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二百三十三章 玩賬

更新時間:2022-05-15  作者:天子
袁宗皋眉頭緊蹙:“你是說,張奉正暗示讓你娘拿出五百兩銀子給他?”

“是啊。”

朱浩一臉天真無邪的樣子,“當時我跟我娘商議過,雖然我們會造鏡片,但對于望遠鏡的銅身以及金銀裝飾品等,并沒有制造經驗,當時工期又很趕,我們臨時找工匠時間上來不及,便請張奉正代勞,采辦原材料及找工匠幫忙加工。”

朱浩的坦誠,顯得這件事上他沒有任何秘密。

又或者……

朱娘母子對張佐這種直接吃拿卡要的行為很不滿,現在袁宗皋回來,就直接向他進行舉報。

袁宗皋只能這么想。

不然呢?

難道會覺得這是朱浩的算計?

如果實話實說都是陰謀的話,那也未免太經不起推敲了。

袁宗皋厲聲喝問:“那你認為,望遠鏡外身造價,需要每一個五兩銀子那么多?”

“這個……”

朱浩遲疑一下,好似在心中核算成本,過了好一會兒才道:“可能用不上吧。但生意是王府給的,或許張奉正是想節省成本呢?”

又是不能再直白的大實話。

袁宗皋道:“這些情況到了興王面前,你可以如實說出來嗎?”

很顯然,袁宗皋聽完朱浩的“拱火”,立即就想對張佐下手。

本以為你張佐貪墨制造望遠鏡款項的手段有多高明,原來就是直接索賄,現在把事主給逼到要到我面前舉報的地步……

也不枉費我從開始就力挺朱浩和他娘,或許在他們母子看來,我才是他們靠山,可以為他們撐腰吧?

朱浩點點頭:“可以……只是,為何要到興王面前說這些瑣事呢?”

這時候,朱浩就要裝天真,扮無辜了。

我都給你分析過了,張佐可能把五百兩銀子收回去是為王府節省成本,對我們母子是刻薄了一點,但對王府而言,應該算是開源節流的大功臣吧?你居然讓我跑去興王面前說這件事?

難道……

張佐沒有把這五百兩銀子交到王府賬上?

袁宗皋沒有回答朱浩的問題,謹慎地道:“這兩日,無論誰來找你,你不得提及望遠鏡造價之事,回頭老夫會安排你見興王!”

“是,袁先生。”

朱浩裝出一副不諳世事的模樣,沖著袁宗皋重重點頭。

隨后袁宗皋著急地走了。

連說好的考校幾個孩子學問都拋諸腦后,好像查明王府采購望遠鏡中的貪墨才是當前頭等大事。

唐寅下午過來時,明顯感覺到他的緊張,悄悄把朱浩叫到教室外,問道:“袁長史來找過你?你對他說了什么?為何他去見興王,極為慎重,把左右人等悉數屏退,還著人把府內賬冊什么的都給扣了下來?”

朱浩攤攤手:“我實話實說了啊。”

“實話實說?怎么個實話實說法?”

唐寅不解。

朱浩便把自己跟袁宗皋的對話大致說了出來,唐寅聽完大吃一驚:“朱浩,你明知如此會在興王府內掀起一場腥風血雨,你……你這不是誠心讓王府諸公不得安寧嗎?”

朱浩扁扁嘴:“王府上下一團和氣,還有咱倆什么事?把他們之間的矛盾激化,不正是我們計劃的第一步嗎?”

唐寅瞬間愣在那兒。

感情你這小子,在袁宗皋面前實話實說,就是為了挑唆袁宗皋跟張佐的關系?讓他們為了爭奪王府大管家的位置而內斗?你好坐收漁翁之利?

“可是朱浩,你不是要以袁長史為對手嗎?你這么做,好像害的是張奉正,虧我這兩日還跟他日夜謀劃……”

唐寅一急,把實情說了出來。

日夜謀劃。

你們為了讓袁宗皋在興王面前失勢,真是肯下苦功啊,先前讓你有事來跟我商議,你怎么不記得?

是覺得有你和張佐,就沒我什么事了?你們真以為離開我,能對付得了袁宗皋這只老狐貍?

可別忘了,之前替王府采辦望遠鏡,的確是張佐索賄在先,袁宗皋有足夠的理由去興王面前舉報,并從這半年的賬目中找出問題。

“我說陸先生,你不會真以為在王府中查個賬,找到過去兩年府庫虧空,就能把袁長史給打壓下去吧?”

朱浩突然沒來由說了一句。

唐寅皺眉:“你這話是何意?”

朱浩道:“另外,袁長史找到賬目中過去半年的紕漏,是否能讓張奉正失勢呢?為何袁長史沒有直接去查賬,而是先來找我?”

“這……”

唐寅琢磨一下:“你是說,袁長史可以把過去兩年的虧空,推給下面的人監守自盜,而他完全可以說對此不知情?”

朱浩點了點頭,眼神好似在說,你唐寅總算不是很笨。

“朱浩啊朱浩,你之前跟我分析利弊,其實只是想利用我去向張奉正獻策,讓其以為查清舊賬便能解決爭端,其實……這不過是你計劃中的一部分?真是居心叵測啊!”

唐寅到現在才算明白。

朱浩先前說了那么多,就是為了挑起袁宗皋跟張佐對立罷了。

朱浩點點頭:“袁長史回到王府,未必一定會先點三把火,他跟張奉正之間本可共存,如果我們不先讓張奉正先緊張起來,令其主動對袁長史出手的話,我們怎能確保袁長史一定會反擊,把戰端開啟呢?”

唐寅感覺又上了一課。

朱浩先前提出的所有假設,都是建立在袁宗皋回來后,為了爭奪權力而跟張佐廝殺上。

可問題是……

袁宗皋回來后,不一定為了拿回府庫大權而跟張佐斗。

或許張佐也不會跟袁宗皋爭,直接把府庫的管理權交給袁宗皋呢?

府庫誰來管理賬目,還不是興王一句話?下面的人有必要會為了主公一句話就能決定的事去拼個你死我活?

但有了朱浩的分析,唐寅認為袁宗皋回來后肯定會立即攬權,打擊一切政敵,跑去跟張佐一通分析,讓張佐也覺得袁宗皋回來將會是他在王府的末日……

然后……

全都進圈套了。

“陸先生,我還是直說吧,其實王府權力爭斗中,孰勝孰負都改變不了我們王府從屬者的地位,看起來張奉正得勢后對你有利,畢竟張奉正出謀劃策上很多時候要倚重智囊,但問題是……張奉正真的會把你當自己人嗎?”

朱浩苦口婆心的話,讓唐寅沉默下來。

朱浩道:“所以我們的目的并不是讓張奉正贏,或是袁長史贏,而是要讓他們內斗,只有這樣,咱們這樣夾縫中求存之人才能在王府中爭得一席之地。”

唐寅微微頷首。

雖然他不贊同朱浩利用自己的方式,但他又知道朱浩跟他的立場是一致的,要說在王府中真正為他唐寅著想的,除了朱浩沒有別人。

唐寅到底分得清誰才是“自己人”。

“如今袁長史要拿王府采辦望遠鏡有人貪墨之事立威,張奉正必然手足無措,估摸今明兩日,興王便會召見問詢,該如何應對?”

唐寅開始務實起來,直接問出心中疑慮。

朱浩笑道:“陸先生的作用不就體現出來了?這個時候對張奉正而言,找補最重要,而且肯定會向你請教……既然五百兩的賬已沒法記在王府府庫賬目上,可王府的賬并不是只有這一本……”

“什么意思?”

唐寅愣是沒聽明白。

畢竟唐寅沒有接觸到王府的核心賬目,對于王府的運作方式不是很了解。

朱浩沒好氣道:“明擺著的事情,眼下還要向朝廷調撥價值兩千兩銀子的糧草輜重,除了從府庫調,還要從今年新入庫的秋糧中調撥,這筆賬還沒記到王府大賬上。

“張奉正現在仍舊是府庫的管理者,就算大賬被袁長史下令封存,但讓張奉正把自己錢袋里的銀子記到外賬上,然后告訴興王其實他從我這拿五百兩,是為王府節省開支,理由不是很充分嗎?”

唐寅大致聽明白了,隨即提出意見:“那該如何對興王解釋此舉……錢財過手不記賬,不是明擺著有貓膩?”

“嘿嘿嘿……”

朱浩笑起來。

唐寅感覺智商被碾壓,但他還是不服氣:“笑什么笑?我說錯了嗎?事后找補豈不等于落人口實?”

朱浩繼續笑道:“陸先生稍安勿躁,聽我說……我給張奉正那五百兩,本來就不是從王府大賬上劃出來的,那是朝廷調撥的銀子。假設,張奉正這樣精于算計之人,想從朝廷撥銀中為王府節省開支,會把五百兩記在大賬上嗎?這是要把罪證記錄下來,等著朝廷將來徹查?”

唐寅蔫了。

他仔細一琢磨。

是啊。

這五百兩怎么說也不能往大賬上記啊!

記錄下來不等于自述供狀?

畢竟朝廷撥銀,王府正據理力爭,到底是二千兩還是一萬兩銀子,難保回頭朝廷不會派人來查賬。

查出這五百兩,如何向朝廷解釋?

“至于沒提前跟興王說,也很好解釋,就說,等支援九邊的物資調運走,秋糧入庫完成再一并說,畢竟眼下王府府庫涉及秋糧入庫和向朝廷捐贈錢糧,大進大出,總賬都沒核算好,何以著急歸納匯攏呢?陸先生你說是不是?”

請:m.7722.org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