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二百四十二章 退意

更新時間:2022-05-25  作者:天子
朱浩笑道:“別想了,別人家的女人想多了不好,還是務實一點,如果陸先生真需要有人陪伴,還對其有意的話,不妨向那老掌柜提親,我想老掌柜看到女兒后半生有著落,定會接受。”

唐寅瞥了朱浩一眼。

他知道朱浩指的是誰,卻不想解釋。

老少二人盯著目標良久,最后唐寅把目光挪開。

“朱浩,本地衙門已確定,來年二月,縣試就將舉行。”

唐寅突然說到正事上,“對你而言,縣試不難,一切順利的話,來年四月就會有府試,也會在安陸州城舉行,少了舟車勞頓,這是如今你最該重視的兩件事。”

“哦。”

朱浩點頭。

院試照理說會在正德十二年下半年或是正德十三年年初舉行,而縣試和府試都會是來年,即正德十一年舉行。

唐寅道:“若是換作別的地方考,或有人針對你的年歲做文章,但若是安陸本地的話,有興王府做你的后盾,你不用為此擔心。如果不出意外,本地知縣最少也要等來年五六月后才會更迭,京知縣……算是自己人。”

朱浩很想問,這算是朝中有人,就連科舉都無往而不利?

“據悉本地鄺知州,年底就將卸任,據說會被調到甘肅,至于接任者誰,暫時還不知曉。”

縣試由知縣負責,府試嘛,自有知州來考。

朱浩笑道:“聽陸先生之意,是要把我后面考學的所有環節都給鋪墊好,我只管去考就行?”

“主要還是得靠你自己臨場發揮。”

唐寅又瞪朱浩一眼,“看你這樣子,每天嘻嘻哈哈,也不知心里琢磨何事,后面或許我幫不到你太多……我打算年底回江南一趟,出來日久,須跟親友打一聲招呼,免得人家以為我已客死異鄉。”

唐寅居然想回江南?

朱浩急忙問道:“你現在人身還不是很安全,就這么回去的話,不怕……寧王的人找你麻煩?”

唐寅道:“凡事小心,回去時不經過江西,料想問題不會太大。長期客居異鄉,我總不能跟家中人徹底斷了音信吧?若是去信,反而容易被人察覺。”

朱浩很想說,你寫封信回去都怕出問題,一個大活人跑回去……

有一點朱浩倒是很贊同。

說是寧王會追殺唐寅,但更多是朱浩帶唐寅離開南昌時人為塑造出的危機感,從南昌出來后也沒見有誰真來刺殺唐寅,就連錦衣衛出身的朱萬宏知道唐寅在安陸,也沒說要去舉報領賞。

或許寧王覺得,夸夸其談的唐寅不能幫其成就大事,放任其滾蛋,又或許從一開始寧王就沒對唐寅說過其要造反,一切都出自唐寅揣測,并無實據;最后便是寧王覺得唐寅知道了也沒問題,誰會相信一個瘋子的話?殺了唐寅,反而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陸先生,要不……我陪你一起回去?”朱浩笑著問道。

唐寅皺眉:“你想跟我一起回蘇州?算了吧,一來一回少說要月余,對你備考縣試、府試無益,走之前我會安排好你的課業……”

朱浩一聽連忙問道:“陸先生,你走后誰來當我們的教習?”

唐寅道:“到時王府自會安排妥當……再說此番我回去,并非一去不歸,最遲兩個月我便能返回安陸。但若是過了這期限我還沒回來,你就不必等了,估計再也不會回來了。”

突然間就談到別離,朱浩如何都沒料想到。

難道是最近唐寅在安陸沒找到歸屬感,心生倦怠,想這么一走了之?

此時正好那婦人過來送菜,一碟濾蒸燒鴨片,一碟鹵豬蹄,外加一盤柳蒸糟鰣魚,聞之香氣撲鼻。擺好菜肴后婦人認真打量唐寅一眼,似也察覺到唐寅每次都來捧場,覺得這老儒生有所企圖。

唐寅反而變得一本正經,正眼都沒瞧一下。

等人走了。

朱浩低聲問道:“那……她呢?”

唐寅微微撇嘴:“你小子,讓你少琢磨一點別人的事,怎不聽勸?我不過是覺得這里的菜肴味道不錯,再便是店家熱情,真以為我要對她怎樣……長相也就一般吧。好了,言盡于此,估摸再有半月左右,為師便要動身,在此期間你有什么想求教的,盡量問,免得你說我沒盡心教你。”

難怪之前要自稱為師。

感情是已經想好了要走,覺得自己身上還有一點可以壓榨的地方,讓朱浩這個便宜弟子盡管開口。

可問題是,你就算身上有油水,我也不缺你這一點啊!

你都快混到跟我混飯吃的地步了,有什么好壓榨的?

“陸先生,我以為今天出來是跟你赴文會呢,誰知你說要走……你要是不回來,我只能說你錯過了絕佳的翻身機會。”朱浩道。

“什么機會?”

唐寅瞇眼打量朱浩。

“保密。”

朱浩懶得跟唐寅細說。

安陸本地,的確沒有適合唐寅和朱浩參加的文會。

二人從路邊攤起身離開時,朱浩看到那婦人望過來的眼神中帶著些許不舍,分明妾也是有意的,可問題是唐寅就是不主動,你說氣不氣人?

唐寅帶朱浩回到王府。

此時剛過中午,因為二人已吃過,就沒去食堂那邊。

正要回學舍,唐寅準備把“畢生所學”傳授給朱浩,尤其涉及應試技巧和經驗,就見袁宗皋笑盈盈過來。

“袁長史。”

“袁先生。”

袁宗皋沒帶隨從,臉上掛著老狐貍般的笑容:“伯虎,昨日你見過的那女子,可還稱心?那邊已在催老夫回復了。”

居然是來談昨日相親之事?

朱浩很想說,袁長史,你很閑啊,這是有多希望唐伯虎在本地安家?讓他從此跟興王府牢牢地捆綁在一起,是你的真實意圖嗎?

唐寅嘆道:“袁長史,實不相瞞,在下年歲已大,不復當年一腔熱血,即便留在王府,也不過是為后半生有個著落……未想過再成家立室,所以……”

袁宗皋似笑非笑:“若這個不行,再給你物色下一家……”

這是認定唐寅對昨天相親不滿意,才說什么不想成家,朱浩卻知道,這是唐寅的真實想法。

也不知唐寅為何意志會變得如此消沉,大概是到了他這年歲,再難有什么抱負,加上長期離開故鄉,如無根的浮萍般,一時抑郁能夠理解。

“袁長史,還有一件事要跟您說,在下準備請個假,回蘇州一趟,家中有放心不下之事……此番離家,已然一年又半。”

唐寅居然之前沒跟袁宗皋提過他要走之事。

此番回蘇州,居然最先跟朱浩提及,打過招呼后才來跟袁宗皋匯報。

袁宗皋明顯感覺很意外,他沒想到唐寅在興王府混到風生水起時,居然產生激流勇退的想法。

“伯虎,你這是……王府可有虧待你的地方?你……容老夫靜靜,等思索后再回復你可好……”

袁宗皋明顯不想答應,他剛回王府,唐寅就要走,外人一看,莫不是袁長史妒賢嫉能,把唐大才子給擠兌走了?

袁宗皋如今正對唐寅示好。

反向操作用力過猛的話很容易讓袁宗皋覺得唐寅這是以退為進,試探王府是否會挽留,或是想以這種退意來讓人覺得他沒有野心。

唐寅誠懇地說道:“只是想回家看看,月余便歸。”

“嗯?”

袁宗皋越發不理解了。

你退就退吧,還來個暫時退,直接告訴我你回去看看就回來,你到底是以退為進,還是真的單純就是想回鄉省親?

朱浩道:“袁先生,最近陸先生一直提家鄉之事,您就同意他回去吧。”

袁宗皋卻堅定搖頭:“此等事,老夫可做不了主,伯虎你要回鄉,還是請示興王為好。你要是走了,王府連一個正式的教習都沒了,世子課業怎么辦?所以你還是慎重些為好,若你真有意離開,應及早跟興王提請。”

不支持,也不反對。

只是告訴唐寅,你就算要走,先得把手頭教學任務完成。

唐寅拱手道:“請袁長史成全。”

“那我跟一起去見興王,正好有朝廷調撥錢糧之事,老夫要跟你商議……”

唐寅跟袁宗皋去見興王。

幾個孩子回到課堂準備上課,唐寅依然沒影蹤。

朱浩把唐寅可能要離開王府之事,對幾個孩子說了。

跟以往隋公言走的時候,幾個孩子暗自竊喜不同,唐寅要離開,幾個孩子臉上都浮現不舍的神色。

這就是差距了。

唐寅的教學水平,不管怎樣,至少贏得幾個孩子肯定,雖然他的教案基本都是朱浩給的。

而且唐寅為人一點兒也不迂腐,對孩子的日常教學和管理靈活變通,幾個孩子對他的印象很不錯,更加重要的是……唐寅名氣大,孩子選先生,也想選個牛逼點的名師。

說出去我是南直隸解元唐伯虎的弟子,就算誰都知道唐伯虎只是詩畫無雙,這逼也能裝得出去。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