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二十五章離別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計劃已經定下。

  兩人又閑談了一會兒后,雷恩露出一個燦爛的笑臉,向阿爾托莉雅告別:

  “少女,記得好好學習,不許偷懶,翹課、談戀愛、毆打小朋友…要做一名品學兼優的好學生,以學業為主。”

  “嗯,我明白了,不許胡說八道,周末見。”書桌后的少女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她捧起書本開始閱讀,一臉專注的模樣。

  “加油,未來的女博士。”雷恩笑著點點頭,推門離開了圖書館的閱讀室。

  留下成為了女大學生的呆毛王在梅洛瓦大學寒窗苦讀,他出了校園的門。

  等他回到弦月街的別墅門前時,已經快下午五點了,紅日西墜,余暉使院子內的花草樹木鍍上了一層金邊。

  二樓廚房美,凱莎正在為他準備晚餐了。

  聽到了男友的腳步聲,她回頭一暼,那張秀美絕倫的俏臉令雷恩沉醉不已。

  細長的黛眉、緋色的雙瞳、秀直的鼻墚、嬌潤的櫻唇和光潔的香腮,恰到好處的集合在了同一張清純脫俗的美靨上,讓人看著就賞心悅目。

  加上一頭黑亮柔順的青絲,光滑柔潤的肢體,充滿了彈性的肌膚和悅目的胴體,以及那一絲嫵媚氣質…渾身上下沒有一點瑕疵,美艷至極。

  花朵是需要雨露滋潤的。

  經過雷恩這段時間的精心澆灌,女武神將她美麗動人的一面完全展露了出來。

  “回來了。”凱莎對他展顏一笑,美麗的雙眸中蘊含著無限的柔情蜜意。

  成為了他的女人后,在家中她變得更加溫柔賢惠了。

  雷恩見狀心動不已,從身后將她柔軟的腰肢摟住。

  鼻子嗅著佳人發絲的幽香,他撫摸著她平坦的小腹和雪白的長腿,肌膚細膩嫩滑的觸感令他覺得熱血沸騰。

  有個女友也不錯,至少在凱莎面前,他從來不需要掩飾和壓抑自己的欲望。

  “等等,雷恩,別在這里!”

  佳人呼吸略顯急促,雪白的俏臉上紅霞暈染,水汪閃亮的雙眸泛春,眼波蕩漾,兩條修長渾圓的雪白美腿若有若無的錯開少許.....擁有萬種風情!

  雷恩緊緊摟住了女武神的嬌軀,咬住她的耳垂,在她耳畔堅定的說道:

  “人都要走了,就讓我任性一次吧。”

  凱莎馬上要離開了,作為諾克曼帝國的公主,年輕一代的風云人物,她已經在公眾面前銷聲匿跡幾個月了。

  她不是家庭主婦,不可能一直在家照顧男友。

  “雷恩,我們去臥室吧,這里…”

  夕陽的余暉從窗戶灑落,凱莎的衣裙和雪白的肌膚上染上了一層紅潤霞光,她驚心動魄的美麗完全綻放。

  女武神那張顛倒眾生臉上滿是嬌羞之色,掙扎了幾下,卻讓抱住她的雷恩更加興奮了。

  “小月,這就廚房內,此時此刻,我要你!”

  他的聲音難得有了波動,那蘊含著強烈感情和熾熱欲望的話令凱莎芳心一顫。

  念及以后兩人無法再像以前那樣長相廝守,凱莎心中一嘆,盡管十分害羞和難為情,但她不知道怎么阻止他。

  察覺到她這次的抗拒不是很強烈,雷恩的呼吸急促起來,任由欲望淹沒了理智…

  世間美女數不勝數,什么類型的都有,但他不得不說,他格外喜歡凱莎。

  盡管這幾天兩人在床榻之間已經纏綿多次,但每次抱住高雅端莊,風情萬種的女武神時,他都有種從內心深處涌出的強烈渴望,無法遏制。

  他想要占有她的一切,讓她永遠屬于自己。

  凱莎最終拗不過雷恩,被他得手了。

  不過片刻的功夫,伴隨著一聲壓抑的嬌吟,廚房內漸漸變得春意盎然,低吟如樂,猶如一篇優美的樂章。

  隨著時間流逝,房間中的嬌吟聲無法再壓制,即便是身處小院外,也能清晰聽到廚房內那讓人面紅耳赤的歡悅之聲。

  不過呆毛王已經去了學校,雷恩根本沒有任何顧忌,盡情的享受女武神。

  也正是因為此時只有兩人,加上離別之際,凱莎才能勉強放下矜持,讓他胡作非為。

  紅彤彤的太陽已經墜入地平線下,余暉消逝,暗色帷幕的漸漸蔓延至天空。

  星斗滿天,明月高懸,冬日的晚風帶著一絲涼意,透過窗臺流淌進來,驅散了那份廚房內火熱躁動的氣氛。

  大概兩個多小時后,廚房內動靜才停歇。

  凱莎水汪汪的眸中彌漫著霧氣,身體發軟地依偎在雷恩的肩膀上,帶著一絲嫵媚柔情的俏臉上還殘留著紅霞,細膩如雪的肌膚上都是香汗。

  “小男人,這回折騰夠了吧。”她聲音輕柔的嬌嗔一句,無力靠在他胸膛上。

  雷恩一只手摟住她的柔滑柳腰,另一只手替她整理有些凌亂的衣裙。

  他一臉神清氣爽,只感覺渾身筋骨舒暢。

  “嘿嘿,感覺很棒,要是你再主動一下就更好了。”

  “以后不許這樣折騰我。”凱莎眉毛一橫,伸出玉指,往他腰側的柔軟地方用力掐了一下。

  疼得雷恩吸了口冷氣,急忙抓住她的手。

  但他臉上的笑容卻十分得意,咬住她晶瑩的耳垂,語氣有點邪惡的說:

  “小月,你剛剛的表現,可比以前更興奮呢。”

  “我沒有,不許亂說!”

  凱莎剛恢復正常的臉蛋頓時一片緋紅,紅暈蔓延至脖頸處,她像個羞惱不已小姑娘一樣,伸手拍打著雷恩。

  成為他的女人后,她小女生的一面也不會刻意掩飾,全都展示在她面前。

  “好了好了。”

  雷恩急忙抓住凱莎亂拍的手,心中一陣好笑,輕輕吻了吻她額頭,又溫聲哄了幾句,才讓她平靜下來。

  她這方面的臉皮非常薄。

  特別是在床第之間,面對他的一些挑逗和情話,幾乎都會變得手足無措。

  “哼,都怪你亂折騰,晚飯都沒做。”

  暼了一眼砧板上還沒切好的食材,凱莎撅著嘴嘟嚷了一句,輕輕推開他,拿起地上的圍裙。

  “嘿嘿,秀色可餐,反正我吃飽了。”

  雷恩笑了笑,抓住她柔荑,奪過了圍裙,另一只手擦掉她額頭上的汗水。

  “好了,你去洗個澡吧,今天我來做飯。”

  “這…”

  雷恩捧著她的臉蛋,吻了吻她的紅唇,目光中有點憐惜:“交給我了,去沐浴吧。”

  最后女武神被他推出了廚房。

  晚餐過后,兩人修煉了幾小時,在床上又抵死纏綿了一番,然后欣賞著窗外的月夜,促膝長談了大半夜。

  其實凱莎還會在法羅蘭逗留一段時間,只是以后兩人估計很難像現在這樣,每天在一個屋檐下談情說愛了。

  她要重新做回大眾眼前的女武神。

  這是凱莎的路。

  她對力量、強大的渴求,絲毫不遜色于雷恩,她做他的女人,也是因為他可以幫到她,幫她更快的踏入巔峰。

  雷恩知道這點,不過大家都是成年人。

  成年人嘛,都得以利益說話。

  事實上,沒有利益的婚姻,也幾乎都是走不長久。

  在愛情之間交織利益,才會形成密不可分的夫妻倆。

  而凱莎為他付出了多少?

  雷恩只要想一想,就覺得自己有點愧疚。

  凱莎可不僅是他的初戀女友,同時也是他的老師。

  她給了他晉升大師的四階妖鬼精魄,替他弄到了“戮魔訣”的傳承,她每天教他各種超凡知識,陪他練習刀術、格斗術…還包括洗衣做飯等瑣事。

  女武神放下帝國公主的身份,近百天的默默相伴。

  雷恩在這個世界的每一點進步,每一次成長,背后都有她的付出和支持。

  除了記憶中的母親,沒有任何一個女人,像她這樣走入過他的生命中。

  兩人是意外結緣,最初是利益結合,但到了現在,兩人已經交換過戒指了…

  除了沒有舉辦婚禮,一切都和夫妻無異。

  第二天清晨。

  一輪大日劃破青冥,晨曦遍灑大地,悠悠的白色云海在蔚藍天際翻涌著。

  于別墅的花園中,雷恩送別了自己的女人。

  盡管不是什么生離死別,甚至后面幾天就能再次相見,時不時幽會,但她依然眼眶泛紅,靠在他肩膀上輕輕哭泣。

  原諒她此刻的柔弱。

  這一段歲月,特別是他求婚后的那些天,是她最開心的時光,甚至有時她也會有想,不如就這樣相夫教子算了。

  假如不是在浪潮期,她也許會這樣選的。

  雷恩抱住自己的女人,心中也是五味雜陳。

  這是女武神在他懷里的第三次哭泣了,第一次他再次向她表白,第二次是他求婚之后,都是她動情的時刻。

  盡管巧合很多,但他確實把女武神給禍害了。

  “阿克曼太太,再哭臉就花了。”

  他調侃了一句,令凱莎破涕為笑,不是話好笑,只是他說了讓她最開心的話。

  伸手替她擦干眼淚,雷恩捧起她那張顛倒眾生的臉:

  “凱莎·特蕾西亞·阿克曼,舍不得自己丈夫的話,就留下來乖乖做小女人。”

  雖然知道這幾乎不可能,但他依然挽救了一下。

  這不是分別,嚴格來說是相處方式的選擇,

  她如果不離開,以后就真的是他背后的小女人,一名家庭主婦,相夫教子的那種。

  如果離開,那兩人就類似于道侶。

  “哼,你想得美。”

  凱莎哼了一聲,伸手推開他,雪白光潔的下巴抬得高高的,就像一只驕傲的白天鵝。

  “小男人,當初我就該把你直接燒成灰,一時猶豫,最后竟然便宜了你!”

  她雙手抱胸,目光睥睨著雷恩,態度傲慢的翹著薄唇,一如初見時那副姿態。

  可惜,雷恩已經完全不吃這套了。

  在凱莎的驚呼聲中,他一把抱住她,把她壁咚到玄關大門前的圍墻上。

  雙手撫摸著她那雙雪白如玉的長腿,他把黑色紗裙漸漸掀起,嘿嘿笑道:

  “再不走,我不介意在野外來一次。”

  “去死,混蛋!你以后一個人用手解決吧!”

  凱莎俏臉通紅,急忙伸手推開了一臉壞笑的他。

  “呵,還敢頂嘴是吧,那就試試我能不能讓你懷孕。”

  雷恩張開雙臂作勢又要抱住她,女武神也不敢繼續頂嘴,倩影一閃,幾步掠過上百米,幾乎是落荒而逃。

  風中只殘留著她一句柔情似水的話。

  “雷恩,我愛你。”

  這句蘊含著深刻感情和不舍之意的話很快消散在風中,于花園中,雷恩靜靜的注視著她婀娜的背影消失。

  良久,他才嘆了口氣。

  女人這種生物啊,還是少惹為妙。

  一個就這么麻煩,三妻四妾怎么顧得過來,除非是不動真感情,玩玩而已。

  他決定了,以后就算沾花惹草,也要選愛莉夫人那種,大家互相利用,走腎不走心,只談利益不談感情…

  胡思亂想著,雷恩回到了別墅中。

  紫色的風鈴晃動著,諾大的屋內此時空空蕩蕩,豪華的裝修也掩蓋不了那份冷清。

  呆毛王上學去了,閉關式苦讀,只有周日一天才有空回家一次,凱莎也走了,就算回來也無法長住。

  “嘖嘖,前兩天哥還左摟右抱,御姐美少女相伴,差點成為后宮番的男主角,結果幾天后,又成孤家寡人了。”

  雷恩坐在沙發上,看著冷清的大廳,感慨了一句。

  也談不上多傷感,又不是生離死別,況且就連生離死別他也習慣了,一路走來,他失去了太多重要的人。

  刀鳴震顫,一把寒光四溢的刀出現在他手中,撫摸著藍紫色的刀刃,他笑了笑:

  “長夜漫漫,唯刀做伴。老伙計,我知道你寂寞得久了,放心,馬上就讓你痛飲敵人的血,不醉不歸!”

  吟吟~

  這把浴火重生、已經化為星光之刃的獵魔刀發出清脆的鳴顫,仿佛在愉悅。

  這一天,雷恩重新習慣了一下一個人的日子。

  沒有女人一起滾床單有點難受,不過也不是忍不住,一到了四階高,超凡者甚至可以控制身體激素的分泌…

  日升日落,又是一天過去。

  雷恩早早起了床,洗漱完畢,他出就立刻出了門。

  拿起準備好的干糧,又在攤邊買了幾個火腿腸漢堡,他從西城門出了梅洛瓦城。

  他一路風馳電掣,直奔西邊的荒野。

  沿途遇到了一道道飛掠縱橫,氣息懾人的身影,眾人不約而同的奔向了西邊。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