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二百五十七章 年都過不好

更新時間:2022-06-02  作者:天子
“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

大年初一。

這是朱浩來到大明過的第二個新年,去年過年時還在“游學”路上,一路顛簸,完全沒有什么過節的氣氛,今年終于安定下來,可以留在家中好好享受,體會這個時代新春佳節的民風民俗,甚至開始為來年參加科舉做準備。

“快把新符換上……”

朱娘指揮著朱浩和朱婷一起貼門聯。

這種事,朱浩作為兄長,也是院子里唯一的男丁,自然首當其沖。

妹妹朱婷也成長為一個七歲的姑娘,小臉逐漸長開,說話做事比之前更有分寸。

朱浩的計劃是在公孫夫人坐完月子,把女學開起來,便讓朱婷過去讀書,學一些東西傍身。

若他這個兄長科舉之途不順利,再或是朱厚照沒有按照歷史那般早早掛掉,或是繼承皇位的不是朱厚熜……

朱婷成長起來,幫助母親打理生意也不錯。

這個年代,除了母親,有誰比妹妹更令自己信任呢?

“夫人,要幫忙嗎?”

于三帶著幾個人過來拜年。

見到一家婦孺正在忙碌,想搭把手又怕不合適,只能隔著一段距離發出請求。

朱浩笑著道:“小三哥,你這是不信任我啊,就算我現在個子不高,但只要踩個凳子就行了。你來貼春聯的話,不會把我家的福氣給沾走吧?”

“不會不會,您是東家,這福氣太大,我們可消受不起!”

于三當然知道朱浩是在開玩笑,也不由笑著奉承。

正說話間,仲叔也帶著狗子等人抵達。

于三現在沒有摻和進塌房生意,仍舊負責戲園子、實驗室那一攤子事情,仲叔和狗子則只是幫忙做一些看家護院的瑣碎事情,邸店及配套生意基本是馬掌柜一肩挑。

這是朱浩對馬掌柜表現信任的一種方式,不會安插“自己人”跑去礙事。

你老馬要是真有本事,那就自成一系,看看你如何在蘇熙貴和興王府間周旋……

馬掌柜平時話多了些,人也欠了點,但能力絕對一流。這可是蘇熙貴的高標準要求下一步步鍛煉出來的,好像在蘇熙貴手下做事,誰都可以跟他頂撞兩句,只要事情辦得好,有功無過。

這大概也是蘇熙貴做生意那么成功的重要原因……從來不會因為手下提意見而施加懲罰。

在朱浩看來,馬掌柜這人就是自我意識太過濃郁,東家吩咐一件事下去,總要方方面面進行論證,指出許多問題,把疑惑解除了才一絲不茍執行。

好歹馬掌柜還算懂得禮數尊卑,畢竟他的賣身契還拽在朱浩手里呢。

朱娘早就準備好紅包,里面封的不是銅錢,而是碎銀子。

年前已經發了一波福利,年后繼續散錢,一早前來拜年的都算是跟著朱娘干了幾年的“老員工”,這也算是母子倆對大家不辭辛苦追隨的一種犒賞。

這邊正熱鬧,外面傳來聲音:“讓開!”

這是一個刺耳的老婦人的聲音,一聽就知道是朱嘉氏登門。

大過年的,本來家里其樂融融,結果老太太再次位臨,朱浩看到朱娘和李姨娘臉色急速變化,便知道她們心中充滿無奈……

本想過個好年,卻總有人跳出來搗亂,看來今天心氣沒法順熘了。

“娘,您怎么來了?小浩,快給祖母問安。”朱娘迎了出去。

她倒沒什么可擔心的,府上不但有丫鬟,還有看家護院。

加上前來拜年的仲叔等人,拖出去跟朱家人來個群毆都不會吃虧。

朱嘉氏大概也知現在這個兒媳不好惹,此行也不是來動手的,身邊除了劉管家外只有一名車夫和兩個扈從,朱萬簡和婆子一個沒帶。

“不用了。”

朱嘉氏昂首闊步進了門。

前邊的鋪子里空蕩蕩的,貨架早撤了,朱嘉氏四下環顧一圈,掀開門簾,一馬當先往內院去了。

堂屋。

香桉上供奉的仍舊是朱浩父親朱萬功的靈牌,過年時香火尤其鼎盛,甚至把畫像給供起來了。

朱娘對朱家沒什么感情,但對亡夫卻一往情深。

朱娘本以為老太太見到兒子的畫像和靈牌后,語氣能和善些,誰知老太太一點面子都不給,抬頭瞥了一眼畫像,便大咧咧一屁股坐到靈位前的椅子上。

劉管家跟著進來,站到一側。

“娘,您老親臨,不知有何事?”

朱娘帶著兒子進來,李姨娘和朱婷只能站在門前聽候使喚。

于三等人則守在月門外,里邊要是一言不合動起手來……

就好像誰不敢一樣!

朱嘉氏語氣冰冷:“連過年帶孩子回府拜年的禮數都沒有?都說開年后這孩子要參加童生考,但在老身看來,連基本的孝義禮法都不懂,去了也是白去!”

朱娘嘴唇緊繃著不說話。

她很怕朱嘉氏又來說不讓朱浩參加科舉之事,已準備好迎接狂風驟雨……現在的她心思堅定,朱家越不讓做的事,她越會堅持。

朱家反對的,對他們母子而言那絕對是好事。

久經磨練,若連這點道理都不明白,朱娘覺得自己這幾年的苦白吃了。

“此番為娘到城里來,先把族里各處店鋪一一看過,順帶參觀了下琉璃工坊……”

朱嘉氏說到這兒,朱娘緊張起來。

難道老太太是來說銀鏡和眼鏡生意之事?

朱家知道了什么?

照理說這幾樣東西不在本地銷售,合作對象又是蘇熙貴,其與朱家間素有仇怨,應該不會出賣吧?

朱嘉氏道:“實在難得,朱家接手琉璃工坊后,這半年多時間,總算有點成效,但也只是賺了一二百兩銀子罷了……”

老太太說到這兒,臉上滿是得意之色。

好像是因為二兒子本事大漲,她終于可以在三房媳婦面前證明,不是說生意在你手上才能賺錢,朱家照樣可以。

你別以為朱家會屈服,得把你召回去當什么大掌柜才能扭虧為盈。

“那恭喜娘。”

朱娘沒法就此發表意見,只能先恭喜。

朱嘉氏面色冷峻:“老身就是想問問,你到底如何賺到一千多兩銀子,把宅子贖回的?莫非真如外間所傳,乃是你之前做鋪面生意時積攢的,一直藏著掖著?”

“啊?”

朱娘一驚不老小。

老太太這算什么意思?

來興師問罪么?

說我藏銀子……

那你也要有證據啊。

朱浩笑著插話:“祖母,其實我們涉足了一個新行當,略有盈余……”

朱嘉氏面色不善地瞪了朱浩一眼,有種“看看果真被我說中,這孩子沒禮貌”的輕蔑,板著臉喝問:“做了新行當?”

“我們做了塌房生意,就在漢水邊上。”朱浩笑著回答。

一旁劉管家道:“做生意不跟家里人打招呼,若是出了事,豈非壞了朱家名聲?三夫人,您這樣做不太合適吧?就算分家了,有事也應先與家族知會一聲,朱家在安陸可是有頭有臉的人家,不能亂了規矩。”

朱浩驚訝地問道:“上次在渡口,我去查看我家生意時不是見過劉管家么?劉管家說的怎么好像你完全不知情一樣?”

“嗯!?”

朱嘉氏果然冷目瞟向劉管家。

劉管家頓時有種被這小子坑了的感覺,趕忙解釋:“回老夫人,當時小的并不知小少爺去渡口,乃是為查看生意……”

朱嘉氏面色陰冷,以她錙銖必較的性格,不可能不心頭火起,但大概是想回去后再細細問詢,眼下目標只瞄準朱娘母子:“年景不好,居然跑去做塌房生意,若是蝕本了,是否要將吾兒留下的產業抵押出去?那時這宅子是否要易主?”

朱娘道:“娘,這宅子乃是兒媳斥資贖買回來的,將來如何處置,母須娘多掛心。”

“混賬!”

朱嘉氏沒想到兒媳居然這么不懂規矩,當面頂撞她。

她本以為這一怒,兒媳一定跪下來磕頭認錯,卻未料朱娘面色更加堅定,甚至把頭別向一邊。

她以往對朱家還心存幻想,自然處處受制于人,現在臉皮都撕破了,早已分家單過,還跑來我這兒耀武揚威干嘛?

若非顧忌你是我兒子的祖母,我早跟你急了。

劉管家道:“如今本地出現大坐商,聽聞乃是有官府背景的商賈經營塌房,各處生意都不好做……三夫人此時涉足塌房生意,虧本是遲早的事。”

即便剛才被老太太教訓了,劉管家還是堅定不移地發揮他應有的作用。

朱浩笑道:“沒有啊,我們賺錢了呢,年底一算賺了不老少……”

“嗯?”

朱嘉氏面色冷峻。

一旁的朱娘也很驚訝。

之前不是說好了,不能告訴朱家嗎?

現在怎么自己把底牌掀開?

劉管家冷冷道:“不可能!如今有大商賈擠兌,本地塌房生意全都蝕本,除非……你們做的生意太小。”

“娘,咱做的生意不是很小吧?”朱浩望向朱娘。

朱娘怔怔不知該如何回答。

兒子又在搞什么鬼?

朱浩繼續道:“年底算賬的時候,不是說一個月就賺了二百多兩銀子嗎?”

劉管家聽到這兒,本來非常嚴肅的場合,突然失聲大笑起來,瞧這牛逼吹得……實在沒邊了:“小少爺,說話要誠實,本地塌房生意,誰也做不到每月賺二百兩……呃……”

他突然想到什么。

朱浩道:“難道說老馬騙咱?娘,看來應該把馬掌柜叫過來,詳細問清楚,說是賺二百兩實際卻不到……這是虛報利潤,必須要嚴查!”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