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七十一章 巨人從地獄站起

無線電子書    被格林德沃看中的我去了霍格沃茨

  肖恩原本以外格林德沃和鄧布利多打起來已經夠糟糕的了,但事實告訴他,更糟糕的永遠都在下一秒。

  伏地魔顯然又用了他曾經寄生奇洛的辦法寄生到了眼前的男巫身上,肖恩不知道對方是怎么得知今晚的狀況并混入了隊伍,他甚至沒能得到食死徒的通知。

  也就是說,伏地魔孤身一人再次潛入,他冒著巨大的風險,現在,大概到收獲時刻了。

  這個瘋子……肖恩咬緊牙關,他死死地握住了魔杖,沒有任何猶豫地念出了咒語。

  “阿瓦達索命!(avada

  刺目的綠光穿過火焰激射而去!

  伏地魔拿著一根不知名的魔杖用力抽打了一下空氣,綠光被打偏飛向了另一側。

  爆炸聲中,年輕男巫的臉龐扭曲著,原本屬于他的面容被擠到一邊露出極其痛苦的神色,另一邊則是伏地魔瘋狂狠厲的面容。

  “對于一個二年級的學生來說,算是不錯的索命咒了,”伏地魔和另一個人的聲音混雜在一起,“那證明你真的很想殺我?”

  “滾開,伏地魔。”肖恩猛地揮舞魔杖。

  “伏地魔?不叫我里德爾教授嗎?”他的眼睛完全凸到了眼眶之外,“這兩個老不死對你還真夠信任的,什么都告訴你了?”

  綠光偏移,爆炸掀起了一陣泥雨。

  伏地魔毫不在意天空掉下的焦土,他神經質地大笑了起來,走向格林德沃的步伐更加快了。

  “沃勒普!”他吞掉笑聲,面容扭曲而狠厲,“你用的索命咒,是從我這兒得到的!不,應該這么說,你比我邪惡多了——哈!”

  他走到了鄧布利多布下的透明屏障之外,聲音愈發癲狂:“不過,讓我們先品嘗主菜。”

  格林德沃依舊倒在地上,他懶洋洋地豎起一根中指揮了揮:“晚上好,湯姆……唔,你去年的工資我還有一個月沒結算給你呢?”

  伏地魔在興奮地舔著嘴唇,他一只手握緊魔杖甩開肖恩的索命咒,一只手直直地伸向了屏障。

  “哧——”血肉變成焦炭的聲音刺激著肖恩的耳膜。

  伏地魔那只伸出的手遭到了屏障的阻攔,但他沒有收回,就那么直直地、強硬地把手伸進了屏障之中。

  顯然,強行穿透屏障給他帶來極大的痛苦,那扭曲的臉龐愈發猙獰可怕,擠在一張臉上的兩張面容都痛苦地張大了嘴巴。

  但是,那只手還是緩緩地伸了進去,掛著火星子、只剩白骨的左手指骨突破了屏障!

  “哈——晚上好,格林德沃先生。”伏地魔把腦袋貼上了屏障,絲毫不介意臉皮被燒得哧拉直響。

  “伏地魔,你要什么,你的魔杖,你的那片殘魂?都可以給你。”肖恩盡可能平靜地說著話。

  “噓,肖恩,”伏地魔的臉龐已經被燒掉了一半,他用那血淋淋的眼珠看向肖恩,“真是個聰明人,解決不了我就想著拖延時間了——鄧布利多確實強大,我這副模樣很難戰勝那個老不死。哈,所以我決定在他回來之前就完成我的目標。”

  “是不是覺得我瘋了?哈哈哈哈,我清醒地很,不能再清醒了。”伏地魔痛苦而癲狂地笑著,他的整只左手已經完全變為了白骨,也徹底進入了屏障之中。

  “剛才說到哪了?校長先生——對了,我的工資。”

  “住手!”肖恩目眥欲裂。

  伏地魔大笑著握緊了白骨手掌,屏障中的格林德沃似乎被一只無形的大手給捏住了,他虛弱的身軀被舉到了半空之中。

  骨骼扭動的聲音清晰地響起,肖恩可以看到格林德沃的身體在被擠壓。

  “有點慢?不過正好,讓痛苦多持續一段時間,哈——這讓我享受。”伏地魔徹底瘋狂了。

  格林德沃一聲不發,他的臉龐被扭了過來,沒有力氣但平靜的淡藍色眼眸露出了嘲諷的意味。

  “我喜歡這個眼神。”伏地魔伸出了長長的分叉的舌頭,他望著里面被擠壓的格林德沃,然后興奮而痛苦地翻白眼睛。

  森白色的瞳孔上布滿了血絲,舌頭舔在屏障上燒起一陣黑煙與伏地魔散發出的黑霧糾纏融合。

  黑煙直沖云霄,一個巨大的黑魔標記出現在了天空之中,下方是綠光組成的字體:

  食死徒將降臨大地,黑魔王已經歸來。

  “蠢蛋……”格林德沃的鼻孔中溢出了鮮血,骨頭咯吱咯吱地響著。

  “你在自我介紹嗎,校長先生?”伏地魔陰惻惻地笑著。

  “我說了,讓你松手……”冰冷但蘊含著極端暴戾的聲音響起。

  伏地魔的半邊白骨緩緩地轉向,突出翻白的眼睛詭異得恢復了原狀,然后——

  “噗!”

  他的一只眼睛直接炸成了血沫!

  黑洞洞的眼眶中只殘余了最后一幅景象送到了腦海中。

  巴黎,穿著睡衣甚至赤身的居民們尖叫著沖出火場,他們瑟瑟發抖地聚集在噴泉廣場的中心,身后濺射下來的水滴并不寒冷,因為天空中的火焰熊熊燃燒著。

  穿著公主裙睡衣的小女孩緊緊抱著懷中的玩偶,她沒有受傷,臉上帶著些許的恐慌和迷茫,此時正龜縮在父母的懷抱之中。

  “爸爸!媽媽!”有同齡人的哭喊響起。

  “來這來這!小心!”有大人呼叫著剛才火場脫身的居民。

  “上帝——上帝啊……不,不,這是主在懲罰我們!這是主的意志!”有信徒跪倒在地不停地祈禱。

  當然,更多的人都看著半空,那里不知道有著什么,整個城市的火焰都在往最中心升騰,它們被吸引被聚集,漸漸的,地面的火焰已經消失了,一個籠罩了整片天空的火焰旋渦正在慢慢成形。

  “爸爸、媽媽,是太陽要砸下來了嗎?”小女孩不自覺地抓緊了自己的玩偶,略有焦黑的玩偶發出了布料的撕裂聲,后背的白色翅膀耷拉下來,腋下有白色的填充物露了出來。

  “不,不,只是……只是……會過去的,寶貝。”年輕的夫婦摟住了自己的孩子,他們抱緊在一塊,遮擋住了小女孩上方的視野。

  女孩懵懂地低下頭,她看到了‘受傷’的玩偶,然后焦急地松開了自己緊抓住的雙手。

  她把玩偶放下,歪歪扭扭地立在地面上。

  “對不起,我弄疼你了,米迦勒。”女孩奶聲奶氣地給自己的玩偶道著歉。

  這是爸爸媽媽送她的生日禮物,一個后背有翅膀的漂亮玩偶,她也給自己的朋友取了個好聽的名字。

  玩偶歪歪扭扭地站著,小女孩伸出手,想要把朋友露出來的白色填充物塞進去。

  然后,她的目光穿過了玩偶,她看到了被火焰照亮的城市東方。

  一個渾身滴著巖漿、比埃菲爾鐵塔更高的恐怖巨人慢慢地站了起來。

  “爸爸、媽媽……”小女孩在顫抖。

  “那是、那是什么!”周圍的居民也看到了東面有站起的巨人。

  “它、它站起來了!”

  “那是惡魔,是從地獄里爬起來的惡魔!”

  好不容易平息了一點的人群徹底爆炸了,驚恐的呼喊、凄厲的哭聲透過火焰旋渦在夜空中回蕩。

  弗斯滕伯格廣場的中心,小小的噴泉旁,樹根拔地而起,樹枝編成了一個電梯,不斷有長袍被燒焦的巫師從里面出來。

  穿著法國魔法部傲羅制服的巫師們正在指揮著。

  “受傷的先走!能幻影移形嗎?帶上這個人。”

  “第五小隊,去第五區看看有沒有受傷的麻瓜,把他們救出來!”

  “第六小隊,去市中心……什么?問我要不要偽裝?!你個蠢蛋,你來給我把頭頂的火焰吞進去嗎?!”

  “第七小隊,支援城西……要不要支援天上?你的腦子被巨怪舔過嗎?那是鄧布利多該管的事情!”

  “第八小隊,你們……”

  一個隊員拉住了正在發號施令的傲羅辦公室主任:“主任!主任!”

  “干什么!我發誓,如果你不是告訴我埃菲爾鐵塔要倒塌的話,我一定會把你的腦袋塞進馬桶……”暴躁的中年男巫轉過身去揪住了隊員的衣領。

  然后,他幾乎把頭仰到了最高,他手里的衣服慢慢地滑落,和他一起癱倒在了地面上。

  那是一個和埃菲爾鐵塔一樣高聳入云的火焰巨人,幾乎化為實質的黑暗力量在其身邊纏繞著,哪怕隔著如此距離,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從心底感受到了本能的恐懼。

  “梅林的胡子……”癱倒在地的傲羅辦公室主任喃喃自語,“巴黎……完蛋了……”

  已經淪為焦土的拉雪茲神父公墓,地面徹底變成了一片熔巖,高聳入云的巨人站起了身子。

  巖漿滴落在伏地魔身側,他僅剩的一只眼睛猙獰地凸出,扭曲恐怖的臉龐上突然出現了興奮到極點的變態笑容。

  “沃勒普,這就是你的……天賦……”

  他甩開了手中的格林德沃,另一只手中的魔杖也滑落在地。

  白骨與血肉的雙手高高揚起,然后用力插進了自己的肚子。

  一道巨大的傷口出現在了伏地魔的腹部,里面的臟器掉落了出來,沒有血肉模糊,取而代之的是一張彌漫著霧氣的大嘴。

  “來吧……來吧……”他癲狂地把腹部的傷口拉開地更大。

  巨人肖恩通紅的雙眼俯視著地面上的小不點,他毫無感情地伸手,漂浮的黑魔標記被打散,手掌穿過消散的霧氣,然后死死地抓住了已經不成人形的伏地魔。

  他看到了伏地魔肚子上的大嘴,但此時的肖恩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他的眼中是無盡的負面情緒。

  “吼——”他抬頭仰天,發出了完全不似人類的恐怖吼聲。

  地面巨震,就連巴黎上空的火焰旋渦都在顫抖著。

  巨人肖恩緩緩地低下腦袋,直視手掌不成人形的伏地魔。

  這時,伏地魔臉上的興奮已經開始消散,他甚至露出了迷茫的神色。

  “為什么……為什么不起作用……”

  他像是想明白了一樣,僅剩的一只眼睛可怕地凸出,吶喊一般地張大了嘴巴。

  “這不是默默然……這不是默默然!你里面還藏著其他東西!你是罪——”他的聲音被堵在了喉嚨里。

  巨人肖恩輕輕用力,隨手就把伏地魔捏成了肉團。

  然后,他抬起手張開了沒有舌頭的大口,準備將伏地魔吞進去。

  “肖恩!”下方的聲音讓巨人肖恩頓了一下。

  他巨大的腦袋緩緩地下,看到了倒在地上鼻孔流血的格林德沃,對方被血液浸染的臉龐模糊一片,只有那明亮的藍色眼眸中帶著怒意。

  巨人肖恩頭一次出現了迷茫的神態,他搖晃著腦袋,踉踉蹌蹌地后退一步,身后的小山丘被他踩成了大坑。

  “如果你吃了那種臟東西,以后就不要跟我說話了。”格林德沃的聲音嚴厲無比,卻帶著令人心安的情緒。

  巨人肖恩痛苦地搖晃了一下腦袋,通紅的左眼在慢慢淡化。

  他半跪到地上,捂住了自己巨大的眼睛。

  肖恩終于恢復了一點意識,他感覺自己像是漂浮在巖漿之中,但周身只有溫暖而沒有痛苦,遠遠地似乎有一個聲音在責罵自己,讓他有些不開心。

  環繞著他的巖漿猛地沸騰起來,傲慢、暴戾、貪婪等等負面情緒在蠶食著他的意識,但他卻本能地不想反抗。

  巨人肖恩抓著伏地魔的手緩緩抬起,就要往自己的嘴里送去。

  “肖恩——沃勒普!我讓你,閉嘴!”那個討人厭的聲音更近了一點。

  漂浮著的肖恩似乎看到了一幅幅畫面,那個亦師亦友的老頭站在自己面前。

  “噓。”他用魔咒封住自己的嘴巴。

  “閉嘴,肖恩,現在是聽我講解。”他嚴厲但詳細的教導。

  “如果你不會拍馬屁的話,就閉上你的嘴巴。”他老小孩一樣的笑罵。

  “閉嘴,我要親口聽他跟我說。”他固執而虛弱的倒在地上。

  正常體型的肖恩猛地睜開了眼睛,他看到了周圍的巖漿,看到了漂浮的自己,不多的理智回歸到了意識之中。

  “我這是要被吸收了么……感覺這才是真正的自我一樣……”他有些迷迷糊糊地想著。

  “掙脫不了……很奇怪的感覺,就像是兩個意識都是我自己,我也能夠操控……但是,只有破壞才是我的本意,我真正的意識無法繞過身體的本能……想想辦法、想想辦法……”肖恩用僅剩的理智竭力思考著。

無線電子書    被格林德沃看中的我去了霍格沃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