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九十三章大地,豐饒,人民,王者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見天色已經不早了,雷恩走入了廚房內。

  系上圍裙之后,他熟練的從冷箱中拿出了牛肉、西紅柿、魚干、雞蛋等食材。

  吃貨王今晚回家,他必須得準備好晚餐。

  阿爾托莉雅在家的時候,他都需要得親自下廚才行。

  廚娘的廚藝還無法讓她滿意,雖然這么說有點無奈,但他事實上已經是騎士王的御用廚子了,盡管沒有工資…

  雷恩一絲不茍的處理著食材,又將各種香料,醬油,食鹽等調味料擺好。

  做飯時要認真,菜肴的水準下降她也會生氣呢。

  地平線上,火燒云染紅了半邊天,白色沙灘上一粒粒細砂溢散著暈紅余暉。

  軍營之內,從上午開始,格斗、冷兵器對抗、射擊、符文基礎等各個訓練或學習項目都已經陸續完成了考核。

  只剩下了軍事理論+文化常識合卷的卷面考試。

  簡陋的倉庫內,吊著幾盞明晃晃的玻璃燈。

  里面光線還算明亮,梅洛瓦大學職業者班的幾十名學生們依然在努力填寫著答卷。

  現在是12月29日,下午五點。

  六點鐘之后,考試正式結束,在這接受了三周封閉軍事訓練學生們就可以回家了。

  “請解釋法羅蘭王國開國皇帝──征服者威廉一世的稱號的具體含義。”

  呆毛王坐在最后一排,手持鋼筆,瀏覽題目后,碧綠眸子中閃過一絲驚訝。

  考得這么偏嗎?

  征服者,是指“征服巨龍的男人”的意思──少女思考了片刻,就填寫了答案。

  說實話,這道題難度其實很高,很冷門。

  “征服者”是個爛大街的稱號,這個世界的歷史上,很多王者、梟雄都用過。

  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法羅蘭的開國皇帝。

  當初第五紀初期人類的至強者──“征服者”威廉曾經花了不少精力,馴服了一頭強大而罕見的紅龍,稱號由此而來。

  但是,隨著時間流逝,稱號的含義被歪曲了。

  大部分世人都認為“征服者”這個稱號是指征服土地,征服領民,征服敵人…的意思。

  因此這道題雖然看起來很簡單,但實際上就是坑。

  非歷史專業的學生,基本上最后都會填錯,等發下卷子后,學生們就會看到刺目的紅叉,然后開始懷疑人生…

  不過,這難不倒女學霸阿爾托莉雅。

  這段時間,她不是在學習,就是在去學習的路上,才入學一個多月,她勤奮好學的名聲就傳遍了整個梅洛瓦大學。

  當然,能有這種巨大的名氣,同樣有她天生麗質,美貌過人,已經成為校花的緣故。

  呆毛王已經融入了這個世界,和人交流時,她已經不會犯一些常識性錯誤了。

  很快她就寫到了最后幾道論述題。

  今年秋天,王國普格尼平原腹地上爆發了“香橙鎮之戰”,這場戰斗的影響遠比表面上更深遠…參戰的雙方如下:

  紅方,“鬼手”馬賽羅,以及他麾下的骷髏幫。

  黑方,“怪俠”佐洛,平原上的眾黑幫,大量小鎮居民。

  幕后實際策劃者──雷恩·阿克曼。

  試分析雷恩·阿克曼是如何一步步絞殺骷髏幫的,并列舉勝負的關鍵因素。

  ‘這家伙,真能搞事情。’

  阿爾托莉雅眉毛微微一挑,饒有興趣提起了鋼筆。

  這道題當然難不倒她,畢竟雷恩也不是什么好漢,就喜歡在她面前吹噓,大提當年勇…因此她對這些事還是比較了解的。

  之后,又有──“試分析奧拉坦小鎮之戰失敗的原因”。

  以及──“如何理解荊棘安保公司在康羅小鎮上,對毒梟麥特的勢力實施的閃電戰的作戰精髓”這兩道論述題。

  這兩件事都是發生在幾個月前。

  奧拉坦小鎮,就在法羅蘭南方的卡塞維亞王國。

  那里是岡薩雷斯率領光明教會的部分圣殿騎士圍剿黑暗親王米羅的地方。

  因為狼人大公盧克的突然蘇醒,圍剿失敗了。

  之后,米羅親王,狼人大公盧克帶著麾下的眾多魔裔強者,順勢撤入了法羅蘭王國南部平原,和食尸鬼一族合流。

  這件事,致使平原上的局勢進一步惡化…

  相比之下,雷恩麾下的荊棘安保公司消滅毒梟麥特,就只是一件小事了。

  不過由于戰術打法很精彩,被第7局的人復盤分析過,當作最新教材案例講解。

  三個案例,兩個和雷恩有關,可想而知他搞事情的能力,當然,這也能看出,第7局軍事理論部門內有不少人欣賞雷恩。

  ‘圣杯戰爭期間,他也是這樣…喜歡攪風攪雨。’

  想起他專門策劃的“間桐宅之戰”,幾乎把所有的從者和御主都安排得明明白白,阿爾托莉雅不禁輕輕搖頭。

  雷恩不去領兵打仗,真是屈才了。

  她很快就答好了所有題目,又仔細檢查了一遍。

  墻上的掛鐘顯示還有半個小時才結束考試,又不能提前交卷,少女將小腦袋趴在桌子上,百無聊賴的等待著。

  “怪俠”佐洛在考場內走動,他是監考老師。

  銳利的目光停留在如同咸魚一樣趴著的呆毛王身上一瞬,他也沒說什么。

  佐洛知道雷恩這位故人的表姐,是一個真正的學霸,不會劃水打卡和作弊。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很快,到了六點鐘。

  “收卷!”見時間已到,怪俠佐洛站在講臺上,略顯低沉沙啞的聲音響了起來。

  “耶,地獄之旅結束了,終于可以回家過年了!”

  “尼瑪,這些題目也太難了,折騰人。”

  “啥也不說,阿克曼大師牛逼!就服他,三階時就敢煽動群眾去懟馬賽羅!”

  學生們紛紛起身,大呼小叫著,顯得活力四射,而呆毛王似乎很喜歡這種氛圍,小臉上洋溢著一絲甜美的笑容。

  這是她從未擁有過的生活體驗。

  哪怕在養父的農場時,她也無法和鎮上的少男少女們一起追逐打鬧,一起學習訓練…

  因此在學校的每一天,她都格外珍惜。

  “什么事這么高興啊,說出來讓我也高興高興唄!”

  這時,一身墨綠軍裝,臉上有點兇神惡煞的大胡子主教官大步走進了教室。

  ‘開啟等級偵測,指定我,佐洛,特朗波主教官。’

  呆毛王眼睛微微一亮,在心中默念道。

  真是深藏不露啊,原來主教官已經是大師級巔峰的實力了…少女的眼中閃過一絲神采。

  系統免費提供的數據化探測功能,果然很好用。

  雖然超凡者的等級不完全代表戰斗力,但有了這個,在戰斗時,甚至戰斗之前,可以很好的把握敵我雙方的實力。

  “兔崽子們,安靜!再吵留在軍營里過年!”

  大胡子主教官還不知道自己的實力漏了底,訓斥道。

  教室內頓時鴉雀無聲,學生們立刻站好不吭聲了,主教官輕咳一聲,那嚴厲的目光掃過在場站得筆直的學生們。

  見他們氣息沉穩,神色堅毅,知道這段時間訓練還是有點效果的,他的神色放緩了一些:

  “同學們,現在你們可以回家了,記住要先回學校…并且,晚上不太安全,最好明天早上和教官們一起回去。

  如果急著走,多找幾個伙伴一起,切記,不要孤身一人,更不能在城外逗留…”

  這處白沙軍營在梅洛瓦城外三十多里的地方。

  離城市不算遠,學生們大多是一二階的超凡者職業者,腳力不錯,很快就能走到城區里,路上也常有車馬來往。

  理論上來說,比較安全,因此教官囑托之后,也沒太在意。

  事實上,很少發生襲擊學生的事。

  于是,聽了幾分鐘簡短的領導講話后,學生們陸續走出考場,再次歡呼起來。

  “哈哈,結束了,終于不用再看教官們的臉色了!”

  “啥也不說,金屬彈頭酒吧,走起!”

  “喝酒喝酒,今晚的消費都由我買單!”

  “噓,你們小聲點,還在軍營內呢,不想過年都留在這掃廁所,還是低調點。”

  一部分人立刻走入自己的帳篷,拿起提前收拾好的行禮,像逃難似的跑出了軍營,教官見狀也只是啞然失笑。

  天真,以為這就結束了嗎?

  明年還有一期呢!

  最后一縷夕陽被地平線吞沒,阿爾托莉雅也背著一個鼓鼓的大包,和室友米莎,幾個女學生一起踏上歸途。

  “凱特,這都是什么?”米莎好奇的問道。

  那個包裹太大了,幾乎有少女半個身子高。

  “這個…沒什么,只是…一點食材而已…”

  呆毛王含糊不清的說道。

  自從少女在四階佐洛那學到了把精神力附加在子彈內的高級射擊技巧后,凡是飛過軍營上空的鳥類,都遭了殃,成了法羅蘭狙擊王練槍的靶子。

  幾人閑聊著,已經看不到身后的軍營了。

  夜色闌珊,披星戴月,梅洛瓦城外一片蔥蕪。

  走在青草鋪地的小路上,呆毛王瀏覽著周圍一望無際的田野。

  皎皎月華灑落,蜿蜒的河流泛著粼粼光澤,如一條漂亮的銀色緞帶一樣穿過了城市外圍,達成了方便的交通。

  還可以看到一些菜地,果園,高階超凡者的目光可以使她看的很遠──麥田、葡萄、橄欖、蔬菜、牧牛…

  美麗豐饒的田園牧歌景象,讓少女思緒萬千。

  這個世界,存在超凡異獸,自然也存在異變的植物。

  經過自然學派的學者們的努力,將普通蔬菜、水果、作物不斷和一些異變個體雜交,選種,培育出了諸多優良的品種。

  即使在貧瘠土地,糧食作物也能頑強生長,而稍微肥沃一點的土地,只要農民們勤奮一些,就能有大豐收。

  將這些種子帶回不列顛?又會是一番什么景象?

  青翠的葡萄藤爬滿了支架,小麥一片金黃起伏,各類蔬菜茁壯成長,貧瘠土地上長滿了鮮花…那時候,故鄉的人們臉上應該會是一種怎樣欣慰的笑臉?

  漫步于豐饒的田野,阿爾托莉雅碧綠眸中泛起一抹光亮。

  她回憶起了來軍營前的那個晚上,和雷恩的那段對話。

  “少女,一定要努力學習啊…你知道我歷經了多個世界后,最大的感悟是什么嗎?”

  “哼,別賣關子了,快說!”

  “哈哈…是無知啊,我意識到了自己有多么的無知,淺薄的智慧,渺小的力量,匱乏的知識…實在是不值一提啊。”

  “雷恩,你這是在妄自菲薄吧,至少在我看來,你是智慧過人,實力強大的。”

  “不不,這不過是積累的結果而已,不同的世界,有不同的種族,史詩、國度、文明…孕育著無窮的知識和智慧。

  讓人敬畏,讓人神往,讓人贊嘆,少女,你的思維方式似乎還沒轉變過來呢。”

  “什么意思?”

  “很簡單啊,騎士王,成為眷顧者之后,你就不再局限于原來的世界,原來的身份了。

  或許,在這個世界時,你可以試著多思考一些關于土地、人民、糧食、戰爭、制度、王權、經濟等等方面的知識。

  來自不同世界的見聞,知識,技術…這些都是文明最寶貴的財富啊,有朝一日,你再回不列顛,就會成為最智慧,最有力量的王,給國家帶來富裕、豐饒…”

  “…雷恩,我邀請你加入新的圓桌騎士團…”

  “啥?少女,你的大不列顛都…咳咳,我可沒打算當什么圓桌騎士…”

  “…哼,我要重建騎士團!作為盟友,同為眷顧者,你必須加入,必須!”

  背著一大包食材的阿爾托莉雅思維發散著,那張精致無暇的面孔上,溫柔的笑容是如此迷人,如春光般讓人沉醉。

  周圍的片片田野之中,豐饒的景象讓少女覺得賞心悅目。

  畢竟不列顛滅亡,也有土地貧瘠、糧食不足的原因。

  但正如雷恩所說,這個世界有一群偉大的,值得敬佩的學者,人民卻是不必為此發愁了。

  和他一樣,阿爾托莉雅也很尊敬那些用智慧,知識、技術、以及仁愛,為人類文明添磚加瓦,保駕護航的學者們。

  不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她眼中的神采又黯淡了一些。

  是的,這個世界,自從第五紀,大量糧食作物的優良品種出現后,已經很少有國家,貴族領地內出現饑荒了。

  技術的進步,讓糧食問題得到了很好的解決。

  可是,底層的人們,依然過得水深火熱,擔驚受怕。

  不只是因為各種賦稅和上層的壓迫剝削,最重要的是──這個世界很危險啊!

  在落后鄉村,從樹林中跑出的一頭暴走異獸,就可能造成村民們極大的傷亡;在偏僻小鎮,一個潛伏的魔裔,就能讓諸多家庭家破人亡,成為祭品和食物;而一頭狡猾的怨靈,可以讓很多人在噩夢中精神衰竭而亡…

  第7局公布的一項數據讓人觸目驚心。

  法羅蘭王國每年,非自然死亡的人之中,一半以上都和魔裔有關,或者和魔裔的影響有關,這要遠遠高于疾病、饑餓、災荒等因素造成的死亡。

  大多數魔裔,都以人類為食,他們是人類文明的陰影,威脅…散布著血腥恐怖!

  無法容忍…

  呆毛王下意識攥緊了拳頭,眸中閃過一絲怒火。

  “經歷了這么多,看破所謂的正義和光明,邪惡黑暗…我更加重視原始而樸素的慈愛,重視智慧和技術,力量和平衡。

  比如,我喜歡自然學派,因為學者們喜愛著這個世界,喜歡這個世界的人們,也熱衷于建設整個世界,讓它更加富足。

  時至今日,學者們依然在努力,讓凡人們農作豐收、衣食無缺、生活健全…

  而毫無疑問,魔裔是人們的敵人,他們是文明之敵。”──摘自雜志第256期,對雷恩·阿克曼的專訪。

  阿爾托莉雅很認可雷恩現在的一些理念。

  曾經作為亞瑟王,她所真正重視的,從來不是王的威嚴,不是騎士道,不是榮譽…

  守護棲息在大地上的人們,守護他們安寧和平的生活,光是看著人們的笑臉,就會涌起奮戰的力量和勇氣…

  因此,少女痛恨魔裔,不需要多余的理由。

  踐踏人們的最質樸平凡的幸福,生活的權力,這就是惡,是少女無法容忍的事。

  思考著,不知不覺,呆毛王一行人走到了某處小山崖邊下。

  這時,幾只色彩斑斕的蝴蝶從旁邊翩翩飛過,她對魔裔的反感情緒頓時激增。

  就像是得到了營養的細菌,開始瘋狂蔓延。

  仇恨、怒火、殺意…種種負面情緒開始在呆毛王心中滋生。

  殺光魔裔,屠戮他們…

  這些極端的情緒悄無聲息的在呆毛王心靈深處荼毒蔓延,她開始有點精神恍惚。

  “凱特,你看,那里有一條的瀑布啊。”

  室友米莎的話打斷了呆毛王的思考,讓她一驚。

  道路左側,一條小瀑布自山崖傾瀉而下。

  水花在底下的碎石中四濺,炸開,變成的如水霧一樣的水珠,月光照耀在這些水珠上,形成一些銀色的光露。

  水池邊花團錦簇,姹紫嫣紅,還有一些色彩斑斕的蝴蝶在水池邊的草地上飛舞。

  ‘不,有點不對勁。

  我的狀態不對勁,這里也有問題!’

  呆毛王立刻晃了一下腦袋,祛除腦海中繁雜的思緒,瞳孔中泛起一抹金光。

  雖然這處的景色非常美麗,繁茂之中帶著幽深,但是,根本沒有什么瀑布!

  “好美的瀑布,鮮花,還有蝴蝶。”

  米莎,以及幾個女生凝神打量著小瀑布邊那美麗迷人的景色,表情如癡如醉。

  “不,別看那里!”

  呆毛王立刻一聲大喝,拔出了圣劍。

  只是已經晚了,米莎和幾名女生突然一怔,精神恍惚,就像是丟了魂一樣,噗通幾聲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寒光一閃,少女含怒揮動圣劍,一道十丈長金色劍芒劈下,把瀑布斬成了兩半!

  那條瀑布立刻在劍光中炸開,水花四濺,無數水珠卻在空中凝結成一只只蝴蝶,上下飛舞,一抹血光于蝴蝶中浮現。

  “啊,這是何等高貴的靈魂,圣潔的姿態,澄澈激昂的斗氣,縱然千百年都難得一見,你的血,一定很美味吧。”

  濃郁血色的旋風散開,黑色長發舞動,妖艷的血光之中,阿麗爾身影浮現。

  她瞳孔中血氣氤氳,紅唇艷麗,肌膚勝雪,黑色紗裙包裹住她起伏性感身段,露出一截象牙般的白皙長腿。

  “魅影公主”阿麗爾嘴角露出一絲優雅的笑容,以無可挑剔的動作對呆毛王微微躬身道:

  “晚上好,凱特小姐。”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