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九十六章交鋒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Saber太單純了,不知道雷恩在調侃她,不過當她看到對方丟掉了長槍后,嘴角難得露出一縷帶著譏諷的笑容:

  “騎士凱倫,怕了?怎么不繼續耍你的長槍了?”

  雷恩沒吭聲,開玩笑,他的套路已經失敗了,再不把兵器換成刀劍,別說在她面前裝逼了,怕是要被她打成狗。

  他目前的槍術是典型的“三板斧”。

  只在特定的場合和時機使用,在某些情況下用于突進、投射,或者用來陰人。

  比如上次刷子哥想憑借兵器更長的優勢絕地反擊,被他果斷用槍反打一套,成功撲街。

  當時Lancer心中一定是懵逼的。

  人的精力有限,最初在卡蘭騎士世界,雷恩當見習騎士時,學過刀,槍,劍三種武器,但后來一直是用刀。

  槍術的基本功還在,但要說特別厲害就是扯淡了。

  “破軍”這一招也是由刀術演變而來的,因為這一招更適合用長槍來使出。

  如今雷恩能用長槍和Saber打一會兒,還是最近有練習“槍鬼”卡洛斯給他的槍術秘籍,學了一些新招式。

  否則僅憑一些基礎槍術,在她手上走不過三回合,呆毛王的劍術可是很強的。

  雷恩果斷解除了之前的投影魔術,地面上紅薔薇和黃薔薇化為輕煙消失。

  一陣魔力旋風涌動著,一把藍紫色的大劍被他握在了手中,華麗的劍身上泛著如月下湖水一般的光澤。

  雷恩持劍看著Saber,微微一笑,很謙虛的說道:

  “我這點槍法,可不敢在騎士王小姐面前賣弄,當初圣槍倫戈米尼亞德(Rhongomyniad)就在你手中,你也很精通長槍吧。”

  “哼,你知道就好!”剛剛中了一個圈套,Saber多少感覺有點不爽。

  不過那一陣交鋒雖然差點陰溝里翻船,但她對長槍很了解,已經基本摸清了無銘的槍術招式。

  假如他繼續用槍,她能把他打得找不到北!

  “我承認,我的槍術比不上光輝之貌,也不如你。”雷恩輕輕點了點頭。

  他可不是謙虛,雖然劍術更出名,但呆毛王同樣十分擅長用槍。

  槍術沒有達到刷子哥那種水平,最好別在她面前賣弄,很容易翻車。

  她以前手中那把圣槍倫戈米尼亞德,可是名副其實的“世界之錨”,用來固定星球的物理法則,非常之兇殘。

  當初呆毛王和圓桌騎士高文迎戰肆虐不列顛的卑王伏提庚,圣劍咖喱棒為保護高文而光芒黯淡,她立刻掏出槍,一槍捅死了化身魔龍的伏提庚。

  更彪悍的是,卡姆蘭之丘,呆毛王還一槍捅死了掀起叛亂的莫德雷德。

  有詩為證:慈父手中槍,游子身上捅。

  呆毛王的“捅兒槍”,和熊孩子小莫的“孝子劍”,父慈子孝,都堪稱一絕。

  雷恩露出戲謔的笑容,手中那把藍紫色魔劍一陣變換,很快化為了長刀狀:

  “Saber,這把劍不用我介紹了吧?”

  “哼!無毀的湖光,被改造成了刀。”Saber冷哼一聲,面色微沉,只要一想起狂化后蘭斯洛特那墮落的模樣,心中就隱隱作痛。

  雷恩也察覺到了她的悲傷,但他并不是故意用狂蘭的寶具惡心呆毛王。

  之所以不投影咖喱棒而用這把魔劍,是因為無毀的湖光更適合近戰,并且,這把魔劍很克制阿爾托莉雅。

  由于魔劍有打倒過龍的故事,它能夠對持有“龍屬性”的英靈追加傷害。很不巧,呆毛王就擁有紅龍之心。

  說來有點諷刺,蘭斯洛特是一位圓桌騎士,但他手中的劍卻克制騎士王。

  當然最過分的是小莫,她手中那把“吾對父王華麗的背叛”,是典型的“對呆毛王寶具”。

  一陣清風匯聚而來,魔刀隨之隱形,雷恩收斂了笑意,氣息瞬間一變:

  “好了,熱身結束,該動真格了。”

  話音剛落,他整個人就猶如出鞘的神劍一樣堅不可摧,煞氣席卷四方,可怕的殺機仿佛令周圍的空氣都凍結了。

  Saber眼睛微微一瞇,下意識握緊了手中的劍。

  在她的感知中,拿起刀的無銘和之前簡直就是兩個人,威脅感瞬間上升了幾個檔次。

  “接招!”

  沒有半點猶豫和畏懼,呆毛王持劍沖鋒。

  身形如電,兩步就逼近了他,她手中的劍刃撕開夜幕,毫不留情地斬向他脖子!

  金鐵交擊,鳴顫聲震動大氣。

  雷恩立刻揮刀穩穩地架住了砍向他脖子的劍刃,魔刀和隱形的圣劍相撞。

  下一秒,兩人目光交錯的剎那。

  幾乎同時加大了手中的力道,并使用了魔力釋放,劍刃和刀鋒摩擦出炫目的火花,旋風吹動了彼此的頭發。

  雷恩嘴角翹起,不屑的說道:“少女,再加把勁啊,我的大刀早己饑渴難耐了!”

  “哼,得意什么?你怎么不繼續加大力道啊?”Saber同樣露出一絲笑意,毫不示弱的譏諷道。

  剛剛他們都試圖壓制對方。

  但兩人筋力相差無幾,且都有“魔力釋放”技能,力道上自然難分高下。

  一陣友好的交流過后。

  下一刻,漫天的刀光撕裂長空,和縱橫交錯的劍影激烈相撞,地面顫動著,浮現出一道道切割后的裂痕。

  鏘鏘鏘~

  圣劍粉碎夜空,魔刀撕裂大地,揮舞出了幻影的兵刃伴隨著無數火星交擊著。

  雖然是少女姿態,但呆毛王的招式大開大合。

  劍刃狂舞,劈砍削刺斬,動作行云流水,一招一式充滿了陽剛的力量感。

  似乎是想搶占先機,她發動了如潮水般的攻勢。

  閃轉騰挪之間,一分鐘內她揮出了上百劍,攻勢沒有半點遲滯,劍刃猶如一陣風暴般席卷天地,絞殺著雷恩。

  雷恩暫時采取防守策略。

  他就像一塊磐石矗立于浪潮中,任憑她不斷地強攻猛擊,巍然不動。

  他們打得十分激烈,旁觀的人卻難以欣賞。

  “太快了,根本看不清。”間桐雁夜眨了眨眼睛,收回了觀戰的目光。

  愛麗絲菲爾搖了搖頭,揉了一下酸澀的眼皮:

  “Saber和無銘的武器都是隱形的,本就看不太清楚,再加上他們揮舞的那么快…”

  久宇舞彌同樣收回了視線,時間短還好,但時間一長她就一陣頭暈目眩。

  因為他們兩個拿著兩團“空氣”在互毆。

  她知道那都是武器,一把刀一把劍,但不知情的人可能都以為他們兩個是神經病。

  是的,這一場戰斗正常人根本沒法觀賞。但衛宮切嗣依然目不轉睛的看著。

  “你不眼花嗎?”雁夜詫異地看著面無表情的切嗣。

  魔術師殺手只是語氣淡漠的回了一句:“看地面。”

  地面?

  雁夜一愣,然后把目光看向現場中央。

  金屬撞擊聲響起,火花迸射間,雷恩架住砍向他腦袋的圣劍,然后一刀削向Saber的脖子,將之再次逼退。

  Saber后退幾步,呼出一口熱氣,目光死死地盯著他,臉上多少有點挫敗感。

  她幾乎使出了渾身解數,可只在他鎧甲上留下了幾道劃痕,根本沒傷到他。

  雖然她也沒受傷,但是…

  “Saber,高下很明顯了吧,還不認輸嗎?”雷恩氣息平穩,持刀看著她。

  “可惡!”Saber銀牙緊咬,有點不服氣。

  她的目光下意識掃過地面,周圍全是密密麻麻的裂縫,刀劍切割的痕跡。

  唯有一小塊土地完好無損,那就是雷恩的站立之處。

  任由她砍了幾分鐘,從始至終,他都沒有離開過那塊方寸之地。

  “防守而已,有本事就來擊敗我!”Saber目光中燃燒著火焰,剛剛對她打擊很大。

  她沒有半點留情,可真的沒辦法讓他挪動位置。

  每一次攻擊都被擋下,就算利用沖鋒時的速度加大力道,也被他用某種技巧輕而易舉地化解。

  Saber也承認,技巧上真的不如他,但影響勝負的因素很多,戰斗可不是只論技巧和劍術。

  咧嘴一笑,雷恩舉起了手中的魔刀:

  “騎士王小姐,這可是你說得,上次的短暫交手,以及剛剛的那段時間,已經足以讓我熟悉你的劍術了。”

  什么?

  Saber心中一驚,然后毫不客氣地質疑道:“騎士凱倫,你少騙人了!”

  她根本不信他這么快就能適應她的劍術。

  雷恩并未反駁,漆黑的瞳孔中不見一絲波瀾。

  魔刀上的風王結界漸漸散去,露出里面鋒利無比的刀刃,他語氣淡漠的念誦了一句:

  “屠刀之下,眾生平等。”

  下一刻,一股兇煞之氣撲面而來,令呆毛王肌體生寒,血色殺機浩蕩四方。

  他瞳孔中充斥著詭異地幽藍光芒,持刀一步一步向她走來…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