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二百零二章陰謀論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老了?

  雷恩表情一凝,也是,那個時候,大衛已經快五百歲了。

  不對,時間有誤!

  雷恩心中一動,凝視著表情驚恐的諾頓,不奇怪他會嚇成這樣,太陽君王,代表了本世界人類強者的極致。

  如果他真是被阿斯莫德擊殺,消息傳出去,絕對會引起恐慌。

  “寶箱具體埋了多少年?”雷恩冷聲質問道。

  諾頓低頭思索了一下:“寶箱主人是在秘境被毀的那一年,埋下了寶箱。

  根據頒布的自然歷計算,是距今1681年。”

  雷恩沉思了一會兒,歷史書上沒有記載大衛的出生日期,但他看過大衛的筆記,知道這個信息。

  他計算了一下,和阿斯莫德在秘境約見的時候,大衛應是440歲左右。

  即使對于圣者而言,這也不年輕了,但絕對沒有到打不動的時候,那時太陽君王還能活50年左右,實力并不會下滑。

  這就奇怪了,菲尼克斯秘境顯然困不住他那種頂級君主,處于巔峰期的大衛不可能被擊殺。

  要是魔裔能做到,怎么可能讓大衛活這么多年,早就干掉他這個心腹大患了。

  想不通,雷恩心中隱隱感覺到,這可能和那三條途徑有關,可惜,這種秘密,不是他現在能接觸到的。

  他問過凱莎,她對于三條途徑同樣不了解,只知道,第三途徑,已經被發明出來了。

  “這都是你自己的猜測而已,一個陰謀論,把你自己都偏到了。”

  雷恩拿開諾頓脖子上的長刀,一臉揶揄的說道。

  他剛剛稍微一逼迫,諾頓就把所有信息都交待了,顯然,他也想別人知道他的猜想。

  見雷恩不以為然,諾頓急忙說道:“我認為我的猜測是正確的,你不覺得這件事很可怕嗎?”

  事實上,諾頓也向幾個朋友推銷過他的陰謀論,那幾個朋友都震驚不已。

  當然,他不敢大肆宣揚這件事,怕引起麻煩,特別是怕諾克曼皇室來尋他晦氣。

  雷恩搖搖頭:“兄弟,別自嗨了,類似聳人聽聞的猜想,要多少有多少。”

  陰謀論總是很有市場,不少人就信這一套,雷恩還聽過一些更夸張的。

  什么狼人是狗變異而來的,他們也吃翔,上血族妹子時的快感是人類美女的兩倍。

  風暴戰神路易斯是同性戀,青之劍圣是女人,血腥女王是百合,米羅親王喜歡岡薩雷斯…總之,十分扯淡。

  諾頓公爵很不滿雷恩的反應,他振振有詞的說:“我和那些騙子不一樣,我的猜測是有根據的,是經過了求證…”

  顯然,他已經陷進去了,對自己的猜測深信不疑。

  雷恩啞然失笑,敷衍道:“行行,你牛逼,你說的都對。

  太陽殘骸我拿走了,今天的事就這么了結,當然,你要是不岔的話,可以盡情來報復我。”

  他根本不怕諾頓公爵,這人在法羅蘭并沒有太深的根基,也就當初獻上一批寶物后,討得了王后的歡心。

  “那么,后會無期。”

諾頓公爵掙扎著從草地上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向威爾頓市走去。和順  他不打算報復雷恩,不是不想,而是做不到。

  自家事自己清楚,他是外來者,那個他費盡力氣討來的公爵頭銜沒給他帶來任何好處,反而讓他狼狽不已。

  一開始他還挺高興,法羅蘭唯一的公爵啊,雖說沒地沒權,可公開場合,誰都得喊他一聲諾頓公爵。

  殊不知這幾乎得罪了法羅蘭所有的貴族,一個外來者,泥腿子暴發戶,竟然這么囂張,那些人別提多膩歪了。

  稍微一排擠,諾頓在王都紫藤城就玩不下去了,只能跑來威爾頓市混日子。

  雷恩目送他離去,微微搖頭,這人當初也是腦抽了,要是他,絕對會猥瑣發育。

  討要一個真正的男爵爵位也比這種水貨公爵頭銜強啊。

  雷恩往康羅小鎮走去,當他來到一片狼藉的金雨賭場時,這里已經被荊棘安保公司的人控制了。

  金雨賭場二樓,原來麥特本人的辦公室內,雷恩翹著二郎腿,坐在絲綢沙發上。

  他手中拿著一杯香檳,掃視了一眼面前的眾人,開口說道:“匯報一下情況。”

  現在,該計算一下本次作戰的戰損和成果了。

  老比爾上前一步道:“我方戰死4人,全是新人,7人受傷…麥特的部下已經被消滅大半,剩下的都被控制住了,那些黑幫…”

  可以說,今晚大獲全勝,和收獲相比,損失不值一提。

  除了是己方實力占優,作戰計劃也很成功,基本上把麥特他們安排到死。

  “有重要的俘虜嗎?明天消息就會傳遍周圍幾個城市,我們需要早做安排。”雷恩說道。

  麥特的影響力不容忽視,想要把事情壓下去,并不容易,因為麥特不是通緝犯。

  希格解釋道:“聞西活捉了麥特的一個心腹,他名為羅伊,知道很多麥特的黑料,我們的人正在拷問。”

  “聞西,干得漂亮,今晚吃雞。”雷恩滿意的說道。

  憨憨的摸了摸腦袋,聞西傻笑著,顯然,他覺得自己要加工資了。

  希格一拍他腦門,對著雷恩詢問道:“老板,黑狐貍那個死胖子怎么辦?”

  之前黑狐貍為了活命,選擇投降,成為今晚僅剩的一根獨苗。

  “壓榨一下他的錢包,然后讓他滾,我這不收破爛。”雷恩抿了一口香檳,緩緩說道。

  黑狐貍雖然實力不錯,但他是被懸賞數百金幣的通緝犯,身份不合法。

  希格點點頭,咧嘴笑道:“沒問題,看在老朋友的份上,我會給他留條內褲的。”

  他可沒有開玩笑,他和黑狐貍有點私怨,這次落在他手上,說留條內褲就不會多給雙襪子。

  吱呀─

  這時,利奧和加西亞推門而入,利奧手中抱著一個黑色木箱子,一臉興奮的喊道:

  “老板,大新聞啊,大新聞啊!你們都看看,哈哈,這特么也太勁爆了,驚得我墨鏡都掉了!”

  利奧激動得語無倫次,這個箱子是他和加西亞在麥特的休息室找到的。

  看著眾人疑惑的樣子,加西亞同樣激動地說:“這是我們從麥特床下的暗格中找到的。

  尼瑪,貧窮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