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二百八十五章 有實力

更新時間:2022-06-10  作者:天子
朱萬簡上午起來得很晚,剛起床就被劉管家催著進城辦事,可他學精了,進城時借口有事便獨自離開。

劉管家到約定的地方左等右等不見人,只好各處找尋,終于在一處酒肆把人尋到。

“姓劉的,上吊還要喘口氣呢,有你這樣辦事的?到底你是老爺還是我的老爺?”朱萬簡看到劉管家心中有來氣。

在朱萬簡看來,這位就是老娘身邊的狗腿子,專門為治自己而生。

劉管家語氣不善:“二老爺,三夫人那邊不用去了。”

“咋了?”

對于劉管家主動勸自己放棄任務,朱萬簡反而有些不適應。

劉管家道:“剛得到消息,三夫人家少爺已考中縣案首,按照規矩他已是半個生員,后面只要在府試和院試中不出差錯,便可以進學。”

朱萬簡當即從椅子上蹦起來:“你再說一遍!”

劉管家看到朱萬簡的反應,就知道這個二老爺有多驚駭,趕忙安慰:“事實就是這樣,咱趕緊回去跟老夫人回稟,讓老夫人再行安排……若是這位小少爺有功名在身,我們想讓其習武就不現實了。”

“嘿!生員這么好考的嗎?老四是生員,小浩子年紀輕輕也能考個縣案首?他娘的……姓劉的,你家是不是也有個生員?”

朱萬簡怒視劉管家。

劉管家別過頭沒有回答。

朱萬簡道:“要回去你回去,我沒那心情,正好你也別來煩我,老太太那邊有事你自己去說……看來真該讓后輩多讀書,本以為功名有多難考呢,原來是個人就能考中,老子年輕幾歲也去考……”

劉管家不知該說點什么好,這個二老爺心里對自己一點數都沒有嗎?

三夫人家的孩子那是天縱奇才,不然怎么能得興王府欣賞?加上又有名師教導,人家能出成績,也是天賦加努力的結果,至于你和你孩子……下輩子再做夢吧!

“那二老爺,小的就先回莊子去跟老夫人通稟,您且忙著。”

劉管家本要帶朱萬簡一起回去,但一想,與其在這里觸霉頭,不如自行回去通報,指望這個二老爺能做點人事,跟母豬上樹有什么區別?

城內儒生因為朱浩考中縣案首之事,鬧得越來越兇。

成千上萬人進城來看放榜,過關的畢竟只是少數,就算是已經通過縣試的,也覺得自己被人壓了一頭。

文人大多有一腔與邪惡勢力斗爭到底的熱血,發現有不公的地方,必定要申訴,尤其在這么多人鬧的情況下,覺得只要自己不是挑頭的那個,應該不會被官府追究。

州衙這邊也很頭疼。

選了個九歲的孩子當縣案首,惹出事端,偏偏聚眾鬧事的還是一群讀書人,其中不少過了府試甚至就是生員,這群人手無縛雞之力,要對付本不難,難就難在鄺洋名馬上要卸任,這要是在走之前跟本地士子干上一架……

很可能會讓他一世英名盡喪。

好在這時候興王府也得知消息,及時做出反應。

袁宗皋沒有親自出面,而是安排范以寬跟唐寅前去州衙,鄺洋名商議后找來本地士紳代表,尤其是致仕的進士官員以及有功名在身并曾做過官的舉人、老生員等本地名儒,齊聚州儒學教諭署。

等把案首的卷子打開,再把卷子上的文章交給眾人傳閱,這些人首先感覺到……

朱浩就算年紀小考中生員也在情理之中。

“諸位,老夫雖然已不在本州儒學署任職,但培育英才的心思沒有絲毫改變,老夫也絕對不會以自身利益去為他人行那不法之事。關于朱浩此子才能如何,若諸位有不放心之處,只管親自考校,老夫在這里放一句話……只要諸位覺得老夫有偏袒,便再不會于士林行走,老夫將就此歸隱山林!”

范以寬當著州儒學教諭署的新學正、訓導以及本地士紳的面,當場放出狠話來。

旁邊有訓導道:“范學正為人公正廉明,從不會做違背公義之事;再者說了,之前也是因為襄陽府的劉老不能前來閱卷,臨時讓范學正頂替,還是在縣試當日上午去王府邀請,那時考生已進考場……怎會有私相授受的情形發生呢?”

在場很多看熱鬧的人,這才知道,原來剛開始的時候范以寬并不是首席閱卷官。

本來請的是朝中曾當過通判的一位襄陽府的劉姓舉人前來閱卷,只是人家臨時有事來不了,這才叫了范以寬,說人家提前跟學生做過溝通什么的,純屬無稽之談。

旁邊有士紳嘆息:“這才學……字里行間透出的靈氣,還有這雋永的書法,恐怕在場諸位中也多有不如……此子將來定有所成就。看來是外面那些士子太過小人之心了。”

有人對這個士紳的評價不以為然。

你自己字寫得難看,不要說我們也不如;你覺得其中沒有貓膩,也不能一棍子把外面所有學子全打死,還說他們什么小人之心。

將心比心,若是你參加縣試,得知考中縣案首的是個九歲孩童,你也會鬧,人家不過是合理懷疑,要不怎會連王府、州衙和儒學教諭署都要出來辟謠呢?

可問題是,光是辟謠,人家該不信的還是不信,得拿出更多證據來才行。

新任州學學正張堯道:“諸位,既然都來了,也看到朱浩的文章功底,將來儒學署也會對他的才學行考評……諸位做個見證,先將此事揭過,若是外面再有人聚眾鬧事,只怕對本地安穩有所影響。”

“是是,就聽張學正的,出去跟士子解釋一下,再有對朱浩才學不服的,讓他們以后多跟朱浩接觸,親自見識過不就行了?”

“散了散了!”

有州儒學教諭署的人出來辟謠,加上本地士紳力保,州衙和縣衙的差役更是傾巢出動……

本州士子不服也得服。

之前可以說你們是合理懷疑,但現在官府已經出來辟謠,你們還在鬧,那就別怪官府以大棒威嚇,若是再有意見,看看他在府試和院試中的表現,以后進學時與之切磋一二,知道其才學平平,州衙和州儒學教諭署的人自會替你們做主。

官方為朱浩站臺,這場風波鬧得不可謂不大。

唐寅沒有參加辟謠活動,而是悄悄離開,與陪同前來的陸松到了儒學署后門外。

“可惜,他們若知道朱浩的真實才學,就不會這么說了吧?”陸松望向唐寅。

唐寅搖搖頭:“可惜,壞了一桌好酒。”

陸松:“……”

我替朱浩著急,怕外面的人不服,還會繼續鬧騰,你這個朱浩的先生,就只想著一桌慶功酒?

唐寅又搖頭嘆息:“汝霖那篇文章,我看過了,相當一般,比之排在他后面的文章也多有不如,若說沒有偏私的話……言之過早。”

陸松非常驚訝,這才知道唐寅對朱浩的才學并未懷疑,就算此番考試的閱卷官有所偏袒,朱浩的才學也力壓同場考生,足以服眾。

要懷疑本場是否存在營私舞弊的情況,去看袁汝霖的文章便可。

但看過后唐寅便覺得,閱卷官還是存在偏袒王府孩子,尤其是本地名儒袁宗皋孫子的情況,這就說明,外間士子的非議并非完全空穴來風。

縣試這種考試,糊名太過潦草,說是厘定名次會在開封前,但其實開封后還是可以對錄取與否以及名次做出調整。

即便普通閱卷官沒這個權力,作為主考的本州知州鄺洋名足以決定一切。

“那唐先生認為,朱浩當不起縣案首?”陸松求證一般問道。

唐寅笑道:“連你都知那小子真實水平如何,還來問我此話,豈非多此一舉?好在朱浩在王府讀書,有王府的人為他證明清白。哈哈,若是他將來繼續進學,甚至小小年歲便考中舉人……不知本州那些鬧事的學子又會作何感想?會不會認為,是本省提學偏私呢?”

陸松好奇問道:“難道唐先生認為朱浩他……真的能一路過關?”

唐寅搖搖頭:“我老了,自問寫文章方面,朱浩比我并不遜色,甚至我還覺得自己頗有不如。若是他可以安心功課,而不是沉迷于做生意或是寫什么戲本、說本,前途不可限量,就算考中進士也不出奇。”

聽了唐寅的話,陸松心中對朱浩的能耐又多了幾分認識。

唐寅是什么水平?

那是南直隸鄉試解元,還是二十年前的事情,寫文章很多時候都是越老越辣,誰讓成名大儒都是在年老后呢?

儒家講究論資排輩。

若是連唐寅都覺得朱浩的才學可以與之相媲美,那朱浩考鄉試,即便不是本省解元,至少也有考取的實力。

更何況如今朱浩年歲小,將來能學到的東西更多。

如此想來,朱浩高中進士并非奢望……

陸松忽然發現,能早早跟朱浩結識,也是一種榮幸。

相識于微末,說不定將來能沾點光什么的。

------題外話------

求一波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