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一百零二章來訪者翩然而至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轟隆隆~

  汽車引擎發出猛獸一樣的嘶吼,一路風馳電掣,穿過夜間冷清的國道,向著冬木市深山南町四丁目柳洞寺趕去。

  這次駕駛豐田車的是切嗣老爹,盡管女司機阿爾托莉雅小姐表示想開車,但被切嗣老爹無情的拒絕了。

  間桐雁夜百無聊賴的坐在副駕駛座上,saber和雷恩兩位從者坐在后面一排。

  呆毛王抱著桃木箱子,翡翠色的瞳孔中充斥著好奇,凝神盯著箱子里的小圣杯。

  蓋子已經打開,聚靈陣匯聚的魔力充斥在箱子內部,小圣杯釋放著一陣金光,靜靜地放在箱子的中央,小圣杯周圍還放了幾塊新鮮的牛肉。

  “無銘,這樣簡單…的保存小圣杯就行了嗎?它真的不會壞掉嗎?”

  看著里面的幾塊牛肉,saber嘴角一抽,小臉上充滿了疑惑,還有一絲擔憂。

  提前取出小圣杯沒問題,可一旦把它弄壞了或者沒保存好,儀式可就進行不下去了。

  無銘這種處理小圣杯的方式,她怎么看怎么覺得不靠譜。

  “我可是caster,saber,你是在質疑我的專業素養嗎?”雷恩翻了個白眼,有點不爽,“在下雖然是二流法師,但好歹也是專業人士好吧。”

saber輕哼一聲,用手指著箱子里的小圣杯,嘟著嘴質疑道  “魔力,和幾塊…牛肉,這樣就行了?”

  她也是現在才知道,小圣杯是逐漸成形的。

  不是她不信任無銘,對于小圣杯這樣神奇的物品,這種處理方式簡直是兒戲。

雷恩嗤笑一聲,撇了撇嘴后說道  “你一個騎士,懂什么是魔道?一些魔力,還有血肉精華,完全足夠了。

  別把小圣杯想得太嬌貴,扔到一個普通人體內都行,只要他體內有魔術回路,哪怕是堵塞的魔術回路都行。”

  連那個海帶頭,“人畜無害”的慎二大爺都能做成“慎杯”,幾塊牛肉怎么了,只要有足夠的魔力和血肉精華就行。

  見他自信滿滿的樣子,saber遲疑了一下,不過小嘴還是嘟囔了一句“真的?”

  “我騙你干嘛,你信不信只要體內有魔術回路,把小圣杯塞到一頭豬、或者一只雞體內都行?”雷恩滿不在乎的說。

  慎二都行,憑什么豬和雞,牛肉不可以?

  小圣杯要魔力的話,聚靈陣中也有啊。

  saber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警告道“這可是你說的,小圣杯壞了一負責。”

  雷恩毫不在意的聳聳肩,他也不是迷之自信,五戰金閃閃掏出伊利雅體內的小圣杯時,只有倒霉的r姐撲街了。

  那時小圣杯還未成形,塞入間桐慎二體內后,逐漸扭曲成了一個丑陋的大肉塊。

  但三名從者被淘汰后,愛麗絲菲爾體內的小圣杯已經基本成形,結構也比較穩定。

  不用擔心會變成“慎杯”那種惡心的樣子。

  三名從者被淘汰,小圣杯基本成形,結構趨于穩定;四名從者被淘汰,小圣杯完全成形;五名從者被淘汰,就可以許愿了。

  這是雷恩研究過后得出的結論,基本成形的小圣杯,保存其實很容易的。

  雷恩和saber有幾句沒幾句的閑聊著,豐田車抵達了深山町后,向著南邊的圓藏山趕去。

  望著車窗外的夜色,和城市中燈火闌珊的景象,雷恩心中有點感慨,這樣一來,未來已經完全被他給攪亂了。

  別說衛宮士郎了,這一次,切嗣老爹他甚至沒在這里買下那處院子。

  也就是說,連那座熟悉的衛宮宅都沒了,更別提愛麗絲菲爾在那刻下什么魔法陣。

  總之,全亂套了。

  強行維持故事線根本不可能,哪怕是他,也沒辦法將一切回歸到原樣。

  雷恩心中有些抱歉,這下把衛宮士郎給坑沒了,他對士郎并無偏見。

  但現在,對方不會再有衛宮士郎這個名字了,那位紅發男孩,應該會在父母的陪伴下,像一個普通少年一樣長大吧。

  不會因冬木市民會館那場大火而失去雙親,但他未來傳奇的人生也消失了,自然也不會有“正義的伙伴”的故事。

  其中的得與失很難說,雷恩只能說句抱歉。

  當然,讓雷恩真正有點驚疑不定的不是關于衛宮士郎,而是關于紅a。

  他取代的“無銘”,不是這個世界,而是是來自某個平行世界的存在。

  “無銘”可能就是那個世界的紅a,也可能只是個能力、經歷和紅a十分雷同的人。

  但是這個世界,毫無疑問也有英靈衛宮。

  那個紅發男孩還在,但衛宮士郎已經沒了,那個紅發男孩不會變成士郎。

  雷恩因此很不確定,這下沒了“正義的伙伴”,甚至那個紅發男孩連這個想法都不會有,這樣會不會影響到紅a?

  英靈座超脫于時間外不假,但種程度的變化,對英靈衛宮而言,會不會產生重要的影響?甚至抹除他的存在?

  雷恩知道,冬木市的兩次圣杯其實不是必然發生的,就有平行世界,德國人把冬木市的圣杯被搬到了羅馬尼亞。

  時間是在第三次圣杯戰爭過后,御三家愛因茲貝倫、遠坂、馬奇里處于虛弱無力的狀態,大圣杯系統因而被勢力所奪取,后來又被其他的魔術師搬運至羅馬尼亞(fateapocrypha)。

  就是法國圣女作為ruler參加的那場紅黑雙方共十四名從者惡大亂斗。

  那個世界有什么好像有什么言峰士郎(天草四郎時貞),而不是衛宮士郎,當然兩者并無什么關系。

  因此,雷恩不擔心自己搞歪了第四戰,搞沒了第五戰,會有大佬出來干涉。

  這又不是必須發生的事,不影響世界進程。

  假如他是搞沒了第二次世界大戰。

  不用說,立刻有人來懟他,而且是各路大神,各種意外,連閃閃都抗不住的那種。

  哪怕阻止了二戰某種程度來說是件好事,至少短時間內是好事,但老天就是不允許。

  從這種角度,其實阿爾托莉雅無法讓不列顛不滅亡,除非她想當異聞帶之王(第六特異點,神圣圓桌卡美洛,這個特異點帶有明顯的異聞帶特征)。

  雷恩搞了事情,他并不擔心有大佬來懟他。

  他就是不確定,這對本世界的紅a會造成什么影響,假如影響很大,他會不會來干涉?

  思索著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圓藏山已經到了。

  山體頗為宏偉,上面樹木茂盛,皎潔的月光下,周圍一片寂靜,只有不時吹起的凜冽寒風拂過大地。

  四人立刻下了車,拿著行李準備連夜從參道上山。

  這時,雷恩突然心有所感,停下了腳步。

他將手中裝著小圣杯的木箱子遞給了旁邊的呆毛王,神色平靜的說道  “你們先上去,我去處理一些私事。”

  “怎么了?”

  saber接過箱子,臉上有點疑惑,她仔細感知了一下,沒發現任何異常。

  雁夜不明所以,衛宮切嗣掃了無銘一眼“聽他的,我們三個先上山。”

  和以前一直暗暗警惕著不一樣,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無銘又救了他妻子一命,他對無銘已經有了一些信任。

  至少衛宮切嗣可以確定一件事,無銘對他并無惡意。

  切嗣老爹說完,帶著雁夜立刻上山,倒是saber遲疑了一下。

  “少女,你也上去。記住了,就算聽到了什么動靜,也別下來,這件事與你無關。”雷恩表情平靜,淡淡的說道。

  saber凝視著無銘,沒從他臉上看出任何異常,猶豫片刻,登上了青石臺階。

  注視著三人登山,雷恩輕嘆一聲,轉頭進入了山下的一片小樹林中。

  月朗星稀,夜晚的寒風吹得他的圣骸布套裝獵獵作響,他踏著婆娑的月影,邁步在不算茂密的樹林中。

  熟悉的感覺,哪怕隔得挺遠,saber都未曾察覺,他卻心有所感。

  當他再往前走了一步,一陣冷風掃過,驚變陡生。

  咻咻咻!

  伴隨著刺耳的破風聲,數十根流轉紅色光芒箭矢穿透樹葉,箭雨掃射向他。

  雷恩臉色十分平靜,伸出手掌,快速念誦道“i'theboneofysord,rhoaias(熾天覆七重圓環)”

  魔力在指間浩蕩著,一朵花瓣于夜色下盛開,七重粉色的光盾橫于身前,輕松擋住了所有箭矢的攻擊。

  下一秒,他立刻投影出長弓,連續拉動,幾十支箭矢毫不留情射向一顆大樹。

  嘣嘣嘣!

爆炸的火  鉛筆小說23qb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