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八十七章落幕,二五仔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夜幕下,清清冷冷的月光從天穹灑落。

  雷恩別墅庭院靠近街道的那一側,已經是一片狼藉,地面上凝結著一層冰霜。

  身后一輪金色日冕撐開夜色,凱莎手持電光閃耀的名槍“無盡之雷”,鳳目含煞,冷冷的注視著跪在地上的殺手“寒峰”。

  一套華麗的復古式騎士緊身戰甲流轉著藍金雙色光澤,覆蓋在她的衣裙上。

  胸甲呈v形不斷向腰間收縮,給人一種倒三角的協調力量之美,露出大腿的裙甲上充滿了豐富的細節刻畫與堆疊。

  這套女性騎士戰甲造型十分華麗,實用又不失美觀。

  這是帝國特別重金打造的“女武神套裝”,材料珍貴,是一件圣器級的防具。

  平時戰甲可以融入衣服中,戰斗時可以具現,并與具現的靈能鎧甲完美搭配。

  “呵呵,阿克曼大師真是交友廣泛啊,竟然能同時請到蘇菲公主和凱莎公主幫忙。”

  無力的跪在街道的地面上,殺手“寒峰”的聲音中帶著一絲譏諷。

  體表電弧亂竄,渾身是血,被“無盡之雷”一槍打中胸膛后,他已經瀕臨死亡。

  他胸口上有一個足球大的窟窿,幾乎前后通透,周圍的血肉焦黑模糊,心臟,肺葉等器官都完全被摧毀了。

  如此嚴重的傷勢,哪怕是高階超凡者恐怕也難逃一死。

  心臟被一劍捅穿也許不致命,但整個心臟都沒了就要涼了,若是黑暗公爵、侯爵級的魔裔還有可能活下來。

  但人類圣堂,大師并沒有那么頑強的生命力。

  “遺言說完了?”

  身穿著圣器戰甲套裝的凱莎聲音十分冷酷,秀麗金發舞動,俏臉上殺氣騰騰。

  她手握“無盡之雷”,沐浴著金色的太陽之炎,威壓如淵似獄,仿佛一位女性戰神,當真是英姿颯爽,風姿絕世。

  不過,殺手“寒峰”卻無法欣賞她的美了。

  雷恩被他捅了一劍…這讓凱莎此時身上的殺意幾乎沸騰。

  不想寒峰死得太痛快,她收起了名槍“無盡之雷”。

  街道一側,女武神的戰靴一踏,氣浪涌動,如同一道金色光焰般沖了過來。

  速度快出了殘影,幾乎眨眼間就逼近了寒峰。

  凱莎抬起一條覆蓋著戰甲又露出部分白皙肌膚的長腿,一腳狠狠踢向寒峰,戰靴上噴涌的金色火焰熾熱奪目!

  太陽之炎掀起的恐怖熱浪襲來,讓寒峰有種自己的身體即將被融化的感覺。

  雖然明知必死,但他并沒有放棄掙扎。

  他勉強抬起了手,一陣藍色煙霧涌出,寒氣在身前凝結成一面面冰魄盾牌。

  砰砰砰!!

  炸碎聲不斷,女武神勢如破竹,如一道熾熱火箭般掃過虛空的腿粉碎了所有的冰盾,氣浪翻涌,狂舞的金焰瞬間將所有炸開的冰塊寒氣席卷!

  她一腳踢開了寒峰的格擋手臂,熾熱如猩紅烙鐵的戰靴狠狠踏在他腦門上!

  “砰──!”

  殺手寒峰的身體被金焰點燃,如一顆炮彈似的急速倒飛出去,他的身軀呼嘯著掠過了數百米的長街,只聽轟隆一聲巨響,他撞碎雷恩別墅庭院邊的圍墻,摔進了無數的塵土碎石之中!

  暴力無比的一腳,把逃出數百米遠的殺手“寒峰”一腳踢回了別墅的庭院之中。

  等滾滾煙塵散去,殺手“寒峰”的模樣已經慘不忍睹。

  他渾身都是紅腫破裂的燙傷,那血肉模糊身體躺在碎石堆內,肢體都扭曲變形了。

  不提之前的傷勢,他頭上一有一個恐怖的鞋印,半邊臉血肉焦黑,一只眼睛瞎了,頭顱都凹陷進去了一半…

  可以說,不用補刀,寒峰最后也死定了。

  敵人只剩一口氣沒咽下,戰斗已經結束了。

  一切發生得太快了,庭院中的眾人這才松了口氣。

  “咳,公主殿下…真是暴躁啊。”

  望著幾乎快不成人形的殺手寒峰,老山羊下意識咽了口唾沫,停止了念咒。

  “額,還是蘇菲公主溫柔一點啊。”

  萊昂看著從街道外不遠處,并肩走過來的女武神凱莎和蘇菲公主,額頭也冒出了一些冷汗,輕聲嘀咕了一句。

  庭院中央,眾人此時都站在雷恩的身邊。

  異族女人坎蒂絲和女獵魔人雪莉攙扶著雷恩,而德魯伊職業的學者丹尼斯手中散發著綠色熒光,正在施展技能「生機之露」替他治療。

  有了喘息和治療的機會,加上體內阿瓦隆的力量,雷恩很快就壓下了傷勢。

  見雷恩無恙,眾人立刻包圍了已經氣若游絲的殺手寒峰。

  意識已經有點模糊,寒峰僅剩一只眼從掃過“人頭狗”哈爾,“黑玫瑰”蘇菲,女武神“凱莎”,坎蒂絲,老山羊等人身上掃過,最后停留在了雷恩的身上。

  一個強大的獵物,很符合他的口味。

  真想把他肢解,將內臟都掏干,縫合起來做成有趣的冰雕…可惜,沒能完成任務。

  “嘿嘿…”

  殺手寒峰突然露出了一絲怪異的笑容,身軀散發出極寒無比的藍色熒光。

  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動溢散開來,他似乎想自爆,或施展什么同歸于盡的技能。

  “人頭狗”哈爾眉毛一挑,直接打了個響指。

  一個青金色的光球在殺手寒峰腳下浮現,火焰涌動,瞬間攀附在他的腳下,他的雙腿快速燃燒,化為灰燼。

  雷恩手中魔刀一斬,刀芒閃過,寒峰胸口以下的身體瞬間失去了知覺。

  血花飛濺,一劍刺穿了寒峰的脖頸,蘇菲公主臉色冷漠,手中“征服之劍”的肆虐的能量瞬間破壞了他的脊椎。

  女武神跳動著恐怖金焰拳頭在殺手寒峰的眼前快速放大…

  他最后的想法是──“終于解脫了,可惜,無法揪出組織內那個該死的叛徒…”

  砰的一聲,寒峰的頭顱被女武神一拳轟碎!

  這個時候想拉人墊背當然不可能。

  寒峰只是不想被人救治,吊著口氣然后被人用催眠,精神誘導,特殊藥物這些手段拷問情報,想死得痛快一點。

  他是個亡命徒,以殺人為樂。

  每次,當他偽裝成任務目標的“親朋好友”,將匕首刺入目標的后背時,受害者臉上不可置信,茫然,驚怒,崩潰…的表情,都可以讓他達到高潮。

  他無視別人生命的價值,同時,也不怎么在乎自己的命。

  只愛殺人,十分純粹,反而對“暗夜小丑”組織挺忠誠,不愿泄露組織的情報。

  “嘖嘖,寒峰,一個成名數十年,兇名可止小兒夜啼的變態殺手,就這么完蛋了,尸骨無存,還是雷恩命大。”

  見寒峰已經死無全尸了,萊昂感嘆道。

  “這個人渣,活該!”

  第7局的瓊斯署長罵道,寒峰可是殺過第7局的某位督察長,還逍遙法外多年。

  “就是,不被鞭尸算對得起他,這家伙可變態扭曲了,喜歡把人做成冰雕,執行任務時,就連普通的老弱婦孺都不放過。”雪莉對他沒有一點同情。

  “嘖嘖,世上的人渣惡棍又少了一個,可惜,雷恩小子這個禍害還活著。”

  按照慣例,老山羊又開始說風涼話了。

  在場眾人多少都有些感慨,寒峰可不是什么沒名氣的小人物,如今卻在這翻車死掉了…

  大家都清楚,接下來幾天,雷恩能成為不少報紙的頭條了。

  “多謝兩位公主相助,以后必有重謝。”

  解決了敵人后,雷恩收起魔刀,立刻向一旁的凱莎和蘇菲公主道謝。

  “不必客氣,寒峰本就是王國的通緝犯。”

  黑色皮衣凸顯出完美的身材線條,氣質冷艷動人的蘇菲公主收起手中的劍。

  她臉上面無表情,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

  “寒峰也是帝國的通緝犯。”

  凱莎身上的甲胄散發出金光,由實轉虛融入衣服內。

  她裝作根本不認識雷恩的模樣,態度矜持而冷淡的向他點了點頭,然后就和蘇菲公主親密的挽著手,轉身離去。

  眾人對此并不奇怪,這兩個女人本就很難說話。

  事實上,對于雷恩居然能請動她們,在場的很多人心中都是比較驚訝的。

  “雷恩,原來今天是你布的局啊,嘖嘖,真是大膽,也不怕真的被干掉?”

  見那兩個麻煩的女人走遠了,“人頭狗”哈爾轉頭看著雷恩,似笑非笑的問道。

  今天的生日宴,顯然是一個引誘殺手寒峰的陷阱。

  他是不知道雷恩的計劃的,知情人士恐怕只有凱莎和蘇菲,她們兩個才是最后的收割者。

  蘇菲公主是影武者職業,而且比表演家職業的寒峰更擅長隱匿潛行,能及時找到并逼出融入環境的寒峰。

  凱莎則準備好名槍,鎖定顯形的目標,一槍完成收割。

  而誘餌,就是雷恩本人了。

  可以說,只要寒峰選擇今天動手,無論他殺不殺得了雷恩,他自己都會死。

  “是有點冒險,但很有效不是嗎?”

  雷恩看著哈爾,饒有深意的說道:“放棄坦途,安全的方式,選擇一條崎嶇未知的道路,你不也是這樣的人嗎?”

  今天,表現最驚人不是雷恩,不是寒峰,也不是凱莎和蘇菲,反而是哈爾。

  他隱隱明白了機械師、槍斗士雙職業者的哈爾打算做什么了。

  大概一百多年前,獵魔人協會的會長──封號「零」的那位強者,同時修獵魔人職業,和影武者職業。

  「零」創造出了全新的職業,──暗影獵手。

如今的獵魔人協會,除了雷恩和哈爾外,還有另一位頂級的天才人物,“陰影之手”克里斯,他就是暗影獵手  如今,哈爾也在做和會長「領」類似的事,只是難度要小一些,不過,這依然是十分天才和大膽的舉動。

  為此,他甚至放棄了一次成為圣者的契機。

  是的,之前哈爾動手時,雷恩能察覺到,他曾經短暫地踏入過圣域,只是又收回了腳。

  這也是為什么,他的實力幾乎超越了四階的極限,卻又不是真正的五階的緣故。

  “果然,這么多人里面,就你最對我胃口。”哈爾笑著點了點頭。

  他也沒多停留,轉身走向庭院之外,但他的一道聲音卻傳入了他的耳邊:

  “雷恩,你小子也是一個怪胎,主修征服者威廉留下的‘戮魔訣’,居然沒有遇到任何瓶頸,還進展神速…

  你可能并不知道這意味著什么,會長大人給了你一個建議吧,明年你去紫藤城接受男爵冊封的時候,可以請求國王陛下,讓你去征服者的寢陵內一趟。

  如果國王拒絕,你就說,這是「零」的意思!”

  會長大人的意思?征服者的寢陵?

  雷恩心中一震,思緒萬千。

  獵魔人協會的會長,毫無疑問,是這個世界最頂級的大人物,在協會之中的份量,就好比光明教會的教皇。

  會長大人總不至于坑我吧…

  雷恩突然有點期待起去法羅蘭王都了,直覺告訴他,戮魔訣的秘密,以及這個世界的部分真相,就在那里。

  不過,他臉上依然是穩如老狗,裝作什么也沒聽到。

  “雷恩小子,生日還繼續過嗎?蛋糕還上不上了?”

  老山羊挑了挑眉,笑容玩味的說道。

  “還過個毛線,留下來想屁吃嗎?趕緊滾,老子被捅了一刀,身上的血都沒干呢,哪有心情切蛋糕許愿!”

  雷恩回過神來,翻了個白眼,向大家鄭重宣布,慶祝他20歲生日的晚宴徹底黃了。

  事實上,就算他想繼續過,也不可能了。

  剛剛那一戰后,別墅的圍墻坍塌,庭院草地也毀掉了一半…周圍一片狼藉。

  而且蘭香禮儀慶典公司的待者,演奏樂器的姑娘們都嚇傻了,特別是那位真正的“帕特先生”,恐怕已經涼透了…

  出了這么多事,怎么可能繼續過生日。

  見大家都看著他,雷恩咳嗽一聲,一本正經的對著庭院中的朋友們說道:

  “朋友們,抱歉,看來今天只能這樣了…

  不過大家也不用覺得掃興,明年的這個時候,我還會繼續過生日,當然,順便也過過寒峰先生的忌日。

  我喜墳頭蹦迪,寒峰先生想必也不會介意。”

  “哈哈哈…”

  不少人聞言笑了起來。

  雷恩說完,還煞有其事的走到殺手寒峰被轟成渣的地方,捧起一了抔黃土,裝進了一個酒瓶里:“好了,大家和寒峰先生說句晚安,就散了吧。”

  眾人啞然失笑,搖了搖頭開始散去。

  雖然中途發生了意外,是有點掃興,但在場沒有人受到戰斗波及,雷恩也基本無恙,眾人也就一笑置之。

  大家很快就離開了。

  至于雷恩的安全,倒也無需擔心。

  雖然大家不知道他有阿瓦隆,恢復能力驚人,不過發生刺殺事件后,蘇菲公主已經讓一位第7局的督察長帶著幾隊執事來處理現場和后續事宜。

  他們會一直巡邏,守衛著雷恩直到天亮。

  女武神今晚不會回來,明天才會來和他告別。

  雷恩回到別墅二樓后,重新包扎了一下傷口,清理掉血跡擦拭了一下身子后,就躺在沙發上,撥通了一個電話。

  “夫人,寒峰已經死了。”

  “哦,這么快就按捺不住了…他應該是刺中了你的身體右邊吧,我猜他發現沒刺中你心臟時,表情一定很精彩。”

  愛莉夫人的聲音依然那么嫵媚動人。

  手上拿著對方的那張果照,雷恩嘴角翹起:

  “夫人,你這么相信我,我很高興,當初我讓你頂替毒梟麥特,加入暗夜小丑,只是為了執行‘破面計劃’…

  不曾想,如今還有意外收獲,寒峰,呵呵了。”

  “小男人,我又幫了你一次,怎么感謝我?”

  二五仔男爵夫人,墻頭草專業戶,愛莉夫人的語氣中帶著幾分挑逗的意味。

  “相比這個,我更好奇,你為什么不賭一把──賭寒峰能殺掉我,這樣,你不就能擺脫我的控制,獲得自由了?”

  “呵呵,我也很好奇,假如他刺中了你的心臟,能殺掉你嗎?”愛莉夫人冷笑道。

  “不能,頂多我被打得更慘一些,不過,夫人,你的藝術照就會登上《荊棘小報》,保證你能火遍整個法羅蘭。”

  雷恩的聲音變得有點邪惡,笑得像個老陰嗶。

  “人渣,流氓,惡棍…你怎么不下地獄!”

  想起自己被拍下果照的經過,愛莉夫人頓時破口大罵了起來,她知道,雷恩又在敲打她。

  “夫人消消氣,我只是想告訴你,我們之間曾經‘坦誠相見’過…沒別的意思哈,我希望你能處理一下‘塑料兄弟情’計劃的痕跡,我可不想過年的時候,又有蒼蠅在我面前飛來飛去!”

  “知道了!”

  電話那頭,愛莉夫人咬牙切齒的說道。

  “哈哈,果然,你還是那么的美貌,又充滿智慧,如此的性感迷人…晚安,愛莉。”雷恩笑容滿面的贊美道。

  “雷恩,你還是那么無恥,陰險,不要臉…晚安!”

  愛莉夫人嬌哼了一聲,直接掛斷了電話。

  “嘖嘖,這種蛇蝎女人,不成功簡直沒道理。”

  雷恩也不生氣,放下話筒。

  他打開了手中的筆記本,上面,已經劃掉了“貴族同盟”,“殺手寒峰”,只剩下了──“食尸鬼一族的報復”!

  最后一關,過了之后未來半年就一片坦途。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