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五十四章 斥責

更新時間:2022-04-18  作者:天子
朱浩晚上回家。

喬遷新居,盡管宅子不是自己的,但朱娘還是找來仲叔等人好好收拾了一番,桌椅板凳全都換成新的,看來朱娘是想在這個院子長住。

“可惜咱在南昌府租的樓院啊……”

李姨娘一邊打掃,一邊還有些心疼。

朱浩回來后便忙著打下手,幫木匠遞一下工具木料什么的。

朱娘從房間里出來,招呼道:“小浩,你過來。”

朱浩把手上的活放下,跟朱娘進了屋子,這間不大的屋子乃是專門為他父親朱萬功供奉牌位的,現在只點燃蠟燭,香還沒有上。

等朱浩上前把香點上,插進香案,朱娘才道:“小浩,在你爹面前立誓,將來務必把你爹留下的田宅拿回,那本就屬于我們的。”

朱浩抬頭打量老娘,這個娘終于分清敵我了,至少知道現在朱家才是敵人,失去的田宅必須物歸原主。

“娘,你說如果我們用錢從朱家買,朱家會賣給我們嗎?”朱浩問道。

朱娘搖頭:“不可能,或許連我們買宅子的錢,也會被朱家一并拿走。”

朱浩點點頭:“那我們有什么辦法拿回來?”

朱娘:“……”

很現實的問題,家族拿走了,不可能好心還回來,用錢買還不行,是可以找個代理人去買,可問題是買回來你住不進去……當前只有一種方法,朱娘母子飛黃騰達后,朱家已沒法限制田宅歸屬,那時不管是買,還是用別旳什么方法,都不用擔心。

“娘啊,這么說來,想要拿回宅子,任重而道遠。”朱浩發出感慨。

朱娘神色堅毅:“正因為艱難,才讓你立誓,你要跟著陸先生用心讀書……千萬不能怠慢學業,你爹在天上看著呢。”

朱娘對先夫留下的家產被婆婆拿走耿耿于懷。

朱浩要幫朱娘醫治心病,未必要等日后飛黃騰達,如果能說服興王府幫忙購買,或許有機會,只要購買者是朱家開罪不起的大人物就行……

找湖廣左布政使黃瓚也是方法,找蘇熙貴級別就低了一點。

可興王府或是黃瓚,會幫他們母子?

有必要在這種事上相求?

除了用權力壓制朱家,逼朱家就范,好似無其他更為直接有效的辦法,而且朱家目前看來并不缺錢,無需把田宅轉手賣掉,如此一來就難辦了。

興王府,書舍院。

這次復課看起來跟之前完全一樣,只是又有所不同……朱三換上了一身女孩裝束。

“真好看。”

陸炳傻愣愣的,第一次看到朱三穿女裝來上課,瞪大眼睛道。

朱三被陸炳贊美,竊喜不已,卻把目光落在京泓和朱浩身上,發現這倆家伙一點都不在意自己裝束如何。

“喂,你們就不能多看我一眼?木頭疙瘩?”朱三很不滿。

本郡主穿花衣給你們看,居然熟視無睹?

太不給面子了!

這次不用朱浩說,京泓便陰陽怪氣回答:“男女有別,非禮勿視,之前都不知你是郡主,若知道了,當初就不會跟你一起蹴鞠,還跟你有身體……咳!”

朱三撇撇嘴:“我還沒怪你們呢……哼,你又沒吃虧。”

朱四在旁張嘴大笑:“我看吃虧最多的就是朱浩……”

“小四,你什么意思?拆我臺嘍?”朱三瞪著弟弟。

朱四道:“你忘了當初落水,是誰抱著你,把你拉上岸的?”

幾個人都用莫名其妙的目光望著朱四,因為這段過往京泓和陸炳從未聽當事人提過,他們自然好奇那是怎樣一件事。

朱浩趕緊打斷幾個孩子的對話:“好了,趕緊坐下來讀書,今天陸先生給我們上課,他來了見到我們吵鬧,一定會責罰我們!”

“會嗎?我看他人挺好的……”

朱三一臉不以為然。

在她看來,唐寅雖然不像公孫衣那么好欺負,但絕對好說話。

朱四道:“姐,嚴師出高徒,陸先生能讓朱浩學那么好,一定很嚴格,現在是跟我們不熟,不好下手,等熟悉后……恐怕就見識到了。”

幾個孩子都覺得朱四這番話很有道理,全都拿起書本,裝模作樣翻起來。

可等到日上三竿,平常一節課時間都到了,仍舊不見唐寅露臉。

因為當天是既定唐寅講課的日子,公孫衣沒進王府,唐寅不來就等于是授課開了天窗,幾個孩子最初還不說話,后來忍不住攀談起來。

說的基本都是玩的事。

朱浩問道:“陸先生今日有什么事?為何不見人影?”

朱四想了想:“我記起來了,好像昨天王府請他喝酒來著,會不會喝多了,今天沒起來?”

聽到這兒,朱浩心中一陣擔憂。

這老小子,不會把之前放蕩不羈的做派,拿到興王府來了吧?唐寅雖然聲名在外,但也是個不折不扣的老酒鬼,這樣的酒鬼可以在逃難的時候不貪杯,可一旦安定下來,他能把酒癮給戒了?

“好了,既然陸先生不在,今天的課還是由我來講,繼續昨日的課程……”

朱浩不能讓唐寅沉淪。

現在好不容易讓唐寅有機會重獲新生,不能因為以往的惡習而毀掉后半生,不然白瞎了自己之前一通折騰。

他只能先充數,給幾個孩子上課。

等朱浩上了一節課,唐寅姍姍來遲。

不出意外的,唐寅身上還帶著一些酒氣,要說喝酒是昨夜的事,宿醉不醒也就罷了,來到課堂上也不知換下昨日的衣服……這是得有多邋遢?

大概這就是酒鬼的通病吧!

“陸先生,你可算來了,睡得可好?看你眼角還有眼屎呢。”朱三發揮了她一向小毒舌的本質,拿唐寅開涮。

唐寅揉揉眼睛,嘴里振振有詞:“袁長史剛收到吏部調函,即將出任江西臬臺,府上設宴便稍微貪杯了些,好了……開始今日講課。”

臬臺即按察使,為各省提刑按察使司的長官,掌一省刑名按劾,與布政使、都指揮使分掌一省民政、司法、軍事,合稱三司。

袁宗皋從正五品的王府長史司長史連升四級成為正三品臬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算是拔擢,當然當事人怎么想的就不知道了。

唐寅去參加袁宗皋的宴席,席間多喝了幾杯,理由也算充分。

“還是講《孟子》……”

唐寅在上面講,講得很仔細,可講了半天發現下面幾個孩子眼神不太對,有種看他笑話的感覺,也沒有人做筆記,而做筆記是朱浩教案中一再強調的,讓學生在書籍中相應部分標注,并做一些注解。

“你們為何不注釋章句?都背下來了?”唐寅不解地問道。

朱三笑道:“先前朱浩講過了,我們也都注釋了,而且陸先生跟他講的一模一樣,我們不需要再加什么注釋了啊……”

唐寅聽了不由一陣尷尬。

想來自己的教案是朱浩給的,講的內容也是朱浩注明了的,如果朱浩已經講過的話……那自己是不是太丟人了?

朱浩連忙道:“我講的本來就是陸先生教的……以往隋先生和公孫先生不在的時候,也是我在講,陸先生可以講接下來的內容。”

唐寅一陣慶幸,朱浩保全了自己的顏面,可自己總拿別人的教案講課,是不是太過投機取巧了點?更可甚者,他的備課沒有進行太多,也是因為喝酒的緣故……現在讓他跳著講……提前沒備課怎么辦?

朱浩對唐寅有點無語了。

該給你準備的都準備好了,你因為喝酒誤事我來講,你卻接不下去,你這樣還當世子的教習?

“陸先生,我剛講完不久,需要他們多理解一下,先溫習吧。”朱浩又給出解決方案。

唐寅一聽只能如此,點頭道:“那就先溫故,溫故而知新嘛……”

說完不再理會幾個孩子,坐在那用手撐著頭,一副困倦不堪的模樣。

朱浩借口去茅廁,把唐寅叫到院子里。

朱浩問道:“陸先生,為何今日你不在狀態?”

唐寅苦笑道:“不都跟你講過了?昨日袁長史請喝酒……”

“喝到幾時?可是王府中人都跟你一樣,睡到臨近中午?就算別人灌你酒,你也該有分寸……”

朱浩語重心長,甚至帶著幾分斥責,“我也知道,你以往生活恣意慣了,但興王府風氣端正內斂,絕非任人放縱無度之所。

“你以往寫詩作畫講究隨心隨性,一蹴而就,在寧王府當幕僚也可如此,但你現在是當王府教習,負責世子的課業,就要有為人師表的嚴謹、莊重。

“眼下因為你剛進王府,王府出于對你的尊重,諸多寬容,但久而久之,就算王府同僚不會將你的做派上報,你以為世子和郡主就不會對興王和王妃講明?那時你如何在興王府立處?走出這興王府大門,你還有更好的容身之所?”

唐寅沒想到,居然會被名義上的弟子朱浩一通教訓。

言辭還那么尖銳,簡直一針見血,讓他無從反駁。

他呆立在那兒,半晌都沒回過神來,最后憋出一句:“朱浩,這些話都是你心中所想……有感而發?”

請:wap.shuquge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