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二百一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

更新時間:2022-05-07  作者:天子
千千www.qqxsw.co,最快更新!

唐寅一陣尷尬。

小丑竟是我自己!

你們老少二狐談判的過程,我就當沒聽到,也不需要我插嘴。

隨后商定交貨期限,張左表示可以在十五天內把銅管做好,而朱浩則估計二十天內應該可以完成最后的拼裝,張左和朱浩的生意就此談成。

“咱家要趕緊去跟興王提請,用度方面不能等朝廷調撥銀子到位,得提前支付貨款……陸先生,咱家就不多陪了,回頭再與你共飲。”

言罷,張左不理會唐寅,起身后直接出了食堂,去找朱右杬申請款項,因為有五百兩銀子可以騰挪,做事動力很足。

唐寅和朱浩起身送走張左后,飯堂外面等著開飯的一幫侍衛才進來,先前他們看到張左和唐寅好像是在商量什么事情,只能在院子里干等。

“出去吧。”

唐寅的意思是有話出去說,這里不方便。

朱浩摸了摸肚子,“我趕回來很急,連晚飯都還沒吃呢……我想吃完再跟你閑話。”

唐寅道:“要吃飯,我請你,去王府周圍食肆吧。”

這是急了。

你小子看起來很懂人情世故,怎么到了我這里,就開始甩臉色了?難道說我不值得你客套禮數一番?

朱浩輕嘆:“有白食不吃,非要出去花錢,你可真想得開……不過也罷,估計張奉正那邊不會太虧待你,怎么也會給你幾兩銀子的茶水錢……”

“不用了!”

唐寅才不稀罕呢。

現在錢財對他來說,反而成了“身外之物”,之前蘇熙貴給他的一百兩銀子,足夠他過幾年逍遙自在的生活。

二人出了王府。

唐寅請朱浩到食肆,被朱浩婉拒,朱浩想回家吃飯,一來是飯菜可口,二則他要把生意談成的事跟朱娘說。

“你早就知道,張奉正為克扣銀兩,從中獲取利益,才有意給你甩臉色?而你早就想好對策,之前你先表現出強勢,也是為談判中占得先機,讓張奉正意識到,他不得不在你這里做成生意,最好見好就收?”

出王府后,唐寅的問題如連珠炮一般拋了出來。

朱浩笑道:“你都說明白了,還要我說什么?我說不是,你信嗎?”

唐寅心想我當然不信。

“陸先生,其實剛開始我也沒想到,王府中居然有人會如此直截了當跟我要銀子,我還以為張奉正一心為興王府著想,不會謀取私利呢。”朱浩搖頭道。

“是嗎?”

唐寅斜瞟過來,明顯不信。

朱浩輕嘆:“不過想想也是,張奉正怎么說也是宮人,未來的老年生活全靠銀子保障,不然還能靠什么?或許宮人對此更有危機意識,知道自己年邁后會有怎樣的境遇……”

“說人話!”

唐寅語氣不善。

朱浩甩了甩袖子,理所當然道:“既然他喜歡,那我就給他嘍,反正我給蘇東主供貨也是這價。”

“什么價?”

唐寅不解。

朱浩道:“十五兩銀子一副眼鏡,也是配兩個鏡片,不過蘇東主那邊我還要準備金屬框架……這次我直接提供鏡片就行了,十五兩一對,這價錢很公道。”

唐寅更加無語了。

你小子還說后知后覺?

分明從一開始你就想到,王府中人可能要收取回扣,故意把價錢定高一些,然后再把多出來的部分交給張左。

如此做的好處,即便王府或是蘇熙貴回頭調查朱浩,知道了互相供貨的價格,都會覺得朱浩做事公平合理,沒有在價格上搗鬼,基本上做到“一碗水端平”,這是取信大主顧的先決條件。

“朱浩,你小小年歲,哪兒來的這些經驗?總不會是你從書本上學來的吧?或是你腦海中琢磨出的?沒有幾十年人生閱歷,你懂這些?”

唐寅心中大惑不解,便直接問了出來。

朱浩攤攤手:“人情世故,跟謀略無大的差別,如同陸先生陪張奉正來找我,便意識到張奉正的目的,擔心我吃虧……謝謝陸先生的好意,不過一個明眼人都能看透的事,就因為我年歲小,理應不懂是嗎?”

唐寅一怔。

想了想,朱浩的話很有道理。

朱浩連自己顧慮不到的事,都能做到面面俱到,何況是他唐寅一眼就能看穿的情況?

講什么年歲小,那從一開始就不該相信朱浩能為王府出謀劃策,也不該相信朱浩有能力在智謀上壓自己一頭,既然別的都相信了,為什么在人情世故上,還要糾結于朱浩現在幾歲?

“妖孽!果真是妖孽!后面的路自己走吧,我先回王府了。”唐寅陪朱浩出了王府,只是從西門繞到了正門。

別人要從正門進王府或許不容易,但他唐寅想從哪兒進便從哪兒進,走遠了他還怕被朱萬宏給盯上,得到想得的答桉,是該是把這頓消愁酒給補上了。

老天爺。

既生我唐某人,為何還要生這小子?

偏偏還要讓我認識他?

這是在耍弄我嗎?

朱浩回到家,把跟張左談生意的經過跟朱娘一說,朱娘顯得很理解。

“王府的老爺、先生,幫著跑腿,忙東忙西的,給五百兩銀子也是應該的。”朱娘在這種事上倒不迂腐。

朱浩笑道:“我還怕娘心疼那五百兩銀子呢。”

朱娘白了朱浩一眼:“小浩,你當娘不懂人情事理嗎?要不是那位張先生幫你,咱怎可能報效朝廷,還能一次賺一千五百兩銀子?哦對了,小浩,咱收一千五百兩的話,不會虧了吧?成本多少?”

朱浩想了想:“十兩?”

剛進房來,把餃子端在手上的李姨娘聽到后,差點兒一口老血吐出:“浩少爺,你是說……成本只有十兩?”

“可能需要吧,其實鏡片什么的,我那兒有現成的,只是需要打磨出統一的口徑,今晚我就要過去看看鏡片的具體尺寸是多少,如果不夠的話,會在實驗室后院的小作坊臨時生產一批……現在技術已成熟,要制造出來并不難,我找正在城里讀書兼做學徒的那些孩子幫忙就行。”

朱浩笑嘻嘻的樣子,一點都不像是個剛跟人談成大生意的商賈。

朱娘皺眉:“要是被朝廷知道我們賺了這么多錢的話……”

“娘別擔心了,天下獨此一家,別無分號,而且就算有人能彷制……明明可以悶聲發大財,為什么要把成本給揭穿?”

朱浩算是堵上朱娘質疑的聲音。

你肯定會說,別那么自信,天下間怎可能有獨你一人會做的東西?

朱浩的話點醒了,既然這東西值這價,連朝廷都認可其價值,就算是同行,也不會自砸招牌。

“希望一切都如你所言吧。”

朱娘臉上仍有憂色。

朱浩當晚不在家里過夜,而是到了實驗室。

他要指導李家兄弟帶著幾個村里的手巧孩子幫他弄鏡片。

李姨娘幫小白收拾碗快,而朱娘則在查閱賬目。

等李姨娘回來,朱娘道:“先前幾個丫頭都不稱心,該出去找幾個好的,像小浩說的,該有人照顧他的日常起居,看他現在忙得腳不沾地的樣子……都不知該說什么好,又不缺銀子,為何要如此忙碌,還耽誤學業?更讓我們在朝廷和蘇東主面前周旋?”

李姨娘也坐了下來。

不遠處蠟燭前,朱婷正在一筆一劃寫字,眼下小丫頭才六歲,之前朱浩教了她《千字文》,加上朱娘教導,朱婷有了點小學生的樣子。

李姨娘道:“夫人不必擔心,我覺得少爺他身邊有高人指點,不然怎會有這么多賺錢的法門呢?”

“這正是我擔心之處……為何會有人給他這么好的機會,讓我們賺到這么多錢?卻對我們一點目的都沒有?人心險惡,小浩到底還是個小孩子,對世間事不太了解,跟人相處怎能不吃虧?”

當娘的,對兒子總有擔不完的心。

當然只是建立在她認知的范疇,以她的想法,覺得兒子身邊困難重重,充滿荊棘。

李姨娘本身沒多少學問,沒有朱娘那樣高瞻遠矚,只是以實在的口吻道:“現在比以前,咱真是好太多了,如果真有高人幫我們的話,那也一定是大善人,不會害咱的。”

“話雖如此……”

朱娘本想提出一些隱憂,但想了想,李姨娘說的非常有道理。

人家幫你賺錢,你說有歹意,那歹意是什么?

這一家子孤兒寡母有什么能讓人覬覦的?

退一步說,就算有所圖,人家的付出跟回報明顯不成正比。

“回頭給小浩找兩個丫頭,十一二歲的,會疼人,模樣要清秀些,如小浩說的,方方面面都照顧到……當娘的也沒什么能給他的。”

朱娘想了想,好像能幫兒子的,只有給兒子找倆丫鬟,隨身侍奉。

李姨娘抿嘴一笑:“夫人難道不怕,年歲大的丫頭有心思?我倒覺得,只要手腳勤快,年歲小的其實更好些,沒那么多鬼心眼。”

“啊?”

朱娘想了想,似乎也有道理。

好像給兒子找貼身丫鬟,真是一件大有學問的事情。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