布滿了無數細小鋸齒,即使以她洞察入微的眼力也看不清其究竟有多少鋸齒。

  似乎每一個鋸齒之上還有小鋸齒,小鋸齒之上又有更小的鋸齒…無盡重復下去就像雪花邊緣那種奇特的分數維度曲線。

  “這是什么?真的是物質嗎?”

  阿爾托莉雅移開有點眩暈的目光,臉上十分吃驚。

  露西淡淡的說道“這是蒼穹劍圣斬出的一道劍氣。”

  “劍氣?這怎么可能?”

  “這是‘化氣為形’,也就是‘能量物質化’,將虛幻的劍力演化為實體,用規則之力將空間、物質、能量…束縛形成一個劍之世界,就是這枚吊墜的本質了。”

  如此鬼神一般化腐朽為神奇的劍術,讓露西臉上也有點嘆服。

  五階圣域跨度極大,最巔峰的圣者,可對抗黑暗君主,弱的,只相當于黑暗大公,蒼穹劍圣的實力遠比她強。

  這時,那枚奇特的劍形吊墜微微一顫,似乎在警告。

  露西立刻松開自己的手,猶如水晶鑄成的吊墜劃入雷恩的胸口。

見呆毛王一臉疑惑,她笑著解釋道  “少女,別奇怪,劍氣有靈,它有一定的辨別意識,甚至有脾氣,剛才你們都無法動彈,應該是它主動警告了夢魘君主的投影。

  當然,這道劍氣不會攻擊低于圣域的人類,也不會攻擊低于黑暗親王級別的魔裔…”

  簡而言之,不斬弱雞。

  假如雷恩和呆毛王這次是被一位黑暗大公襲擊,就算他們被活活打死,這道“眼高于頂”的劍氣也不會爆發。

  ‘蒼穹劍圣,這么強嗎?’

阿爾托莉雅啞然,她看著面前身穿純白絲質衣裙,上繡淡色薔薇,宛如精靈一般魅力四射的女圣者,問道  “露西前輩,魔裔黑暗君主都這么強嗎?一縷投影而已,就能讓人類圣堂無法反抗?”

  剛剛那種絕望的碾壓,讓少女很不甘。

  假如不是雷恩奮不顧身地沖上來,身上又恰好帶著劍圣的物品,她就死定了。

  “不不,沒那么驚人。”

  露西莞爾一笑,伸出一根手指,在虛空中畫了一個圈,圈內很快填充滿了黑色。

  她又在黑圈內畫了一個小圈,面積是黑圈的五分之一。

  小圈里面的黑色褪去,變成了白色。

  “黑暗君主能禁斷、掌控空間,范圍很大,一點力量就足以撬動利用一大片空間。

  假如黑圈代表他,白圈代表我,就是5比1,雖然我的力量比黑暗君主差很多,但真正的圣者,領域是完整、自洽、循環的,屬于我的1不會被奪走。”

  話語頓了頓,白圈消失。

  然后,露西又在黑圈內畫了一個更小的白圈,白圈面積大概是黑圈的十分之一。

  但是,這次的白圈是用虛線畫的,黑圈內的黑色從縫隙滲透入白圈內,漸漸的,黑圈內只剩下一個微不足道的白色小點。

看著若有所思的少女,露西解釋道  “假如雷恩和君主投影的力量是110,固然差距頗大,但也不是就無法反擊,反抗。

  可是,人類圣堂的領域雛形對于黑暗君主而言,就和篩子一樣…你們根本無法和他爭奪空間的掌控權,即便只是君主的投影。”

  鉛筆小說23qb

指著黑圈內那個微不足道的小白點,補充道  “原本是110,現在都開啟領域,你們的領域雛形無效,就變成了10。

  從相差十倍,變成了相差十萬倍,百萬倍…如此大的差距,你說,要怎么反抗?

  僅憑自身的血肉之軀,如何對抗數十公里空間的壓迫擠壓?君主的投影只要撬動空間,輕輕一推,就可以輕易碾死你們。”

  原來如此,阿爾托莉雅恍然大悟。

  怪不得當時連反抗都做不到,君主的投影完全就是欺負他們領域的規則不完整,無法掌控空間。

  假如換作露西來應對,絕對不至于這么狼狽。

  “那黑暗大公,能做到這樣掌控空間嗎?”

  少女繼續問道,這樣詢問圣者的機會可不多。

  “不不,不是誰都這么強,像我這種實力一般般的圣者,展開領域也無法碾壓一位圣堂。

  實際上,你們兩個只是太倒霉了,很多人類圣堂一輩子恐怕也遇不上黑暗君主…假如遇上的是黑暗大公,也可以打一打,打不過也可以逃跑嘛。”

  露西嗓音柔和的解釋道,收起了自己的武器──那件流淌著銀色光輝的“朔月琴”。

  嗖嗖~

  不久后,一道道身穿黑色風衣,渾身散發著淡淡血腥味的黑衣人也抵達。

  這些是第7局的懲戒者部隊,個個神色冰冷,臉上煞氣彌漫,他們手持原力槍械,一到來后,就開始打掃戰場。

  相比主要負責處理由人類超凡者引發的案件的執事們,懲戒者們幾乎專門殺戮魔裔。

  為首的正是第7局的警司長,臉龐如雕塑般冷硬的帕爾。

  “露西小姐,您好。”

先向露西點頭致意,了解到大致情況后,這位被稱作“黑暗騎士”、氣息懾人的男人看著呆毛王,臉色凝重的叮囑道  “凱特小姐,關于阿克曼大師和血族女公爵阿麗爾之間的戰斗,以及夢魘君主投影降臨的事,我希望你能保密。”

  事關黑暗君主,哪怕只是驚鴻一現的投影,傳出去也會引起巨大的恐慌。

  “我明白。”

  雙手抱起雷恩,呆毛王點了點頭。

  她碧綠眸子打量著表情僵硬的帕爾,對方身上那如同深淵漩渦一樣壓抑、深邃的黑暗原力氣息,讓她覺得有點不舒服,體內的圣力隱隱躁動起來。

  這位警司長是黑暗側的懲戒騎士職業,修煉出的黑暗圣力和圣騎士職業修煉出的光輝圣力幾乎截然相反。

  至少也是四階巔峰,19級的懲戒騎士,甚至可能是20級…這是少女的判斷。

  和露西,阿爾托莉雅談了幾句后,帕爾警司長就命令數十位懲戒者封鎖了這一帶,并在廢墟中找出了阿麗爾的一截胳膊…

  “露西前輩,為什么他還沒醒來?”

  雙手抱著依然昏迷不醒的雷恩,正向城內走去的阿爾托莉雅臉上有點擔憂。

  陰云已漸漸散去,漫步于田野邊的小道上,瑩白月華灑落在圣者露西銀色的長發上,蕩漾起一陣夢幻似的光澤。

  這位氣質脫俗,堪稱風華絕代的女性圣者美眸打量著被阿爾托莉雅抱著的雷恩,特別是觀察到他體內如星河一般閃耀振動的竅穴時,微微有點失神。

  呵呵,呵呵了,又是戮魔訣,又是一個不怕死主修戮魔訣的臭男人,還都一樣能惹是生非…

  “真是小強一樣頑強的生命力啊,這種的幾乎粉身碎骨的重創,喝了一瓶女神之淚,竟然就勉強脫離了生命危險。

  應該說不愧是天才嘛,果然皮糙肉厚,耐操,肉身強度差一點早就爆體而亡了。”

  露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那張清麗動人的臉龐上,浮現出一抹略帶譏諷的笑容。

呆毛王能感覺到,她并不是在嘲諷雷恩  “露西阿姨,那他為什么一點醒來的征兆都沒有?”

  雷恩的表現就像植物人一樣,讓她有點心急。

  圣者自然有一些特殊力量,下一秒,露西的瞳孔轉化為了純粹的銀白色,這讓她看起來幾乎沒有瞳仁,頗為神異。

  頓時,眼前的世界立刻就亮了起來。

  萬物的界線被打破,隱藏的真實暴露了出來,面前,凱特的身上,頓時燃燒起了一團黃金色的火焰,洶涌澎湃,那火舌甚至舔出了身體外半米之處。

  這就是光輝圣力大成的跡象。

  證明這個世人眼中只有三階巔峰的少女,實際至少也是個四階高強大的圣騎士。

  少女隱藏了實力,不過露西沒有多說什么。

  她的主要目標,并非是她,而是她抱著的雷恩。

  視野中,那些破損裂開的血肉、骨骼、內臟等都在不斷自我第修復,速度很快。

  “嗯,他似乎有很強的自愈能力,很夸張呢,不過,光身體上恢復是不行的。”

  不過露西似乎并沒有看到劍鞘阿瓦隆,因此有點驚嘆。

  她還觀察到了纏繞在雷恩純粹如天藍色冰輝的魂體上的漆黑線條,密密麻麻,這是規則類的傷害,還有那些暗紅色的夢魘之力,化為毒蛇狀,在不斷侵蝕啃噬他的精神意志,讓他的意識沉淪。

  黑暗君主的攻擊,雖然側重點可能各有不同,但他們的每一擊中,一般都會包括物理破壞、能量沖擊、精神傷害、規則侵蝕這四種類型的攻擊。

  而承受攻擊的人,自身哪一方面是短板,拖了后腿,都可能當場領盒飯。

  夢魘君主這種稱呼,不用猜也知道,他最擅長的當然是靈魂,精神層面的攻擊。

  巧的是,阿瓦隆被削弱后,對于治愈規則類、靈魂精神類的傷害,有點疲軟…

  “算了,假如見死不救的話,卡爾和韋德估計又要罵我了…這樣吧,凱特,去我家,這幾天我幫他治療一下好了。”

  看著身旁一臉擔憂之色的少女,露西收回了視線,眸中的銀輝消失,輕輕搖頭。

  “啊,謝謝您,露西前輩。”

  呆毛王小臉的露出驚喜之色,感激道。

  連阿瓦隆都貌似效果不大,她真不知道怎么能讓雷恩蘇醒,總不能讓他一直躺著當植物人吧。

  “不客氣。”手指卷起一縷青絲,露西展露笑顏,一顰一笑,都動人之極。

  憑心而論,她挺喜歡面前的這個少女。

  柔順的金發端莊地盤在頭上,有一雙翡翠色的眼睛,那純凈的靈魂,溪流般的清爽氣質,顯得端莊清澄,英姿颯爽。

  少女的樣貌,氣質很容易讓人心生好感。

  假如她不和雷恩·阿克曼混在一起就更好了…

  露西并不是厭惡雷恩,她之前和雷恩又沒有什么交集,自然也沒有恩怨。

  只是看他和當年某個雄才偉略的國王…不,某個惡心的渣男有點像,故而心生不喜,反正怎么看怎么不爽。

  兩個女人閑聊著,穿過涼風習習的田野。

  郊外的蟲鳴聲漸漸遠去,夜空中繁星滿天。

  晚上九點,呆毛王抱著植物人雷恩,和圣者露西回到了闊別三周的梅洛瓦城中。

  鉛筆小說23qb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