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二百六十六章 啞巴虧

更新時間:2022-06-01  作者:天子
契約簽訂完畢,然后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等于銀貨兩訖,最后朱萬簡心滿意足地跟劉管家一道,帶著箱子離開。

馬掌柜沒有出門相送。

朱家人走后,他急忙把契約收好,又差遣人趕車載著他去王府門前蹲守,及時見到剛散學的朱浩。

“你有事?先去處理好再說。”

唐寅本來要跟朱浩一起去吃飯聽戲,其實就是找個地方商量點事情。

見到蘇熙貴手下掌柜前來,唐寅識相地先走到一邊。

馬掌柜立即將契約交給朱浩。

“挺好。”

朱浩隨便瞥了幾眼,便把契約收起。

馬掌柜帶著幾分疑惑問道:“那此事……就這么完了?”

在馬掌柜看來,就算那批鏡子的質量差了點,但有人買不起正品,買贗品來充數,也未嘗不可……

贗品很便宜,一面批發價才五兩銀子,而正品的市價十倍于此……是不是有點虧?而且對蘇熙貴那邊不好交待。

一邊給蘇熙貴供應昂貴的正品,一邊賣次品給朱家?

這事兒蘇熙貴知道了還不來安陸找麻煩?

朱浩笑道:“這就要看朱家向歐陽家供貨的速度了……如果轉手及時,能少碎點,主要成本就要歐陽家來承擔,但如果供貨慢了,等到來日的話……情況將大不同,估計碎得不會剩下幾面。”

馬掌柜驚訝地問道:“怎會如此?”

朱浩湊過去小聲道:“那些平板琉璃,都是我‘精挑細選’出來的,看起來不錯,但只要稍微顛簸,就會碎裂,主要是因為其中摻雜的氧化物太多……具體不太好跟你解釋,就算材質好一點的,我也用金剛鉆在后鏡面上做了一點手腳……它就不能挪地兒……尤其是開箱后……”

具體不太好向馬掌柜解釋,涉及物理知識,馬掌柜也聽不懂具體手段。

但有一點馬掌柜明白了。

這賣的不是次品,而是廢品。

別看包裝精良,還用稻草和絹布等做了隔層,看起來防震措施做得極其完善,卻是一碰就碎的東西。

“這……”

以馬掌柜做生意實誠的作風,即便知道朱家不是什么好玩意兒,但這么以五兩銀子一面的價格賣廢品……還是難免有點心理負擔。

朱浩道:“貨都賣出去了,思量那么多作甚?若我二伯找你,你先拖著避而不見,或者直接告訴他是因為其運輸或保管不當而出問題,大不了讓他來找我和我娘的麻煩……我們看戲去了!”

馬掌柜心中五味雜陳,卻不好說什么,只得向朱浩拱手作別。

“何事?”

唐寅見朱浩把馬掌柜送走,不由好奇地問了一句。

朱浩道:“跟朱家做了點小生意,無關大局……今天的戲不錯哦,乃是關夫子登臺,你最愛看的武戲。”

唐寅皺眉:“武戲太鬧騰了,還是才子佳人的戲好看,比如你那戲園子剛推出的《貴妃醉酒》就很不錯……”

“呵呵。”

朱浩笑著搖了搖頭。

二人沒走出幾步,唐寅突然皺眉:“你跟朱家做生意,定是想坑上一筆,以你這睚眥必報的性子……總是算計人可不太好,走正道比什么都重要。”

朱浩嘆道:“我也知走正道好,可問題是,我正道走得好好的,不時有人過來給我挖坑想讓我掉進去,我就不能適當反擊一下?在這世道立足,前有興王府,后有錦衣衛朱家……我做個善人,還能活嗎?”

唐寅本想說兩句,但想到自己的處境不比朱浩好多少,或許還更差,也就不再提及。

朱萬簡和劉管家用馬車載著兩口木箱回到城里。

但卻沒有馬上去客棧交貨。

朱萬簡覺得自己做成大生意,要去教坊司樂呵樂呵,而且他跟穆仁清狼狽為奸一起算計歐陽女,當然要碰碰頭,探討一下心得。

“二老爺,這貨太過貴重,還是及早送去為好。”劉管家不太放心,苦口婆心勸解。

朱萬簡一臉不屑:“下午剛從那女人手上拿了銀子,當晚就去交貨,不知道的還以為咱真的是空手套白狼呢……耗她一晚,能有何事?”

劉管家為難道:“可是……老夫人那邊還沒交待,這種事該早點解決,畢竟現在咱賬上虧著九十兩呢。”

“你說了算還是我說了算?九十兩算個屁啊!你現在更應該去城里問問,有誰愿意收那十面鏡子……我正好也去找朋友問問,看看歐陽家那女人是否愿意把剩下十面鏡子全給收了,我這是去談生意!”

朱萬簡不顧劉管家勸阻,入城不多時就獨自去了。

當晚。

教坊司內。

房間里,朱萬簡跟穆仁清對飲,兩人均喝得面紅耳赤,穆仁清有一種大事已成的暢快,言語中多少帶著一絲感慨。

算計自己東家,即便最終成就大事,得到成國公賞賜,卻也只能隱姓埋名生活。

朱萬簡給穆仁清斟滿酒,笑著問道:“那不知……你到底如何讓你東家傾家蕩產呢?明日我把貨供過去,銀子到手,但畢竟那些鏡子很值錢,賣出去可以大大地賺上一筆……你不會趁別人不注意,把箱子扔江里吧?”

穆仁清道:“如何善后,母須朱二爺擔心。”

朱萬簡嘆道:“要說你那東家,的確算得上天香國色,我長這么大第一次看到如此漂亮的女人,難怪成國公會覬覦,不過看她的樣子多半不怎么識相……萬一血本無歸后尋死覓活……那事情可就棘手了。”

穆仁清打量朱萬簡一眼,似感覺對方起了什么壞心思,不由皺起了眉頭。

“嘿嘿。”

朱萬簡笑道,“如果有需要幫忙的地方,盡管知會一聲。”

穆仁清板著臉道:“朱二爺多慮了,我這位女東家,對府中上下人等很是仁義,如果歐陽家真傾覆了,包括她在內,上下人等一概都要抄沒為奴,落在債主手里,生不如死……難道有比她進成國公府得到名利地位,也幫下邊的人解脫困境更好的出路?”

“你是說她只能選擇以身飼虎一途?”

朱萬簡眼神中透出些許邪氣:“你就不怕她進公爺府后,報復于你?”

穆仁清搖頭:“只要從公爺那里拿到賞賜,我就會離開南京,找個地方買進百畝良田,安心當個小地主,就此不問世事……朱二爺不必為我擔心。”

“哎呀呀,說哪里話,既然你我合作過,又志趣相投,才多問兩句……其實要是能把人賣到教坊司,嘖嘖,那姿色絕對能當頭牌,真是可惜了。”

朱萬簡的話,說明他真有歪心思。

穆仁清以鄙夷的目光打量朱萬簡幾眼,卻沒有言語。

二人又喝了幾杯,此時突然門口傳來急促的敲門聲。

“何人不識相?這邊又沒叫姑娘,未奪他人之好,跑來湊什么熱鬧!”

朱萬簡語氣不善。

外面傳來劉管家的聲音:“二老爺,是我,有大事!”

“什么事不能等明日再說?”

朱萬簡不想見劉管家這個煩人精。

劉管家道:“老夫人進城來要見您。”

朱萬簡沉著臉,起身走到房門前,把門打開,冷笑不已:“老太太也是,這是對我不放心?不就是過一晚再去交貨,急什么急?又是你去嚼舌根了吧?”

劉管家往里面看了一眼,這才湊到朱萬簡耳邊低語一句,朱萬簡身體一個激靈,不可思議地瞪大眼:“怎會如此?”

劉管家指了指里面的穆仁清。

朱萬簡意識到不能在房里多說什么,隨即回頭向穆仁清告罪,說家里有事,然后匆忙跟劉管家離開。

朱家城內商鋪。

其實朱家老太太并沒有進城,因為劉管家根本就沒膽量把這事兒往家里傳……

裝鏡子的箱子打開了。

里面的鏡子……碎了很多,幾乎所有鏡子都出現問題,有的裂口,有的直接崩碎,碎片散落于箱子各處。

“兩口箱子都如此。”

劉管家欲哭無淚。

朱萬簡怒道:“讓你把貨帶回來,你就是這么運的?一看就是摔壞的……劉管家,你真是罪該萬死啊!”

劉管家大驚失色,急忙辯解:“二老爺,這可跟我沒關系啊,運送全程都輕拿輕放……會不會是這批鏡子本身就有問題?”

朱萬簡氣得一腳蹬在其中一口箱子上,隨即便聽“嘩啦”一聲,里面剩下的鏡子相互碰撞,再次發出碎裂的聲音。

“二老爺,您這是要作何?”

劉管家嚇得老臉一點血色都沒有。

朱萬簡道:“走,帶著它去找姓馬的算賬!”

劉管家苦笑:“貨都送進咱商鋪好一段時間了,人家會給咱說法?”

“貨都碎了,憑什么不給說法?無論如何都要讓他退貨!”朱萬簡怒道。

存放貨物的這家商鋪的掌柜過來勸慰:“二老爺息怒,此事……還是從長計議為好,銀貨兩訖后再行退換,怕是不合規矩,畢竟聽劉管家說,離開渡口時……還好端端的……”

朱萬簡想了想,也有點無力。

他實在想不明白,雖然琉璃是易碎品,但運送進城途中,并沒有大的顛簸,箱子內部也加了防震措施,怎會出現這么大的紕漏?

“那就收拾一下,去歐陽家交貨!把完整的鏡子放在上面,魚目混珠!”

朱萬簡又出了個自以為是的主意。

劉管家無奈搖頭:“歐陽家的人又不癡傻,怎會……不詳細檢查呢?”

“那你說該怎么辦?不會這東西……要壞在我們手里吧?那可是虧了九十兩銀子呢……不對,應該不到九十兩,總有幾面好的吧?”

朱萬簡突然樂呵起來。

壞了一部分,總歸不全壞。

劉管家差點兒一口老血噴出來,一陣無語。

旁邊的掌柜又提醒:“二老爺,不是九十兩,是二百五十兩,如果這批貨交不上的話,歐陽家那一百五十兩銀子……也是要退還的。”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