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太把自己當回事

更新時間:2022-05-03  作者:天子
朱家暫時偃旗息鼓。

好像朱娘轉讓琉璃工坊讓朱家吃了大虧這件事,壓根兒就沒存在過,朱家不再打算追究責任,分家后各過各的,不用互相理會……

朱娘惴惴不安幾日,發現老太太沒再上門糾纏,心中頓時安定下來,裝病的事也暫告一段落,只是每時都在防備老太太突然殺上門來,家里甚至只留了一點銀錢,防止被朱家給一波端了。

朱浩順利把蘇熙貴需要的兩面寬大的玻璃鏡供應上,將一千五百兩銀子拿到手。

“真好,真好。”

蘇熙貴親自驗貨,因為是貢品,需要保證各處邊角都沒有瑕疵,同時也需要檢查各處是否有不平的情況。

若鏡面不平,玻璃鏡就成了哈哈鏡,會把人的身材拉長或是縮短,這本身也是銅鏡的弊端,因為銅鏡很難做到完全平整。

朱浩笑道:“貨交給蘇東主,我們就算銀貨兩訖了,若是后續發生什么……運送不當導致破碎的情況,可就不關我的事咯。”

丑話要說在前面。

玻璃這東西,就算我給你做了妥善的加固和防震處理,可這年頭運送一件東西到幾千里外的京師,半途破損了你跟我討要賠償,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哈哈。”

蘇熙貴聽了朱浩的話,不由大笑起來,“要不怎么說你朱小當家做生意精呢?這東西就沒點保障,萬一是造的時候出的問題呢?”

朱浩攤攤手:“那就請蘇東主先檢查清楚,好好看看是不是真有毛病……查收后概不退換。”

一旁馬掌柜等人也在幫忙檢查,以他們的習慣,沒毛病也能給你挑出毛病來,以此來降低購買的價格,甚至要求退換……

但還沒等馬掌柜開口,蘇熙貴就把人轟走了:“別看了,朱小當家雖然做生意鬼精鬼精的,但為人誠懇,不會以次充好。下去吧。”

馬掌柜等人驚訝于蘇熙貴的“寬容大度”,平時斤斤計較,教他們雞蛋里挑骨頭以節約成本的可不正是眼前這位?

就這么轉性了?

一群人退下后,蘇熙貴請朱浩坐回桌子前,終于把他珍藏的上好毛尖拿出來泡茶,跟朱浩對飲。

“忘了你不懂茶,此乃千金難買的好東西,嗅之清新高雅,飲之鮮爽醇香,回甘生津,妙不可言,平時可喝不到。”

蘇熙貴想到對牛彈琴,向一個不懂茶的人談茶,簡直暴殄天物。

朱浩沒有跟蘇熙貴爭,前世我什么茶沒品鑒過?還跟電視臺做了好幾期關于天下名茶的紀錄片,光是毛尖就有信陽毛尖、茅坪毛尖、都勻毛尖、秀山毛尖、竹溪毛尖、黃山毛尖等等,各種毛尖茶細微的差別我可以說是如數家珍,不過你認為我不懂,那就當我不懂吧。

“挺好喝的,如果做成奶茶應該不錯。”朱浩隨口道。

蘇熙貴問道:“奶茶是什么茶?”

朱浩道:“聽說草原上的人喝茶,都會加上羊奶什么的,別有一番風味,如果再加上一些糖,味道就更好了。”

蘇熙貴本來以為是什么賺錢的行當,聞言肩膀聳動一下,不以為然道:“你還挺會喝的,莫不是你跟草原人做過買賣不成?那些韃子……算了,你這輩子接觸不到,也最好別接觸,那都不是能做生意的……”

言語中,蘇熙貴對韃靼人有很深的成見,不是民族矛盾,而像是做生意被韃靼人坑過,或是被搶過。

“對了,朱家那邊后續你準備如何應付?”

蘇熙貴沒有跟朱浩提有關朱嘉氏曾對他建言結盟之事,以其精明,當然不會把寶完全壓在朱娘母子身上。

凡事都要留一手!

一碗茶喝完,朱浩放下茶盞,愜意地打了個飽嗝:“家都分了,還應付什么?我祖母沒上門來找麻煩,那就大家各自安好,不要自尋煩惱……時間差不多了,我得回王府。”

蘇熙貴本想聽聽朱浩有什么治朱家的妙招,即便自己北上京師,知道朱嘉氏和其背后的朱家要倒霉,也能樂呵一下。

聞言一撇嘴:“那老太太可不是善茬,你們孤兒寡母的,呵呵……”

話不用說透,點到即止。

誰不知道朱家人難纏?

可再難纏,也要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啊,你問我對策?鬼才知道老太太下一步會出什么招數,這時候主動出招反倒容易遭致敗北,還是靜觀其變為好。

朱浩回到王府,先去見過唐寅。

唐寅正拿著一幅畫欣賞,端詳半天,連連點頭,好像越看越滿意。

“見過蘇東主了?”

唐寅隨口問了一句。

朱浩點頭:“我回來時,他啟程往京師去了,此番乃是去送貢品。”

唐寅怔了怔,拿著畫的手有些蜷縮,側過頭不解地問道:“貢品?”

“哦,陸先生不會以為蘇東主是拿你的畫當貢品吧?這東西……也就江南一帶有點名氣,換到京師……名家那么多,就算開個幾十上百兩銀子,也有藏家會收,可問題是……跟貢品還有些差距吧?”

唐寅聞言頓時生出一種挫敗感。

你小子。

說話真直接啊。

我怎么說也算你半個先生,你就不能稍微客氣一點,讓我覺得自己很有能耐?

唐寅把畫軸卷起來,搖頭道:“先前給了一百兩,怎么到現在都不來收畫?我畫作都沒給他,他就這么走了?”

以唐寅對蘇熙貴的了解,那可是個很精明的生意人,背景又強,怎會無端給銀子,然后還把這件事給“忘了”呢?

朱浩笑道:“他去京師送貢品,不比向你‘請畫’事情更大?”

“親自押送?貢品是何物?”唐寅不知朱浩造鏡子之事。

“保密!”

朱浩說完回西院去了。

眼下已到夏天,又到了吃冰激凌的時候,眼下有材料,正好趁著中午把冰激凌做出來,不然下午幾個孩子都會在他耳邊啰嗦個不停。

下午,未時三刻。

學舍內。

幾個孩子美美吃上一頓冰激凌,臉上都浮現一種要把別人的東西據為己有的渴望。

所以每個小家伙都吃得狼吞虎咽,最后大眼瞪小眼,視線全都落到一旁看書的朱浩身上。

“沒了,下次請早。”

朱浩自己都沒吃,迎著小伙伴們帶著渴求的目光,拿著書打了個哈欠。

最近唐寅已在讓他寫五經文,每天要求必須寫一篇,交給他檢查云云,可最后的結果卻是……

每天題目照出,文章照交,可唐寅一次都沒評價過。

連唐寅是否檢查過他寫的文章都不知。

唐寅不說,朱浩也懶得問。

或許唐寅在科舉上,久疏戰陣,讓其判斷一篇文章的好壞,不是太容易;亦或者唐寅看了朱浩的文章后自愧不如,決定只負責出題和審驗一下文章的格式是否正確,剩下的……愛咋咋地。

你朱浩不是有先生嗎?還不肯告訴我他是誰,那你找你先生教你!莫非我一個掛名的先生還要拿著你的文章,跟你吹胡子瞪眼不成?

“朱浩,你一天就不能多造一點冰激凌?完全不夠吃啊!”

朱三小舌頭舔著嘴唇,一臉委屈,就像個沒人愛的小鼻涕蟲。

可朱浩見識過她的刁蠻無禮,并不覺得眼前的小女孩有多可愛。

看過你卸妝的樣子,還想讓我把你當女神?

還是當你的女神經去吧!

朱浩搖頭道:“材料太少,一次只能做這么多,以后可未必能時常供應……成本太貴,而且王府對我本來就有防備,你們確定吃完我的東西要是拉肚子的話,王府不會懷疑是我故意下毒?”

“不會的,不會的。”

朱三討好獻媚,沖著朱浩咧嘴直樂。

事情往往就是這么奇妙。

當初朱浩不管做什么,都不得王府信任,好像他放個屁都可能是故意“毒害”兩位王子。

可現在就算知道朱家要對王府不利,卻還是讓朱三和朱四跟他接觸,甚至偷吃冰激凌被人知道了,王府都沒說什么,之前提醒要戒備朱浩云云……好像連提醒之人自己都忘記了。

朱四蹙眉:“那朱浩,你今天回家,明天來的時候多帶一點材料行不行?”

朱浩沒好氣道:“材料不花錢嗎?再者說了,有材料,還要我花費時間和精力去做,不麻煩嗎?有的吃就吃,沒得吃就忍著……小孩子每天吃那么多冰涼的東西有什么好的?陸炳昨天不是拉肚子了?今天也敢吃?”

“沒事。”

陸炳已經五周歲了,說話利索許多,也學會跟朱浩講理了,“我娘說,可能是喝的水不干凈,我身體硬朗,今天就不拉了。”

朱三不屑道:“就你這小不點還身體好?我看下次再吃奶油冰激凌,你就別吃了,你的那份讓給我吧……

“不行!”

陸炳回答得很干脆。

世子跟我要,那就算了,你一個郡主還想占我便宜?

平時占我便宜夠多的了,涉及到吃冰激凌這大是大非的問題上,想從我身上分一杯羹?門都沒有!

“那京泓……”

朱三又望向正在假裝悶頭讀書,其實耳朵一直在偷聽這邊說話的京泓。

京泓冷冷回道:“你們隨便。”

意思是他那份可以讓出來。

最近京泓在學習方面顯得很急躁,看到朱浩每天都在寫四書文和五經文,他也想學著寫八股文章,可每次都不得要領,總纏著唐寅問東問西,最后的結果就是……唐寅一下課就走,不上課絕對見不到人影。

朱三和朱四對視一眼,姐弟二人都有可以占據別人好東西的小竊喜。

朱浩卻冷冷地打破了他們的幻想:“我對你們一視同仁,誰也別想占別人的好處……不然我就一并取消所有人的份額,大家都沒得吃。”

請:m.7722.org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