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三章 白旗四衛

無線電子書    我的老婆是執政官

  第二天上午十點多,列車抵達尼古羅。

  隨之,聯合矩陣的人員便聯系去砂礫城的火車,加掛車廂等等事宜。

  因為要加掛車廂,所以下午五點多,這班列車才發車。

  這期間,陸銘去了趟東海駐西部聯盟的代表處,問了問劉老財的案子。

  但代表處的工作人員說,前天給八特城議政院發去電報后,到現在,還沒收到回信。

  陸銘也只能感慨,公家關系,永遠沒有私人朋友靠譜。

  因為東海電報電話公司老板,自己那個商業伙伴,雖然其通訊業務還未觸及八特城一帶,但他在這里的代表,拐彎抹角幫自己聯系到了八特城一個貴族。

  不過,也只能給那貴族發電報,希望其幫自己查查劉守富行蹤,又說了去哪里等候自己等,卻沒時間等他回電了。

  砂礫城是西段鐵路的終點,從尼古羅到砂礫城雖然只有五百公里的路程。,但中間幾乎見站就停,而且乘車的人甚至車廂頂上都坐滿人,火車速度極慢,而且晚點誤點很正常,根本也沒有正常列車時刻表。

  就如這列火車,就是因為要滿足聯合矩陣這種大客戶的要求,本來是始發車,直接晚點六個小時發車,可莫說運輸公司及車站工作人員,便是乘客都習以為常。

  這五百公里路程,走了十幾個小時,火車平均速度,可能也就三十多公里每小時。

  早上十點多,列車抵達砂礫城。

  從砂礫城再往西,就沒有鐵路了。

  砂礫城邦三十多萬人口,至于砂礫城本身,就有十多萬人口,在西部算是大城市了。

  聯合矩陣本身就帶有武裝皮卡、越野吉普,甚至還有輛裝甲車,從砂礫城又直接買了七八輛卡車裝載物資,大頭是彈藥和汽油桶,等等。

  卡車是從幾家運輸公司買的,一家買一兩輛,作為西部鐵路線的盡頭,砂礫城的卡車運輸業很發達。

  但也就半新的卡車,比在東海新車的原價還要貴出一倍。

  雖然西部城邦和帝國之間不存在關稅壁壘,但現今條件,帝國東部的商品運過來,成本就比較高了。

  聯合矩陣的直升機也升空,引起全城驚嘆。

  經貿團則包了輛公交車,按照司機說,是可以直達八特城的,中間也有各種加油點,就是最后有一百多公里是土路,特別顛,現在不是雨季還好,雨季的話,那些土路就根本沒法走公交車這種大型車輛。

  陸銘沒有坐公交車,而是和妮可及孫伯等隨行人員上了其中一架直升機。

  三架直升機并不是三麥還在研發的武裝直升機,而是三麥的海浪系列中型直升機。

  不過其考慮了軍事用途,算是武裝直升機研發的必經階段的產品。

裝甲比較厚,后艙有架設機槍的特別裝置,可載10名乘客或  1.1噸貨物,航程450公里。

  陸銘乘坐的這架,更是純運輸用途,機槍架設及減震裝置都沒有,后艙座位也很舒服。

  陸銘、妮可、孫伯、羅一、羅二及四名黑奴護院都坐在后艙。

  坐上后艙座位的那一瞬,陸銘心里長長吐出口氣。

  海浪1型直升機和自己前世同時期50年代的H19的參數差不多。在現今來說,是屬于最大型的直升機了。

  其實,十個月前,對海浪1型直升機的生產,三麥公司的股東又吵翻了天。

  也確實,這種直升機造價高昂,最終售價為18萬元,當初股東們雖然不知道最終售價,但也知道,這東西賊貴,也一直沒什么市場,前年的時候,三麥海浪1的原型機的擱淺,就是因為公司發現最終該機型成本會高的嚇人。

  現在,又要投資進一步測試機型?甚至要開始制造成品機型?

  股東們沒幾個同意的,也是靠這次風波,陸銘現今,在三麥不但是第一大股東,而且,股權超過了百分之六十,麥迪遜的股權,占到了百分之三十左右,可以說,公司的股權架構變得很簡單了。

  而最終聯合矩陣公司訂購三架海浪1的訂單,也立時解決了三麥公司的財務危機。

  同時,東海軍方也開始與三麥公司洽談,準備訂購三麥的海浪1直升機。

  這也代表著,三麥公司的發展,從此掀開了新的篇章。

  從砂礫城到八特城,說是五百公里路程,但直線距離也就三百公里。

  三架直升機加滿油的航程450公里,可以輕松抵達。

  兩個多小時后,三架直升機降落在八特城的郊外。

  從空中看八特城的輪廓,是高矮不一的土墻圍起來的長方形土城,里面建筑物多是土房、茅草房,也有少量氣勢恢宏的石頭建筑物,想來就是貴族的宮殿、官邸、私宅之類的了。

  整個八特城邦人口不到5萬,土城內,大概也就2萬多居民。

  直升機降落后。

  草坡上,匆匆跑下來一行人,為首的,是一名穿著絲綢袍子的中年男子,他們都震驚的看著這幾架直升機。

  “誰是陸市長?”中年男子雖然看著下飛機的人里,那個年輕人好像是地位最高的,但還是有些不太確信。

  陸銘微笑做個手勢。

  知道對方就是自己在砂礫城曾經發電報的那家土司家族派出來的了。

  這個家族,是東海電報電話公司在尼古羅的代表,拐彎抹角幫自己聯系上的。

  在八特城,是城主和諸多土司貴族的統治模式。

  其實土司是自己華夏詞匯來形容,更確切的,就是城主和大小地主。

  不到5萬人口的城邦,城主和大小土司共四五十個家族,是真正的統治階級,其余的,除了少部分商人和工匠、自由平民等等之外,便都是攀附于他們的農奴。

  自己聯系上的這戶土司,姓波波羅,在八特城邦算是比較大的土司,擁有數萬畝土地,為他耕作的莊園農奴人口,加一起有三四千人。

  除了城主外,八特城還有四大土司,波波羅家族是其中之一。

  只是不知道,前來接待自己的這個中年男子,在波波羅家族是什么地位?

  從其能說中洲話,雖然,怪異的不好好思索都聽不明白,但,想來身份地位不低。

  畢竟,莫說中洲話,就算西洋語,在八特城這種小城邦,貴族家庭也不是必須修習的,更莫說家仆之類的了。

  而且,能準備找到自己所說直升飛機降落地點,文化水平也有。

  因為自己電報說的是,在八特城北三里左右,三十度角位置,比較平坦的草叢或者平地上。

  本來還擔心,不知道對方有沒有幕僚能理解自己的意思。

  現在看,自己所說的要點都get到了。

  “陸市長!”留著濃密黑胡子的中年男子快步走過來,撫胸鞠躬,“我叫龍翔,我的父親,是波波羅家族的家主,也是八特城四名白旗議員之一。”

  陸銘點頭,西域一些土邦,權力架構很怪胎,這八特城絕對算一個。

  也學東方,城邦有議會,叫議政院,是立法機構,但也是執政機構,城主擔任議長,四大土司為四大白旗議員;又有十三個土司為黃旗議員,其實,就是中等土司了;其余二十多名土司,為藍旗議員,實際就是小地主。

  胡亂琢磨著,陸銘對中年男子一笑:“你的中洲語,說的不錯。”

  龍翔立時滿臉笑容,但隨之收斂,變得謙恭無比:“小的自幼向往中洲文化,向往東海圣城,今日能接待市長大人,幸何如之?”

  陸銘點點頭,又說:“我們的大部要夜間或明日才到,我們就在這里等他們吧,這附近,有比較涼爽的地界嗎?”

  現在正是晌午,日頭當空,又是西南之地,很曬得慌。

  不過進城就算了,自己現在,不算四名黑奴衛的話,雇傭兵十幾個人,還要留下人看著直升機及物資,進城萬一遇伏,就算自己這邊很能打吧,但猝不及防下,傷亡肯定不可避免。

  這種可能性雖然微乎其微,但這里畢竟人生地不熟,一切,還是從最壞的結果打算,哪怕其發生的概率很小。

  龍翔深陷眼窩的小眼睛眨了眨,“市長大人,如果您現在不想進城的話,西邊三十幾里,有我家族一處莊園,那里環境不錯,而且,剛剛清洗過,家私之類,都換的新的,我父親本來要去躲春的,如果市長大人不嫌棄,和您的隨從,先去那里如何?”

  陸銘也不知道他們“躲春”的習俗什么意思,略一沉吟,點點頭:“好,就去那里吧。”

  一個莊園,又是直升機飛過去,鳥瞰之下,一切盡收眼底,如果對方不懷好意,自能防范。

  這一帶是平原,大片大片的整齊青苗農田,又有百多戶農奴土屋,茅草屋圍攏的最中心的草坡上,是一座石頭土堡,兩圈木柵欄,外圍一圈,將農奴們土屋、茅草屋圈在里面,里面一層柵欄,圈起了草坡和土堡。

  這一切,其實都顯示此間不太平,如果遇到敵襲,兩圈木柵欄便是內城和外城的意思,可以組織青壯農奴及護衛們據險御敵。

  直升機,恰好停在草坡上。

  等坐著馬車的龍翔一行匆匆趕到時,農奴們都已經被雇傭兵們鳴槍嚇跑。

  有的農奴,明顯野蠻好斗而又愚昧,認為這些人不知道哪里來的,雖然有會飛的妖怪保護很嚇人,但侵犯自己主家宅院,自己就是死,也要趕走這些鬼怪。

  在幾個死硬分子帶動下,立時聚攏了幾十個拿著各種農具的暴民,但一通槍響,更有一名死硬分子腿被擊中,疼他是知道的,哇哇慘叫,別人就都跑了。

  孫伯為那死硬分子取出子彈包扎好后,龍翔和仆人們才匆匆到來。

  孫伯手很穩,跟著陸銘后,多了門手藝,和衛生兵學習了簡單處理傷口。

  當然,他和科學自然沒什么關系,思維和醫生也不一樣,取子彈這種活都敢上手,不過反正附近也沒醫院,陸銘也就任由他處理。

  龍翔趕到后,先把那受傷的暴民用棍子狠狠打,如果不是陸銘攔下來,怕他能將那暴民活活打死。

  顯然都是習以為常的事情,那暴民看起來,并不怨恨主家,只是駭怕求饒。

  看著這一幕,陸銘心里也不知道什么滋味。

  也很慶幸自己前世今生,受的教育都能開闊視野,如果從小就是這些農奴的生活環境,自己和他們,也不會有什么不同。

  當然,如果人類社會的規則往深里探究,絕大多數人,和面前這農奴也沒什么不同,擁護上層階級讓其擁護的,被上層階級剝削,卻又在信息繭房里感恩戴德,自以為自己是主人,有時候只是不夠努力。

  在這方面,古今中外都沒什么不同。

  自己在這個世界,能進入三界外的那個階層嗎?那個真正制定社會規則的階層?

  陸銘恍惚間,龍翔又來道歉,說,臨時安排,市長大人的飛行器又快,所以來不及通知這些愚昧無知的奴隸。

  城堡內雖然有電話,但他們也沒人敢進去接。

  陸銘只說無妨。

  隨后龍翔在前,領陸銘進入城堡內,為其介紹房間布局。

  這處三層土堡看來確實幾天前剛剛清水沖刷過,而且家私等等,也全是新的。

  從一層到三層,窗戶的鐵板都可以落下,變成窄窄的射擊孔。

  一層是雜物房,傭人房等。

  二層和三層,是主人起居之所,洗漱間等等,有土堡頂部的大鐵水桶供應熱水。

  陸銘感覺,在西部城邦,這住宿條件,也算可以了。

  三層的臥室,安裝有電話,甚至電話機都是嶄新的。

  看來這“躲春”的習俗在本地貴族里,是很講究的。

  不過電話機是搖把子那種,就是搖通到節點,說想打電話給那里,由節點接通下一個節點,最終到你要打電話去的終端。

  很麻煩,也只有安裝電話的戶數極少,這種人工交換機才能滿足需求了。

  “在八特城,中洲游客或者來投資的商人很少,劉守富你應該知道吧?早上發的電報,也提到他了。他現在被關在哪個治安所?到底怎么回事?”參觀到三樓后,陸銘問龍翔。

  兩萬人的小城,又是白旗土司家族,不應該不知道。

  八特城四個治安所,每個城門附近一個,四名治安官,慣例是四名白旗家族分別推選一個。

  龍翔輕輕點頭:“其實,市長大人發電報前,小人及小人的父親確實不知道有這回事,這位劉先生在本地游玩我們是知道的,這幾天沒了消息,以為已經離開了呢。”

  “接到市長大人電報,小人去查了,幸不辱使命,小人查到,劉先生,是被扣押在東門治安所,市長大人該知道我們白旗四家,一家一所,遇敵來襲,各守一門。那東門治安所的經濟羅家族,和小人家一向不睦,而且,其家族和碇山城城主一向有聯姻,碇山城又是我城邦對抗白鹿城的盟友,便是城主,對經濟羅家族都……”

  說到這兒頓了下,苦笑一聲,說:“不過大人放心……”

  陸銘聽到這里點點頭:“多謝你了,如此,你就陪我去東門治安所走一趟,從現在開始,我是劉守富先生的辯護律師,我需要見到我的當事人,八特城雖然有自己的邦法,但也僅僅是法規之異同,法庭及律師的存在,按照帝國憲法,是必然存在吧?而且我看貴邦邦法,嫌疑人,在被拘捕階段,也是有見到律師的權力的。”

  看龍翔說的就不是假話,這種情勢下,進城倒是無礙了。

  龍翔猶豫了一下,“好,小的這就去安排。”

  1秒:m.bxwx.tv

無線電子書    我的老婆是執政官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