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一百零八章前奏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這種愉悅的感覺,甚至比捅死時臣的時候還強烈,言峰綺禮在心中這么想著。

  老神父言峰璃正眼淚婆娑,不停地替友人哀悼,擔憂圣杯落入野心家手中,不知道怎么和時臣的家人交代…

  看著父親這種傷心的模樣,聯想到自己就是他兒子,而且是殺人兇手,殺掉的還是自己的老師,并虛情假意的哀悼著…

  麻婆神父感到無比愉悅的同時,突然有一種強烈的感覺──命運何其諷刺!

  假如有上帝,他又是多么偉大啊,唯有神明,能將世間的一切都編織得如此精彩。

  祂其實根本不在乎正邪善惡,光是看著地上的人們,上演一出出精彩的悲喜劇,就能令神感到滿足,并開懷大笑吧。

  這個世界從未善待那些善良的人們。

  正義啊,邪惡啊,冷血自私啊,無私奉獻啊,保家衛國,侵略掠奪…這些,人的兩面,其實都沒什么兩樣。

  不過是爽點不同罷了!

  言峰綺禮在心中吶喊著,徹底告別了過去麻木的自己,堅定了新的理想。

  追求人間至上的愉悅!

  半小時后,沉浸在悲傷中的老神父才勉強恢復過來,和兒子商量后續事宜。

  “綺禮,通知了時臣的妻子嗎?”

  “今天早上我告訴她了,她因為悲傷過度昏倒了,現在還在醫院里休息。”

  老神父嘆息一聲,只感覺無比的疲倦,言峰綺禮見狀目光中掠過一縷精光。

  “父親,您去休息一下吧,監督圣杯戰爭的事就交給我了。”

  老神父本想拒絕,可看見時臣冰冷的尸體,又知道兒子的從者也沒淘汰了,不由得一陣失落,感覺心力交瘁。

  沒希望了,圣杯必然落入他人之手,現在從教會本部調人來阻止也來不及了。

  “好吧,我去處理一下時臣的后事,不管怎么說,遠坂家的魔術傳承不能斷。

  所幸時臣的尸身依然完好,用教會的方法,可以完整地取下他體內的魔術刻印,將來交給她女兒繼承。”

  言峰璃正抱起時臣的尸體,嘆了口氣,他已經決定了,一定會盡可能的幫助時臣的妻女。

  至少也要讓遠坂凜完整的繼承家族的魔術刻印,成為一名優秀的魔術師。

  心中對葵和凜十分愧疚,但這是他唯一能為朋友做的了。

  不過讓老神父頭疼的是,遠坂櫻被時臣從間桐家帶回來了,她要怎么處理?

  遠坂家的魔術刻印畢竟只有一個。

  算了,實在不行的話,他就讓遠坂櫻加入圣堂教會,當作一名代行者來培養。

  雖然代行者的訓練對于小女孩而言非常辛苦,但至少能讓她有自保之力。

  言峰璃正去處理時臣的后事了,麻婆神父順利接管了監督者的權力。

  圣堂教會的監督者可不是擺設,教會的人遍布冬木市各個地方,一有風吹草動就能立刻得知,獲取情報能力比之Assassin也絲毫不弱。

  拿到監督者的身份后,言峰綺禮立刻翻看了一些信息,順利得知了Rider的藏身處。

  是的,教會的人已經找到了韋伯的住處。

  你們派人密切監視韋伯·維爾維特的一舉一動,一有消息就立刻通知我。

  這是言峰綺禮成為了臨時監督者后,對教會的人發布的第一個命令。

  他當然不是要帶著Archer去打倒征服王,不過是想趁著Rider和無銘交手之時,帶著英雄王去襲擊柳洞寺。

  “綺禮,看樣子你已經準備妥當了。”

  教堂陰暗的地下室中,一陣璀璨的金色光雨浮現,英雄王顯露出了真容。

  他血色瞳孔中含著一絲笑意,之前綺禮在他父親言峰璃正面前的表演,令人他很愉悅。

  麻婆神父手持十字架,禱告了幾句后,才說道:“我這么安排,可有不滿?”

  “讓那兩個膽大包天的家伙分出勝負也沒什么,本王可以等,在此之前和Saber那個有趣的女人玩一玩也行。”

  金閃閃輕笑一聲,毫不在意的說道。

  這一組,己經準備妥當。

  冬木市,麥肯錫家。

  韋伯打了個哈欠,從床上起身,他做了一個夢,關于一位王,關于一支橫掃天下的軍隊,關于“無盡之海”的傳說。

  “哈哈~”

  Rider還是老樣子,穿著一件白色T恤,笑容滿面的盤坐在彩色電視機前。

  他拿著手柄,興高采烈地玩著那款名為“大戰略”的游戲。

  這種孩子一般的模樣,令韋伯實在難以聯想到,眼前的男人就是亞歷山大大帝。

  但那晚,“王之軍勢”內見到的景象作不了假。

  睡了個懶覺的韋伯忍不住伸了個懶腰,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后,看著Rider一陣出神。

  “怎么了,Master,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大帝咧嘴一笑,粗獷的聲音充滿了活力。

  韋伯這才一激靈,回過神來后,他微微低下了頭:“Rider,我是不是很沒用?”

  “怎么會?你又在胡思亂想什么?”大帝目光有點詫異地看著他,搖了搖頭。

  韋伯心中依然很不是滋味,他的聲音十分低沉:

  “Rider,很抱歉…就因為我的無能,你不得不在強敵面前暴露了底牌。”

  聽著他自責的聲音,大帝臉色嚴肅了起來:

  “你在說什么胡話!我能存在于這個時代,都是因為你在替我提供魔力!”

  “可是,我…”

  “沒有可是!”

  大帝突然站了起來,幾步走到韋伯面前,伸手拍了一下他瘦小的肩膀,朗聲道:

  “從者因御主而存在,保護御主的安危是我最基本的責任,暴露了寶具而已,能換來你還活著,我只會覺得很高興!”

  “Rider…”韋伯目光中閃動著淚花,他撇過頭去,聲音顫抖著說,“可我現在,似乎成了你的弱點和累贅!”

  大帝先是一愣,隨即哈哈大笑。

  “Rider,我在拖后腿,你為什么還這么開心?”韋伯紅著雙眼,表情十分困惑。

  “你不明白嗎?認識到自己的弱小,并且產生不甘心的感覺,正是霸者的心理!”

  大帝開懷大笑,摸了摸韋伯的腦袋。

  “我之前還有點猶豫,要不要帶著你,去和無銘那個家伙交手,現在沒疑惑了。

  Master,隨我一起去吧,一起踏上霸者的征途!”

  大帝看著韋伯,一臉贊賞,目光中全是鼓勵和肯定。

  韋伯忍不住擦了一下眼角的淚水,心中很感動,他嘴唇哆嗦著問道:

  “伊斯坎達爾,我這樣的人,真的…有資格站在你身旁,和你一起去戰斗嗎?”

  “那當然!只要你有直面死亡的勇氣,我便可以帶著你,奔赴任何戰場!

  Master,我可不認為你是累贅!做決定吧,你愿意與我一同馳騁疆場嗎?”

  大帝目光如炬地盯著他,表情嚴肅的問道。

  韋伯身體微微顫抖著,要說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介入從者之間的戰斗,危險性可想而知,他內心的情緒劇烈地波動起來。

  他只是一個見習魔術師,躲在后方茍且偷生,不管勝利還是失敗,等著Rider和Caster交戰的結果不就行了。

  這才是明智之舉不是嗎?

  魔術師就應該冷酷無情,做出最冷靜理智的判斷,這才是魔術師應該做的不是嗎?

  可是,他很不甘心!

  就像他選擇來參加圣杯戰爭一樣,不就是為了證明自己嗎?一直逃避,縱容自己的軟弱,和當初在時鐘塔時又有什么兩樣?

  這一次,決不退縮!

  壓下心中的猶豫和懦弱時,韋伯已經淚流滿面,抬頭看著面前高大魁梧的壯漢。

  他并不是不害怕了,一想到自己可能會死無全尸,他就忍不住瑟瑟發抖。

  但韋伯·維爾維特依然泣不成聲的喊道:

  “帶我去,Rider!不要再給我猶豫的機會了!我怕自己會失去勇氣。

  但我真的很想像你一樣,成為那種敢于挑戰一切的勇士,那種征服世間的霸者!”

  “很好,這才是本王的御主!”大帝的語氣鏗鏘有力,眼中綻放出懾人的神采。

  這一組,也已經準備好了。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