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二百五十三章 年關

更新時間:2022-05-25  作者:天子
開業不到兩個月。

第一個月花費多,基本沒剩下什么錢,第二個月賺二百兩已算很不錯了,上來就拿出兩成利潤作為分紅,著實讓馬掌柜吃驚不小。

“小東家,這……其實大可不必。”

馬掌柜之前雖然驚嘆于朱浩做生意的手段,但他一心回到蘇熙貴手下做事,并不想在安陸久留。

眼下朱浩拿出銀子來……

感觸明顯與之前不同。

朱浩道:“此事已定下,勿要再多言。以后我和我娘不能過多露面,生意上的事還要你多留心,尤其是盯著下面那些掌柜和伙計……這一行水太深,他們未必把握得住!”

“好,好!”

馬掌柜心情激動,看樣子對朱浩心悅誠服。

朱浩沒有送馬掌柜出王府大門,到西院門口便駐足不前。

目送馬掌柜出了王府西大門,朱浩回寢室放下書本,來到食堂吃午飯。

陸松送人完畢,回來后進入食堂,直接在朱浩身邊坐下,廚房的大師傅立即識趣地前來上菜。

陸松作為王府典仗,平日并不吃小灶,跟著大家伙兒一起吃大鍋菜,但待遇也與平常人不同,有什么好菜都優先給他留一份兒。

京泓望著陸松碗里的雞腿和梅菜扣肉,眼中露出些許羨慕之色,陸松客氣地把盛著飯菜的盤子推到朱浩和京泓面前。

“你們吃。”

陸松的意思是自己只是進來坐坐,我這份可以給你們。

朱浩笑道:“陸典仗有事?”

陸松道:“朱浩,看來你經營邸店生意挺賺錢的,一個月下來就有二百兩利潤?”

“陸典仗,做生意盈虧自負,年前本地采購貨物的商家多,自然多賺點,年后一直到春荒時節,城中人大多節衣縮食,我也就沒什么油水了……陸典仗不會以為這其中有我賺王府的錢吧?”

朱浩一臉認真地解釋,不想讓陸松誤會。

陸松自然不會胡思亂想,王府跟朱浩的生意細節雖然他不是很清楚,卻也知王府占了大便宜,王府上下對朱浩和其背后的蘇熙貴非常倚重,不會貿然跑出來唱反調。

陸松嘆道:“我是覺得,你既然能賺錢,就要多用在改善家境上,而不是……你給手下掌柜那么多銀子作何?”

“為了收買人心啊。”

朱浩的回答,直接了當。

以至于陸松覺得,朱浩可能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才會這般坦然相告。

朱浩道:“我娘是朝廷欽賜節婦,不便出面,我在王府讀書,來年要參加科舉,更沒有時間打理生意,邸店全靠馬掌柜撐著,分出部分利潤也是為了讓其能好好干活。要不陸典仗也加入進來,我分你一份?”

陸松搖搖頭,現在他不知該說點什么好。

心想,該說這小子對人大方,還是說你缺心眼兒?一下子分出去這么多錢,還沾沾自喜呢?

“陸典仗跟我做生意,未必要親自出面或是入股,還有很多方法可以合作……”朱浩笑著建議。

陸松連忙擺手:“不必說了,我無意營商。朱浩,你才學卓著,應該在科舉之途有所作為,不要把心思用在旁門小道上。在下忠言逆耳,告辭。”

待陸松走后,京泓不解地問道:“陸典仗剛才那番話是何意?”

朱浩道:“有好東西吃,不趕緊了,還有心思打聽別的情況?”

京泓沒有動筷子,臉上浮現一絲凄哀之色:“是這樣的,聽我爹說,吏部已任命新的長壽知縣,來年年初他就不得不離開安陸,這次回家……年后能否回王府都不一定。”

“哦?”

朱浩詫異地望著京泓。

唐寅不是說要到明年下半年京知縣才會離任嗎?怎么提前了?反倒是知州好好留在任上!

這么一來,明年縣試怎么辦?

完全打亂備考節奏了啊!

朱浩見京泓垂頭喪氣,大致體會到小伙伴生活遭遇重大挫折,對前途產生了彷徨與無助,說白了就是不想離開興王府。

有唐寅這樣的名師指導,還能跟王子一起成長,又有朱浩這樣的益友,要是回到家鄉……就像是突然從鬧市回到深山老林那種感覺。

京泓嘆了口氣,幽幽道:“我會向我爹請求,讓他同意我留在王府,但這件事……說不好,王府可能對我的去留早有安排。”

朱浩笑了笑。

每到年關時,好像王府的伴讀就得為來年能否留下而憂心忡忡。

去年二人一起離開王府,直到今年二月才被招回。

這次卻是京泓感覺自己在王府不長久,今天可能這是他在王府的最后一天,讓一向爭強好勝的他感覺非常沮喪。

“爭取吧,我也會幫你的……如果你留在安陸沒地方去的話,我可以給你提供住所,但你別想住進我家,不方便,我在城里有好幾個住處,你可以隨意挑選……”

以如今朱浩的財力,要給京泓打點好一切并不難。

京泓聞言面色輕松了一些,若他真留在安陸不跟著父親回家鄉,如何安頓是最大問題。

“這是不是就是俗話說的狡兔三窟?”

京泓這時候居然有心情開玩笑了。

朱浩點頭:“可不是么?我的窟遠不止三個,你想住哪個都行。”

京泓搖搖頭:“若我留在安陸,平時只會住在王府,偶爾出去一趟也無須在外過夜,能讓我在王府里守著認識的人讀書……這就很好了。”

下午自習課。

沒什么波瀾,一直到散學時,朱浩跟朱三、朱四等人作別,商量好來年再見,便各自歸家。

朱四本要纏著朱浩,讓朱浩給他點好東西過年時玩,也被朱浩婉拒。

朱浩回宿舍把東西收拾好,正要走,陸松再一次到來:“袁長史在外等著見你。”

朱浩只好停下手頭的活計,跟陸松走到西院門口,就見袁宗皋正跟孫子袁汝霖說話。

“祖父,朱浩來了,孫兒先到門口等著。”

袁汝霖往大門方向去了。

袁宗皋笑盈盈望著朱浩,眼神中充滿老狐貍般洞悉人性的睿智,但朱浩并不會給他機會。

“朱浩,這次老夫找你,是為跟你說一件事……來年縣試時間已定下,就在二月初九,算起來時間只剩下月余,且京知縣馬上就要卸任,來年縣、府兩試均由知州主持,府試定在二月二十六……”

朱浩點點頭:“這么急?”

袁宗皋道:“安陸州考生齊聚長壽縣城,若是府考時間延后至四月,只會讓考生來回折騰,如今北方戰事尚未停歇,江南、江北各處也有山賊水匪匪出沒,并不安全,如此也是為考生著想。

“若不出意外,以你的才學過縣試、府試不難,年后你與老夫一同去見過本州儒學……另外你具結、互結方面可有問題?”

朱浩心想,袁宗皋這么貼心?

縣試已屬于正式的科舉考試,互結就是同考考生五個人互保,一個人作弊五人連坐那種,而具結則是官紳、家族出具擔保……

雖然只是走形式,但沒有還真沒法參加科舉。

以朱浩跟家族的關系,指望朱家提供具結和找人互結,顯然不現實,王府這是怕朱家給朱浩的科舉設檻找麻煩,不允許本地官紳和考生跟朱浩有聯系,最后讓朱浩沒法完成考前準備。

朱浩低下頭道:“我還沒跟家里說這些……”

袁宗皋微笑著點頭:“那就由老夫為你安排,你沒意見吧?”

“嗯。”

朱浩重重點頭。

“再者,王府每年都會給王府中人一些過節禮,你這邊還沒領吧?明日讓人給你送到府上……”

袁宗皋居然主動關心王府給朱浩這個伴讀過節禮的事情?

有貓膩!

朱浩道:“袁長史,其實大可不必,我能留在王府讀書就很好了,現在家里邊……生活大有改善。”

要給袁宗皋一個話頭,讓這個喜歡拐彎抹角的老狐貍早點把事說到正題上。

袁宗皋笑道:“老夫聽聞,令堂最近接手塌房生意,給王府提供了不少貨物,是吧?這其中……”

朱浩急忙擺擺手:“袁先生,其實這一切都是跟我們做生意的蘇東主代為安排的,我和我娘就只是中間調度了一下,具體細節……我們也不是很清楚。”

我能不知你袁宗皋打的是什么算盤?

就算你袁宗皋不再針對張佐,也是來探聽王府購入和出售物資的情況,現在賬目不在你手上,開支如何,采辦如何進行,你不了解細節就想從我身上尋找突破口?

那我就直接告訴你,我們不過是推到前臺當幌子的,真正的操盤手就是蘇熙貴,你找麻煩盡管找他去,別尋我們孤兒寡母的不是。

袁宗皋臉上笑容斂起,以嚴肅口吻道:“先前來王府的馬當家,是你的人?”

“名義上如此……”

朱浩不由望了陸松一眼。

這家伙不會一扭臉,就把自己給馬燕四十兩銀子獎金的事告訴袁宗皋了吧?

袁宗皋看到我給了馬掌柜這么大筆錢,察覺其實蘇熙貴才是個幌子,真正的主事人是我,順帶還能從我身上找到突破口,然后馬上來尋?

袁宗皋道:“你有時間,幫忙引介一下馬當家,老夫有些事不方便問你,或可找他問問。王府來年采辦的事挺多的,說清楚,也是為了賬目上不出差錯。”

老狐貍啊老狐貍,你當我不知道你現在沒有接手府庫的管理權?

王府采辦再多,跟你袁宗皋有關系嗎?

尋這個理由……

嘖嘖,未免太牽強了吧?

請:m.vipxs.la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