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二百八十九章 一定要珍惜

更新時間:2022-06-12  作者:天子
朱浩帶著馬掌柜從客棧出來。

馬掌柜一臉疑惑:“東家真的要分她一成利潤?還準備讓她把家產贖回?”

朱浩笑道:“老馬,你幾時也這么實誠了?畫餅都不懂?”

“畫餅?”

馬掌柜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我給她畫一張餅,讓她以為這餅能吃,但真的能吃嗎?”朱浩循循善誘。

馬掌柜苦笑:“畫出來的餅,怎可用來充饑?鄙人明白了,您這是要給她希望,讓她甘心賣身,卻不用多花銀子……那小東家,要不要繼續找人嚴防死守,防止她逃走?”

“你說呢?”

朱浩含笑望著馬掌柜。

“得,算我白問,她愛去哪兒去哪兒,就算小東家給她的只是畫的餅,但那也是餅,比她被債主逮回去賣進窯子好……”

馬掌柜算是徹底明白了。

對當下的歐陽女來說已無更好的選擇。

或許朱浩并不奢求歐陽女一定同意,走了反而是好事,尤其對他馬掌柜或是蘇東主來說更是如此。

朱浩回家跟家人一起吃慶功宴。

對于招攬歐陽女這件事,朱浩壓根兒就沒打算跟老娘提起。

朱浩想好了,若是歐陽女肯留下來,那也不是給老娘效力,而是為他賣命。

那丫頭想直接涉足琉璃鏡生意?

想得美!

先從基本的算賬和幫忙打理女學堂開始,后面朱浩準備開設一些專門使用女工的織布工坊類的產業,讓歐陽女頂上去。

朱浩眼下想做的事很多,不過既然已成功開辦女學,今后要合理利用城中閑散的婦女當女工,最好的辦法就是開織布工坊。

普通織布機沒什么效率,就算是經過改進的珍妮紡紗機也不足以支撐產業化生產,而水力織布機受河流水量的季節差影響很大,最好是上馬已經研究有一段時間的蒸汽織布機。

蒸汽機對于大明的冶金技術而言其實不難,重要的是從無到有地開創一門理論,并且運用到實際中去。

朱浩比希羅、帕潘、紐科門等科學家有優勢的地方,是不用去觀察什么燒水中由蒸氣推動壺蓋聯想到其中蘊含的巨大力量。

蒸汽機這東西,一直到內燃機出現前,在工業革命中足足興盛了近兩百年,大到火車、輪船,小到一臺普通的織布機,都能利用上,其原理并不復雜,就是將蒸汽的能量轉換為機械功的往復式動力,難點在于如何密封氣缸,使蒸氣膨脹推動活塞做功。

這些都是朱浩一直在實驗室搗鼓的東西。

就算之前備考縣試最忙碌的時候,朱浩也沒有松懈,一次又一次地做實驗,先后攻克了分離式冷凝器、汽缸外設置絕熱層、用油潤滑活塞、行星式齒輪、平行運動連桿機構、離心式調速器、節氣閥、壓力計等技術難關,距離實用只有一步之遙。

如果能用蒸氣織布機大批量生產布匹,把出廠價壓到很低,蘇熙貴這種奢侈品經銷商就沒什么利用價值了,估計把這些工業化生產的布匹交給蘇熙貴售賣,對方還嫌利潤低呢,這就能合理規避蘇熙貴對于他自行鋪設銷售渠道的抵觸心理。

當然,對方到時候會怎么想真不一定,畢竟沒人會嫌賺的錢多,蘇熙貴不照樣做官鹽和糧食生意嗎?但朱浩不可能永遠把自己的利益跟蘇熙貴捆綁在一起,怎么都要嘗試走出第一步。

吃過晚飯,朱娘很高興,從箱子里拿出文曲星的牌位以及芹菜、蒜、蔥等物。

李姨娘好奇地問道:“夫人,這是什么?”

朱娘道:“小浩得上天眷顧,縣試考中案首,都說他過府試和院試沒有任何問題,生員已是囊中之物……咱要把文曲星供起來,這才像話。”

在朱娘看來,既然得了上天的眷顧,自己兒子年紀輕輕就考中縣案首,馬上又要當生員,那就應該投桃報李。

朱浩心想,老娘太封建迷信了。

這種事要不得。

可問題是……如何讓一個出身于封建守舊時代的女人相信科學?

封建迷信這東西,求個心安,對朱浩又沒大的影響,他也就不過多去干涉,順其自然吧。

第二日朱浩本來要一早回王府,考中縣案首后首日回王府上課,肯定一群孩子會圍著他問東問西。

可朱浩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做,那就是收服歐陽女。

跟打著哈欠的馬掌柜一起乘坐馬車前往客棧途中,朱浩好奇地問道:“老馬,昨晚很累嗎?”

馬掌柜苦笑道:“家眷全都遷到安陸來了。”

“哎喲,怪不得,之前你不是說有個兒子,好像還有女兒是吧?家中其他人情況如何?”朱浩笑著問道。

馬掌柜嘆道:“鄙人幼年父母雙亡,隨著當家的走南闖北,成家立業,正房乃是蘇府一名丫鬟,后來升遷做了掌柜,又納了房妾侍,膝下一兒一女……年歲都不大。”

朱浩笑了笑。

要不怎么說馬掌柜稀罕跟著蘇熙貴干活,人家真沒虧待他。

當學徒時,簽了賣身契,人家還給他安排婚姻嫁娶,后來升了掌柜更是讓他有家底可以納妾……嘖嘖,這待遇一般的主人真沒法給。

“這不,昨夜里,東家……蘇東主派了金掌柜過來接手一些業務,陪他多喝了兩杯……”

朱浩本來還以為是馬掌柜的妻妾到安陸定居,需要找房子安頓下來才忙到很晚,原來是跟金掌柜喝酒。

金掌柜是蘇熙貴最早派駐安陸的接頭人,后來才換上馬掌柜,新人和老人雖然如今不在一個東家手下干活,但還是好朋友。

“金掌柜跟你家眷一起來的?”朱浩問道。

“是。”馬掌柜回答,“鄙人與老金是多年好友,當初剛出來獨當一面時,多虧他的提點。”

朱浩追問:“他來干嘛?”

馬掌柜急忙道:“小東家莫要誤會,蘇東主并無派人來監督和干涉您做生意的意思,只是湖廣江北一些府縣生意出現偏差,全是最近流竄各地的匪寇鬧的,老金其實是途徑此處,順帶問了下跟興王府的生意維系得如何,而后便乘船往襄陽去了。”

“哦。”

朱浩沒再多問。

到底如今朱浩手里的塌房生意,都是自蘇熙貴那兒承接的,人家不可能完全不管不問,派人偶爾來看看,也在情理中的事情。

到了客棧。

朱浩帶著馬掌柜直接進入歐陽女的房間。

歐陽女黑眼圈很嚴重,看來昨晚她睡得還不如馬掌柜踏實,至于那嗶嗶叨叨的婆子則沒有在場。

“老馬,你先到門口等著,我想跟歐陽當家單獨談談。”

朱浩把馬掌柜屏退。

很快房間里只剩下他跟歐陽女二人。

歐陽女道:“朱當家昨夜開出的條件,小女子仔細想過,覺得有些地方不妥……小女子要恢復家業,怎能賣身為奴,如此豈不是完全喪失獨立自主性?”

朱浩冷笑一下,沒有回答對方的問題,轉而問道:“閣下,問你件事,你最初來安陸,想接手蘇東主的琉璃鏡生意,還不愿意多花錢,請問這是誰的主意?”

“這……”

歐陽女之前不會跟朱浩虛心交流,現在她才直面這個問題。

“我生產的鏡子交給蘇東主銷售,那是因為我家跟他做生意多年,我家落難時他曾出手相幫,他背景雄厚對我們卻從來沒有刻薄過,不倚仗官商的背景對我們欺壓……你覺得我憑什么會放棄與他合作,轉而與你們歐陽家合作呢?”

朱浩繼續對歐陽女進行來自靈魂深處的拷問。

你們歐陽家真以為這世上賺錢的生意唾手可得?

想要跟人合作,得先問問自己有什么,能給人家什么,否則別人憑什么選擇你?

“當然,我承認你們歐陽家屹立江南商界幾十年,交游廣闊,有時候能發揮奇效。但人脈這東西虛無縹緲,遠不如官府背景來得實在,我自己派人到南京去從無到有建立銷售渠道,取得的效果都未必比找你合作差,有錢直接賺到自己荷包里比較實在……

“所以這里我也明說了,除非你愿意簽下賣身契,給我做工,否則我不會再與你有任何來往。”

朱浩說這些是為了說明,你別跟我談條件,我不屑于跟你開條件,都落到這般田地了你還想在跟我的談判中攫取利益,實在是自不量力。

“我答應你,但我想讓你給我十五兩銀子,讓我把身邊相隨多年的老仆遣返回鄉。”歐陽女花容慘淡,楚楚可憐道,“就當是我的賣身銀子吧。”

十兩變成十五兩……

“合理。”

朱浩大聲招呼一聲,“老馬,進來吧!”

重復一遍后,馬掌柜的腳步聲才從門外很遠的地方傳來,說明馬掌柜很懂規矩,沒有躲在門外偷聽。

等馬掌柜再進來時,以為這邊談崩了,他就沒見過強迫人賣身,不給錢,人家還會答應的。

誰知朱浩一說,對方愿意十五兩銀子賣身……

馬掌柜用怪異的目光打量歐陽女。

年前初見時,帶著五條船來安陸的大當家、女中豪杰,前呼后擁,結果才兩個月時間,就落到免費賣身的地步?

居然還是賣身給自家小東家?

這反差……

“先說好,五年后,你不能干涉我的自由……”

歐陽女還想做最后的掙扎。

朱浩微笑著搖頭:“這可容不得你來選擇,不過我承諾,五年后給你贖還自由身的機會,那時料想我都快成年了,呃……你自己琢磨。”

既然都要簽賣身契了,還這么多事,你真當我是慈善家呢?

簽賣身契看起來你吃虧了,但其實你是占了大便宜好不好?

你把自己賣給我,這樣別人就不能再把你買走,不至于淪落花街柳巷,安全方面有了保障。

馬掌柜略帶不屑道:“歐陽當家,您可別小瞧了眼前這位小東家,以后他也是咱二人共同的主人,他在本地縣試中剛考取縣案首,照例院試后便可進學,這已經是位秀才老爺了。

“小東家父親乃錦衣衛百戶,為國盡忠,如今又在王府讀書,師出名門……雖然一時比不了成國公府,但您進國公府是當夫人嗎?呵呵,留在安陸,你才有重振歐陽家門楣的希望,一定要珍惜啊!”18024/10553412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