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二十八章瑪奇里·佐爾根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想起剛才那陣驚天動地的爆炸,愛麗絲菲爾也心有余悸,這種破壞力確實太可怕了。

  不過她的狀態不好和受到驚嚇無關,Berserker被淘汰后,她體內的小圣杯就開始工作了。

  它負責收集和暫時儲存那些死去從者的靈魂直至圣杯最終降臨。

  而作為小圣杯外殼的愛麗絲菲爾自然要承受不小的負荷,隨著被淘汰的從者越來越多,她遲早會死去,變成小圣杯。

  “Saber,我們先回去吧,不管怎么說,因為Caster的干預,本次的戰斗就停止了。”

  愛麗絲菲爾喘了幾口氣后,氣色漸漸恢復了原樣,目前只有一個從者被淘汰了,她暫時還能支撐得住。

  Saber點點頭,幾位從者都因爆炸而分散了,自然很難再聚集起來,而且經過這一打岔,眾人已經沒了干架的心情。

  呆毛王把愛麗絲菲爾攙扶起來,坐上了一輛梅賽德斯奔馳,車子向著郊外的城堡開去。

  “今晚的戰斗應該是Caster策劃的吧,那他的目的是什么?”愛麗絲菲爾一邊駕駛著車輛,一邊詢問著Saber。

  她依然無法理清頭緒,不僅是她,其他御主和從者同樣是一頭霧水。

  雷恩參加第四次圣杯戰爭的目的根本不是為了那所謂的“萬能許愿機”,故此在很多人看來,他的行為有些莫名其妙。

  甚至遠坂時臣和肯主任他們幾個,已經把他認定為了一個麻煩的攪局者,是個不穩定的因素。

  Saber同樣搞不清無銘想做什么,不過她多少對他有點氣憤:

  “我不知道,不過下次見面,我一定問清楚,他為什么要策劃今晚的事!”

  蘭斯洛特是因英雄王而退場,Saber自然將大部分仇恨集中在了吉爾伽美什身上,不過也有少部分針對雷恩。

  如此巨大的爆炸,在附近一帶的建筑中甚至能感受到震動,加上間桐宅被夷為平地,驚動了周圍的很多人。

  從者和御主們離開后,圣堂教會的人很快接管了現場。

  監督者言峰璃正費了好大的功夫,才把那些來看熱鬧的市民打發走,明天估計還要找個借口搪塞那些記者。

  不出意外,又是瓦斯爆炸背鍋。

  “喂,無銘,那里有很多人,我們要怎么去那片廢物中尋找臟硯藏在哪?”

  旁邊的一片小樹林中,間桐雁夜注視著淪為廢墟的間桐宅,眉頭緊皺。

  雷恩在附近的屋檐上感應了一下,然后跳了下來,嘴角微微上揚:

  “雁夜,誰告訴你,老蟲子的本體就一定會藏在間桐宅的地下蟲室中,而不是別的地方?”

  “不在那里?”間桐雁夜一臉詫異。

  他一直認為老蟲子被埋在了那片廢墟底下,還有點擔心找不到他了。

  “應該說不愧是活了500年老魔術師,真是深諳茍著才能續命的道理。”雷恩揶揄了一句。

  他向雁夜招招手,帶著一臉懵逼雁夜朝深山町的另一邊走去,走了一段路后,來到了一棟普通的二層小樓前。

  “臟硯就藏在這?”雁夜眉頭一皺,這個地方根本不是間桐家的產業。

  雷恩瞳孔中流轉著詭異的藍紫色光芒,點了點頭,語氣有幾分感嘆:

  “正是因為毫無聯系,所以才隱蔽啊,誰又能想到,間桐臟硯會把本體腦蟲藏在一個普通上班族的體內?”

  話音剛落,一枚枚璀璨的符文從他腳底流入地面,魔力涌動著,迅速勾勒出一層層結界包裹住了整個房屋。

  屋內的沙發上,一個穿著花格子衫的男子正在悠哉游哉的看電視。

  “啊!!”

  突然,他發出一陣凄厲的慘叫,整個人噗通一聲摔倒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他在地上瘋狂的打滾,撞倒了一把椅子,桌上的一個陶瓷杯也啪嗒一聲摔碎了。

  然而最可怕還是他皮膚下的青筋扭曲著,肌肉在蠕動變形,體毛格頭發也全部脫落,身體逐漸萎縮干癟…

  不久后,一個禿頭駝背的矮個子老頭站在了客廳中,他四肢如木乃伊般干瘦,眼窩深陷,渾身散發著腐朽的氣息。

  間桐臟硯晃了晃手臂,熟悉了一下新換的肉身。

  他原來的肉體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消亡了,在當前的肉體衰敗或損耗后,他可以食用他人的肉體作為代替品“復活”。

  而只要本體蟲子的魂魄沒有被擊潰,他就能繼續生存下去,但這樣的魔術也有界限。

  雖然只需一人份的肉,就能像黏土般做成喜歡的形象,可實際上還是會被魂魄的記錄束縛,因此他一直都是老者的樣子。

  最糟糕的還是靈魂的衰老無法避免。

  因此就算得到新鮮肉體也會在得到瞬間就開始腐敗,因此必須定期更換,以前還好,只要替換過一次就能活動五十多年。

  現在每隔幾個月就需替換一次,時間越來越短,也意味著他瀕臨死亡。

  “間桐臟硯,有朋友來訪,請出來一見。”

  一個清朗的聲音突然傳入耳畔,間桐臟硯不由得臉色微變,他剛將靈魂轉移過來,還沒來得及檢查周圍的情況。

  當他感知到這棟房屋外布置了5層堅不可摧的結界后,臉色變得非常難看,同時不免有些驚慌。

  和之前那具身體不一樣,他的本體也藏在這具肉身上,一旦被毀掉…

  躲也沒有用,房門慢慢打開,間桐臟硯穿著顯得有點寬大的衣服走了出來。

  他深陷的眼窩注視著身穿紅黑套裝的雷恩,露出矍鑠的精光:

  “這位陌生的從者,Berserker被淘汰了,我手中也沒有令咒了,為什么要追著我不放?”

  “我應該稱呼你為間桐臟硯呢?還是正義的伙伴──瑪奇里·佐爾根。”雷恩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笑著反問道。

  雖然有點難以想象,但老蟲子曾經真是和衛宮少俠一樣的人,他年輕時有一個夢想──消滅世間一切的惡。

  也許是太久沒聽到這個稱呼了,老蟲子精神恍惚了一下,才低低笑了幾聲:

  “你是誰,你應該不是古代的英靈吧,莫非你曾經認識我?”

  “我其實是馮·霍恩海姆·帕拉塞爾蘇斯,你信嗎?”雷恩撇撇嘴,同樣笑了幾下。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