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零七章 將別

更新時間:2022-04-15  作者:天子
進入臘月,年關將至,期末考試也臨近。

這次期末考試有著不同尋常的意義,如果考試不過關,很可能會被請出王府,從此不能再留在王府做伴讀。

對朱浩來說……

留下與否,差別不是很大。

留在王府看起來有更多接近朱厚熜的機會,

但他來到這個世界后或許會產生蝴蝶效應,朱厚照是否會像歷史上那般英年早逝是個問題……就算一切如常,他離開王府多獲得一點屬于自己的空間不好嗎?

王府生活這幾個月,他感受到一種被禁錮的憋屈,盡管自己只是個孩子,能讀萬卷書卻不能行萬里路,

但他還是心懷改變世界的夢想,需要更多的自由。

轉眼到了臘月十五。

王府中沒有寒假的說法,只要不過節,

孩子們就要一直讀書。

回到家,得知蘇熙貴已離開安陸,畢竟臘月后城外鹽池已上凍,好在蘇熙貴走之前,成功曬了一批鹽出來,驗證曬鹽法確實可行,隨后蘇熙貴便把后來購買的田地全都交給朱娘,匆忙回省城去了。

“小浩,蘇東主直至臨行前地也沒有買全,差不多買了四千兩銀子的地,還剩下一千兩紋銀,他給送了回來,眼下這筆銀子不知該如何處置。”

朱娘現在是不大不小的地主。

城外有八九百畝土地,

手握七千兩巨資,可謂現金流充足。

這銀子要是拿來買戲班……估計能把整個湖廣地面的戲班一網打盡,

然后朱浩就是這時代的娛樂大亨……

此等想法……

僅僅只是想一想罷了,朱浩可不會付諸實施。

找戲班唱戲,賺點小錢可以,想做成事業,難比登天,他開書場開戲臺的目的,不就是為了吸引朱厚熜的注意嗎?

從說書和唱戲上掙的錢,比之曬鹽所得,真是小巫見大巫。

“娘,要不咱再做點別的生意吧。”朱浩提議。

朱娘點點頭:“最近我跟你姨娘商議過,看看做什么生意好……可咱除了販賣五谷雜糧和官鹽外,做別的營生都沒經驗,實在不知做什么好。”

朱浩道:“娘,如果只是開鋪面做營生,算不得大商賈,要不我們像蘇東主那樣,成為行貨商人,坐商哪兒有行商賺錢啊?”

“啊?”

朱娘著實吃了一驚。

要說還是兒子有野心,這是不打算做小本買賣,準備干一票大的?

李姨娘抿嘴笑道:“咱手上就算有銀子,

也經不起瞎折騰,

還是腳踏實地比較好……”

朱娘看了看兒子,

又看看李姨娘,

一時不知該聽誰的。

朱浩笑著撓撓頭:“姨娘說的……也對,如果咱把生意做大,最后屬于誰還不好說呢……一切從長計議吧。”

朱娘聞言有些驚訝,這次兒子居然選擇了妥協?

轉性了?

“娘,年底前王府有一次考試,我的想法是,如果不行的話……我就選擇考砸,從王府出來,你同意我的決定嗎?”

朱浩把自己的想法和盤托出,征求朱娘的意見。

朱娘沒有絲毫猶豫,點頭道:“王府太過兇險,就算離開,娘也有能力供你讀書。”

“嗯。”朱浩點頭。

難得朱娘支持自己,但他知道朱家肯定不會同意,若他被王府以成績不好為由趕出來,朱家指不定就會挾持他,威脅朱娘交出鋪子田宅,返回朱家過那暗無天日的生活。

“娘,不如咱換個地方……”朱浩又提議。

朱娘搖頭:“不可,咱走不了。”

朱浩道:“那就跟蘇東主說說……他姐夫曾在江西當藩臺,關系路子什么的都有,不如我們到江西去,等過兩年我長大了,再回安陸。”

朱娘這次沒表態。

雖說安陸不是她的家鄉,但正所謂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已是朱家之婦,她從無遷徙的打算,何況城外還有那么多土地,這才剛買來,就要轉賣?

進退兩難!

可對朱浩來說,安陸是他的戶籍所在,雖然最終會回來參加科舉,但不必死守在這兒。地買回來了又不是自己種,從佃戶手里把租子收上來便可,若是去外地讀書,沒了朱家的威脅,豈不逍遙自在?

這次回家,朱家出奇地沒有派人來問話,也沒叫朱浩回去,好像朱家把跟他溝通的事忘了。

朱浩于臘月十五下午回到王府。

京泓沒回來,過不多時陸炳跑進院子看了一眼。

朱浩本想叫住他,小家伙卻轉身往內院去了,不久朱三和朱四就帶著陸炳出現。

“你今天回來還算準時,我們出王府去看戲吧。”

朱三一來就有“非分之想”。

朱浩道:“是你父王同意,還是袁長史批準了?”

朱三撇撇嘴:“說得好像以往我們都不出王府似的……忘了當初我們可是一起出城去山上玩,你不會連這點膽子都沒有吧?”

朱浩嘆道:“今時不同往日,現在外邊有人要對你們不利,王府上下對你們的安全多有顧慮,出王府必須要有人貼身保護……或者你可以試試以前那些暗道還管不管用……”

“你……”

朱三正要跟朱浩爭論,朱四拉了拉姐姐的衣袖:“三哥,他沒說錯,我今天去看過了,幾個狗洞都堵上了。”

“用你多嘴?”

朱三轉而怒視弟弟。

朱四真實在,把之前二人鉆狗洞跑出王府玩的事都說出來了。

不過朱浩推算,那時朱三和朱四有機會跑出去,更多是因為王府警戒級別不高,再加上沒料到朱三和朱四能找到方法偷溜出去,有些大意了。

但隨著朱浩進王府,王府起火、張忠下毒等一系列事件后,王府已不可能再給兩個孩子開隨意出入的口子。

就好像此時院門口,就有侍衛有意無意往里面瞟,一刻都不敢疏忽大意。

“這兩天下雪,天氣不是很好,不如等過幾天,我找戲班的人進王府來,給你們唱曲兒……就別出去了吧。”朱浩道。

朱四欣然問道:“能把人找來嗎?”

朱浩道:“我可以試著問問,這種事……其實由你們去說更好!”

朱四點頭。

跟王府提請從外面帶人進來,還是姐弟倆去提請比較合適。

四個人本來要出院子玩一會兒,天空又開始下起雪來,還越下越大,朱三和朱四都有些掃興,正要跟朱浩一起進屋看看是否有現成的戲本可以看,陸松進了院子,恭敬道:“兩位王子,天不好,你們該回內院了,待會兒袁長史還要考校你們的學問。”

朱三抱怨:“今天不是休沐日嗎?為什么還要考試?最煩袁先生了,每次出的題目都很刁鉆,他學問是高,但也不能要求我們的學問也一日千里吧?”

朱四好奇地道:“三哥,你這個成語是不是用得不對?”

朱三瞪了一眼:“小屁孩學會糾正別人了?先把自己學的整明白再說……朱浩,要不你跟我們一起去考試?有你在身邊,如果我們有不會的地方,你可以偷偷提醒。”

朱浩輕輕搖頭:“不可。”

陸松催促:“袁長史讓卑職帶兩位王子回去,請及早動身,那邊火盆已生好,若遲些時候起了風,兩位王子著涼就不好了。”

朱四回過頭道:“朱浩,那明天我們再玩吧,你可記得一定要去說那件事……”

朱三和朱四離開。

本來是陸松帶他們去的,可朱四臨走前說的話讓他覺得有問題,于是臨時決定讓手下陪同朱三和朱四回內院,自己則留了下來。

“你兒子還在外面呢,不怕他凍著?”

朱浩往屋外看了看,好奇地問道。

陸松顯得很自豪:“他身子骨硬朗,沒那么容易生病。”

朱浩笑了笑。

陸松也不拐彎抹角,直接問:“你剛才跟世子說了什么?他為何說……讓你去說那件事……哪件事?”

朱浩沒什么可避諱的地方:“世子想聽《白蛇傳》中的小曲兒,我說回頭請當日唱白蛇的女伶進王府給他單獨唱,讓我向王府請求下。”

“你有資格請求嗎?”

陸松語氣很沖,卻直中要害。

朱浩笑道:“所以我讓他跟王爺、王妃或袁長史提一下,其實找那女伶單獨唱曲兒,應該沒什么吧?王府難道沒調查過她背景?如果王府對外人的防備到了要禁錮世子的地步,那就是因噎廢食,實不可取。”

陸松想了想,沒反駁朱浩的說法。

隨后二人坐下。

陸松并不著急走,只讓兒子一個人在院子里玩。

朱浩從敞開的窗戶,看到陸炳像個小傻瓜一樣,抬起頭,張開雙臂迎接紛紛落下的雪花,一副陶醉的模樣。

朱浩搓搓手:“這地方真冷,最近晚上手腳冰冷……之前不是說要給我們換個住處嗎?為何最近沒動靜了?”

陸松道:“這里不比千里冰封的北地,在這兒還嫌冷……真該讓你去北方試試……王府中給你準備的住處,比這兒好不到哪兒去。”

朱浩笑著問道:“陸典仗幼年曾在北方生活過吧?”

陸松側過頭,瞪了朱浩一眼,沒回答,但其實不需他承認或否認,因為這就是事實。

“陸典仗,回頭我可能要離開王府。”

朱浩語重心長,“我在王府里生活了小半年,跟你抱著同一個目的,我們既不是朋友也不是敵人,希望以后我們還有見面的機會。”

陸松皺眉凝視朱浩:“你要走?”

朱浩繼續看著外面正對著天空,張開嘴猛吃雪花的陸炳,有幾分神往,無憂無慮的生活真好啊!嘴上卻道:“我想過,留在王府,雖然不招人嫌吧,但也不討喜,就好像一天當過賊一輩子都被人當賊看,為何我還要留下來自討沒趣呢?”

“我想去外地游學,過幾年回來……我不想被朱家束縛,所以陸典仗,以后探查錦衣衛動向,保護王府、保護世子的事,就交給你了。”

請:m.vipxs.la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