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四十五章 人生大起大落

更新時間:2022-04-15  作者:天子
袁宗皋自帶酒菜上門,名義上是跟唐寅敘舊,但其實不過是試探真假,以其經歷和說辭判斷眼前這位是否真是唐寅,而不是朱浩隨便找個人冒充的。

作為弟子,朱浩沒有資格上桌,但袁宗皋也沒趕他出院。

經過一段時間相處, 朱浩發現唐寅也就那么回事,不能因為其歷史上的名聲就過于拔高,跟普通人一樣有著自己的喜怒哀樂和短板。但若要在人前要證明身份,對唐寅來說根本就不是難事。

以其對詩畫和學問的見地,袁宗皋聽了連連點頭,到最后終于確定眼前這個唐寅不是冒牌貨。

“伯虎,你隱居在這小村莊,終非長久之計, 不如老夫給個建議, 你便到興王府……是這樣的,朝廷有意將老夫調往他處當差,興王府急需伯虎你這般的才俊加盟,輔佐興王參謀機務,順道指導世子學問。”

袁宗皋的話,讓唐寅聽了大吃一驚。

本以為對方只是來招募自己到王府任教習,誰知人家知道他本事大,擔心一個教習的位置拿不出手,干脆直接招為幕僚,而且袁宗皋大有把王府事務托付之意。

長史之職乃朝廷欽定,沒法私相授受,但可以把具體經手的某些事項托付給唐寅,袁宗皋好比在說,一旦他離開,王府上下的決策唐伯虎都可以參與其中, 出謀劃策。

唐寅嘆道:“晚生何德何能?慚愧啊慚愧……”

袁宗皋笑道:“伯虎不必妄自菲薄, 以你對天下局勢的認知,輔佐興王,實乃大材小用。”

唐寅一怔。

網址.9ique

剛才只是討論詩畫和學問,我們好像還沒深入到對天下大局的認識上吧?你是怎么知道我在這方面也是能手?

當下目光不自覺就往附近正在看熱鬧的朱浩身上瞄。

“伯虎,其實老夫不隱瞞你,朝中有信傳來,說陛下后妃中有人懷上龍種,以后興王府不再會成為朝野眾矢之的……你可以放心大膽留在王府做事。”

袁宗皋的消息很突然。

朱浩驚訝得合不攏嘴,以他對歷史的了解,朱厚照幾時有過子女?莫非是自己的出現產生了蝴蝶效應?

若朱厚照真有生育能力,歷史上當皇帝漫長的十六年辛苦耕耘不見效果,自己這一穿就成功播種上了?

朱浩馬上想起歷史上曾發生過的事情,朱厚照想娶一個懷孕的女人回宮,以其生下的兒子假稱自己的種,眼下皇宮中發生的事,不會就是這個吧?

朱浩開始胡思亂想。

這消息袁宗皋之所以會和盤托出,其實是想徹底打消唐寅的顧慮,怕唐寅在興王府因為此乃臥龍潛邸而有壓力,讓其放下包袱, 一心一意為興王府做事。

唐寅道:“其實晚生到安陸,不過是因為與朱浩有緣, 到此后安心教導他學問,令其在科場上有一番作為,也算為晚年找個依靠。”

朱浩心想,這老小子好在沒忘了我。

袁宗皋笑道:“那無妨,朱浩在王府讀書半年,與世子和郡主關系匪淺,他在王府中曾只身入火海,救世子于危難,真不愧忠良之后……這不王府有意將他再度招去做伴讀,除了陪伴世子和郡主成長,也可以繼續服侍伯虎你,如此豈非兩全其美?”

唐寅聽了吸口涼氣。

好家伙,朱浩之前在船上果然不是吹牛逼,他真在王府中當伴讀半年,還從火場里救人,并在袁宗皋這樣的大佬面前掛上號,看來還是低估了這小子的能耐啊。

“如此……”

唐寅稍微遲疑,點點頭道,“那就恭敬不如從命。”

袁宗皋本想繼續苦口婆心勸說唐寅接受興王府的招募,沒曾想才幾句話,唐寅就欣然同意了!

看來唐寅審時度勢,眼光和謀略都屬上乘,非那種惺惺作態自詡清流的狂生,知道現在最好的棲身之所就是興王府,或者跟著朱浩到安陸,根本就是為了能進興王府吧?不然為何主動給世子治病呢?

袁宗皋最開始還覺得唐寅行事太過刻意,但仔細一想,給世子治病乃是力所能及,雙方各取所需。

人家又沒危害到王府的利益,干嘛要把人往壞處想呢?

退一步講,以唐寅前半生坎坷的經歷,壞又能壞到哪兒去?一切不都是為了躲避寧王府的追殺,找個棲身之所?

袁宗皋未料招募如此順利。

既然事已成,剩下就是商量幾時去見興王,以及談一下在王府的待遇問題,再就是唐寅在王府中的定位。

袁宗皋未停留太久便提出告辭,似要早些趕回去,把這個好消息告知朱祐杬,臨行前囑咐:“伯虎進王府后,不過是偶爾給世子上課,日常學問之事大可交由他人完成,王府中有事都將咨詢你的看法,王府絕不會拿你當外人。”

唐寅點了點頭。

光從袁宗皋表達的意思,他分不清進王府是當幕僚還是做教習,或許這只是個恭維他的說法,進去后只是負責世子的日常課業呢?

商量好兩天后唐寅就進興王府,到時王府不會派人來迎接,這是唐寅主動要求的,主要還是怕泄露行蹤。

約定好由陸松負責接洽,唐寅帶著朱浩一起送袁宗皋出村。

“陸先生,先說句恭喜,以后你就可以在興王府中謀得一份不錯的差事,下半生有了保障,不說吃香喝辣,至少衣食無憂。”朱浩笑著恭賀。

唐寅白了朱浩一眼:“這下你小子如愿了吧?”

朱浩道:“陸先生就是喜歡說這些有的沒的……我如愿什么了?伱也聽袁長史說了,陛下馬上就會有龍嗣,無論我們在王府中做什么,都改變不了天下大勢,再說以我現在的身家,離開安陸去哪兒不能生活?非要進王府讀書?”

唐寅也很好奇,問道:“那你為何非要回興王府?既然世子不再為朝野矚目,你想獲得從龍之功難比登天,就連朱家恐怕也無須你再進王府刺探情報吧?”

“哈哈。”

朱浩笑著說道,“不然你以為興王府為何會突然招我回去?他們不怕我刺探情報了?正因為我的存在對錦衣衛來說已無關緊要,王府方面才不會防備我……我在王府跟著相熟的陸先生讀書,過個幾年參加科舉,這對我來說是最便捷的一條道,為何不回去?”

唐寅皺眉。

他不相信朱浩的話。

他覺得朱浩一定是提前得知了皇帝妃子懷孕之事,又或是有什么別的打算。

以往他不會把朱浩想得太復雜,但現在由不得他不多想,一旦想簡單了,到時候很可能會被打臉,進而顯得自己很愚蠢,一切都是后知后覺的模樣。

“那你進王府后有何打算?”

唐寅一邊往住的院子走,一邊問道。

朱浩道:“我不都說了,讀幾年書就參加科舉,在這期間順便打理好家里的生意……哎呀,陸先生你怎么用這種眼神看我?別老胡思亂想,就把我當普通的孩子看吧……我發現跟陸先生說話這么費勁呢?進興王府后,我還指望陸先生多多指教呢!”

唐寅眉毛一挑:“到時恐怕不是我指教你,有些事還要你來指教我吧?”

這點連他自己都認識到了。

朱浩笑嘻嘻道:“陸先生可千萬別這么說,我一向都尊師重道,以后王府有事,陸先生別隱瞞我便好,咱一起商議,俗話怎么說來著……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

唐寅搖搖頭:“自比諸葛孔明?說你是天真無知好呢,還是說你空有志向?也罷,能順利進入王府,好歹也在計劃中。”

興王府。

袁宗皋見過興王,把成功招募到唐寅的好消息告知,順帶表明回頭會找與唐寅相熟之人驗證其身份,而后便去了學堂那邊。

朱三和朱四病愈后回來上課,這會兒正渾渾噩噩打瞌睡,公孫衣站在講桌前,也只是在整理書稿,就見袁宗皋在陸松陪同下前來。

“袁師?”

公孫衣見到袁宗皋后,神色慌張,有些手足無措。

這次他回王府教書,感覺不會長久,二月沒上幾天課,朱三和朱四一直生病缺席,好不容易復課,卻撞上自己沒有講課,這下怕是要當場下逐客令吧?

朱三和朱四趕緊豎起書本,裝作認真讀書的模樣。

袁宗皋笑道:“此番老夫前來,是通知一個消息,過幾日,王府中會來一名新先生。”

公孫衣心說果然不出所料,我的好日子到頭了,臉色頓時垮了下來。

“袁先生,是誰?隋先生嗎?”

朱三的問題很尖銳。

之前說請了新先生,后又說是隋公言要回來,最后卻是公孫衣跑來上課,兜兜轉轉就那么幾個人。

袁宗皋道:“乃是朱浩的啟蒙恩師,陸先生。”

“啊!?好耶!”

朱四興奮地大喊大叫起來。

朱三怔怔問道:“那不是唐寅嗎?”

聽到這個稱呼,公孫衣赫然想起,當初朱浩是唐寅弟子的事還是袁宗皋親口告訴自己的,這意思是說……大名鼎鼎的唐伯虎要進王府當教習?

想到這里,他忽然覺得自己走得不冤。

人家唐寅的弟子,自己都比不了,現在本尊駕臨,自己不趕緊挪坑讓出位置,還想占著茅坑不拉屎怎么著?

袁宗皋道:“是這樣,陸先生去江西惹了一點麻煩,隨朱浩回到安陸后,進王府來為兩位王子治病,興王便與老夫商議,招他進王府做西賓,指導你們課業不過是順帶之事,以后日常課業教導,還是由公孫先生完成。”

公孫衣聞言又驚了,原來不是趕我走啊。

人生大起大落……實在太刺激了吧?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