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二章 豺幫恩怨

無線電子書    我的老婆是執政官

  在黑山站,剛剛下火車,便聽報童清脆的聲音:“號外!號外!悍匪夫婦一名被擒一名在逃!龍崗匪眾豺幫大洗底!新發專刊!新發專刊!”

  陸銘一怔,旁邊黑頭已經會意,前去跟報童買了份報紙。

  是黑山早報剛剛新增印的專刊,卻是說,黑山警備隊今早采取特別行動,突襲了曾經為惡一方的豺幫,消滅豺幫大部,生擒豺幫首領柴定邦。

  而違規通過種種手段欺上瞞下,將山匪團伙豺幫改編為龍崗分局稽查大隊的原黑山礦業局副局座李國仁已經被拘禁審查。

  看著報紙,陸銘搖搖頭,狗咬狗一嘴毛,定然是分贓不均了,也是胡司令新官上任三把火。

  這家伙,也真是夠狠的,兇惡無比的豺幫,說滅就滅。

  只是豺幫這么容易被剿滅,倒也出乎意料。

  也好,自己本來接下來的目標就是豺幫,倒是省了自己動手了。

  豺幫被突擊時,自己正在火車上,不然,應該會第一時間得到消息,而不用從報紙里來了解了。

  夕陽西下,三沙鎮陸宅后院花圃旁,丫丫拿著陸銘給她新買的小機器人,喜歡的不得了,這個玩具從后面轉動鑰匙上勁,然后可以在地上走,是炎黃集團下屬一家玩具公司的新品并申請了專利權,在丫丫看來,小機器人實在太神奇了,喜歡的她愛不釋手。

  魏嫂和黑頭合作,正給家里養的幾頭羊鍘山草,黑頭蹲著將青草往鍘刀里送,魏嫂按下一鍘一鍘的。

  另一邊,女傭李嬸正在用擦子給蘿卜削條。

  一派安逸的田園生活光景。

  陸銘舒舒服服靠在躺椅上,翻看手里的幾份文件,其中一份,是自己正式變更為持有曹氏礦業七成股分的第一大股東的文件副本,還有一份,便是在縣公署注冊陸氏礦業成功的回函。

  陸氏礦業,自己是百分百控股,持有三沙、涇陽、渤泥等五個煤礦的開采權。

  自己來龍崗,折騰了不過一個多月,成績卻是極為喜人。

  這也要謝謝胡家,搞得煤礦主紛紛賤賣開采權。

  不過,曹氏礦業那邊,現在還等著胡家的回音。

  在龍崗時和龔師爺見了一面,他昨天和那位礦業局新的副主管胡大洋見面,提到了胡司令正想方設法要拿下的佐敦礦,說己方的陸經濟,已經拿到了曹氏公司的大部分股份。

  也就等于,佐敦煤礦,是己方已經吞下肚的蛋糕。

  胡大洋顯然是做不了主的,請龔師爺等回信。

  龔師爺也說起了豺幫的覆滅,說有個傳聞,老豺和胡家接觸,本就是為了報仇,現今敗露了而已。

  老豺的仇人,是胡家現今的掌舵人,總督太太胡氏的親哥哥,叫胡定金,而胡司令胡定山,是胡定金及胡氏的堂親,也就是胡定金的堂兄。

  老豺希望,能獲得近距離見到胡定金的機會,以報血海深仇。

  結果,不知道怎么就暴露了。

  至于老豺和胡定金有什么死仇,那就不知道了。

  而且老龔說,老豺可能也逃掉了,而且豺幫也沒被打死幾個,十三太保級別一個沒抓到,就打死了三十六行腳里的幾個,警備隊還損失了十幾個人。

  市府發的公告說老豺被抓,只是給民眾看的,畢竟,涉及官家的臉面,要說悍匪夫妻及匪徒大部都已經逃逸,僅僅打死打傷幾個小魚小蝦,怎么都覺得,官家太過軟弱無力。

  陸銘正琢磨著。

  孫伯匆匆進來,“少爺,王福榮求見,和崔小東一起來的。”

  陸銘點點頭:“那得見見了。”

  花廳里,王胖子滿臉陪著笑。

  上次和他見面,還是第一天打完官司他一路埋怨,然后,自己五萬元買下了他渤泥礦的開采權,不過,渤泥礦的開采權,剩了還不到三年,等到期,要去礦業局續約,通常情況下,是不能正常續約的。

  這也是王胖子覺得五萬超值的原因。

  而從那天和他簽約后,他就再沒有冒頭,崔小東好像說他這個掛名姐夫,已經在變賣家產,準備移民東海。

  “小東,叫你辦的事情怎么樣了?”陸銘笑著問,其實,早從老龔那里知道的清清楚楚。

  幾天前離開黑山的時候,已經吩咐崔小東在龍崗注冊一家律師事務所。

  江寧省,從來沒有私人律師事務所不能注冊的法規,不過,黑山市的私人事務所最后都是黃攤子收場,因為在黑山,律師根本對官司沒什么作用,要說送錢打官司,那還不如去公家的事務所,至少明碼標價,自己的官司想打贏要花多少錢,比較清楚明白。

  “已經注冊上了,光明律師事務所。”崔小東忙回答。

  陸銘點點頭,事務所沒放在龍崗縣城,而是放在了三沙鎮,還在建中的區公所的隔壁,又加了個工地。

  “現在就是一個老板,也就是我,還有個律師,就是你唄?”陸銘一笑,又道:“小東啊,那個黃桂榮我看不錯,你去把她挖來唄?她也是臨時工是吧,工資還沒你那時候高,一個月才8塊?這樣,我給她月薪30,你去試試挖她,她怕沒有保障的話,可以簽長約,來個十年的!”

  說著話,陸銘咳嗽一聲,自己好像也挺黑心的,這真是當牛用啊。

  感覺她資質挺高的,不弱于自己的大徒弟,30元錢的月薪用十年,這,是不是有點過份?

  那邊崔小東聽了卻是大喜,“好,我一定將師姐挖過來。”這么高的薪水,又是十年期,太有保障了。

  那邊,王福榮一直不敢插嘴,陸銘終于看向他,“王胖子,什么事兒?”

  王福榮呆了呆,陸老板對他的稱呼從“老王”變成了“王胖子”,語氣也很不客氣。

  本來,王福榮是想和陸老板說說,5萬元還給他,開采權再拿回來,哪怕給他10萬呢,只要他保證開采權到期后,能幫自己續約就行。

  很明顯,就這官司打的就能看出來,陸老板的后臺,搞得黑山礦業局幾個主管都垮了臺,續約一個小煤礦,還能是問題嗎?

  可看著陸老板現今對自己態度,早回不到從前。

  王福榮心里哀鳴一聲,算了算了,說出來也是自取其辱罷了。

  怎么說,也做了很多年生意,這點眉眼高低還是能看出來的。

  這位年輕的陸老板,好的時候,是很慷慨大方的,也特別好說話,但當不再將你視為他圈子里的人后,那再給你一毛錢便宜占,都算他輸。

  以前,只看到了他隨和的一面,所以才抱著萬一的希望來的,但不好了呢?這種人,只怕招惹上,被他記恨了,那肯定倒大霉。

  “沒什么,沒什么,陸老板,我們全家馬上就離開龍崗了,來之前,看看您。”王福榮滿臉諂笑。

  陸銘點點頭,還沒那么無賴,畢竟正經煤老板,還是有點眼力見。

  “好,那就祝你在東海大展宏圖了!”陸銘笑笑,端起了茶杯。

  請:m.vipxs.la

無線電子書    我的老婆是執政官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