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一十一章 算什么東西

更新時間:2022-04-15  作者:天子
朱嘉氏怒容一斂。

除了因為她知道再憤怒也于事無補外,還有便是因為兒子對朱娘的評價她是同意的,她也認為,朱娘一介婦道人家,想攜子逃離安陸,能去哪兒?以為朱家錦衣衛千戶身份是吃素的不成?就算手下無人,找人協查沒有任何問題,

能讓你跑掉?

“娘,我看那女人多半帶著孩子回娘家了,不如派人追去,把人抓回來。”朱萬簡一臉兇惡之色。

朱嘉氏冷冰冰道:“不急。”

“啊?娘這是……”

朱萬簡一臉驚訝之色。

朱嘉氏白了兒子一眼:“眼下你抓她回來有何用?不如等過年后,她帶人私逃這件事傳到街知巷聞,那時她再回安陸,還有何臉面自立門戶?出門怕也要被人戳脊梁骨……”

朱萬簡恍然:“還是娘高明,那孩兒這就找人去把她不守婦道之事往外傳揚。”

朱嘉氏道:“此事不用你去張羅,

眼下你與劉管家往縣衙一趟,找縣尊將其留在城中的宅子全都過到朱家名下……她既選擇帶孩子離開,就該料到宅子要回歸我朱家,也算錯有錯著。”

朱萬簡興奮道:“我這就去。”

說著轉身要走。

朱嘉氏招呼劉管家跟上,朱萬簡不滿道:“為何要找個外人同去?孩兒一人便能處置妥當。”

朱嘉氏不屑道:“就你?還是讓劉管家在旁幫忙張羅,長壽這個新知縣與我朱家少有往來,不知其深淺……你捎帶些禮物去,朱家從不會虧了禮數!”

朱嘉氏準備很充分。

劉管家帶著人抬了兩箱禮物跟在后面,朱萬簡代表朱家前去拜訪長壽知縣京鐘寬,可謂禮數十足,料想京鐘寬不過舉人出身臨時代理附郭縣知縣,出身來頭比前任知縣申理頗有不如,錦衣衛朱家派人上門,應該會言聽計從。

朱萬簡與劉管家一行到了縣衙門口,讓門子遞了拜帖,隨后縣丞出來迎接。

朱萬簡大步上前,

發現劉管家要跟自己進去,當即抬手阻止:“門外候著。”

劉管家急忙道:“二老爺,這是老夫人……”

“以伱的身份,沒資格跟縣尊會面,也不瞅瞅自己什么玩意兒!”

朱萬簡早就看劉管家不爽。

這次朱嘉氏特地讓劉管家跟著,他明白這是老娘對自己不放心,找個人來監視自己,就像是監軍一樣。

可他自視甚高,覺得自己做事哪里用得著別人在旁指手畫腳?還把不把我當回事?

劉管家無奈,只能依言退到縣衙門口。

知縣衙門后堂,京鐘寬會見朱萬簡。

這幾天前來送禮的人不少,京鐘寬能見的都見了,對他這樣任期不過還有一年多的知縣來說,干完這一任十有八九要賦閑,他也不是稀罕那點禮物,就是想多結交一些人脈,本地士紳比他有來頭的大有人在。

“朱鄉老大駕光臨,未曾遠迎,還望恕罪。”

京鐘寬對朱萬簡也算客氣。

如果說本地來頭大的,朱家絕對算得上一號,雖然朱萬簡現在只是個草民,誰讓他有個錦衣衛千戶的爹?要說朱萬簡本身曾經也是錦衣衛百戶……只是被奪職,

說不定將來官復原職了呢?

京鐘寬這幾日跟士紳見面多了,

稱謂上也是秉承一貫客氣的原則。

朱萬簡從沒聽別人稱自己為“鄉老”,頓時覺得顏面有光,心中對京鐘寬多了幾分懈慢。

這知縣……來頭小,果然不敢在我面前擺架子。

朱萬簡笑道:“京知縣客氣了,之前一直想登門拜訪,未敢叨擾,今日得見……京知縣可真是才貌雙全。”

一邊說著,一邊心中暗爽。

雖然我看出這個京鐘寬沒什么能耐,但我還是保持了不卑不亢,老太太還以為我不會應付場面事?

瞧瞧我應付得多好!

京鐘寬的反應卻與朱萬簡想象的不同。

才貌雙全?

這是什么鬼?

聽了此等蹩腳的恭維話,京鐘寬先是怔了怔,隨即臉上泛起古怪的笑容……真是個大草包!誰不知道是你將前任申知縣給坑慘了?要是能選擇的話,我定然不想看到你這個災星。

“朱鄉老請坐,來人,奉茶!”

京鐘寬不動聲色,還是表現得客客氣氣。

朱萬簡竟果真坐下,然后翹起二郎腿,態度極為隨便,顯得他跟京鐘寬有多熟稔一般。

又寒暄一會兒,朱萬簡切入正題:“今日在下前來,乃為家中一樁瑣事……城中一間鋪子,附上后宅和城外田畝,一并過到我朱家名下。”

京鐘寬略帶不解:“此等事,跟典吏打聲招呼便可,何須朱鄉老親自登門呢?”

朱萬簡道:“說來慚愧,這件事涉及家中紛爭,請京知縣行個方便,我朱家自當感激不盡。”

說著拿出一份擬好的契約,交給京鐘寬。

京鐘寬本以為對方是來送禮的,才給了好臉色,一看對方是來找自己辦事,心中頓時不悅,等看過上面的地址更覺得熟悉……這不就是自己進城第一天前去拜訪過的兒子同窗朱浩家的鋪子?

旁邊縣丞走過來,本要把契約拿去辦理,京鐘寬卻做了個“暫停”的手勢,轉頭好奇問道:“朱鄉老,這宅子好像是忠義將軍家的,不知忠義將軍……”

朱萬簡笑呵呵道:“乃是舍弟。”

“哦。”

京鐘寬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一絲不易被人察覺的冷笑,繼續裝糊涂,“忠義將軍為國捐軀,朝廷特賜予田宅獎勵,難道是他沒子嗣傳承,所以朱家要將其收回?”

朱萬簡一聽,心中來氣。

我弟弟的家產,憑什么要讓他兒子繼承?明明應該是我這個兄弟繼承啊!

朱萬簡道:“舍弟沒有子嗣,可憐啊可憐……”

這就是欺負京鐘寬不是本地人,以為京鐘寬不知朱家內部恩怨糾葛,純屬欺生。

京鐘寬驚訝地問道:“可為何本縣聽說,忠義將軍不但有子嗣,名字叫朱浩,且有遺孀需要撫恤……”

朱萬簡頓時露出一種“一看你就不知情”的浮夸表情,瞇著眼把頭側向一邊,用余光瞥向京鐘寬:“沒有的事,京知縣從何聽來的流言蜚語?我家的事,能不比閣下清楚?”

這架勢……

連一旁的縣丞都看不下去。

縣丞提醒:“朱二老爺,縣尊進城當日,就曾去拜會朱三夫人,對于朱三夫人的家境狀況了如指掌。”

京鐘寬其實想說的是我兒子跟朱浩一起在王府讀書,每次回來都聽他提及朱浩,最近兒子還提出讓朱浩進縣衙來讀書……

你還真當我對本地情況一無所知?

朱萬簡聽了縣丞的話,有些惱羞成怒。

感情姓京的早就知道我弟弟有兒子,故意嗆我是吧?

居然還有臉問我弟弟有沒有子嗣?

朱萬簡態度轉而變得冷漠:“舍弟他的確沒有子嗣,那孩子指不定是野種,我朱家才不會認呢。”

京鐘寬一聽就分辨出朱家到底是什么貨色,笑了笑道:“朱家恩怨,本縣不加干涉,但既然明面上有子嗣,那就得尊重原主的意愿……不知是朱三夫人同意將田宅轉回到朱家,還是朱浩本人?過籍契約可有帶來?”

“人跑了!或去偷漢子了!田宅地契也被她帶跑了!朱家是怕本屬于亡弟的財物,被外人竊走,這才來官府辦理過戶!”

朱萬簡越發不耐煩了,信口胡謅,一點都不知什么叫家丑不可外揚,愣是編造弟弟遺孀的劣跡,橫加污蔑。

縣丞又聽不下去,向京鐘寬解釋:“朱三夫人平時待人接物很是平和,在街坊中多有賢名。”

京鐘寬道:“既沒有契約,還是找鄉老坊老做主,本縣不好干涉地方事務,否則外人以為本縣幫人竊奪孤兒寡母財貨,于官聲不利……朱鄉老,請回吧!”

朱萬簡一拍桌子,起身怒斥:“姓京的,你什么意思?莫非不給我朱家面子?”

之前朱萬簡還覺得自己能應付場面事,但現在剛遇挫便暴露本性。

京鐘寬也不怒,笑盈盈道:“給不給面子,咱也要照規矩辦事,要么有契,要么鄉老坊老一起前來做個公正,要是各方都覺得妥當,那本縣也不會橫加干涉……只是現在一切手續都沒有,讓本縣來為朱家出頭,恐怕不合適吧?

“本縣前任……申知縣的經歷,本縣也有耳聞,朱鄉老不會是想讓本縣步他后塵吧?來人,送客!”

這次京鐘寬不再客氣。

你錦衣衛名頭再大,那也是虛的,我一個只干半任的代理知縣怕你個球!

就算你朱家不使絆子,我仕途也不會順當,給我多少好處讓我給你當出頭鳥?

隨后朱萬簡就被吏員和衙差“請”出縣衙大門。

劉管家等候半晌,見朱萬簡氣沖沖出來,急忙上前問詢:“二老爺,田宅過戶之事……”

就在此時,縣衙里出來兩名衙差,愣是將朱萬簡剛才派人送進去的兩口箱子又給搬了出來。

抬進去的時候是四個人抬的,出來時候只需要兩個人用手抱著就行。

衙差都有些不屑,這箱子并沒多沉,就算沒打開看,也大概猜到里面沒啥值錢玩意兒。

朱萬簡怒道:“那個知縣不識好歹,回頭定要給他點顏色瞧瞧!”

劉管家其實不用朱萬簡說,光看衙差的反應就能看出一絲端倪。

他用可悲復可憐的眼神望向朱萬簡,好似挑釁一般:你怎么給他顏色瞧?

“二老爺,其實就是跟縣衙通個氣,縣衙若是不肯相幫,找坊老鄉老把話說清楚,三夫人都攜子潛逃了,過戶本是順理成章的事情……您何必要跟知縣老爺過不去?咱還是趕緊回去跟老夫人稟報,尋找補救之法!”

說罷,劉管家便要去趕馬車。

朱萬簡正覺得顏面掃地,需要找個地方找補,聞言手一揮:“要回你回,老子還有別的事做,以后進縣衙這種破事……誰愛進誰進,老子還不干了呢!”

請:m.vipxs.la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