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八十四章 做貢獻

更新時間:2022-04-28  作者:天子
朱嘉氏為了幫兒子,或是說為了幫朱家成就一番功名,已不管不顧,有種即將要瘋魔的跡象。

朱浩人在王府,雖然沒回家,但也感受到隨時可至的危機。

“如今興王府看起來已然是鐵板一塊,錦衣衛的人難道還會聚集人馬強攻不成?想利用我來實現你們的目的?也要先看看能不能跟我遞上話再說。”

朱浩避免被家族利用的最好辦法,就是暫時不出王府,只要朱家的人見不到他,就沒法加以利用。

這段時間他就安心留在王府讀書,優哉游哉,寫寫戲文和說本,誰管得著?

王府在加強戒備后,錦衣衛那邊果然沒了動靜。

隨著興王府分布在安陸各地的護衛集結,興王府從裝模作樣加強戒備,到真正戒備森嚴,只用了兩天時間。

此時興王府上下的護衛力量已超過四百人,以往是日夜兩班,每一班這樣能有兩百多人的規模。

現在改變了輪值規矩,所有人分成三班,一次輪值從本來的六個時辰增加到八個時辰,混以不同的輪值時間,每時每刻都有王府三分之二的護衛值守,即便休息時間也一律留在王府內值房,所有人都不得歸家,一律以戰時標準應對。

當錦衣衛看到王府周邊巡邏的人手大幅度增加時,忽然意識到之前可能是中王府的障眼法。

驛館內。

朱萬宏聽取兩名親信手下的總結整理,想到這兩天一直都有王府儀衛司的人進城,心中氣不打一處來。

其中一名親信為難道:“朱千戶,如果我們及早下手的話,或許不會像今日這般被動,現在明擺著我們跟興王府站到對立面,這么多人長期滯留安陸不歸……朝廷那邊不好交差。”

錢寧從京師抽調大批人手南下,協助朱萬宏謀刺朱厚熜,要求做得干凈利落,不露痕跡,現在王府明顯加強了戒備,就算成事也必定會在朝中引發軒然大波。

另一名親信抱怨:“即便我們奉命殺掉興王世子,還會有德王、唐王、蜀王等等,這么殺下去何時才是個頭?”

朱萬宏打量這個抱怨的手下,冷笑著問道:“那意思是,上面交待任務不必理會咯?”

“朱千戶息怒……眼下還是趕緊把本地情況上報,看看上面有何反應。”這個手下趕緊提出建議。

朱萬宏臉色很難看,似也沒有更好的辦法,此時這名親信又提醒了一句:“亦或是遵照令堂的想法,以王府內線行謀刺之事?”

朱萬宏一抬手:“不用了,此計不可行,會讓我等陷入險地,更何況朝廷要針對興王府,在于成化時萬氏謀立興王之舉,朝中人心或有所向,若我等冒天下之大不韙明目張膽動手傷人,朝中清流必定不會坐視不理,而朝廷也定會為將你我推出去問斬,以平息眾怒!

“如今王府有了防備,行刺的任務應及時取消才是!”

“這……可上面的意思,恐怕并非如此……”另一名手下則有不同意見。

朱萬宏冷笑不已:“莫非你想拉我當替死鬼?這對伱有好處?”

那個手下低下頭,不敢再堅持。

錦衣衛高層才不管你朱萬宏死活,只要能把興王世子殺了,最好是父子一起除掉,那就算你完成任務,回頭再把你推出去平息眾怒,朝廷還能撇清關系。

但朱萬宏看明白了局勢,明白自己只是棋盤上的一枚無足輕重的棋子,隨時可以遺棄的那種。

此時他想的是,既然興王府有防備,那我就如實上報,要謀殺興王世子這種事不可能公開,錢寧就算要針對他,也不至于會危及他的生命安全,實在沒必要為了完成差事而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

關鍵時候,朱萬宏還是能分清主次的。

王府戒備加強后。

幾個孩子讀書情況并沒有受到影響,除了朱浩暫時不回家外,連陸炳和京泓也不再回家,只是陸炳平時并不住在西跨院宿舍,晚上會到內院找母親同住。

陸松忙里忙外,平時瞧不見人影。

王府上下如臨大敵,可朱四作為事件中被保護最嚴密那個,卻像沒事人一樣,每天吃吃喝喝,學習玩耍,逍遙自在。

這說明,興王不想讓朝廷紛爭影響兒子的正常成長。

唐寅卻是背負最大壓力的那個。

自從王府加強戒備,公孫衣暫時不用來王府上課,所有的教學都由唐寅一人完成,他的變化也最為明顯,每日都耷拉著臉,不知道的還以為誰欠了他幾吊錢,只要唐寅不主動跟朱浩說話,朱浩一律不理會這老小子。

轉眼已快到六月。

朱浩一個多月時間沒回家,甚至連王府大門都沒出,戲園子和工坊的生意完全交托出去了。

這天唐寅過來通知朱浩和京泓,說是來日,也就是五月二十八這天,可以回家探親,而且一次放假三天,算是補足之前的假期。

京泓很高興,小孩子始終想家,平時就算和小伙伴們玩得很好,久了還是希望見到家人,朱浩則沒有太大的感覺。

第二天就要回家,當日朱浩保持之前那種“晝伏夜出”的作息習慣,下午仍舊不客氣地在唐寅教課時睡覺。

等日落西山,朱浩醒來,發現幾個孩子都在院子里玩,只有唐寅一個人坐在那兒一直笑盈盈看著他。

“剛才敲桌子的是你?”

朱浩揉了揉眼睛,問道。

唐寅笑著道:“不提醒你一下,你要睡到幾時?你小子每天怎這么多瞌睡?晚上做什么去了?”

朱浩不想回答唐寅這種沒營養的問題。

“明天你就要回去了,這一個多月在王府里什么感受?”唐寅問了一句。

朱浩還是不回答。

唐寅自討沒趣,卻不依不饒:“那現在我問你,你覺得眼下王府的危機是否已過去?錦衣衛可還會對王府行兇?”

朱浩瞇眼打量:“陸先生,你作為王府幕僚,聽說最近興王時常召見,你對外面情況的變化應該比我清楚吧?你來問我,算是對我的考試嗎?”

唐寅一怔。

怎么還是沒法瞞過朱浩啊!

王府眼下情況如何,直接問王府中人就行了,錦衣衛那幫人走沒走,朱萬宏有何動向,問一個關在王府的小孩……有何意義?

他的目的就是為測試,你小子一個多月沒出王府,若背后有高人的話,最近沒法跟你通氣,你的見地應該沒那么神了吧?

“就當是考試,如果這都被你言中的話,我回頭不管你在課堂上的作為,但若是你猜錯了……”

唐寅臉上突然升起一抹壞笑。

朱浩道:“要是我猜不對怎么辦?腦袋長在我身上,困起來實在擋不住,就算你拿戒尺抽我,我還是困啊……其實我被趕出王府也不錯,免得再被朱家人利用,從此以后他們找不到王府的破綻……

“不是我吹牛,走出王府后我仍舊可以找到讀書的地方……王府對現在的我而言,乃是一種無形的桎梏!”

朱浩這話讓唐寅聽得是一愣一愣的。

你小子怎么突然像是打了雞血一般,跟我說這些有的沒的?

不對啊,這小子好像說,家族會利用他……

這倒是跟興王傳給我的消息吻合,當時我還替你分辨幾句,連張佐等人也幫你說話,說你不會危害世子安危,但同時也不會讓你出王府……這才沒影響到你在王府讀書,也沒把你趕走……

你沒出王府,怎么知道家里想利用你來行刺?

“陸先生,還有事嗎?”

朱浩突然心平氣和望向唐寅。

唐寅白了朱浩一眼:“朱浩,你年紀輕輕,卻有一副老成的心態,或正應了旁人所說,沒爹的孩子早當家,你是真讓我見識到了!”

唐寅本還想繼續糾纏,對朱浩進行盤問。

但眼下他已不再糾結朱浩背后是否有高人這件事了。

“對了朱浩,我聽說最近戲班那邊都沒怎么演出,城中發生了不少事,你出去后就知道了。”

唐寅起身往門口走。

朱浩問道:“什么事?”

唐寅道:“你出王府便知。”

朱浩點了點頭:“或跟寧王有關。”

“嗯?”

唐寅聞言駐足,回首打量朱浩。

如果說王府中事,朱浩背后或有高人提點,那眼下城中事,朱浩應該不知道吧?也不對,若是陸松或是別的什么人,在朱浩面前說過什么呢?

這又不是什么秘密!

朱浩已經在收拾課本,顯然不打算再上下午最后一堂課,隨口道:“本想跟蘇東主好好做生意,這兩個月我沒回去,蘇東主那邊貨物得不到供應,定到處托關系看是否讓我出去,你不會是……被蘇東主給收買了吧?”

唐寅沒好氣道:“你小子瞎說什么?”

朱浩道:“我第一批貨給了蘇東主后,他從中牟利定然頗多,這樣的大生意,他能不想繼續做下去?

“不過我想最近安陸周邊不太平,要把貨運走也不易,若蘇東主真念著跟我做長久買賣,估計會找他姐夫,也就是黃藩臺,把周邊盜亂什么的給清理一下。也當是我為本地商貿,還有民生,做的一點貢獻吧!”

請:m.7722.org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