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大聰明

更新時間:2022-05-13  作者:天子
千千www.qqxsw.co,最快更新!

朱娘順利帶著兒子離開。

這次她回來,最怕自己被扣為人質,朱家以此要挾朱浩做什么危害大義之事。

但現在朱家除了在壽宴上有所為難,老爺子卻表現出對朱浩寄予厚望的樣子,怎么看此行都值得,讓她感覺……

人間自有真情在!

“夫人……”

于三帶了兩人在莊子側門外的馬車前候著,見朱浩和陸松從這個門出來,不由趕緊迎上前。

朱娘點頭,不想在朱家門口亂說話。

正要上馬車,后面傳來聲音:“三嫂請留步。”

追出來的居然是朱萬泉。

陸松打量朱浩一眼,想試著從朱浩嘴里打聽朱萬泉追出來的目的,朱浩笑著對陸松道:“陸典仗,你先去正門那邊,把馬車叫過來,我和我娘,與四叔說上兩句,便跟你一起回王府。”

“嗯。”

陸松知道這是人家家事,就算可能涉及王府,想旁聽一下,可問題是你站在那兒,人家也不會說啊。

不如先去做正事,稍后朱浩或許會跟自己明言。

陸松帶著人離開,于三等人也都自覺地趕著馬車走出一段路程。

朱萬泉見狀,來到朱娘母子跟前,“三嫂,是這樣的……娘有話讓我轉告。”

朱萬泉一臉為難的樣子,顯然朱家對三房的態度,他這個本家弟弟并不是很贊同,但恪于孝道,他又不得不說。

朱娘道:“但說無妨。”

朱萬泉看了朱浩一眼:“娘的意思是……王府支持侄兒考科舉,乃是想讓他離開,并不是因為侄兒學問有多好,而是早點把小浩給打發了……娘的意思,既然侄兒留在王府,有機會為朱家做事,就不能輕易離開。”

朱娘咬著下唇:“可吾兒明年參加縣試,乃是興王親自定下的……我們有什么資格回絕呢?”

“爭取吧。”

朱萬泉往遠處正往這邊趕車過來的陸松一行看了一眼,低聲道,“實在不行,試著想辦法找人替換侄兒在王府中的伴讀位置……若三嫂誠心為侄兒好的話,不如有時間回莊子來,跟娘從長計議。”

“嗯。”

朱娘點點頭,未予置評。

朱萬泉笑著拱拱手,轉身回側門去了。

“娘,你不會真相信四叔的話吧?”

朱浩見朱娘有些失神,小聲問道。

朱娘低聲道:“娘可沒那么傻……都分家單過了,你祖母明確說你沒法承襲你爹的錦衣衛百戶職位,娘為什么還要對朱家言聽計從。”

朱浩差點兒就要向老娘豎大拇指。

總算開竅了。

一個婦道人家,大風大浪中經歷那么多事后,算是徹底看清楚形勢。

朱家再想用威逼利誘,或曉以大義等方式欺騙,一向踏實本分的朱娘都不會再相信,更何況她身邊還有朱浩這個對大小事情均洞若觀火的軍師?

“對了娘,我看祖父的身體不太好……我的想法是,回去給祖父做個輪椅,讓他平時可以自由出來活動一下,有助于他身體恢復。”

朱浩突然提出一個想椅是什么?”

朱娘一臉迷惑。

朱浩笑道:“就是一種靠手就能走路的東西,平時也是坐著,但相比躺在滑竿上,自由度大許多……就像裝了車輪的椅子……等我做出來娘就知道了。娘,我要跟陸典仗回王府了,你記得別再被朱家人蒙蔽就行……我先走了。”

朱娘看到陸松一行正在前面官道旁等候,準備護送自己兒子回城,說明王府對朱浩的安全非常關心。

這次不單純是來送禮,更是要保護他們母子平安離開朱家。

原本是一家人的朱家,卻對母子倆安全有著巨大威脅,本該是敵人的興王府,卻處處維護他們母子的利益……

連一向認為忠孝大過天的朱娘,都能感覺出其中蘊含的善惡對錯,心中更加堅定了讓兒子在王府中好好讀書的想法,一切聽從王府安排便可。

朱浩斜躺在馬車車廂里,精神有些萎靡不振。

陸松則坐在車夫旁,二人間本來隔著一道車簾,但此時簾子已經卷了起來,可以直接對話。

陸松問道:“朱浩,你四叔跟你們說了什么?”

這是他最關心的問題,回去后要如實匯報的。

朱浩嘆了口氣:“我四叔帶來祖母的吩咐,說是王府鼓勵我來年參加科舉,完全是不想我繼續留在王府,隨便找個借口把我打發了!”

“真是小人之心度君……”

一句話沒說完,陸松頓住了,或許是考慮到朱家怎么說也是朱浩的家族,在孩子面前這么指責不太好。

但他說不說后半句,朱浩都能聽懂。

“他們還想讓我娘回莊子跟他們商議什么對策……但我娘說了,我們都已經分家單過了,我連我爹的錦衣衛百戶職位都不繼承,有什么理由繼續聽從朱家的擺布?再說了,我的目標是考科舉,而不是頂著軍戶的名頭,當一輩子粗鄙武夫,以我這小身板……我也沒辦法從軍啊。”

朱浩泰然自若說道。

陸松回頭瞪了朱浩一眼,他就是軍戶出身,當然不會覺得武夫有什么不好。

可仔細想想朱浩話中的道理,這年頭,能通過科舉當文官,有誰稀罕做軍戶?社會地位低下就不說了,干的還都是辛苦活,而且一代傳一代,沒法逃脫。

就說他陸松,明明在興王府任職,有著大好的前程,卻因為自己世襲錦衣衛的身份,被人先后要挾,苦不堪言。

“你大伯沒回來,我倒是沒想到。”

陸松突然又說了一句。

朱浩笑道:“我大伯神龍見首不見尾,也不知他整日瞎琢磨什么……陸典仗你不必把他當成心腹大敵,他手下沒人,做不成大事。”

陸松聞言又不由回頭打量朱浩。

換作以前,他聽到類似的言辭,只會覺得朱浩是在替朱家開脫。

現在他卻知道,朱浩沒理由幫朱家人說話,那只能說明,朱浩真覺得朱萬宏不會對興王府造成太大威脅。

“可他畢竟之前曾有過謀害興王府的舉動……”

陸松對此耿耿于懷。

如果朱萬宏早一步從林百戶那兒得知他陸松錦衣衛密探的身份,或許當時就利用他做一些加害興王父子之事,如果之前組織策劃攻擊興王府都不算敵人,那怎樣才算?

朱浩一臉高深莫測:“陸典仗怎知,錦衣衛行動前泄露出的風聲,不是他故意放出來的?以他如今在城里藏匿的本事,你覺得若他真有心要跟興王府為敵,會在上次行動中露出那么多破綻?簡直可以稱得上錯漏百出!”

陸松一想,是啊。

朱萬宏這次在安陸州城,要不是其主動露面,王府的情報系統壓根兒就調查不到絲毫訊息,而人家居然能好端端行走在教坊司、酒肆等地,簡直匪夷所思。

而上次……

雖說那次的人多了點,容易泄露風聲,但辦事的水準……

簡直對不起錦衣衛的名頭。

上次就像是朱萬宏故意露出破綻,等著陸松去抓現行一樣,讓王府提高警惕,然后王府加強戒備后,錦衣衛什么事都沒做就撤走了……

走了?

對了,就那么無聲無息走了!

那一次,王府真沒做多少事,你說王府加強戒備,起到了麻痹敵人的效果,可敵人在發現不能成事后,真那么輕易就放棄掙扎?

陸松道:“你是說……你大伯跟朱家立場不同?”

朱浩笑著搖頭:“朱家能有什么立場?先皇時被派到安陸,在此定居二十來年,得到的會比失去的多?

“我大伯更是被朝廷抓去當了幾年人質,你說錦衣衛指派朱家做事就算了,還需質子作何?不就是為了敲詐勒索朱家?

“朱家在安陸把功勞立到天上去,也就那么回事……或許只有我祖母才會覺得,能靠為朝廷立功返回京師,重振朱家門楣。”

陸松點點頭:“我覺得你祖父……朱老千戶他……好像是個明白人。”

朱浩好奇地望向陸松。

我爺爺連站都站不起來,話都也不連貫,只靠幾個眼神,你就能察覺他是個“明白人”?

我看大聰明是你陸松啊。

如果我祖父真是這么個簡單到讓人一眼就看透,那他這個錦衣衛千戶當得也太窩囊了,你不知道有可能他是在演戲么?

連我這個受到他“恩寵”的孫子,都不敢對他的行為下定論呢!

“朱浩,你在王府中好好讀書,我覺得以后振興朱家門楣之事,恐怕得由你來完成。”

陸松突然就對朱浩寄予厚望,“即便興王府未來不能出真龍,至少你也能通過科舉走上仕途,興王府可在背后助你一臂之力。”

朱浩笑了笑,有想法卻不說。

指望科舉一舉成名天下知,畢竟是一條充滿荊棘之路,不是你有才華或是文章寫得好就能在科舉中無往而不利。

考官的主觀臆斷非常重要。

考官水平參次不齊,加上朱浩軍戶出身,年歲又小……很多不利因素!

再加上他桀驁不馴,有著改變時代的小心思,會讓他在文章中自然而然帶有一種野心,或許在唐寅這樣開明的人看來,這是優勢,但在科舉中,有可能會成為朱浩最大的軟肋。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