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一百零四章王女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滯留在希娜之墻地下街的民眾被遷回了羅塞之墻內,而為了防止獸之巨人等敵人再次潛入壁內,大部分的駐扎兵被派到了羅塞之墻上,在高墻上日夜不停的巡邏。

  羅塞之墻內全面停工了一個多星期,墻內的經濟遭受重創,大量糧食儲備被消耗,目前的情況是,物價飛漲,人心惶惶。

  而這種時刻,一直維系著各個城鎮治安甚至兼有城管作用的駐扎兵被派上了城墻,各地的治安開始變差,偷竊、搶劫、斗毆這些事明顯增多。

  雖然駐扎兵團日常被黑,被嘲諷,但他們人數足有4萬,是墻內最大的武裝力量,維系著壁內世界的平穩。

  今天,托洛斯特區荒野中一個偏僻的院子里,新利威爾班的成員暫時藏在這里,成員包括利威爾、艾倫、三笠、阿明、讓、薩莎、康尼、希斯特利亞、以及尤彌爾。

  至于佩姐和奧路歐,他們成了調查兵團的普通班班長。

  眾人坐在一張桌子上吃早飯,雷恩作為韓吉班的成員也在場,他之所以在這,是因為接下來獲得詳細情報后,團長會有件重要的任務交給他。

  這件事一旦暴露,整個墻內可能都沒有他的容身之處。

  希斯特利亞望著眾人,開始講述她的身世:“我是在希娜之墻北部的小牧場里出生的…”

  希斯特利亞從小生活在“鄉下貴族”雷斯家領地內的某個牧場,從她記事開始,就一直在牧場里幫忙干活。

  她母親天天坐在一顆樹下看書,對她不理不睬,從未和她說過哪怕一句話,每到晚上,就有人驅著馬車將打扮得十分漂亮的母親接到鎮上去。

  她祖父祖母也只有在教她干活的時候和她交談,希斯特利亞覺得自己的生活就這樣,也沒什么特別之處。

  某段時間,她學會了閱讀,終于意識到,自己在這個世界是孤身一人。她想翻過籬笆走出去玩耍,被牧場外的小孩用石頭扔了回來。

  天真無邪不等于善良溫柔,懵懂無知的人不懂善惡,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行為是殘忍還是慈悲。

  某些孩子并不是在父母的關懷呵護下長大的,他們在傷害和被傷害之中成長。

  某天,希斯特利亞鼓起勇氣撲進母親懷里,母親粗暴的推開了她,就算如此,她也很高興,因為母親終于不再對她無動于衷,然而,她母親抽泣著說想殺了她,之后,她母親就離開牧場了…

  這是那幾年中她們之間唯一的一次交流,希斯特利亞意識到,她活在這個世界上,并不是一件好事。她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仿佛整個世界都無處容身。

  之后她就每天忙碌起來,這樣也許就會忘記自己很孤獨,牧場的動物們很喜歡她,她也很喜歡它們,因為除了這些動物,就沒誰喜歡她了。

  五年前,瑪利亞之墻淪陷幾天后的某個晚上,她見到了自己的父親羅德·雷斯,知道了自己貴族私生女的身份,她又看到了惶恐不安的母親。

  然后,一群穿著黑風衣的社會人突然冒了出來,其中一個直接用刀抹了她母親的脖子,她后來明白了為什么母親最后一句話是說后悔生下了她。

  她的父親對此無動于衷,就在她要被殺的時候,父親開口說話了。

  撿了一條命的她隱姓埋名,和艾倫三笠他們一樣,她去開荒兩年后,12歲的她加入了104期訓練兵團,遇到了尤彌爾,第一個真正關心她的人。

  之后雷恩便教了她一堆“歪理邪說”,什么有人朝你丟石頭你就扔一塊板磚回去。你不是錢,沒法讓所有人都喜歡你之類的。

  聽完希斯特利亞的講述,眾人一片沉默,她站了起來,走出這間小屋,來到了荒野中。

  綠草連天到山崗,暖風拂過田野,吹起了少女的裙擺,不知名的野花傳來淡淡的芬芳,少女不禁淚流滿面。

  尤彌爾和雷恩也起身,走了出去,沒人跟過來。

  希斯特利亞眼眶通紅,她哭泣著:“我是不是就是那種沒人要的孩子。”

  尤彌爾心疼壞了,將她抱在懷里,輕輕撫摸著她金色的頭發,溫柔的說:“并不是,我想要…一直陪著你,直到生命的終點。”

  雷恩默默看著這一切,溫暖的陽光灑在臉上,他回想起了那個遙遠的下午,去拜訪卡琳后,他拿著第九套格斗術的手稿,和格雷返程。

  “我其實不明白,卡琳為什么要娶三個丈夫,我覺得她好像并不怎么開心。”當時還是凱倫的他問道。

  格雷滄桑的臉上笑容很苦澀:“告訴你也無妨,多年以前,卡琳還是個小女孩的時候,天真爛漫,一天到晚在帝國王宮的花園中玩耍,或者閱讀那些英雄史詩,直到…”

  直到某一天,國王說要把她嫁給某個大貴族的長子,卡琳很大膽,她偷偷調查了一下那位未婚夫,知道了對方是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人渣。

  她反對這門婚事,她不是不想嫁人,但她希望自己能重新選個好丈夫。

  一直十分寵溺她的國王父親拒絕了她,并斥責她不懂規矩,竟然敢私下調查自己的未婚夫。

  而一向溫柔的母親也告誡她,別多想,要聽父親的話,卡琳意識到,只有聽話的她才是好孩子,作為一名公主,她就應該被送去聯姻。

  卡琳失聲痛哭,她明白原來父母并不是真的愛她,他們一點也不關心她的終生幸福。

  她偷偷檢測自己有沒有騎士天賦,而后求助回宮述職的一位邊境騎士團團長,那是一位女騎士,她將卡琳帶去了邊境白塔城。

  公主的身份并沒有讓卡琳在騎士學院受到優待,她被一些人刁難,她的父母希望她知難而退,回來充當聯姻的工具。

  卡琳很努力,各項成績名列前茅,特別是格斗那一項,她精通拳法、掌法、腿法、刀劍、棍槍幾乎所有武藝,甚至廣泛涉獵各種民間武術招式,博采眾長。

  至于她為此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傷和別人的冷嘲熱諷,只有她自己知道。

  臨近畢業的時候,格雷向卡琳表白,她神色很復雜,對他說了這么一段話:

  “我來這里當騎士,并不是為了守護人類,也不是為了某種榮譽,帝國輝煌還是衰敗,我一點也不關心。

  只是…我一直不明白,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究竟是來享受生命的,還是來受罪的。”

  然后格雷的表白直接被拒。

  不久前卡琳結婚,同時娶了三個男人,這無疑打腫了王室的臉,盡管因為女騎士的存在,帝國女性地位不低,但這也是件很驚世駭俗的事。

  反正當時整個帝國的人民議論紛紛,市井中不知道有多少罵卡琳是個放蕩的女人,還有一些人則在看王室的笑話。

  當卡琳把請柬送到王宮的時候,正在午餐的國王直接撕碎了它,暴跳如雷,氣得掀翻了酒席,大聲咆哮,痛斥卡琳丟盡了王室的臉面。

  帝國的體制,王族也只是最大的貴族而已,權力沒有中央集權的皇帝那么大。

  格雷說到這臉上有幾分譏諷:“國王陛下除了無能狂怒,拿已經是玫瑰騎士團團長的卡琳一點辦法也沒有。”

  臉上有些傷感,格雷唏噓道:“卡琳告訴我,以前她沒得選,她那么拼命,不過是為了重新做一次選擇。

  只是…我也一直不明白,她究竟是在嘲諷一直束縛著她的命運,還是在折磨自己。”

  時間悄悄流逝,過了一會兒,希斯特利亞擦掉眼睛中的淚水:“雷恩,陪我去散步好嗎?”

  “好的。”

  兩人走在長滿花草的原野上,尤彌爾不知道為什么,沒有跟過來。

  過了一會兒,希斯特利亞坐在草地上,雙手抱著膝蓋,雷恩坐在她旁邊,兩人沒有開口交流,只是靜靜的望著蔚藍的天空發呆。

  良久,雷恩輕聲道:“薩莎的父親——布勞斯先生曾經告訴我,我們都是世界的一份子,沒有人可以脫離人群獨自生活,大家相互幫助,才能一直走下去。”

  希斯特里亞轉過頭,藍色的大眼睛凝視著他:“你是在安慰我嗎?”

  輕輕搖頭,雷恩笑容溫和:“并沒有,我怎么好意思說能理解你的孤獨,我其實并不完全認可那句話。”

  他摘起一朵鮮花,嗅著芬芳:“我認為,盡管大家彼此取暖,好像聯結在了一起,但實際上,每個人的內心都和他人的世界分割,你的所思所想其實只有你自己知道,我們并不能切身體會他人的痛楚。

  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所以我們才不會淹沒在彼此的悲哀中,能很快從他人的不幸中緩過勁來。”

  雷恩將花朵遞給希斯特利亞,她用白皙的小手接過了這朵無名之花,臉上露出一個恬淡的笑容。

  “但這就是我們對嗎,我們多么渺小啊,我愿祝福你,能選擇一種自己的生活方式。”

  雷恩站起身,踩在松軟的草地上,少女手捧著鮮花,注視他離去。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