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二百九十二章 狼?還是誘餌?

更新時間:2022-06-13  作者:天子
唐寅心想,你這是跟我談條件呢?

以往為我出謀劃策從沒說過什么,現在要你幫我分析一下局勢,就跟我討要好處了?

你小子可真是翅膀硬了!

“你又不能飲酒,銀子方面……也不缺,你讓我給你如何說法?”

唐寅神色間有些扭捏。

之前他在朱浩這邊從來都實行拿來主義,認定朱浩是在利用自己為其謀利,出謀劃策乃理所應當之事,實在想不通自己有什么東西能讓朱浩惦記。

朱浩笑道:“如果是朋友間商討,我可以出手相幫,但以后……”

唐寅恍然:“明白了,你讓我以后有事都來找你商量,是這意思吧?”

有些事即便不挑明,唐寅也明白,他被朱浩趕鴨子上架頂到了前面,不可避免成為各方矚目的焦點,許多事情以他自己的能力無法應對,就得來找朱浩問策,即便他可以獨自處置的事情,也需要先征詢朱浩的意見。

從此以后,他跟朱浩就牢牢地捆綁在一起,共同進退,他的每一個主意都必須是雙方意志的體現。

“既然這樣,我就幫你參詳一二。”

朱浩嬉皮笑臉,一點正形都沒有。

唐寅沒好氣地道:“剿滅匪寇這種事,我不信你能說出個花來。你最多是想想辦法,讓張奉正可以在王府統調錢糧物資上占得部分先機。”

為了不讓自己真的低朱浩一等,唐寅先開了個話題,卻見朱浩笑得很開心,明顯不贊同他的意見。

“唐先生,我也就不再拐彎抹角了……我說,你聽,只要大致弄明白我的意思,你就可以在幫助張奉正的同時,也幫你自己在興王府樹立起威信,順帶助興王府渡過此次難關,可謂一舉三得。”

朱浩侃侃而談。

唐寅卻不覺得朱浩能說出個所以然來,搖頭道:“別說那些有的沒的,你就說王府應該怎么應對……”

“我覺得,王府應積極備戰,瞅準機會主動出擊,而不是一味的消極躲避。”

朱浩上來就給唐寅下了一劑猛藥。

“策呢?昏特哉?”

唐寅一著急,吳儂軟語都蹦出來了。

朱浩道:“我說你聽,先不要問。

“眼下王府亟需在朝中建立聲望,但袁長史卻希望王府保持低調,換作平時,王府對外基調全由長史司掌控,就算是你這樣深受興王器重的幕僚也很難干涉。但此番盜寇襲擾,還揚言專門針對興王府,若王府積極迎戰并最后剿匪成功,必然引發朝野轟動,袁長史根本沒法阻止。

“對張奉正而言,王府若選擇袁長史的方略,一味消極避戰,因為要不時跟官府聯絡,還得遷移大量王莊百姓進城,決策權便牢牢掌控在袁長史手里,張奉正只能當執行者,但若積極備戰的話,王府需要動用大筆錢糧物資,他這個王府打管家就可以一躍而成為主導。

“對唐先生你來說,備戰的意義在于讓王府見識到你的韜略以及治軍上的能力,通過此戰獲勝一舉奠定你在王府中跟袁長史平起平坐的地位。”

朱浩一連說出三個好處。

對王府來說,犯我者必誅之,藉此大大地出一回風頭;

對張佐來說一舉扭轉頹勢,化被動為主動;

對唐寅來說可以揚名立威,進一步鞏固其在王府中的領導地位。

唐寅一臉的不情愿,搖頭道:“跟匪寇正面交鋒,那是官府的事,王府為何要摻和其中?不妥不妥!”

朱浩笑道:“你不懂兵法,認為這一戰王府很難取勝,所以才不敢接這活吧?”

“朱浩,你要量力而行,憑什么認為有你幫忙出謀劃策,王府兵馬就能蕩平匪寇?若是出了岔子……那你說的益處就會變成弊端,王府上下要增添多少孤兒寡婦?連令尊,好像也是平盜寇時殉國的吧?”

唐寅說話態度看起來堅決,但其實留有余地。

這點口氣上的變化,朱浩還是能聽出來的。

朱浩道:“我說過要以王府自身力量對抗盜寇嗎?”

“嗯?”

唐寅又愣住了。

朱浩續道:“盜寇本為烏合之眾,從來都不敢跟官府正面抗衡,怎就跨省騷擾湖廣地界?分明是未將我湖廣三司衙門放在眼里。”

朱浩特別強調“三司”。

已不單純是說湖廣都司、布政使司和按察使司,因為湖廣還有行都司。

唐寅道:“你是想……讓黃藩臺幫忙聯絡本省兵馬,協同作戰?”

朱浩笑道:“還是唐先生明事理,其實呢,黃藩臺文治方面卓有建樹,但武功呢就差了那么一點,現在黃藩臺馬上要入朝當戶部侍郎,咱大明的戶部侍郎很多時候都要清理邊政,沒點軍功榜身的話,到西北治理軍餉,會陷入被動,處處受制于人。”

唐寅眼前一亮,對朱浩有種刮目相看的感覺。

你小子制定計劃時,居然能想到未來黃瓚以戶部侍郎的身份去宣府治理軍餉,還想到他沒有軍功會在宣府受制于一眾兵頭,所以篤定黃瓚為打響知兵的名頭,會協同剿匪……我咋就沒想到呢?

“況且從江西流竄至湖廣地面的賊寇,看起來聲勢浩大,但仍舊只是烏合之眾,地方上根本無須抽調太多兵馬,反倒應該擔心賊寇得知湖廣各衛所大軍集結,抱頭鼠竄……”

朱浩順勢引導。

唐寅恍然,隨即皺眉:“是這么個理兒,但朱浩,黃藩臺難道就不擔心,地方上整兵半天,靡費諸多軍餉,最后卻竹籃打水一場空?”

朱浩笑道:“所以就需要設下誘餌,讓賊寇想跑也跑不了。”

“誘餌?”

唐寅發現朱浩看過來的目光不善,蹭地從長凳上站起,“你是說我?”

朱浩小腦袋上下晃動。

唐寅瞬間感受到朱浩獻策時那滿滿的惡意。

“唐先生,你先別忙著拒絕,我可這都是為了你好。”

朱浩突然嚴肅起來,“你想那賊寇為何突然流竄至江北,專門挑安陸騷擾劫掠?你以為他們是想取得軍事上的勝利嗎?我覺得更大的原因,是寧王想讓興王府上下知道與其作對的下場,讓這邊知難而退,把你放還。”

唐寅閉上眼:“你說的這一層,我之前也有考慮,就怕盜寇在地方上沒引起什么騷亂,卻令我在興王府難以做人。”

朱浩對唐寅的覺悟很滿意。

至少你還能看清楚局勢。

寧王想要達到的效果,就是要讓有心人覺得,正是因為你唐寅在興王府,所以賊寇才會直奔安陸州而來。

到時你這個當事人為了日后賊寇不再來襲擾,為了興王府以及安陸地方百姓的安寧,肯定不好意思繼續留下來。

如此寧王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朱浩道:“那就是了,王府中最不怕戰之人,該是唐先生你才對。此等時候你更應該向興王府展示,為了遏制寧王野心,你不惜以身做餌,引誘賊寇來犯,配合地方兵馬,一舉將賊寇剿滅,幫興王府立威,也讓寧王對你恨之入骨……只有這樣,興王才會將你當成心腹。”

“這……”

唐寅聽明白了朱浩的意思,但還是很猶豫。

主要原因是他一介文弱書生,還是個半百老頭,朱浩居然挑唆他去帶兵打仗?

如果他一直治軍還好,問題是安陸地界的兵馬由興王府儀衛司、地方衛所和州縣巡檢司組成,各不統屬,一個老學究能在其中發揮什么作用?別到最后,狼叼走了我這個誘餌,自身卻毫發無損吧?

“唐先生,你給句準話吧,要是你不顧安危來做這件事,我會幫你出謀劃策……放心,成功的可能性很大,我們可以跟新任贛南巡撫王中丞取得聯系,讓他想辦法斷掉匪寇的后路,形成一個關門打狗的格局。

“盜寇打破的不止興王府和安陸一地安寧,更是針對黃藩臺這樣曾在江西任職、跟寧藩勢成水火的官員,所以擊退盜寇不單純是興王府或安陸州之事,更是所有心懷正義的仁人志士的愿景。

“就連王中丞,他到任江西后,也急需軍功立威,先生難道還擔心振臂一呼各方不予響應?”

朱浩繼續鼓動唐寅。

越說,越顯得好像這件事天時地利人和均在握,只要唐寅跟興王府主動站出來挑大梁,大事可成……

唐寅瞇眼望向朱浩:“你小子胸有韜略,但所施計策總帶著一股邪性……若將來步入仕途,只怕不是個為民請命的錚臣。”

朱浩沒好氣地道:“你直接說我以后當了官是個奸臣唄?”

“奸臣談不上,可能是權臣吧。”

唐寅頭抬起,雙目朝天。

朱浩問道:“那你接受還是不接受?”

唐寅搖頭嘆息:“我有選擇的權力嗎?如果我還想在興王府立足,在名利場上有所作為,我就沒有任何退路……其實我也想為大明、為百姓,盡自己的一點綿薄之力!”

唐寅仕途不順,居然還想著為國為民?

朱浩很想說,唐先生,咱做人能不能別這么假?為自己就說為自己,搞得那么大義凜然是為哪般?

朱浩道:“既如此,那咱就趕緊跟蘇東主取得聯系,他那么會算計,肯定會核算商路被截斷將蒙受多少損失,必會第一時間向黃藩臺陳述利弊。

“至于王中丞那邊,可能就要用到唐先生跟他的私交了,去封信,道明寧王謀反之心昭然若揭,此番湖廣盜亂也是寧王陰謀,愿與其里應外合共破賊軍……”

受到朱浩言語蠱惑,唐寅聽策的時候豎著耳朵,好似一頭狼一般,兩眼放出精光,建功立業之心充斥胸臆。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