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二百七十九章 考完一身輕

更新時間:2022-06-07  作者:天子
前州學正被拉去當本屆縣試的閱卷官,這操作……

范以寬雖然不是安陸本地人,卻對本地士子的學問知之甚詳,以他的資歷,被征召去閱卷,一點毛病都沒有,僅就才學和能力而言,別說當閱卷官,做個首席都行。

可問題是……

你王府的差事都甩手不干了,跑去閱卷,拿著王府的俸祿兼職干別的,有點說不過去。

等朱浩坐下來,幾個孩子瞬間把注意力放到了朱浩身上,完全無視一同參加考試的袁汝霖。

“朱浩,這次題目不難吧?什么題目,你說給我們聽聽。”

朱四好奇地問道。

“對啊,你怎么寫的文章?告訴我們唄……”

連京泓都帶著殷切的神色望向朱浩。

唐寅不說話,只是雙目炯炯地盯著朱浩,似在等朱浩自己去講述考場內的見聞,算是讓朱浩來上一堂社會實踐課。

朱浩把考試大致情況說了,尤其是兩道四書文考題。

朱四小眼睛眨了眨,“都出自《論語》啊?應該不太難吧?”

朱三瞥了弟弟一眼:“讓你寫,你能在一天內把文章寫出來?”

朱四略一思索,當即搖頭。

雖然他跟朱浩同歲,也曾在前后幾位先生的教導下嘗試寫文章,但明顯他不具備寫四書文參加科舉考試的能力,主要是課業進度沒到那一步。

唐寅拿了張白紙過來,放到朱浩面前:“你把考場上寫的文章背默下來,我看看是否有可取之處。”

“不必了吧……”

朱浩笑了笑,出言拒絕。

唐寅面有不悅,但仔細一想,還是點了點頭,以他的見地,自然能感覺到鄺洋名出這兩道題目似有所指。

“汝霖,你祖父也很關心你考試的情況,如果你想讓家人早點放心……或是要備考后幾場考試,可以先回家。”

唐寅沖著袁汝霖道。

這是想把袁汝霖給打發走。

有些話,唐寅必須要單獨跟朱浩相處時才能說。

袁汝霖囁嚅道:“我……我想留在這里……認真讀書……”

朱四問道:“唐先生,如果縣試第一場沒有通過的話,還有后續考試嗎?”

朱三白了他一眼:“你傻啊?當然沒有咯……第一場過了就能參加府試,其實等于是過關了,沒有通過……就得等明年或者后年再考……唐先生,你不厚道啊,你不想教小袁子嗎?”

“人家年歲比你大。”朱四強調。

“那就叫他大袁子……”

幾個孩子鬧騰得很厲害。

唐寅板起臉讓他們溫習功課,而后把朱浩叫到院子里。

唐寅道:“朱浩,之前我跟你說過科舉考試中,有關主考官好惡的問題,你明白吧?”

朱浩笑道:“我當然明白了,鄺知州出此等題目,既體現出他重理學,又表明他忠于朝廷,對興王府保持一定距離……”

“呵呵。”

唐寅有種我自己當了小人的感覺:“你知道就好……看來是我多慮了,我相信以你的才學,還有你在科場上表現出的經驗,這次縣試一點問題都沒有,就看拿什么名次的問題。若是能得縣桉首的話,基本上生員的功名就穩了。”

明朝科舉中,每一縣縣試桉首,也就是幾場考試下來的第一名,幾乎可以保送秀才功名。

“話說,當初鳳元便與縣桉首失之交臂……”

唐寅又提了一嘴。

這件事,朱浩不太清楚。

唐寅說公孫衣與縣桉首失之交臂,大概意思是拿了第二名,如果能拿第一名,公孫鳳元或許就不會在考中生員后才成婚,早兩年就能娶上嬌妻了。

“行了,你繼續備考吧,不為縣試后幾場,乃是為后面的府試、院試,我先回去了!”

唐寅中午畢竟喝了不少酒,今天也不算他曠課,范以寬臨時被抽調去閱卷,不代表他要留下來教書。

若是他選擇留下,反而好似對王府說,我失職了。

這么一走了之,王府追究下來,只能找范以寬的麻煩,本就是你當值,就算你被抽調去閱卷,難道不能提前把事安排好?

唐寅這個先生都走了,朱浩回到課堂也沒意思,當天本也不是他上課的時候。

再說時候不早。

帶著還算不錯的心情,他離開王府。

沒去別的地方,直接去了王府西邊的戲園子找于三。

于三見到朱浩很驚訝:“浩哥兒,今天您不是考科舉嗎?這是……考完了?”

朱浩笑著點頭。

于三道:“早知道的話,就去貢院那邊接您,您看今天有啥能幫到您的?要不要找人陪您一起回府?”

“小三哥,你這話就太見外了……咱是老熟人,不必這么客氣。不過我今天不著急回去,我要去找馬掌柜,你派人陪我出城,再便是你親自去一趟我家,跟我娘說,縣試放榜前我先不回家,免得朱家人找我麻煩。”

朱浩大概猜想,朱家為了阻止他參加科舉,一定會找各種理由刁難三房人。

搶不了你們的產業,把我們朱家孫子帶回家訓練成武夫,這簡直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錦衣衛之家內部事務,連官府都不能過問。

之前有承諾互不干涉?承諾算個屁啊!就是把你兒子帶走,你有本事去官府告嗎?

于三趕緊安排人手。

朱浩到了城外,直奔渡口的錢鋪子,找到剛與外地客商談完一筆存貨和出貨生意的馬掌柜。

“小東家,您參加縣試……”

馬掌柜上來便關心起朱浩科舉的情況。

朱浩笑道:“看來這事兒誰都知道,走到哪兒都要被人問及……考完了,過不過尚不知曉。”

馬掌柜嘆了口氣:“小東家,說句不中聽的,您就算才高八斗,但讀書這件事,可是要踏實下苦功的,以您的年歲參加科舉……太早了先且不說,若是還不多下苦功的話……”

朱浩抬斷馬掌柜的嘮叨:“老馬,你我之間還是談生意,我學習之事自有人管。”

“是,是。”

馬掌柜就是平時被蘇熙貴“慣壞”了,什么事都要過問一下,而且總喜歡摻和自己的意見。

倒也并非惡意。

就是你不知道情況,就在那兒無端評價,你覺得我時間很多喜歡聽你廢話是嗎?

“歐陽家的情況,這兩天我沒過問,算時間的話,鏡子應該陸續出現問題了,莫非她帶著人跑路了?”朱浩問道。

馬掌柜笑道:“船在我們手里,他們想跑也跑不了,估計還沒發現吧。”

笑容帶著幾分邪惡。

好似在說,以您的經驗判斷,鏡子是該出事了,但歐陽家這個新當家全無做生意的經驗,估計運到半道有沒有人盯著都不知道,指望他們發現并及時把消息傳回來極其困難,誰知道除了一個穆仁清外,歐陽家內部還隱藏有多少蛀蟲?

“那有消息知會一聲,再便是把最近生意情況詳細跟我匯報一下。考完縣試第一場,能輕省幾天,把事交待好,若是一切順利……下一場府試估計不會等到四月,三月里就會完成……時間緊迫,到時沒太多時間管這邊……”

馬掌柜聽了又想提醒。

剛說您要用功讀書,怎么還要過問生意上的事?

再說了誰給你的自信覺得自己可以在如此荒馳學業的情況下順利通過縣試?這次你去參加縣試難道不是為了積累經驗,以備下次再考?還真指望能一舉通過?

“小東家,鄙人這就拿賬目,再把幾個掌柜叫過來……開會!”

別的不說,馬掌柜覺得朱浩在管理生意上倒是有一套。

沒事就喜歡找人開個會什么的,把事當眾總結一下,什么東西列得清清楚楚,業績什么的也都一目了然。

連馬掌柜都要琢磨一下,到底是蘇熙貴做生意牛逼,還是朱浩更勝一籌?

朱家。

朱娘當天心緒不寧,做什么事都無精打采,接連想出門去看看,卻又不知該去哪兒。

李姨娘自然知道她關心朱浩考科舉之事。

下午申時將過,算算時間,朱浩這會兒應該要出考場了,朱娘又跑到丈夫靈位前滴滴咕咕。

“夫人,浩少爺年歲不大,就算一次不過,以后有的是機會,不用著急。”李姨娘連忙安慰。

朱娘跪在蒲團上,顯得異常虔誠,語氣中帶著幾分憂慮:“朱家明顯不愿小浩走科舉路,他們想隨意擺布我們三房,最有效的手段便是從小浩身上下手。若是此番縣試不過的話,家里邊就有了口實,以后……小浩再想參加科舉,估計就難了。”

朱娘看明白了眼前的形勢。

朱浩此番參加縣試,不容有失。

李姨娘聽了也趕忙跪下,陪著一起虔誠祈禱一番,這才攙扶朱娘起來,二人來到外邊的院子。

“也不知是個什么家,總要欺負我們孤兒寡母,都是一家人……何必呢?”李姨娘也覺得朱家行事太過霸道。

恰在此時,小白匆忙跑來稟報:“夫人,先前于當家過來,說少爺已考完縣試,此時已經回王府去了,還說發桉前不回來……讓您不必擔心。”

李姨娘愣了愣:“考完了?倒是挺快的,那說明,小浩考的沒問題……這都還沒天黑呢。”

她的心眼兒實在。

考試時間還沒結束,既然能提前交卷出考場,說明考得不錯。

朱娘急忙道:“于三還沒走吧?讓他順帶給小浩帶幾件換洗的衣服去,這兩天倒春寒,中午天說變就變,晚上恐怕要下雨,得多加幾件衣服……把屋里備好的四個包袱拿出來,里面還有床新褥子……”

------題外話------

隆重推薦長風諜戰新作《刀尖之上》:周森,偽滿冰城警察廳南崗警署普通一巡警,一覺醒來,生活突然變得波譎云詭,甄別,懷疑,新的身份,新的使命,周旋于日偽憲、警、特機關之間,克服艱難險阻,完成一個又一個不可思議的任務,成長為一名擁有堅定信仰的共產主義革命戰士!他是刀尖上的舞者!更是索命的閻王。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