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八十五章內幕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紫藤城是法羅蘭的首都,和布深城一樣,是法羅蘭的歷史名城之一。

  在城市的西方,可以看到一棟類似于方塔狀的建筑,不過沒有塔尖,上面是平頂。

  這棟奇怪的高塔狀建筑從造型上看頗為古典,但裝修風格卻很現代化。

  建筑內部采用白色的瓷板鋪裝,掛著甕形吊燈,有些房間居然是玻璃幕墻。

  甚至有一條螺旋狀的蒸汽機車跑道沿著高塔上升,一直延伸到平頂上的停車場。

  建筑風格極具特色,傳統和現代完美融合在一起,并不突兀,顯然出自建筑大師之手。

  它被稱作“秩序白塔”,高45米,地面上共有十一層,還有兩層地下室。

  秩序白塔是第7局的總部所在,由蒸汽聯盟的建筑大師法蘭克·阿爾托設計建造,已經矗立在紫藤城超過30年了。

  此刻,高塔第十一層的過道長廊里,坎高族原石部的族長──原·扎羅正在一個金絲楠木門外來回踱步。

  扎羅沒有穿部落的傳統服飾,此時換上了一身藍色西裝,還打了一個黑色領帶,不過卻系反了。

  和下面十層不同,第十一層樓道中幾乎沒有一個工作人員,長長的走廊上回蕩著扎羅凌亂的腳步聲。

  馬上要見到“煉獄屠夫”了,中年大叔模樣的扎羅心中忐忑不安,他伸出手指揉了揉眉心,又捏了一下有點緊的西裝衣領。

  老實說,他不喜歡穿這樣的衣服,不過入鄉隨俗,如果他戴著七彩羽毛冠冕,穿著獸皮大衣過來,太引人注目了。

  “嘎吱~”

  門上雕刻著一朵野薔薇的華美楠木門打開了。

  一個穿著黑色風衣,黑白格制服,戴徽章軟帽的執事走了出來。

  這是位年輕人,外貌看起來二十幾歲的樣子,紫鬢綠瞳,相貌英俊,有股詩人的浪漫氣質。

  “先生,久等了,局長請你進去。”

  他的嗓音醇厚又柔和,空靈般回蕩在略顯幽暗的走廊上。

  這一層沒有玻璃幕墻,光線有點昏暗。

  扎羅瞥了一眼他肩膀上的兩道菱形徽章,瞳孔微縮,馬上露出個笑容:“沒事,只是一會兒而已,局長大人畢竟公務繁忙。”

  不完全是客套話,他的確沒等多久。

  年輕的執事微微一笑,邁步走到一邊,伸出戴著白手套的手,做了一個請進的姿勢。

  扎羅緩緩吸了口氣,平復了一下緊張的情緒,慢慢走進了門內。

  年輕的執事沒有跟進去,而是在外面關上了門。

  扎羅走進了局長辦公室,里面的裝修出乎意料的簡單,一張黑色辦公桌和幾張椅子,一個白色資料柜,一張絲綢沙發。

  除此之外,就只有一盞吊燈和幾幅畫,其中一幅擺放在辦公桌對面,那是一張人物畫像,上面有14個人,包括卡爾·莫爾德雷德和查理四世在內。

  十分奇怪的是,上面有一個人,竟然是雷恩之前見過一面的酒保。

  那個人在普格尼平原外圍的迪拉莫市的火鳥酒吧工作,是個留著八字胡的大叔,還耍了雷恩一次,說他長得像他兒子。

  第7局局長卡爾坐在辦公桌后,他外貌三十歲左右,鼻梁挺拔,灰色的眸子給人一種難以描述的深邃感,就像古老森林里靜謐的幽潭。

  “請坐。”

  嗓音平緩,給人從容不迫之感。

  扎羅下意識捏緊手指,等他回過神來,慢慢坐在了卡爾對面的椅子上時,背后的衣服已經被汗水打濕。

  對方態度還算友好,但扎羅還是倍感煎熬,他很清楚,對面這個人有多可怕。

  一百多年前,原石部的上上任族長,一位堪比四階強者的圖騰勇士,就是被他單手掐死的。

  那時卡爾還只是四階巔峰的碎影黑武士,不像現在,跨入圣域已經九十年了。

  黑武士五階,分別是一階橫刀黑武士,二階斷刃黑武士,三階斬鬼黑武士,四階碎影黑武士,五階裂空黑武士。

  咽了口唾沫,手指放在膝蓋上摩挲,見到卡爾本人后,扎羅把所有客套話都給忘了。

  心中有點無奈,他開門見山地說:“局長大人,我這次是代表整個坎高族來向您求援的。

  還希望您能盡快派人鎮壓這次的食尸鬼之亂,當然,我族也會盡力配合第7局的行動。”

  卡爾一時之間沒有回話,右手食指輕輕敲著桌面,仿佛在思考什么。

  見他沒什么反應,扎羅不禁有點心急,幾位大巫醫明確告訴過他,這次的危機憑坎高人是解決不了的。

  他也不敢催,一百多年前,坎高族的人曾經鬧過事,試圖趕走外族人,獨霸普格尼平原。

  當然,他們倒也不是想脫離法羅蘭,只是想取得自治權和更多土地。

  然而,查理四世毫不猶豫地派兵鎮壓了,卡爾當時就是鎮壓坎高人的將領之一。

  “你們三個古圖騰部落,有一個五階邪魂級的祖先靈,還有兩個咒靈級別的。

  其他大部落可能也有幾個咒靈,不至于連自保都做不到吧?”卡爾頗為平靜地說道。

  對于怨靈的培養和使用,是坎高人的底牌之一,他們擁有一套特別的方法,可以制造靈體,并加速靈體的成長。

  扎羅眉頭緊皺,語氣有些無奈:“祖先靈畢竟不是生前的那個人了,雖然殘留的執念愿意守護部落,但每次使用都需要不少祭品。

  而且有失控的風險,比如那個無頭騎士。”

  聽到無頭騎士這個稱呼,卡爾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譏諷。

  人死后產生的怨靈一般都殘留著生前的部分記憶,就像畫家伊戈爾的怨靈,依然對妻子克蕾兒十分關心。

  因此坎高人在族中某些條件合適的強者死后,會去制造靈體,那些怨靈一般也愿意保護部落。

  可無頭騎士那次明顯搞砸了,害死了人家女人,把人家腦袋砍了,還指望人家守護部落,別搞笑了。

  卡爾也清楚,不完全是當初那個大部落的人失了智,畢竟不是什么人死后都適合培養成祖先靈,無頭騎士生前顯然很符合條件。

  食尸鬼之亂當然要鎮壓,不過這不妨礙卡爾獅子大開口:“我需要疾風藥劑的配方。”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