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二百四十三章 餞行

更新時間:2022-06-02  作者:天子
唐寅回鄉之事,最終在興王首肯下定了下來。

走的日子為冬月初九。

這天正好是孩子們休沐的時間,幾個學生一起出來給先生送行,連剛進王府讀書不久的袁汝霖也一并前來送別剛認識沒幾天的唐教習。

王府方面,除了興王沒親自出來送行外,袁宗皋代表王府長史司和張左代表王府承奉司,今日屬官中只要手頭沒事的,再加上唐寅平時要好的酒友,諸如蔣輪等人,全都出來送別。

此番王府派了王府儀衛司儀衛副駱勝的兒子駱安,帶上六名侍衛陪同唐寅歸鄉。

駱安剛從京師回來沒多久,這次興王府委派他去沿途護衛唐寅,更多是看重其年歲跟唐寅相當,有著共同的喜好,雖然二人平時的交流少了一點,想來溝通和交流沒有任何問題。

“老爺,您……沒事吧?”

等王府把馬車備好,唐寅在正門前跟袁宗皋、張左等人依依作別,街角突然沖出來個老人。

卻是曾經唐寅身邊唯一的老仆,在南昌流落很久才得到唐寅傳信,急忙到安陸來見,這是主仆間南昌一別后第一次相見。

老仆異常激動,眼眶都紅了。

唐寅沖著老仆點點頭,然后轉身拱手:“袁長史、張奉正,諸位同仁,請回吧,唐某在王府這一年時間,乃生平最得意時,今生永不會忘記……有緣再見。”

平時唐寅自稱陸某,王府的人除了興王和袁宗皋外,基本也都以“陸先生”相稱,眼下唐寅暫且離開,也就沒那么多藏掖。

袁宗皋上前,笑著道:“瞧伯虎說的,好似再也不回來一般,別說這等傷感的話……哦對了,還有一人要來為你餞行,先稍作等候吧。”

唐寅心想,難道是興王?

可過了大約一刻鐘,見到來人來后,唐寅不由一怔。

正是一年前他初到安陸,跟興王府產生聯系的第一人,王府曾經的教習隋公言。

“仁兄,久違了。”

隋公言看到唐寅后很熱情,先是主動握手,后又擁抱,搞得唐寅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中間他抽空看了眼朱浩,眼神中有一絲警告的意味。

隋公言前來送行,看似突兀,卻預示著唐寅離開王府的這段時間,甚至從家鄉回來后,隋公言都可能會擔任王府教習之職。

王府一時間不知去哪兒找新教習,正好隋公言的署理廣濟知縣任期到頭,回頭他是否還會當官不好說,但看樣子會回王府來當一段時間教習……

“公言兄,未曾想再見時,未及與你共飲一杯,便要離開。”唐寅面帶感慨。

張左笑呵呵道:“陸先生……啊不對,應該稱呼你為唐先生才是,等你重歸王府時就不需要再隱藏身份了,王府上上下下誰不知您江南第一才子大名?早些歸來,咱家跟你喝酒還沒喝夠呢。”

蔣輪也拍了拍唐寅的肩膀,“是啊,回來共飲三百杯!”

“好,好!”

之前唐寅如何也沒想到,王府送行的陣仗這么大。

看得出來王府對自己甚是重視,再加上這次的離開本不在王府計劃內,或許王府方面也在斟酌,若是有唐寅在王府當教習,請誰來當教習都只能做陪襯,公孫衣這種窮酸也就罷了,換作一般舉人誰愿意?

就算找個生員來當助教,人家也不樂意啊!

隋公言回來教書,明顯是王府找不到合適人選下的無奈選擇……

不管怎么說,總不能讓世子課業開天窗吧?

也不能指望正在備考縣試的朱浩天天上講臺授課,充當臨時先生。

堂堂興王府,就算知道朱浩的學問和教學水平很高,但找個孩子給世子當教習,傳出去還不笑掉別人的大牙?

“朱浩,與我同行一程,路上我們再說說話。”

唐寅突然望向朱浩。

當天不用上課,朱浩早早便從家中來王府送行,這會兒手上拿著包袱,是他娘送給唐寅的禮物。

袁宗皋摸了摸朱浩的頭,示意他聽老師的話。

隨即朱浩便往唐寅的馬車跑了過去。

朱浩跟著唐寅上馬車時,有意留意了一下隋公言的反應。

此時隋公言已在跟袁宗皋寒暄,明顯沒把師徒二人當回事,朱浩心里有數,跟唐寅一起鉆進馬車車廂。

馬車行進。

唐寅望著氣窗外熟悉的街巷,有點感慨。

“來時,孑然一身,與你同乘舟車,兩手空空,未曾想要走時,卻有了些許家當。”唐寅感慨地道。

朱浩心想。

可不是么?

來的時候唐寅你連吃喝都要靠我,走的時候至少是三輛馬車,三名車夫以及王府儀衛司侍衛七人陪同,再加上跟你匯合的老仆……看看三輛馬車上大箱小箱的東西,你一年下來簡直賺大發了。

但這些家當,明顯不是唐寅追求的。

朱浩道:“先生,你是不是想到未來不知該為何而努力,心懷惆悵,此番回江南故鄉又不知歸期,突然感懷呢?”

唐寅回頭望著朱浩,苦笑著搖頭:“你啊你,老是喜歡琢磨別人的心思,這樣很不好。我一把老骨頭,決意離開寧王府時,便已斷了功名利祿之心,準備后半生安心種田養花,你卻讓我又多了一年的紅塵歷練。”

朱浩笑道:“這樣不好嗎?如果興王府真出了真龍,那先生你前半生坎坷,就能一筆勾銷,或許還能位列朝班……”

唐寅抬斷朱浩的話,不想聽他畫大餅。

“朱浩,臨走前有件事你一定要告訴我,雖然我知你才思敏捷、觀人于微,但你可否告訴我,你的啟蒙恩師到底是誰?別說無師自通這種鬼話……我不信,你背后一定有高人提點,那是誰?”

唐寅一直以來的疑惑。

為何朱浩年紀輕輕就擁有有比他這樣自詡天才的成年人有更深的見地,還有著近乎無敵的才學。

如果是之前,他問朱浩,也知朱浩不會回答。

趁著今日告別,師徒二人感懷的時候,或許激動之下朱浩就說實話了呢?

朱浩道:“這件事不如等先生回來后再跟你細說……哦對了,這是我娘找人給你做的冬衣,雖然江南天氣未必如江北這般寒冷,但用料和手藝都是極好的。”

衣服根本不是朱娘找人做的,而是朱娘和李姨娘知道唐寅要走,覺得唐寅對兒子有栽培之功,特地親手連夜趕制而成。

但為了防止唐寅多想,朱浩必須要斷了這老家伙的念想。

誰知道你這個浪蕩才子,會不會覬覦人家的娘親?

換作以前不覺得你個老小子那么多情,但最近看你在感情方面簡直有點往情圣發展的跡象,到處留情,雖然我知道你思念的對象始終是寧王的妻子婁素珍……

你一個覬覦別人家老婆的老男人,我能當你在男女方面是坐懷不亂的柳下惠?

“替我謝謝你娘。”

唐寅開心地收下禮物。

雖然唐寅從興王府帶走不少東西,但隨身衣物真沒什么太好的。

要不就是出去買成衣,再或是自己找裁縫定制,唐寅從來沒有刻意追求物質方面的享受,除了喝點小酒,平時一身文衫基本就沒見換過。

有一身新衣服,還是綢緞面料的冬裝,唐寅好生歡喜,忍不住伸手摸了下。

“先生,我看你是該考慮一下……給我找個師娘了。”朱浩再次建議。

唐寅生活邋遢,那是因為身邊沒有女人照顧,如果有的話……唐寅再怎么也不至于會這么不修邊幅。

唐寅笑了笑沒接話茬。

馬車眼看就要出城。

外面傳來急促的馬蹄聲,卻是王府儀衛司的人為唐寅送來之前興王沒來得及送出的餞行禮,乃是個半大的木匣。

即便沒打開,朱浩也知里面放的是金銀之物。

“興王對我,真是情深義重啊。”

唐寅送走來人,心懷感慨。

駱安牽著馬過來:“唐先生,我們該出城了。”

“好。”

唐寅這次沒有回馬車,大概要在此處跟朱浩作別,他似還有放心不下之事,讓駱安等人先到城門外等候,隨后把朱浩叫到身前。

朱浩道:“先生有事交待?”

唐寅點頭:“有關你課業,此番王府找隋公言回來,他不會像我這般包容你,或許會給你找麻煩,你不需要針對他,忍到來年二月縣試開考便可。”

朱浩心說,這算在提醒我跟隋公言和睦相處?

“先生不是年底前就回來了?”

朱浩顯得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朱浩以往還要指望隋公言發好心別雞蛋里挑刺,但現在早沒把隋公言當回事……考縣試是興王支持的,隋公言最多是不聞不問,找麻煩不至于。

朱浩從不指望隋公言教導。

唐寅搖頭:“話雖如此,但可能回來時已是明年春夏時節,甚至……一去不歸,提前跟你說好,避免到時候你胡思亂想。你的性子,就是太喜歡與人爭,希望再見面你有所成長……不必送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