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二十七章我善于利用別人的善良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團長!”x2

  米歇爾和拉斐爾均起身,左手按右胸,身體稍微前躬同時點頭致意。

  岡薩雷斯頷首,擺手示意:“不必多禮,我只是來蹭頓酒而已。”

  光明教會圣殿騎士團團長岡薩雷斯,樣貌看起來并沒有多英俊,不如拉斐爾和米歇爾那樣帥氣。

  他有一頭黑色短發,淡藍色的眼睛,額頭光潔,眉毛濃密上揚,給人一種陽剛堅毅的感覺。

  他個子不高,只有1米75,算不得多高大魁梧,拉斐爾1米82,米歇爾1米85,相比之下,岡薩雷斯從外貌上看并不出彩。

  他也沒多客套,直接坐下,給自己倒了杯紅酒,米歇爾和拉斐爾也不拘謹,岡薩雷斯算得上他們的半個老師,彼此之間很熟悉。

  “團長,你認可米歇爾的理念嗎?”拉斐爾摸了一下自己圓潤的下巴,有點好奇。

  他覺得米歇爾還是太極端了點,嫉惡如仇,但這個世界很復雜,很多事情并不是非黑即白。

  岡薩雷斯給自己灌了一口紅酒,舔了一下嘴唇:“談不上多認可,只是人是需要一些理想之類的東西來支撐自己的,特別是對于一位圣騎士來說,這樣可以讓你走得更遠…”

  米歇爾面無表情的聽著,拉斐爾若有所思。

  說了一會兒,岡薩雷斯不禁伸手撫額:“習慣了,人一上了年紀,就喜歡給年輕人說教,也不考慮一下自己的經驗是否還有效。”

  “團長,你還很年輕。”拉斐爾糾正道。

  哈羅德·岡薩雷斯今年91歲,對于一位圣域強者而言,的確很年輕,圣者若是自然老去,能活到近500歲。

  自嘲一笑,岡薩雷斯的大拇指摩挲了一下光滑的玻璃酒杯:“相比教皇冕下,我的確很年輕,所以我有時會感到迷惑,無法冷靜的去看待這個世界上的一些問題。

  就像米歇爾的理念和行為,我心里一直不是很認同,可我不知道怎么告訴他一種更合理的方式。”

  拉斐爾一愣,臉上很驚訝:“團長,你也會感到迷茫嗎?”

  米歇爾也盯著他,兩人一直認為對方是博學智慧的,能通達平靜的看待事物。

  岡薩雷斯眼中閃過一絲復雜的情緒:“有興趣聽一些陳年往事嗎?”

  兩人點頭,岡薩雷斯爽朗的笑了起來:“這個世界不是一個童話!

  這是大概七十年前,我第一次和教皇冕下見面時他告訴我的。

  你們可能不知道,我第一次來到這座城市的時候,就被人騙光了身上的錢…”

  七十三年前,岡薩雷斯18歲,風華正茂的年齡,他那時已經和父母分開,一個人生活了3年。

  那天,他賣掉了家里值錢的東西,連同辛苦蓋起的小木屋,懷著一顆熱血激揚的心和8個金幣,準備去市里大干一場。

  他想實現自己的夢想——在市里有工作,有套房,成為一個體面的市民。

  有志青年岡薩雷斯出發了,他和幾個伙伴去了附近的小鎮,乘著蒸汽火車,從窮鄉僻壤跑到了圣喬安帝國的首都弗倫耶。

  他們一下火車,沒過多久,就被一位穿得還算體面的中年男人攔下。

  那人名為約翰·戴布尼,自稱是位小商人,哭著向他求助,說她女兒得了重病,急需一筆錢治療,否則會馬上病死。

  但他自己把大部分積蓄都投資出去了,前期治療的費用已經耗光了身上的錢,目前沒有現款,希望岡薩雷斯他們能幫助他。

  幾個伙伴沒有理會,直接離開,但岡薩雷斯猶豫了,善良的他有點不忍。

  約翰見狀紅著眼哭泣,說朋友們十分吝嗇,拒絕幫助他,控訴這個社會人心太冷漠,他之前沒少幫助朋友們,結果一到這種時候,一個也靠不住。

  他夸岡薩雷斯是個熱心腸的好人,只要他愿意幫助他解決燃眉之急,之后會雙倍奉還借的錢,并且給他介紹工作…

  然后他拿走了岡薩雷斯手中的8個金幣,寫下欠條,還給他介紹了個便宜的住處,讓他等幾天,馬上他就會還錢。

  岡薩雷斯自然什么也沒等到,對方連名字都是假的,他一臉茫然,好的工作一時之間也找不到,他差點流落街頭,最后他去了一處工地,開始搬磚…

  比雷恩還能搬,一搬就是半年,之后才換了一份工作。

  某次圣祭日,他去接受牧師的“賜福”,然后被選上了,成為了一名見習騎士。

  天資卓越,僅僅不到三年,他就成為了一名銀玫瑰騎士,就在大家都看好他的時候,有幾名年輕的圣騎士舉報了他。

  他們說他太冷漠自私,不符合騎士之道,執行任務的時候,有普通人向他求助,他根本不理會…

  一位紅衣主教質問他,岡薩雷斯則說,他受過欺騙,那一次已經耗光了他的熱心…

  半個月后,教皇和他見了一面…

  包間里,岡薩雷斯晃著杯中的酒液,看著米歇爾和拉斐爾,聲音有點滄桑:“那個騙術并不高明,仔細一想破綻百出,但我依然上當了,他完美的利用了我的善良,或許還有貪婪和愚昧…

  之后我就變了,那幾年,路上向我尋求幫助的人,不管是真的還是騙子,我都不會理會。

  有時我會想,這個世界上,是不是善良的人最容易受傷,假如我當時和幾個伙伴一樣,事不關己,一走了之,是不是就不會被騙?”

  一片沉默,米歇爾難得開口:“芙蘭死后,我就不再天真了,善良意味著軟弱可欺。這世上沒有兩全其美的事,猶豫就會敗北,這不是什么英雄史詩。

  很多時候,束手束腳不僅救不下人質,只會讓敵人逃掉,或者搭上自己的命也沒能救下誰,讓敵人笑到最后。

  沒什么奇跡,沒什么一陣曲折的過程后,人質被救了,敵人也死了,那樣情節只會出現在傳奇中…”

  米歇爾臉上盡是冷漠,如果了解他的經歷,就會知道,他對敵人從來不講什么道義,必要的時候,群毆、下毒、背后偷襲,什么卑劣的手段他都用得出來。

  岡薩雷斯見狀悠悠一嘆:“那天,教皇冕下告訴我,那名欺騙我的人被抓住了,已經交給了治安局,讓我去看看他…”

  他去了,去監獄里探望“約翰先生”,對方這些年過得還不錯,生意興隆,又騙了不少人,因為這個世界上不缺好人。

  岡薩雷斯憤怒的質問對方良心不會痛嗎,心里不會愧疚嗎,對方沉默了一會兒,說了這么一段話:

  “看來我是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我還記得你,畢竟很少有像你這樣把身上所有錢交出去幫助一位陌生人的人。

  你知道嗎,我總是善于利用別人的善良,就這么舒適的生活了二十多年。

  一開始我也會覺得不安,愧疚,不過時間一久,次數一多,也就習以為常了,甚至,每當我騙到錢的時候,還會覺得很高興。”

  “約翰先生”并不是沒被抓到過,但是,當時圣喬安的法律有漏洞,對于這種欺詐犯,懲罰很輕,關幾天就放出來了,也不會額外罰款。

  岡薩雷斯迷茫了,他知道,對方不久后還是會被放出來,就算教會讓治安局一直關押他,但“約翰先生”遠不止一個,很多火車站都有這種人,專門欺騙旅人,人數一多,總有人受騙…

  白發蒼蒼的教皇再次接見了他,問他什么感受,他說他很憤怒、很迷茫,很無力。

  老人慈祥的笑著,遞給了他一份文件,讓他以自己名義,去議會提交這份法案。

  之后,圣喬安的法律改了,詐騙入刑,犯人不僅要歸還所有騙取的金額,還要被罰一筆同等數目的錢給受害者,并且至少坐兩年的牢。

  情節嚴重的,上不封頂,坐一輩子牢都是有可能的。

  “這個世界并不是一個童話,善良是有力量的。”

  這是老人對他的教導,不久后,岡薩雷斯收到了治安局送來的16個金幣。

  后來,“約翰先生”們也越來越少了。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