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六十四章戰爭之后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第三天,太陽照常升起,碧空如洗,萬里無云。

  每天都是好天氣,但不是每天都有好心情,到了打掃戰場的時候了,說得難聽點,就是替戰友收尸。

  一大早,南方104期訓練兵就在羅塞之墻下一處空地聚集起來。

  850年夏,超大型巨人攻破羅塞之墻甕城托洛斯特區大門,歷經第一天上午的掩護居民撤退,下午的奪回戰后。

  227名成功畢業的訓練兵只剩下168人,戰死59人,死亡率大概25%。第二天訓練兵中只有雷恩參加了清理巨人的作戰,傷亡沒再增加。

  一名駐扎兵對著活下來的168名訓練兵喊道:“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昨天我們已經清理完托洛斯特區的巨人了,戰斗已經結束了,我們成功從巨人手里收復了失地!”

  “太好了,終于贏了!”有人喜極而泣。

  “弗蘭茲,你看到了嗎?我們勝利了。”漢娜掩面失聲痛哭起來。

  “那些該死的巨人終于被消滅了!”讓恨恨的說了一句,馬可杳無音訊,他很慌,不愿意相信馬可已經死了。

  不少訓練兵都是熱淚盈眶,這兩天太難熬了,很多人睡覺都會做噩夢。

  那名駐扎兵臉色一黯,接著道:“雖然贏了,但我們也傷亡了不少人,現在已經過了兩天了,必須馬上收斂戰死者的遺體了!

  你們也要去幫忙,如果辨認出熟人的話,記得把死者名字和一些所知的信息上報,我們需要統計死者名單。”

  霎時間,現場一片靜默,眾訓練兵都難掩悲傷,三年一起訓練的一些伙伴,關系好也罷壞也罷,再也不會活過來了。

  一眾訓練兵戴著口罩,從羅塞之墻大門走進托洛斯特區,現在民眾都還安置在羅塞之墻內,整個托羅斯特區顯得有些荒涼破敗,可以看到一些倒塌破損的建筑,不時還能看到一些血漬和殘骸,被巨人吃掉時身體斷成兩截也是常有的事。

  雷恩戴著白色口罩,沉默的走在街道上,不時可以看到一些駐扎兵團后勤人員用擔架抬著一具蓋著白布的尸體從旁邊經過。

  他看到了漢娜,她正啜泣著看著她的男友弗蘭茲的遺體被收斂。

  她泣不成聲的說著弗蘭茲的身份信息,一旁拿著本子的醫護人員正在記錄,兩天前掩護民眾撤退的作戰時,他碰見了崩潰的漢娜,帶走了她,弗蘭茲的遺體就被她安放在這。

  雷恩沒有上前安慰,在寂寥的街道上徘徊,看著一排排空無一人的屋子,他終于回想起來,原來戰友犧牲這種事,他已經經歷很多次了。

  接著他在街口碰到了阿尼,她腳下是一具女訓練兵的遺體——米娜·卡羅萊納,一個喜歡將頭發綁著一對長發辮的黑發少女,就出身于托洛斯特區,最終,也戰死在這。

  米娜是阿尼的下鋪,每天喊醒有些起床困難(低血糖)的阿尼。

  阿尼很自責很痛苦,不停的說著道歉的話,墻就是被貝特霍爾德變成超巨踢碎的,雖然不是她動的手,但這鍋她也得一起背。

  察覺到有人接近,阿尼沉默起來。

  雷恩走近,看到了地上米娜的尸體有些恍惚,這個溫柔堅強的女孩死了,據阿明說,她被巨人用手抓住了立體機動裝置的伸縮纜繩,從空中摔了下來。

  ‘雷恩,幫忙放我下來啊。’

  ‘叫哥,叫哥就放你下來。’

  ‘如果你不幫忙,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雷恩看著失魂落魄的阿尼,兩人對視片刻,不約而同收回視線。

  “很少看到你這種樣子。”雷恩抱起了米娜的遺體,在他的印象里,阿尼總是站在一邊一臉無所謂、對什么都提不起勁的樣子。幾乎是萬年不變的冰山臉,除了格斗課上和他打架的時候。

  “我沒有你想得那么堅強。”金發少女低著頭,看不清她的表情。

  “你知道嗎,我有種很奇怪的感覺,昨天我聽到托馬斯、米娜、尼爾等他們陣亡的消息時,我并不是太難過,好像他們那個時候根本沒有死。

  直到我收斂他們的尸體時——他們才死了。”雷恩面無表情的說。

  阿尼低著頭:“可她死了,不會再活過來。沒人告訴過你嗎,你其實很扭曲。”

  沉默了一會兒,雷恩抱著米娜走遠。

  “我總是看著朋友死去而無能為力。”

  阿尼望著雷恩遠去的背影,下意識看了一眼自己白皙的雙手,馬可和米娜死寂蒼白的面容仿佛浮現在眼前,她嚇得后退了一步。

  ‘就是你!我們的手已經臟了,該你了!’

  阿尼坐在屋檐下,少女臉上都是淚水,她終于有點明白萊納甚至貝特霍爾德為什么都沉迷于“士兵”游戲了,也許只有這樣,才能暫時忘記自己是個劊子手!

  她之前還嘲諷過萊納,現在想想,不過是之前她安慰自己,或者慶幸自己沒親手殺人。

  此刻,阿尼已經決定了,不久后加入憲兵團后還沒有坐標之力的消息,就先帶走艾倫,這個地方,她沒有勇氣再待了。

  將米娜的遺體安置好,雷恩看到了阿明,他正抱著死去的托馬斯·瓦格納,也就是他的上鋪。

  瞳孔微縮,手微微顫抖,雷恩閉上了眼睛,再睜開時他已經把所有軟弱都喂了巨人!

  他想起去年演習時去托馬斯家做客時,托馬斯告訴他。

  ‘我并不是因為興趣才來當兵的。因為大家都說,12歲了還在開荒或留在家的孩子都是膽小鬼和廢物。我不是個堅強的人,但我也不想別人認為我是個懦夫。’

  不知不覺,有些茫然的雷恩走到了一大團黃色透明膠質包裹的肉球前,薩莎正臉色蒼白的看著里面混在一起的遺體。

  聲音有些顫抖,薩莎臉色大白的問:“這是什么?”

  “巨人沒有消化器官,最后吃下去的人都會吐出來。”一旁有個后勤人員解釋道。

  雷恩也覺得有點反胃,巨人吐出來的球狀物里人的殘骸互相糾纏在一起,根本辨認不出什么。

  他拍了拍薩莎肩膀:“走吧,如果你晚上還想吃下點什么的話。”

  “嘔~”薩莎直接吐了。

  雷恩搖搖頭,扶著薩莎走開,直到走遠了一些,薩莎才恢復過來。

  “咳咳,雷恩,你為什么看起來這么平靜?你不覺得惡心嗎?”薩莎用手捂著嘴,有些虛弱的問道。

  “如果我說我見過更惡心的,你信嗎?”雷恩目光平淡的看著薩莎。

  薩莎一愣:“突然覺得你有點陌生,抱歉,昨天你主動跑去參戰的時候,我覺得你很瘋狂。”

  雷恩靠在墻上:“是嗎?我其實也不能理解你對食物的執著。”

  沉默了一會兒,薩莎道:“你應該知道的,我當初就是為了吃飽才參軍的。”

  “現在我們已經畢業了,如果不是遇到了巨人襲擊,我們已經進行了兵團選擇了,現在過幾天就會選擇兵團,你又打算去哪?”

  薩莎臉上有些茫然:“不知道哎,好想回家!”

  “你好像已經三年沒回家了,有機會回去看看吧,布勞斯大叔肯定很想你。”

  沒再多說什么,雷恩轉身離開,他是無家可歸的人,地球已經回不去了,至于在道瓊斯帕村的那個空無一人的小木屋,回去其實也沒什意義了,除了前進,他都不知道自己還能干嘛。

  一處街道轉角處,羅布含著淚抱起了尼爾的尸體,赫里斯塔在哭泣,尤彌爾正安慰著她。

  據目擊的幾個訓練兵說,當時和7班分開的尼爾看到一名同伴被咬死,憤怒的沖了上去,可能是那頭巨人注意力不在他身上,尼爾成功砍死了那頭巨人。

  可他自己也不小心被另一頭突然冒出巨人差點抓住,在十米以上高空的他被巨人手指擦碰了一下,失去平衡掉了下來摔死了。

  雷恩從羅布手中接過尼爾冰冷的遺體,他其實并沒有什么小弟,和尼爾也一直是像朋友一樣相處,尼爾感謝他的幫助,也很尊敬他。

  但他這個“大哥”很無能,尼爾死了,除了替他收尸,他也做不了什么。

  如果艾倫沒有巨人之力,他也已經死了。

  收斂遺體的工作進行了整整一天,不久后會分批火化,仍有一些人的遺體沒有被辨認出來。

  最后的統計結果也出來了,本次戰役中,一共有173名士兵犧牲,大部分是駐扎兵團和訓練兵團的人。

  671人受傷,其中重傷113人,另有二十幾人失蹤,其實失蹤的人大概率也是死了。

  沒有經歷過戰爭的人可能會對戰場有些熱血浪漫的幻想。

  但真正吞噬生命的戰場就是這樣,沒有慈悲可言,也沒有什么榮耀。人被殺就會死,誰死了星球也照樣轉,就這么簡單。

  所以,人們才會渴望著和平。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