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五十四章 你幸福嗎?

無線電子書    我的老婆是執政官

  豪斯維爾半島酒店本來已經過氣,但最近客人突然多了起來。

  在一間豪華套房的書房,陸銘正接過對面一名鷹鉤鼻老者鄭重遞過來的聘書。

  “千行顧問,以后還少不了要麻煩你!哈哈,到時還請你不吝賜教啊!”老者笑呵呵的,態度很友善,他是本次調查組的組長,聯邦特別調查局局長助理、緊急事務部部長巴斯,給陸銘頒發的是聘請陸銘為聯邦特調局技術特別顧問專家、法律特別顧問專家的證書,年薪1萬元,聘任期五年,合同到期雙方都無異議,會自動續約五年,那是絕對的超高薪水了,尤其是,這是兼職工作,一年也不見得用不用得到。

  算是對陸銘在偵破這個案件中的獎勵了,按照常規,如果一般的專家顧問技術人員,這樣的聘任合同,自然是不菲的獎勵。

  陸銘對各種顧問專家的兼差已經麻木,感覺回到前世,自己爺爺就是這樣了。

  但如果是前世,自己這個年紀,搞這許多高薪兼職,一旦傳出去,引起網絡風暴是必然的。

  其實哪怕現在,自己這一系列頭銜,也根本不該是一個二十歲年輕人能承擔的。

  可自己就是麻木了,和自己共過事又都覺得理所應當,眼前這巴斯副局長,好像也忘記了自己的年齡,言語中,很看重自己,大概和對奎克森是一個套路的,但最起碼自己一年一萬津貼,奎克森在編制內,也就是口頭獎勵了。

  “千行啊,有時間的話,來帝都吧,我們帝國最優秀的人才,都該來最能發揮才干的中樞部門發展嘛,我也要好好介紹你這優秀人才給我的好朋友們認識!”

  巴斯副局長滿臉笑意,他也確實心胸舒暢,一個多月時間,就解決了這個頭疼無比的大案子,在外界看來,案子是在他的有力領導下偵破的,甚至有傳聞,等他回帝都,便會高升。

  現在看著面前年輕人,感覺怎么看怎么順眼,簡直就是他的福星。

  而且,也確實是個極為出色的人才,這樣的人才,多網羅沒壞處。

  此刻的他,很覺得有些幸福。

  “嗯,我一定會去的!”陸銘笑笑點頭。

  顧問什么的,有人給就接著,偶爾自己也能派上用場,但要用自己的時候,那得看自己有沒有時間,沒時間就不會應召,要解聘也隨意。

  從巴斯的房間出來,陸銘回自己房間,卻見玉鸞站在一旁,正慢慢喝咖啡的是伊莎貝爾。

  “老師,您要走了嗎?”見陸銘進來,伊莎貝爾立時起身。

  陸銘笑道:“是,好多事要忙呢,米爾頓州還有個官司。”

  案子進入了掃尾階段,伊莎貝爾等正牌調查官,又是作為東海公爵一支的代表,自要跟到底,但自己就不必了。

  “聽說您下午就要走?”伊莎貝爾碧眸里有些不舍。

  陸銘咳嗽一聲,“我這就走了!”

  “啊……”伊莎貝爾怔了下,說:“我的禮物還沒準備好呢!”

  陸銘笑道:“咱們可以在東海約嘛!能常見面,送什么離別禮物,我這個做老師的都沒準備……”說到這兒,有些心虛,感覺伊莎貝爾很認真的處理自己和她這種好似師生又如同父女的關系,但自己卻很敷衍,心里還覺得很怪異,總覺得特別別扭,可對不起這小妮子一片赤子之心。

  “可是,我和安妮她們,都要去帝都的,只能等回東海,再見老師了!但聽安妮說,老師您特別忙,也不常在東海。”伊莎貝爾小臉露出沮喪神色。

  陸銘一笑:“能見到的,現在交通方便,你到了東海給我辦公室打電話,就能知道我在哪里了。”

  “嗯……”伊莎貝爾點點頭,還是有些不開心。

  那邊黑頭和玉鸞拎出了早就打包好的行李箱。

  伊莎貝爾看到這一幕,嘟了嘟嘴,伸開雙臂,“老師,一路順風!”看樣子,難過的要掉眼淚。

  陸銘心里暗道慚愧,也只好張開雙臂,和她擁抱告別。

  本來抱著這幽香少女身體就略有些異樣,卻不想,伊莎貝爾嘴唇在自己臉頰上輕輕親吻磨蹭,呢喃著道珍重。

  陸銘慌亂的放開她,心說大侄女,我真不是你理想型老爸啊!

  更覺得和這小丫頭一比,自己有些齷齪了,人家很難受的跟自己告別,自己呢,滿腦子都是什么思想?

  領著玉鸞和黑頭上了出租車,仿佛兀自能看到酒店房間窗里,那俏生生站著看自己離去的身影。

  坐在出租車里,陸銘琢磨著,看來,自己真的要重視和她的關系了,想一想,下次見面,也給她準備見面禮物,要老爸給小棉襖準備的那種禮物,要什么禮物,會令她開心幸福呢?

  在黑頭指揮下,出租車并沒有去火車站,而是拐了彎,直奔市郊海畔的豪斯堡莊園,那里的礁石上,聳立的巍峨古堡,便是真正的豪斯堡,曾經是血肉橫飛的戰場,多少海盜在此喪命,本半島都由此而名。

  葡萄架下,威爾瑪夫人一襲雪白縞素,大概剛剛去過莊園里的教堂和過世的丈夫敘話。

  這個世界宗教和前世不同,西洋的宗教,也有一些保留著先人崇拜的特征。

  陸銘面前木桌上,擺著美酒水晶杯,豪斯堡葡萄園的紅酒極為有名氣。

  陸銘剛剛淺嘗了一口,口感確實不錯,但此時情形,自也不好稱贊葡萄酒優劣。

  “陸先生,謝謝您為弗雷找到了真正的幕后兇手,他的父親,也該瞑目了!”威爾瑪夫人臉上露出哀傷神色,但隨之,抬起頭,“不說這些,免得陸先生認為我矯情,現今陸先生第一個忙幫了,那么第二個忙呢?”

  陸銘點頭:“我來見夫人,就是為了第二件事,因為弗雷先生的女兒,也就是碧絲小姐,她的年紀太小,一直以來,也不知道父親的存在,近期,本來她母親潘蜜菈小姐是想找機會和她講的,可想不到,傅雷先生突然就……”

  陸銘輕輕嘆口氣,“所以,她父親的事情,潘蜜菈小姐認為還是緩緩再和她說,這樣對她才不會造成什么傷害。”頓了下,“潘蜜菈小姐的意思,過得幾年,等碧絲大一些,她會帶碧絲來見您這位外婆,但對這里的爵位繼承什么的,她說她并不想碧絲參與進來,她只希望碧絲快快樂樂平安長大,所以這幾年內,她也不會帶碧絲來豪斯堡。”

  威爾瑪夫人沉默,過了會兒,“那么,帝都的貴族樞密院,就可以名正言順取締豪斯堡公爵的傳承了,這本來是碧絲應得的。”

  陸銘笑笑:“潘蜜菈并不看重這些,反而擔心碧絲遇到什么兇險,這是真心話。”

  威爾瑪夫人輕輕頷首,“我明白的,陸先生您給潘蜜菈創造了很優越的生活條件,豪斯堡能給她的一切,和您給她的比起來,根本不算什么了,她現在擁有著愛情和自由,又有龐大的財富,豪斯堡除了象征意義,其實,她想要的,都給不了她……遇到您,真是她的幸運,如果我是她,我也會拒絕豪斯堡的召喚……”

  她幽幽嘆息著,好像有些羨慕,那個還從未見過面的女人,活的是那么精彩,而她自己,在豪斯堡的生活,實際上,完全失去了自我。

  陸銘點點頭,看來她已經深入細致的調查了潘蜜菈,明面上的東西,全瞞不過她。

  “您理解就好,那么,我告辭了!”陸銘起身。

  走出十幾步,陸銘回頭,卻見葡萄架陰影里的這個女人,好似變得越發落寞和孤寂,就好像,完全沒有了靈魂。

  回到東海臥龍堡,陸銘便接到了道格拉斯的電話,他千恩萬謝的。

  牛肉協會提出和解,波特萊姆在那邊談呢。

  牛肉協會提出了很苛刻的和解條件,波特萊姆當然代表道格拉斯拒絕。

  但牛肉協會并不反對談判期間,道格拉斯可以自己選擇飼料,也可以用米爾頓牛肉的名義對外銷售他的牛肉。

  牛肉協會對此默認,并沒有向法院申請禁制令。

  其實,就是一種另類的認輸了。

  總之,雙方還有糾紛,但道格拉斯還是牛肉協會會員,且可以自由經營自己的牧場。

  這個結果,陸銘并不滿意,但暫時也只能如此,畢竟要為自己當事人最大利益考慮,而不是想方設法去法庭上陳述自己的法律理念。

  等牛肉協會再出幺蛾子再說吧。

  現今牛肉協會服軟,是因為新任名譽理事長弗雷遇刺,也令牛肉協會一地雞毛,其也想暫時偃旗息鼓,過了這段時間再應對道格拉斯可能給協會帶來的危機,畢竟現今解決方案,等于默認個體會員不遵從協會的章程了,有可能會令其他會員效仿,引起多米諾骨牌效應的話,牛肉協會的權威會大打折扣。

  到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

  “叔叔!”

  陸銘剛剛掛了電話從通訊室出來,一個小身子飛快的撲進陸銘懷里,穿著雪白紗裙的碧絲,還睡眼朦朧的呢,現今是夜晚,不知道怎么知道自己回來的。

  陸銘一笑將她抱起來,笑道:“小家伙,從明天開始,能去上學了,開心嗎?”

  本來正歡喜的小腦袋在陸銘懷里亂鉆咯咯笑的碧絲,突然便時間靜止,整個安靜下來,好半天,苦著小臉可憐巴巴看著陸銘,“叔叔,我在家里學習挺好的……”

  顯然,最近小家伙瘋慣了,再懶得去上學了。

  陸銘就笑,轉頭,卻見兩條曼妙身影站在了自己身旁,左邊淡黃裙裾風姿綽約的傾城尤物是含珠,右側深紫睡衣火辣性感的金發女郎是潘蜜菈,陸銘心中一暖,想去拉她們的手,可自己一個手正抱著碧絲。

  便伸出手,先抓住含珠嬌若無骨的柔荑,又握著含珠小手去拉起了潘蜜菈雪白長長美甲纖手。

  含珠和潘蜜菈都是俏臉一紅,想掙脫,陸銘現今的力氣她們可掙不開了,而且,她倆自也不會用太大力氣著了痕跡更顯尷尬。

  陸銘見兩人纖手都是微微一掙就不再動,心下大樂,拉著兩人的手抱著碧絲向臥室走,笑著說:“好久不見,我們去聊聊天。”

  陸銘一說“聊天”這個詞,含珠和潘蜜菈不約而同,俏臉都通紅。

  雖然明明知道有碧絲在,這家伙說的“聊天”真就是聊天的意思。

  可含珠和潘蜜菈還是俏臉火熱,羞澀難當,尤其是,偏偏兩人的嬌嫩玉手,也被陸銘搞得糾纏在一起,心里更是異樣。

  潘蜜菈下意識就想掐陸銘的手,可隨之意識到,含珠那嬌柔無比的小手也在,可別掐錯了人,卻是不好下手了。

  陸銘看著兩名麗人嬌羞模樣,更是心里火熱,也滿心的志得意滿,拉著兩位風格迥異的尤物嬌嫩玉手,抱著兀自委委屈屈發愁的碧絲,向臥室方向走。

  又思忖,碧珠這小丫頭,從自己過了生日,就再見不到,明顯躲著自己呢,哪天一定好好收拾她。

  想著,更是微笑不已。

  1秒:m.bxwxbar

無線電子書    我的老婆是執政官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