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五十二章 給我自由

更新時間:2022-04-17  作者:天子
唐寅進王府當幕僚的第一天,無須給孩子們上課,以后他也只是作為“總教習”而存在,王府給他的任務,大概一旬十天有三四天來給孩子上課即可,就算這三四天時間,也無須在學舍待一整天。

教的內容唐寅可自行選擇,溫習、日常讀寫、檢查功課等,主要由公孫衣完成。

此時已臨近中午。

唐寅出門跟公孫衣談有關日常教學安排,把彼此分工明確一下。

教室里朱浩看著京泓,笑著道:“京泓,謝謝你,準確說應該謝謝你爹,在我們一家人出走安陸后,幫我們保住了家業。”

京泓一臉迷茫:“有這事嗎?”

看來京鐘寬沒有跟兒子說及此事,幫忙只是順道,又或是京鐘寬吸取了他前任知縣申理的經驗教訓,幫了朱娘一把,但這種偏幫一不小心就卷入朱家內部紛爭,估計現在老太太朱嘉氏對京鐘寬已是恨之入骨。

“你們在說什么呢?”

朱三覥著臉湊過來,想參與朱浩跟京泓的話題。

就在此時,唐寅來到門口,招手道:“朱浩,你出來一下。”

朱浩丟下大眼瞪小眼的幾個同齡孩子,起身跑到門口,唐寅招呼朱浩過去跟公孫衣打了聲招呼:“說起來,當初途徑安陸,收朱浩為弟子,只是個巧合,未想朱浩到南昌后,也幫了我大忙。”

公孫衣一臉羨慕:“朱浩才思敏捷,有過人的天賦,還得陸先生栽培,實在是他的榮幸。”

唐寅聽了這話面有愧色。

他很清楚,自己由始至終都沒教過朱浩。

朱浩道:“陸先生,時候不早,我們該去用飯了您或許不知王府的情況,這邊中午吃飯要趕緊些,去晚了可能就沒飯吃了。”

說話時有意打量公孫衣。

平時為了搶飯,公孫衣中午都會提前給孩子下課,這是他多次慘痛教訓后總結出的經驗,中午只有早點去飯堂,才能吃飽吃好。

公孫衣急忙道:“朱浩,別這么說,陸先生乃王府西賓,自會有人供應伙食,不像我們”

他是實在人,直話直說。

唐寅什么段位?

人家進王府可不是單純當教習,公孫衣只是秀才出身,雙方待遇能一樣么?

朱浩驚訝地看了公孫衣一眼,心說你啊你,就算心里門清,這么說出來好像不太妥當吧?

唐寅似也明白什么,如果不早點讓朱浩和公孫衣去食堂吃飯,可能就吃不到了,不能因為自己開小灶,就不顧其他人的溫飽問題。

“既如此,那就先到此,有事我們過了晌午再聊”唐寅也算通情達理,立即中止交談。

公孫衣面帶愧色:“這怎么好意思?既如此,在下就進去跟他們說一聲,讓各自回去準備用飯。”

嘴上說不好意思,公孫衣身體卻很誠實,立即進學舍宣布散學。

中午能在王府吃飽,哪怕下午那頓王府不管,公孫衣回家后還是能省下不少伙食費,這對節約家庭開支大有助益。

以朱浩所知,靠在興王府當教習,現在公孫衣終于有了點家底,正努力耕耘,想讓妻子早點懷上孩子,這時候最怕的就是生活來源中斷。

王府這時候還留公孫衣在王府,也算是額外開恩多加照拂了。

幾個孩子聽說散學,顧不得聯絡交情,迅速溜之大吉。

陸炳這次跟京泓去西院吃飯,公孫衣已先往食堂去了,唐寅則去王府內院開伙,不過唐寅走之前把朱浩叫到身邊。

“朱浩,有件事為師要跟你說”

唐寅有些抹不開面子,吞吞吐吐。

朱浩道:“陸先生有話請講。”

唐寅嘆道:“你之前給我看旳那個教案,能不能”

朱浩心想,你唐寅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沒有教育孩子的經驗,哪怕之前那么自負,現在也明白要趕緊臨時抱佛腳學點兒東西,免得正式授課的時候吃癟。

不枉我之前把教案給你看,讓你領略到自己一個所謂詩畫雙絕的當世大才子,跟一個真正的王府教習之間有多大差距。

雖然都是文化人,卻不是同行,你再牛逼,可教學問題上,怕是你連平時看不起的隋公言都不如吧?

朱浩點頭:“就在我行李箱中,回頭我就拿給陸先生。”

唐寅微笑頷首,換作別人面前,他或許要裝一下,可跟朱浩在一起,他覺得自己無所遁形,也就懶得拿喬。

“對了,陸先生,有件事我要求你。”朱浩道,“是這樣的,你也知道這次我回來后成為走讀生,就是每天不用非得在王府中留宿,可我回租住的地方有點遠,能不能讓我提前散學?”

唐寅皺眉:“提前散學?”

“是啊,我想早點走,反正你教的我都會,他們不會的你可以慢慢教導他們,這件事我也會跟公孫先生說,相信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朱浩表現出一副理所應當的模樣。

我幫你,你幫我,大家扯平了。

唐寅本想教訓一下朱浩這種不思進取的散漫作風,可仔細一想,自己要教的東西都是朱浩整理出來的,無論這教案是誰教朱浩的,可朱浩已經學會的東西,有必要每天都在課堂上再聽他講一遍?

這要求聽起來好像合情合理。

“可以,但也僅限于最近這段時間,等你開始學五經,以后寫時文,你就必須要用心聽講,另外平時課堂上也要做到溫故而知新。”

唐寅沉吟許久終于答應下來,但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朱浩笑著點頭:“那是當然。”

當然不可以!

朱浩心想,現在我給你整理的僅僅是四書的教案,回頭我還要給你整理五經的教案,再把時文的寫作方法整理一下,那時是不是依然可以讓我提前散學?

朱浩現在很忙,要搞“事業”,就是他的那些研究,還要把研究出來的成果變現,讓朱娘發展出新產業,還有戲班的事也要兼顧一下。

總之他現在很忙,讀書是要讀的,但也要有足夠的時間用在自己的事情上。

唐寅感慨道:“你小子,真不知你背后高人到底是何人現在你回到城里,也安定下來了,是不是該帶我去拜訪一下?”

朱浩笑嘻嘻道:“有機會,一定帶你去。”

嘴上這么說,心里卻想,你不都見到了?還用得著拜訪?來,有什么崇拜的話直接跟我說就行,我受著便是。

唐寅將要進內院前,突然想到什么,好奇地問道:“你每日提早回去,不會是為了見”

話沒說完,但意思明顯。

難怪你小子要提前散學離開王府,嘴上說是路遠要早點回家,其實是去見你背后的高人吧?

想想也對,我現在教的,都是那人教給你,然后你再教給我,被你玩剩下的東西,你在課堂上肯定不想再聽,自然會去學一點新東西

朱浩這時候只能裝糊涂了:“陸先生該知曉,人都有求知欲,多余的話我就不多說了。”

唐寅一聽,得,就是那么回事,這小子不想當我的弟子人家有高人教導,干嘛要屈就在我這兒呢?

感情只是把我當幌子啊!

也不知是什么絕世高人,安陸本地有這樣的大賢嗎?又或者是這小子虛構出來的?可他的學問自何而來?

腦袋里很多問號,唐寅想不明白也就不去想了。

朱浩中午回寢室拿教案,沒去飯堂。

一頓不吃,對他來說不算什么,下午回家后多吃點就行。

從住宿生變成走讀生,再從唐寅那兒獲得一定自由,他感覺自己發揮能力的空間顯著提高,再加上袁宗皋都說了,現在不但朱家,連林百戶都開始往興王府靠攏,那自己也不用背負什么調查王府內情的任務了。

是該好好謀劃自己的事。

中午朱浩試著出王府,果然王府的人對他毫無阻攔,好像這里是他想來就來想去就去的地方。

到戲班租住的院子見到于三。

此時戲班回到安陸后沒有重新演出的計劃,因為瘟疫盛行,本地文化娛樂市場一片慘淡。

“東家,這開銷有點大啊。”

于三這次回來雖說要成親,但看樣子要到黃道吉日還得等個幾日,天天都在戲班晃悠,看到兜里的錢越來越少,有些心煩氣躁。

朱浩道:“沒事,錢不夠了找我拿先教他們幾出戲,你去把關家父子叫來,回頭我想讓他們演幾出武戲。”

于三面帶遲疑:“他們剛進戲班,臺子都還沒上過,就教他們新戲,不怕教會人卻跑了?”

朱浩笑了笑:“這對父子乃是關圣后人,想來也是講義氣的,尤其當爹的要做兒子的表率,更是不能做那背信棄義之事再者,他們若是在外面混得好,何必又來我們戲班掛靠呢?”

于三想了想,也是這么回事。

隨后他便把關德召、關敬父子叫出來,隨他們出來的還有一人,那就是公冶菱。

“公冶姑娘,你有事?”朱浩問道。

公冶菱道:“東家,聽聞戲班戲曲的撰寫人,來了安陸,據說是一位方家,可卻未曾聽您提過,是否可以代為引薦呢?”

朱浩看公冶菱那一臉期待的樣子,不由想到上午見到唐寅前的公孫衣的表現,簡直一模一樣。

朱浩笑道:“不必了,他很忙,暫時沒時間見人,有什么直接聽我轉述就行,沒事趕緊回去練戲,過些日子戲臺重開可不能落了臺面。”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