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四章恐怖美學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傍晚時分,海灣碼頭區,工人們已經離開了。

  一排一排的組合式倉庫緊挨著海濱公園的西側延伸著,形成一條倉庫街。

  突然,一陣白色光雨浮現。

  雷恩用和金閃閃一樣拉風的出場方式,站在了一桿路燈上面。

  可惜沒有觀眾,他環視一周,未發現什么異常。

  此時Saber和愛麗絲菲爾尚未抵達冬木市,他在這自然沒能遇到那位有兩把刷子的槍兵。

  雷恩立刻蹲下身子,用手指在路燈頂部不停的刻畫著,一枚枚符文流轉著藍色光芒,又迅速隱沒。

  知道故事未來會怎么發展,本身就是一種巨大的優勢,從戰略和戰術上來說,這其實就是在耍賴!

  為了保險起見,雷恩在周圍一帶的路燈頂部都刻畫了一道特殊的符文術式。

  “英雄王,別客氣,希望你會喜歡我準備的小禮物。”干完活,雷恩露出一個陰險的笑容。

  他的符文能力看似被系統轉化成了本世界的盧恩符文,但本質上依然是異世界的伯拉格符文。

  中二閃封印了自己的寶具“全知全能之星”,能察覺到異常的可能性很小。

  光憑一道符文自然解決不了英雄王,事實上雷恩布置的這個術式也沒有殺傷力。

  他不過是在為最后可能發生的決戰增加一點勝利的砝碼。

  不管別人怎么花式輪金閃閃,戰術上他不會對閃閃有任何輕視,別說是對付英雄王那樣的強敵,就是對付百貌哈桑那樣的弱雞,他也會竭盡全力,往死里干他丫的!

  沒有停留,勞模雷恩繼續行動,很快來到了凱悅酒店,由于新都中心大廈還未建成,這是目前冬木市最高的建筑。

  如此高調的地方,住的自然是生活還過得去的人。

  至于誰的生活還過得去,當然是頭上冒綠光的肯尼斯·艾爾梅洛伊爵士了。

  肯主任乍一看是個路人甲,實際上作為時鐘塔的十二位君主之一,他是本次圣杯戰爭中綜合實力最強的御主。

  剛正面的話,唯有時臣能與之一戰,可惜…

  放好一個使魔,雷恩有些贊嘆的注視著這棟華麗的大樓,不是贊嘆大樓本身,而是贊嘆切嗣老爹的定向爆破技術。

  將這樣一棟大樓炸塌不算什么,但要讓外墻都向里面倒塌,沒有一片碎片迸到外面,這絕對是大師級的手藝。

  雷恩甚至覺得,衛宮切嗣就算不去當什么“魔術師殺手”或者雇傭軍,也能發大財。

  光憑這一手出神入化的爆破技術,他就能坐穩任何拆遷隊的頭把交椅,大隊長的位置無人可撼動。

  既生瑜何生亮,主任和衛宮切嗣其實都是人才啊。

  帶著這樣的感嘆,夜色下,雷恩去了機場一趟后,又重返了間桐宅,之前潛入的黑色瓢蟲悄悄地飛回了他的手上。

  黑瓢蟲有記錄影像的功能,雷恩看著之前它拍攝到的畫面,臉色漸漸陰沉了起來。

  只要是個正常人,看到一堆惡心蟲子在折磨一個表情麻木的小女孩,心情也不會好到哪去。

  雷恩下意識捏緊拳頭,想到需要完成的支線任務2和正在布置的殺局,他強忍住投影“偽·螺旋劍”核平間桐宅的沖動。

  “老蟲子,慶幸吧,你還能多活幾天。”

  壓下心中沸騰的殺意,雷恩收起手中的黑色瓢蟲,風塵仆仆地回到了旅館內。

  屋內,龍之介正在看片。

  當然,看的不是島國特色的二本道和東京冷,而是美國好萊塢的恐怖片。

  “龍之介,在看啥電影呢?”雷恩好奇地問了一句。

  “德州電鋸殺人狂3。”陽光少年有氣無力的回答道。

  雷恩聳聳肩:“嚇人嗎?”

  龍之介唉聲嘆氣,臉上難掩失望之色:

  “枉我之前多少還有一點期待,結果拍出來的效果卻那么差,血液就是番茄醬,傷口一看就知道是化的妝…

  這么多年都沒有一點進步,來來去去就那幾套,好萊塢的人才都死光了嗎?”

  “這誰知道呢,也許美國人都去圣費爾南多谷拍片了。”雷恩微笑著回答了一句。

  (1:美國色情產業界中的“好萊塢”。)

  哈哈~

  龍之介捧腹大笑,揶揄道:“就是,每一次都讓我失望,那群人就不會有點長進。”

  假如不是那些拍恐怖電影的人太差勁,一點也無法讓他感受到真正死亡的恐怖,他也不會選擇親自去殺人。

  注視著電視上那個拿著鋸子的變態殺人狂,雷恩嗤笑一聲:

  “別對他們抱有期待,膚淺的美國人,流行反智主義,《星球大戰》都能當文化。”

  說完,他擰開了桌上的一瓶可口可樂,喝了一口。

  龍之介點點頭,表示了認可:

  “美式恐怖片里,總有幾個作死的小青年,去往偏僻的地方游玩,然后冒出一個身材高大,面目猙獰,怎么都無法放倒的小強命殺人犯…”

  他濤濤不絕地抱怨著,把不少經典的恐怖電影貶得一文不值,當然,以他殺人的數量,他也有這個資格。

  “很多老美都認為,血漿灑得越多就越嚇人,但在我們那,大家就只是覺得惡心罷了。”喝著可樂,雷恩不屑一顧的說。

  我們那?

  雨生龍之介誤會了,他對雷恩是來自地獄的惡魔深信不疑,甚至猜測“惡魔”先生的身份就是《浮士德》中的梅菲斯特。

  “地獄的惡魔們也看恐怖電影嗎?”

  “當然嘍,內心中不信上帝的人越來越多,現在引誘人類的靈魂墮落太容易了,我們總得找點別的樂子吧?”

  雨生龍之介立刻來了興趣,詢問道:“那阿克曼先生,您喜歡什么恐怖電影?”

  “1920年,德國電影《卡里加里博士的小屋》;1922年,吸血鬼題材《諾斯費拉圖》…1964年,小林正樹的《怪談》等等。

  真正的恐怖,應該是一種藝術,它不是單純的感官刺激,應該具有美學意義…”

  就像一個恐怖美學大師,雷恩情不自禁地張開了雙臂,用詠嘆調的口吻說道。

  龍之介一臉懵逼:“這些…年代太久遠了。”

  這些片子,他一部也沒看過,哪怕小林正樹就是島國人,他也沒聽說過。

  雷恩搖搖頭,主動介紹道:

  “我建議你去看看香江的鬼片和僵尸片。”

  “僵尸?”

  “是的,注意一個叫做林正英的男人,他拍的僵尸片,連我們的大BOSS都夸獎過。”

  這么厲害嗎,龍之介下意識瞪大了眼睛,連惡魔之王撒旦都夸獎過?

  雷恩大師咧嘴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后,從抽屜里拿出了一個遠望水晶球。

  “龍之介,剛剛那些都太遙遠了,而且電影畢竟只是電影,我們現在一起來欣賞一出即將真正上演的華麗死亡戲劇。”

  他把水晶球放在桌子上,很快,關于遠坂宅的畫面出現在了上面。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