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三百零三章 一戰功成

更新時間:2022-06-19  作者:天子
鄺洋名天亮前抵達城頭,沒等他好好端詳一下城外戰場,這邊又有通報,說是興王朱祐杬在袁宗皋、張佐、朱宸、駱勝等人陪同下前來。

唐寅整理了一下衣衫,下城樓迎接。

朱浩立在城頭里側,望著下面一群人在那兒寒暄,心里不由在想,需要沖鋒陷陣時瞧不見這些人的面,一旦打了勝仗需要收割民意、論功行賞時,一個個比誰都積極。

朱祐杬上了城樓,見朱浩立在那兒,含笑沖著朱浩點了點頭。

興王府上下都知道朱浩在這一戰中發揮了怎樣的作用,朱祐杬對朱浩的能力也充分做了肯定。

“出城襲營之人,可都回來了?”

朱祐杬跟鄺洋名情況還不同,這次出擊主要由王府的兵馬完成,算是他的子弟兵,他是從心底關心出征將士的安危。

唐寅回道:“目前戰事尚未結束,也不知折損幾何,不過從前線傳回的消息看,雖有些許將士受傷,但未危及性命。”

袁宗皋笑道:“伯虎你居功至偉啊。”

“哪里哪里……在下不過做了力所能及之事,這一切……”唐寅本想在眾人面前推崇一下朱浩,但看了被擠在人群后邊的朱浩一眼,立即頓住了。

倒不是說他貪功,而是他覺得這會兒把朱浩推出來并不是什么好事。

知道朱浩功勞的自然都知道,不知道的人家也不想知道,何必多此一舉?

“老陸他人呢?”

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從朱祐杬身后響起,卻是蔣輪在問陸松的情況。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該說什么。

此時天光大亮,視線已經可以看得很遠。唐寅帶著鄺洋名和朱祐杬等人到了城垛后邊,拿出望遠鏡讓他們查看敵營的情況,當看到敵營被大火燒到幾乎成為白地后,每個人的心情都很好。

“王爺,剛得到消息,說是陸典仗和駱典仗他們……回來了。”張佐從后面一路小跑過來,笑著說道。

朱祐杬顯得很激動:“快……請他們過來。”

都是為興王府立下汗馬功勞的悍將,朱祐杬自然要禮待有功之臣,隨即小太監下去傳話,而后陸松、駱安便帶著一群人上到城頭,從他們一身灰黑的塵土和渾身血跡來看,他們昨夜不單純只是引爆炸藥那么簡單,而且還上戰場拼殺過。

唐寅問道:“出城執行襲營任務的將士,都平安歸來了嗎?”

駱安拱手:“我們這一路……折損了一個弟兄。”

本來興王府上下還以為此戰沒什么損失,上來就說折損一個弟兄,出現減員情況,朱祐杬面色頓時黯淡幾分。

朱祐杬道:“好好安撫家屬……陸典仗,你那邊情況如何?”

陸松道:“隨我襲營的五人,有四個已見到,還有一人……至今未尋,四人中有一人在突圍中受了箭傷,萬幸只是傷在臂膀,已找人為其療傷……馬匹倦了,我等便沒有繼續追擊。”

第二批敢死隊六個人,回來五個,其中一人還受傷……很可能戰死一個。

朱浩看了看陸松身后四人,不見連侍衛,也不知他是受傷的那個,還是失蹤的那個。

袁宗皋頭轉向朱祐杬,話卻是對陸松說的:“窮寇莫追,陸典仗的選擇是對的,此時應該果斷鳴金收兵才是……只要賊寇無法組織人馬威脅我安陸一方安寧,不必再奢求擴大戰果。”

袁宗皋算是守成派的代表了,這時候已經取得勝利,別把賊寇逼到窮途末路,來個魚死網破才好。

就算最后結果可能是官軍獲勝,但造成的死傷可就不是眼下這么點了。

朱祐杬沒有馬上做決定,而是望著鄺洋名和唐寅:“鄺知州,唐先生,你們二位如何認為?”

鄺洋名尷尬一笑:“一切都聽伯虎的吧。”

又是唐先生又是伯虎,即便州衙跟著來的比如說州同知李良以及一眾屬官,也都猜到,眼前這個干瘦的老頭就是大名鼎鼎的唐寅。

雖然唐寅的能力沒多高,但畢竟聲名在外,這似乎也解釋了為何安陸一隅之地,居然能抵擋三股兇殘的盜匪,感情這位“陸高士”名氣那么大,并不是憑空吹出來的。

唐寅望了朱浩一眼,確定朱浩沒有反對意見,這才點頭:“既然如此,那就鳴金收兵,再就是趕緊聯絡衛所和臨近府縣,讓其組織兵馬阻斷賊寇潰退的路線,最好將其徹底消滅……”

戰事基本告一段落。

后續出城的官兵基本沒什么收獲,抓獲的俘虜寥寥無幾,身后跟著一串解救回來的被賊寇擄劫去的百姓。

等王府儀衛司的人馬回城,場面就熱鬧了。

押著進城的賊寇俘虜,用繩子捆綁著,一米一個,綿延近兩里,加上大車小車的財貨以及牛羊等牲畜……一下子就把這三伙賊寇之前辛苦劫掠的賊贓一并截獲。

王府儀衛司人馬進城時,每個出征將士都昂首挺胸,顯得非常得意。

陸松站在朱浩身邊,全神貫注打量隊伍里每個凱旋將士的面貌。

之前朱浩已經問過他,確定沒有回來的人是連侍衛,現在尚不能確定連侍衛的具體狀況,到底是中途遇到事情沒法回,還是隨著人馬去追擊賊寇,再或是死了傷了……全不知情。

朱浩道:“六次爆炸,有五次是按計劃進行,最后那一聲,是連侍衛負責的那一路發出的吧?”

“嗯。”

陸松點頭,“所以我才覺得,他可能出事了。”

朱浩嘆道:“連昇連昇,這個名字很吉利啊,如果這次安全歸來,就算不能連升三級,加官進爵應不在話下,希望他吉人自有天相吧。”

陸松望了朱浩一眼:“老連這人說話不中聽,平日喜歡耍點小聰明,但心眼不壞,家中上有老下有小……又是獨子,本來不需要他出擊,結果他自己非要堅持去,還誰都沒法阻攔……”

朱浩愣住了,他萬萬沒想到,連侍衛居然主動請纓?

“咦……那邊過來的是你們朱家的隊伍?”

陸松指著遠處一隊過來的人馬問道。

朱浩舉起望遠鏡仔細辨認一下,苦笑著點頭:“正是。”

王府儀衛司人馬押送人畜財貨進城時,朱家一隊不到二十人的騎兵隊伍,配合四五十人的步兵,正在往城門口方向趕來,而他們居然也押送了三四十個俘虜,還有十幾車財貨……

昨夜這場仗,本來官府要求城外各莊園配合出擊,但那些地主豪紳武裝從未經受過正規訓練,關鍵時候都想自保,出兵只是做個樣子,更多是到賊寇營寨“撿洋落兒”,真正能取得戰果的……目前看來只有朱家這一路人馬,且斬獲頗豐。

更讓朱浩無語的是,這一路人馬居然是在朱嘉氏統領下?

朱嘉氏???

朱浩仔細觀察半天,最后確認騎在馬上,手里提著兩根長锏的婦人,就是平時看上去兇惡毒辣,卻時刻表現得老態龍鐘,一副要死不活模樣的朱嘉氏!

這可是個年近六旬的老太婆。

要不是親眼所見,朱浩怎么也不會相信眼前這一幕。

“開城門,我們押送賊人進城了!”

朱萬簡騎著戰馬上,墜在隊伍后邊,遠遠地就大喊大叫,臉上全是得意之色。

朱浩不屑地往城下瞥了一眼。

此時鄺洋名和朱祐杬已經下了城頭,城墻上已經恢復了寧靜。

太陽升起。

朱浩伸了個懶腰,不再去觀察城上城下的情況,接下來清點財貨以及論功行賞之事,已跟他這個“局外人”無關。

“陸典仗,你們繼續忙吧,我要回家報個平安。”朱浩道。

陸松道:“在下去跟唐先生知會一聲,再親自護送您打道回府吧。”

陸松很怕唐寅那邊還有用到朱浩的地方,不敢輕易放還。

作為唐寅和朱浩共同的好友,他很清楚唐寅在本次戰事中更多是得益于朱浩的“指導”,萬一朱浩這個幕后總指揮走了,后面再有什么事需要唐寅決斷,卻找不到人為其參詳……那會出大問題的。

“行。”

朱浩笑了笑。

朱家人進了下面的甕城。

開始交接俘虜和財貨。

州衙官吏幾乎傾巢出動,幫忙清點和核算戰果。

朱浩問道:“今天的戰利品,歸各家所有嗎?”

陸松跟在朱浩身后,向前邊的城門樓走去,聞言道:“自然不算……你是說朱家可能會私藏?那……這種事誰也擋不住,若有功在身,且還是城外士紳的兵馬,官府很難干涉。”

軍中規矩管束的是正規的軍人,陸松很清楚,就連王府儀衛司的弟兄,都把值錢的東西往懷里揣,輕易不會交出來。

就這紀律,還能管到自行組織人馬協同作戰的地主士紳武裝?

“行吧,早知道我也去了,搶幾個女人回來當壓寨夫人……”

朱浩隨口言笑。

陸松正色道:“要是朱少爺喜歡,在下去跟興王提請,賜你幾個小丫鬟。”

朱浩連忙擺手:“別別別,我開玩笑的,以我這小身板可消受不起,不如我幫陸典仗你申請一下?”

陸松急忙道:“這種玩笑開不得,家有賢惠忙里忙外,怎敢怠慢糟糠?”

朱浩聞言一笑。

王府中誰都知道陸松妻子賢惠。

其實陸松在王府幾個典仗中屬于沒什么實力和背景的,全靠妻子在王府中有著卓然的地位,夫憑妻貴,才讓他受到興王器重,破格予以提拔重用。

二人進入城門樓二樓的臨時指揮部時,唐寅正在跟儀衛副陳寅和其心腹典仗王佐議事,聽了陸松的請示,唐寅沖著朱浩道:“你先回去吧,一夜沒睡,回去好好補個覺,順帶讓你母親放寬心。”18024/10572260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