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九十四章 誤打誤撞

更新時間:2022-04-15  作者:天子
朱浩被帶到另一處食肆。

這里只有一層,被人整體包下。

朱浩進門后,張佐和陸松要跟隨入內,卻被張忠伸手阻攔:“沒有爾等的事情,到外等著吧。”

意思是張佐和陸松還不夠格上桌,隨后林百戶招呼幾名錦衣衛阻擋王府眾人去路,勒令其留在門口。

張佐皺皺眉頭,

瞥了朱浩一眼,畢竟這是個冒牌貨,性命丟不丟的他不是很在意,便依言退出。

而后朱浩被帶到隔間。

里面只設了一張八仙桌,桌面擺放著雞鴨魚肉十幾個菜,宴席配置很高,沒有擺酒水,

但配了茶壺和茶碗。

張忠道:“咱家奉御旨,特地見各封國藩主子嗣,

宴請時例行問詢學業、修養、輔國安邦策略等,無意開罪,請世子見諒。”

“張公公客氣了,你遠道而來,王府未曾設宴接風洗塵,卻讓你破費,實在過意不去。”說完,朱浩大咧咧坐到主位上,一點都沒有跟張忠客氣。

畢竟從身份上來說,朱浩是主而張忠是仆,雖然這個仆本身并不為興王一家服務。

張忠臉上露出些微冷笑。

他本以為,

興王世子年歲始終太小,

遇到沒有熟悉的人在場,

必定會表現出驚慌失措的一面。

卻未料對方竟鎮定自若。

這種場面,對朱浩來說根本就是小兒科。

不就是奉皇帝命令來考察一下,看看近親藩王中,

哪個子弟更為優秀?又不是考察我的,我只是裝興王世子罷了……

如果我的表現很重要,

興王府也不會放心讓我來,既然你們都不在意,那不是我可以即興發揮?

張忠跟著坐下,隨后招招手,不遠處林百戶跟著進來,目光一直往朱浩身上瞄,卻有意無意往旁邊隔間看。

朱浩雖然不知隔壁有什么,但隱約察覺有人影晃動。

這說明要見他的不止張忠一個。

“世子,請用膳。”

張忠抬手示意,而后看了林百戶一眼,“還不為世子奉茶?”

林百戶拿起茶壺給朱浩斟茶。

就算林百戶喜怒不形于色,但朱浩判斷,估計對方這會兒心中正在罵娘,堂堂錦衣衛百戶居然給朱家一個孩子斟茶,簡直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不甘心的話……

你可以舉報我啊!如果你有此膽量的話,那就熱鬧了,王府故意找個冒牌貨來見朝廷使節,被你揭穿……

表面上立下大功,但其實這叫不識時務,知道不?

林百戶果然沒有拆穿朱浩的意思,安心把茶水斟完,然后恭敬地退到張忠身后。

朱浩當然不會吃眼前的飯菜。

說下毒……估計不至于,毒他一個興王世子,對張忠有何好處?除掉興王世子,皇帝沒有子嗣,問題根源并沒得到根本解決,難道你要把宗藩子弟輪著殺一遍?

但朱浩還是要小心防備,因為他很清楚,張忠跟寧王朱宸濠過從甚密,而且其來湖廣前曾去過江西南昌,必然跟寧王見過面,朝廷或許不想誅除興王世子,但野心勃勃的朱宸濠就沒那么仁慈了。

把潛在的競爭對手給弄死,嫁禍給昏聵的皇帝……引發皇室內亂,屆時就可以坐山觀虎斗了。

朱浩沒有動筷,只是拿起茶杯,湊到嘴邊輕輕抿上一口,而后放下。

要是吃東西,不咽進肚子,吐出來時很容易被人發現,可喝茶水暗中吐掉就沒那么容易讓人察覺了。

張忠也沒逼著朱浩吃喝,拿出公事公辦的態度:“世子學問修習到何處了?”

“四書章句。”

朱浩面色平靜作答。

“那世子對輔國安邦之事,有何見地?”張忠繼續問。

朱浩語調平和:“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則載舟,水則覆舟。”

張忠聞言臉色立變,出言喝斥:“世子如此言論,怕是大不敬。”

朱浩道:“圣人之言,何來不敬?”

張忠臉色更加冷厲。

本來他想考察朱浩的學問深淺,順帶威脅一番,誰知朱浩完全不吃他那套,針鋒相對,根本沒把他放在眼里。想之前路過各藩地,被人眾星捧月,卻在興王世子面前吃癟,張忠心里很不爽。

但不爽也沒辦法,本來他跟興王府就沒多少交集,他在朝地位再高,可興王是單獨的藩國,而且興王世子將來是有機會當皇帝的,他張忠終歸是臣子,是家奴,沒有資格叫板。

朱浩冷靜作答,一旁林百戶聽了暗自惱火,你小子裝興王世子可以理解,但你對御馬監張公公不敬,分明是要把我架在火上烤啊!

“張公公,父王囑我前來,乃例行相見,具體接待事宜當由地方官府及王府長吏安排,若沒旁的事,我先行告辭了。”

朱浩一副心高氣傲的樣子,主動請辭。

張忠道:“不急,不急,用過齋飯再說。”

朱浩搖頭:“不垢不凈,何以為齋飯?若張公公有心與宴,王府自當款待之,張公公,別過!”

張忠臉色凝滯,心有疑惑,興王世子小小年歲,不但舉止和禮數雍容有度,居然對僧道之事也有涉獵?

興王府對世子的學問教導很雜啊。

朱浩不在意張忠錯愕的表情,起身便往外走。

林百戶本要阻攔,卻被張忠一個眼神給阻止了。

二人目送朱浩離開,張佐進來做離別宣言:“王府已備好居舍,另有美酒美食,地方士紳也想一睹尊容,務請張公公賞臉。”

張忠道:“咱家奉旨辦差,公務繁忙早就安排妥當,就不勞興王府費心了……送客吧!”

張忠好似已完成使命,直接趕人了。

張佐對此求之不得,簡單寒暄后便出門而去,帶人護送朱浩回王府去了。

“張公公……”

張佐和朱浩等人出門后,林百戶不由想出言提醒。

但此時,一名番僧從隔壁隔間內走出,此人一身僧袍,臉上泛著油光,卻一副不問塵俗的得道高僧模樣。

朱厚照對于僧道兩家多有涉獵,豹房豢養大批僧侶,尤其來自于西南高原上的僧侶更是得到皇帝信任,時常修習一些禪法。

“法王,先前世子您看到了,不知他身上……可有帝王氣?”

張忠見到高僧后,一臉熱切地上前問詢。

林百戶雖知有僧侶跟隨張忠一起前來,卻沒想到是什么“法王”,突然明白了為何之前張忠會沒來由突然冒出“齋飯”之詞,想來是平時跟這位“法王”一起用飯,說禿嚕嘴了。

眼下張忠所問居然是興王世子有沒有帝王氣?

那意思豈不是說,皇帝想知道各地藩主家的世子,是否威脅到皇室存續?準備提前誅除?

高僧一臉慎重:“此子身上帶有紫微龍氣,遠遠便可觀之。”

林百戶聽了,差點一口氣不順,當場噴血出來。

紫薇龍氣?

胡說八道什么?

不過就是錦衣衛朱家一個小子!是不是認定他是興王世子,從皇室繼承的角度覺得他可能是儲君,便故弄玄虛?

張忠聞言咬牙切齒:“那先前就不該放他走。”

林百戶急忙道:“張公公,其實……”

“你有話說?”

張忠早就看林百戶不順眼了,以他這樣權勢熏天的太監,最厭惡那些地位不及自己的人,不分場合,做出言行不符身份之事。

對自己的定位心中沒個逼數嗎?

這是你一個錦衣衛百戶說話的地方?

林百戶本想把朱浩的真實身份說出來,盡管他知道揭破秘密后對自己影響很大,但又怕事后被張忠察覺沒法遮掩,所以想提前揭破……可聽了高僧那番話,以及張忠這種冷漠譏諷的態度,林百戶及時住口。

揭破朱浩身份,立即便會讓眼前的“法王”顏面盡失,引發不可預料的后果。

張忠道:“先前聽這小子言語,感覺大言不慚,不過仔細琢磨,小小年紀說什么民貴君輕,野心不小啊……真把自己當大明太子了?咱家回去就將此事上報,朝廷當對其有所防備。”

林百戶本來憂心忡忡,可聽了此話后,心中暗喜。

這算是……

誤打誤撞?

朱浩表現出目中無人的態度,正好切中張忠軟肋,讓張忠對“興王世子”產生怨懟,以張忠錙銖必較的性格,必定會上報朝廷,借助朝廷的力量打壓興王府,而林百戶作為監視興王府的負責人,也將會受到朝廷器重。

這正是自己想要的結果。

如此看來,朱浩對張忠不敬,非常符合自己和朱家的利益,那朱浩就不是無的放矢,而是見機行事。

林百戶心想:“朱家小子冒充興王世子,絕不會是他一個孩子能決定的,必定是興王府的意思,而朱家小子看清楚風向,故意得罪張公公,擺了興王府一道……嘿,這小子挺會來事啊。”

本來他就不敢挑明朱浩身份,想到這里,能說也不說了。

張忠的氣憤和高僧的挑撥,符合各方利益。

朱浩是不是興王世子已無關緊要,最重要的是梁子已結下,朝廷會繼續對興王府下狠手……林百戶和朱家可以坐享其成。

請:m.vipxs.la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