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二百零七章 不作為

更新時間:2022-05-06  作者:天子
興王府書房。

張佐、唐寅和儀衛正朱宸,等候朱祐杬把剛得到的御旨拿出來傳閱。

張佐苦著臉道:“先前說是王府給朝廷供應一百個望遠鏡,怎由朝廷調撥款項?明明圣旨上說是一萬兩,可為何姑爺的來信中,又說只有兩千兩?”

消息很奇怪。

御旨是經過官驛傳來的,皇帝親自朱批,由戶部調撥一萬兩銀子,著興王府造一百個望遠鏡。

可明明興王府上奏中說了,成本只需要兩千兩……

皇帝是眼瞎還是腦袋不好使?

又或是缺心眼兒?

上奏的表章壓根兒就沒看到?

既然沒看到奏章那你是怎么朱批的?還是說皇帝就是那么慷慨,你說要兩千,非要硬塞一萬?既然定下一萬之數,你倒是給啊,最后撥款又變成兩千兩,那其余八千兩哪兒去了?

朱祐杬也有諸多不解,望著唐寅道:“唐先生對此事如何看?”

唐寅道:“明顯,陛下沒有親閱興王殿下的奏疏。”

“哦?”

在場幾人都感覺一陣意外。

你唐寅這個分析,真是獨樹一幟,皇帝沒看到,那他是怎么朱批的?

唐寅心想,你們都是蠢人嗎?

這么淺顯的道理都看不出來,用得著我來提醒?

“或是陛下身邊親近之人,代陛下閱了奏疏,并由司禮監代筆批紅,至于其余款項,定是有人貪墨和克扣,說是調撥二千兩過來……到手指不定有多少,或許還會再度縮水。另外,若真要造鏡的話,應該抓緊時間,否則等西北戰局發生變化,或許有人趁機參奏興王府辦事不力……”

唐寅說的是基本的人情世故。

皇帝身邊一堆佞臣,以皇帝的口吻批閱,就真以為是皇帝親自動筆?

難得皇帝同意拿出銀子來造望遠鏡,別人不趁機多報一些,中飽私囊?

現在朝廷承擔了望遠鏡的成本,興王府就偷著樂吧,居然還在這里奇怪剩下八千兩去哪兒了?

你們心可真大!

張佐想了想,望著朱祐杬道:“先生所言在理,王爺,其實這也是好事吧,至少……王府既立了功勞,還不用自己出銀子。”

朱祐杬點點頭,改而望向唐寅,好像在問,是這樣嗎?

唐寅道:“張奉正所說道理成立,但就怕事后被人知曉,會說興王府配合朝中奸佞貪贓枉法,以興王府與朝中奸佞同流合污為由,借機攻訐……但既然此事陛下曾有過朝議,眾大臣即便反對卻強行通過,那……到時興王只說對此不知情便可。”

張佐急道:“唐先生,這里都是自己人,還是說明白一點吧……你這顛來倒去的,咱家都快聽糊涂了……若怕被人說興王府跟朝中奸佞一起欺瞞圣聽,是不是現在就該把這事兒捅上去,檢舉揭發?”

一直都默沒作聲的朱宸提醒:“張奉正,既然之前上奏的奏疏,陛下可能都沒有親閱,興王府檢舉揭發的話,會不會引火燒身?”

張佐頓時很沮喪。

連朱宸這樣的武夫都能看明白的道理,張佐難道看不出?這也算是為了甩鍋,總不能在事發后,說是提前毫無防備吧?

朱祐杬眉頭緊皺。

本來興王府想以望遠鏡為貢品,借此挽回良好的名聲,讓皇帝對興王府重新信任和倚重,誰知會被朝中奸佞利用,借此貪污白銀八千兩之巨……要是東窗事發,興王府可是要承擔連帶責任的。

“唐先生,你來參詳一下,王府當以如何方式應對此事?”最后實在沒辦法,朱祐杬只能寄希望于眼下王府唯一的智囊唐寅來出謀劃策。

總不能把王府長史司的人全部叫來參詳。

越多人知曉,事情泄露的風險也就越大,還是眼前幾個親近的人知曉,把事情控制在一定范圍內比較好。

再說了……

唐寅之前的表現,說明其的確有幾分謀略和膽識。

唐寅道:“為今之計,最好就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朝廷既然調撥二千兩,那就用這二千兩來造,可以提前動工,把東西造好后送到京師,若真有人出來揭發,那就據理力爭,總歸王府只收到白銀二千兩,王府從未跟朝中奸佞有過書信來往,如此便好……”

朱祐杬點點頭。

不作為看來就是當前最好的應對辦法,他不再詢問張佐和朱宸的意見,當即拍板:“既如此,立即安排朱浩去采買材料,及早開工吧。”

唐寅出了王府書房,心情很不錯。

意見再一次被采納,看起來興王對自己的信任日益增加,在王府中地位越發穩固,可以在安陸過穩定的生活。

即便被朱萬宏知道身份,平時出入王府有所掣肘,但反正興王府內也是有吃有喝,有何不可?

但他還是覺得哪里有問題,看看天色,估摸著這會兒朱浩應該要提前散學回家,便從王府西角門出了內院,正好在學舍院門處等候,不多時便見朱浩背著書包從里邊出來。

“哇,陸先生,你不會特地在這里堵我吧?有事干嘛不進去?”

朱浩看到唐寅兜著手靠在墻角,一臉急切地看向自己,便知唐寅來訪準沒好事。

唐寅笑道:“張奉正還沒來找你么?”

朱浩奇怪地問道:“張奉正為什么要來找我?”

“哦,那他應該直接去你家了……找你娘洽談業務。”唐寅馬上意識到,張佐不會直接來問朱浩。

既然朱浩說了,那東西是工坊造出來的,這種涉及兩千兩銀子的大生意,當然要找朱浩的長輩商議,自然也不會去拜訪城外朱家,直接找朱娘便可。

朱浩扁扁嘴:“那意思是說,望遠鏡的事定下來了?找我娘有什么用?她又不知情。”

“什么?令堂她……居然不知情?”

唐寅大吃一驚。

你小子可以啊。

跟興王府做成兩千兩的大單子,居然都不跟家里的大人吱一聲?

你可真是膽兒肥!

朱浩嘴角發出不屑的嘲弄:“這有什么好稀奇的?很多事,我說是自己做的,連陸先生這樣見多識廣之人都不相信,我要是把什么事都給我娘說,她不把我當成怪物看待?”

唐寅點點頭。

心想,這小子總是能拿出一些歪理來服人。

二人一起往西院大門方向走。

唐寅直接把來意說明。

“……先前上報兩千兩,由王府出這筆錢,現在朝廷從太倉調一萬兩銀子,可蔣姑爺從京師傳話來,到手只有二千兩……”

“被貪了唄。”

朱浩回答得很直接。

唐寅咧嘴,牙縫吸了口涼氣進去,這小子……真是一點就透,比王府那些迂腐的書生直截了當多了。

“那這件事,王府應該作何選擇呢?”唐寅問道。

朱浩轉頭望向唐寅,“聽陸先生的意思,你不會進言興王,說這件事順其自然,人家給多少銀子,興王府就辦多少事,事后被人揭發也不管不問,是吧?”

唐寅愣住了。

“那就是被我言中了?”朱浩點頭道。

唐寅顯得很無力,道:“朱浩啊,我沒記錯的話,你先前對我說,可以揣測別人的心理,但不要妄下定論?”

朱浩聳聳肩:“我本來就是揣測,要不向你求證干嘛?我的分析都是根據實際情況來推論……就好像陸先生你,最近因為你身份被人揭破,有點擔心自身安全,所以采取的應對策略就是盡量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說淺白點就是不作為……我的分析有錯嗎?”

唐寅稍加琢磨……

這說法一點毛病都沒有。

我一個在王府避難的書生,王府遇到事情問我對策,我當然希望興王府別搞事情,萬一把朝中奸佞得罪慘了,他們把我當成眼中釘肉中刺,朱萬宏又知我真實身份,不就抓我去立功咯?

原來是因為我膽小怕事,才會那么跟興王提議的嗎?我自己都沒發現,你小子卻能想到?

“那應該如何進言才對?”唐寅問道。

朱浩嘆道:“當然是有什么說什么……興王府做事要光明磊落,拿到多少銀子就是多少,明明拿到的實際數目跟朝廷下旨對不上,卻不聞不問,這不就明擺著告訴別人王府知道有人搞鬼卻不檢舉么?如此錯的就是興王府!”

唐寅急忙問道:“話雖如此,但你覺得這種檢舉有意義嗎?最后被奸邪之人壓下來,還會報復興王府!”

朱浩笑了笑,搖頭道:“陸先生,你還真是怕事啊。”

“我這不叫怕事,是不想讓王府惹麻煩。”

唐寅死活都不肯承認,瞪著朱浩,一張臉漲得通紅。

朱浩一看,臥槽,你還跟我急了?這是小心思被我言中,自尊心受到打擊,才會跟我吹胡子瞪眼吧?

“王府不惹事,朝中奸佞就會把王府當成同黨,是嗎?如此就可保相安無事?

“你不會覺得,那些奸佞就是想拉興王府下水吧?你猜要是興王不向上檢舉的話,會不會你懼怕的奸佞,提前把興王府給舉報了?說興王府明知數字跟上奏對不上,朝廷多調撥了款項,卻刻意中飽私囊?

“到那時,虧空八千兩帑幣的罪責,怕是要落到興王府頭上吧!”

朱浩的話,又一次讓唐寅震驚當場。

朱浩語氣幽幽:“身正不怕影子斜,如果你身子都斜了,憑什么認為敵人會放過你?怕小人報復?呵呵,你檢舉上去,緊張的就該是那些奸佞!

“不要光想怎么把事情給摁住,據實而言,就算事后被揭發朝中大臣也會為興王府撐腰。不然,就是個墻倒眾人推的局面!”

請:m.7722.org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