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五十六章 使絆子

更新時間:2022-04-19  作者:天子
朱家莊園。

這天劉管家急忙帶著一件東西去后堂找朱嘉氏,到了朱嘉氏面前,從油紙包里拿出一封信,朱嘉氏接過信函時手都在顫抖。

“林百戶派人送來的?”朱嘉氏關切地問道。

劉管家道:“乃是通過驛站送來的……”

朱嘉氏聞言松了口氣,呢喃道:“驛站?驛站!好!好!”

沒避開劉管家,當即把信函打開,看了里面旳內容,一張滿是皺紋的蒼白老臉上,多了幾分血色。

劉管家問道:“大老爺的信吧?里面說了什么?”

“沒事就是最大的好事。”

朱嘉氏嘴角浮現出一個常人難以察覺的笑容,“吾兒已不必每日留守詔獄,能回私邸了,只是京師他哪里有家?快了,再過幾日……他就要回安陸。”

劉管家聞言驚喜地問道:“那就是說,大老爺終于守得云開見月明?那真是朱家之幸啊。”

朱嘉氏這次終于忍不住笑出聲來,一臉老懷安慰之色:“老身要趕緊把此好消息告知太爺,順帶把家里人叫過來,當眾宣布,苦日子終于熬到頭了。”

“好咧。”

劉管家正要去叫各房的人過來,突然想到什么,“三夫人那邊怎么處置?老夫人,小的說句不中聽的,您聽了別見怪,要不是三夫人家的小少爺,王府不會幫這么大的忙,是不是也把人叫過來呢?”

他的目的,明顯不是幫三房的孤兒寡婦說話,更像是幫興王府說話。

朱嘉氏臉色頓時變得冷漠:“不必了,朱家家業沒他們的份兒,吾兒回來對他們來說絕非善事,難道老身不開眼,非給人添堵不成?把其余幾房人叫過來便可,其他人等勿擾。”

就在朱家長子朱萬宏歸期有望時,興王府內,袁宗皋即將離去,到江西上任。

這對興王府來說可謂一大損失,這些年朱祐杬對袁宗皋相當倚重,加上朱祐杬生性隨和,基本不與人爭,使得王府就靠袁宗皋撐著,袁宗皋這一走,王府內其余官員沒能力挑起大梁。

“袁先生后天一早就走,我們……要不要一起去餞行?”朱四課余時提議。

朱三瞇眼望著弟弟:“袁先生一走,管我們的人少了一個,這是好事啊!難道你不怕被袁先生見到我們無所事事,找人囑咐一番,要求把我們看緊了?這兩天他忙著收拾行囊,一家老小不少,我們最好別去現眼,袁先生不記得我們最好……朱浩,你說是這個理兒吧?”

自己耍小聰明,還征求朱浩的意見,尋求認同。

朱浩此時正在伏案寫新教案,聞言頭都沒抬,隨口道:“你開心就好。”

朱三皺起瑤鼻:“你啥意思?”

朱四笑嘻嘻道:“朱浩大概是說,就算你不去餞行,袁先生也不會忘記找人督促咱們學業,現在有陸先生,還有公孫先生,另外王府也會派人盯著,要是父王再每天關心一下課業,不時找我們去考校的話……”

“夠了!閉上你的烏鴉嘴,凈說不中聽的。”朱三對弟弟毫不客氣。

朱四吐吐舌頭,不再理會胡攪蠻纏的姐姐,轉過跑到朱浩課桌前:“朱浩,我們去蹴鞠吧?哦對了,你之前說請那個演白蛇的姐姐進王府來唱曲兒的……”

朱浩筆耕未停,隨口敷衍:“王府不好進啊,等回頭出去聽吧,這兩天戲班正在排新戲,是關公的《戰長沙》,你們最好跟王府申請一下,看看能不能出去……把戲班請進王府來演出的話,恐怕有些麻煩。”

“新戲?好啊。”

朱四聽了很高興。

朱三則輕哼一聲:“袁先生走了,我們出王府只會更難,還想出去聽戲?還是把戲班子請回來演出現實些……”

朱浩寫了半天,終于把筆放下,抬頭看了看正在忙碌讀寫的京泓,以及笑盈盈看著眼前一切的小傻蛋陸炳,搖頭輕嘆:“此一時彼一時也,袁先生調走后,你們的學業再也不會像以前那般嚴格,只要你們不是私自出去,先行請示過,找人跟著,想來可以成行。”

朱四對朱浩的意見很是贊同,忙不迭點頭:“那我今天就去跟娘說,讓她幫我跟父王提一下。”

袁宗皋離開興王府!

朱浩認真琢磨了一下,這對自己是福是禍?

應該算好事吧。

袁宗皋乃是只狡詐的老狐貍,雖然現在對他還算看好和信賴,可就怕相處日久,被袁宗皋察覺到他的野心。

再就是唐寅身上具備的氣質跟之前他塑造的那個完美“陸先生”有極大差距,袁宗皋跟唐寅相處越久越容易發現問題。

現在等于是朝廷幫了自己一把,把袁宗皋給調走了。

但袁宗皋遲早要回來,歷史上袁宗皋調江西按察使只是走了個形式,掛職而不履職,這次別到最后袁宗皋也不用成行,那對朱浩來說才叫麻煩。

可眼下看來,袁宗皋非走不可。

就在朱浩一心準備新戲,這幾天散學都會去戲班子看一看排練情況,以及逐步完善城里的實驗室設施時,唐寅開始給自己找麻煩了。

袁宗皋離開王府前一天下午,本已到朱浩散學出王府的時間,唐寅卻在不是他當值到來,單獨把朱浩叫到院子里,遞給他一個條子。

“陸先生,這是什么?”

朱浩急著走,有些不想看。

唐寅道:“是這樣的,你跟幾個孩子一起讀書,就像青年人跟小孩子讀書一般,對你沒有助益,學業反而可能會退步……你先試著寫一寫四書文,這是題目,還有一段范文,你看完后寫上幾段,每一段要一致,啟承轉折一律要契合……你能完成吧?”

朱浩一聽大概明白唐寅的心思。

之前唐寅不是一直打聽他背后高人是誰嗎?他不說,還當面把唐寅教訓了一頓,唐寅一直隱忍不發,這幾天唐寅沒有醉酒誤事,一直憋著使壞呢。

你小子不是說我教的東西你都學會了么?那我就給你加點難度,讓你學一點青年人應該學的知識,把你禁錮在課堂上,美其名曰是為了幫助你學業進步,但其實是不讓你那么逍遙自在。

朱浩沒接條子,皺著眉頭,抗拒地道:“陸先生,以我這年歲,直接寫四書文,是不是太早了點?”

唐寅笑道:“那也要看是誰,別總在做事時拿出不符合你年歲的城府和才干,讓你讀書卻又強調自己是只個孩子……你學得多、學得快,就應該推進課程,而不是故步自封。

“如果我按照一般先生教授跟你一般年齡孩子的知識,那叫因循守舊,這實在有負你娘的期待!”

朱浩差點兒想罵娘,把唐寅你介紹進興王府,你就給我使絆子是吧?

還期待?

我娘對我有什么期待,關你什么事?

“那行,回頭我寫好了交給你。”

朱浩拿過條子便走。

唐寅伸手阻攔:“別急著走啊,在學舍寫完了再走,現在又不是讓你正式寫四書文,不過是照葫蘆畫瓢……你四書章句集注都已了然于胸,這對你不難吧?”

朱浩皺眉:“那我寫完了,就可以走?到時你不會再給莪出道題目吧?”

唐寅臉上露出壞笑:“也不是不可以。”

朱浩直接把條子丟到地上,用惡狠狠的目光瞪著唐寅,“陸先生,你是故意給我找麻煩嗎,虧我還給你寫五經教案,你就這么針對我?”

“你……在寫新教案?”

唐寅本來正要教訓朱浩這種不符合尊師重道傳統的行為。

聽到朱浩正在做什么時,突然沒底氣了。

名義上他是朱浩的先生,但其實什么都沒教過朱浩,反而他上課時所講內容都是朱浩提前編寫的,加上了他的一些理解,但總覺得講起來不如朱浩的原版。

這次他要教朱浩四書文,也是想重新厘定一下二人的關系,不然現在罵朱浩都沒底氣,可若的確教過朱浩,有了師生之實,那時再懲罰好像就合情合理了,自己這個先生也能當得心安理得。

“陸先生,如果我不給你寫五經教案,讓你自己撰寫,你覺得會達到眼前的高度?或是說達到興王府的預期嗎?”朱浩臉色冷峻地問道。

唐寅面子上有些掛不住,搖頭輕嘆:“為師自然會努力備課,若事事都依賴你,到底你是先生還是我是先生?或者你帶我去見教你學問那人,我自會跟他說清楚,到時就算你一心跟他讀書,我也絕不反對。”

朱浩道:“陸先生,其實四書五經的內容,雖然我不敢說已有所成,但大致都學會了,剩下的就是需要時間融匯貫通,如果你要讓我寫四書文和五經文的話,明日課堂上我給你寫,今天不要擋路,可好?”

“你……”

唐寅頓時覺得朱浩的口氣太大。

你說自己四書五經都學會了,牛逼就已吹破天,還說可以直接寫四書文和五經文,你真當我是棒槌?小小年歲有點智計是不假,可學問這東西日積月累方有所成,你才幾歲?能積累幾天?

“好,明日你寫一篇出來,讓我見識見識!”唐寅不敢把話說滿了,這是經驗之談,只能立個約,自己也不去當那攔路的惡人。

請:m.vipxs.la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