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九十一章 旱澇保收

更新時間:2022-04-15  作者:天子
隨著蘇熙貴話音落下,朱娘陷入兩難境地。

如蘇熙貴所言,這秘方,畢竟不是獨門手藝,只要別人學會了就沒有任何價值,反而讓人知道他們用非灶戶的人曬鹽,違反朝廷法度可是要被問罪下獄的。

“再者說了,

最近這天下行鹽的買賣,可不好做啊。”

蘇熙貴開始擺起架子來。

他明白無誤地告訴朱娘,現在朝廷為了修宮殿,同時皇帝為了在豹房胡作非為,向天下攤派諸多苛捐雜稅,普通經營官鹽的商販都快活不下去了,

這時候你還想守著個秘方發大財?做夢呢!

朱浩笑呵呵道:“蘇東主看來體會頗深,卻不知我開出的條件是否答應呢?”

蘇熙貴道:“一萬兩不是不可以,畢竟我們都是熟人,認識非一兩天,完全可以談。但這一成的收入……不如這樣,你將秘方拿出來后,可以繼續用,只要不告訴旁人便可……這額外的條件就免了吧。”

朱浩心想,你蘇熙貴可真是精明,我現在是要賣專利權給你,你以為拿到專利就能左右我?

“如果蘇東主不答應的話,那我們完全可以找別家談,比如興王府就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朱浩道,“反正現在家族對我們的打壓沒那么嚴重,實在沒必要拼死拼活賺那點辛苦錢……篩鹽多累啊。”

又是買賣不成就一刀兩斷的論調。

蘇熙貴心想:“這小子哪兒來的自信?認定我無法從旁處打探到他的秘方?”

朱娘見兒子也不想談,對她而言求之不得,

連忙起身行禮:“蘇東主,告辭了。”

“先別急著走。”

蘇熙貴連忙阻止,“我這個人呢,

做生意講究的是和氣生財,如果你們的秘方真的能白地里出鹽……雖然我知道這不太可能,但真如此的話……也不是不可接受。”

朱娘蹙眉:“那你到底是談還是不談?”

說是可以接受,卻開出先決條件,這不是扯淡嗎?你當我們是道士呢?做個法就能憑白生出鹽來?想不到你蘇東主也有不靠譜的時候!

蘇熙貴發現自己有點語無倫次,稍作糾正:“這樣吧,我這就回去準備一萬兩銀子,而你們則把秘方準備好,至于分潤一成收入的契約,看過你們出鹽的效果,讓我滿意的話,原則上我同意!”

朱浩和朱娘先回家準備。

說是準備,其實沒什么可準備的,不過是朱浩把具體曬鹽方法拿出來。

朱浩不會一次就給全,先給大致的方法,至于那些推鹵、趕鹵、制晶等訣竅,朱浩先不會告訴蘇熙貴,要看過對方的誠意再作決定。

“小浩,你怎么突然說把方子賣了?咱自己曬鹽,不好嗎?”

朱娘始終不太理解。

朱浩笑道:“娘,你怎么糊涂了?我們那雪花鹽說白了就是私鹽,販賣私鹽可是犯法的,蘇東主有權有勢,一旦被他盯上,我們還能安生做生意?再者說了,我們有了一萬兩銀子……就可以回歸安穩的生活,為什么還要繼續擔驚受怕呢?”

“這……”

朱娘發現自己跟兒子爭論毫無道理。

她一直追求平靜安穩的生活,之前也曾提過要及早收手,只是這次朱浩說要把秘方賣給蘇熙貴她隱隱覺得有些不安。

“蘇東主太過精明,而且他是官商,我們會不會被他擺一道?”朱娘不無擔心地問道。

朱浩笑道:“是有這種可能,但幾率很小。他姐夫黃藩臺,年歲不小了,估計仕途上再想有精進,比如說調到兩京六部任差,機會已不大,除非對大明有突出貢獻……我們說是賣給他一個曬鹽方子,不如說是給了他一個可以幫他姐夫仕途高升的機會。”

朱娘不解:“此話怎講?”

朱浩很難跟朱娘這樣的政治小白解釋清楚。

大明地方官做到頭,基本就是布政使,黃瓚年歲不小,馬上面臨致仕,要想入中樞當六部侍郎,甚至更進一步做尚書,那就必須要在諸多布政使中有著卓然的政績,可作為家族背景沒那么強大,更沒有后臺的黃瓚來說,很難。

換作旁人,朱浩想把一個方子賣出一萬兩,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唯獨到了蘇熙貴這里,買賣談成的可能性很大。

正德皇帝貪財是天下皆知的事情,要是黃瓚獻上一個能為朱厚照提供源源不斷財富的機會,皇帝會不會對其另眼相看?

“娘,總之他肯買,我們肯賣,不是很好嗎?一萬兩銀子,能做多少事情啊。”朱浩面帶笑容,開始憧憬有了一萬兩銀子要怎么花。

朱娘吸了口氣道:“娘從來不敢奢望有一萬兩銀子,以往……就算是一輩子也賺不到。”

朱浩點點頭:“是啊,有了一萬兩銀子多好,如果蘇東主講信用,以后每月還給我們分成,那可是一大筆錢呢,咱以后想做什么生意不成?自己曬鹽風險太大,被官府查到一切都完了,還是來個旱澇保收吧。”

本來朱娘就對曬鹽信心不足,聽了朱浩分析,覺得可以就此丟鍋出去,心中頓時安定下來。

回到鋪子。

朱娘把要賣方子的事一說,李姨娘先也是不解,隨后點頭:“老爺不在了,浩少爺便是一家之主,由他來決斷,不是挺好嗎?”

朱娘看了看朱浩,微微頷首,算是同意了李姨娘的說法。

一個婦道人家,又是節婦,她出來拋頭露臉做生意本就容易招惹是非,若朱浩撐起家業,哪怕年歲小也有資格做主。

“夫人,一萬兩銀子能買多少田地啊,到時咱……不得有上千頃良田?想都不敢想。”

李姨娘突然憧憬起大地主的生活來。

半年前生活陷入絕境,鋪子馬上要被家族收回,十足的破落戶,現在轉眼就要當大地主了。

這反差……

朱娘白了她一眼,“妹妹想多了,蘇東主又不是傻子,怎會用一萬兩銀子來買個方子?只是小浩一廂情愿罷了。”

朱浩在旁邊笑嘻嘻道:“娘,你看著吧,在買方子這件事上,我估計蘇熙貴比我們都著急,現在他一定正在四處籌措銀子,過兩天就會有消息。”

不出朱浩所料。

不僅沒過上兩天,當晚蘇熙貴便帶人登門。

“蘇東主,天色已晚,有什么事不能等到明日再談?此時多有不便。”

朱娘不敢隨便開門。

寡婦之家,大晚上跟人談生意,傳出去名聲還不得毀了?

蘇熙貴在門外顯得很著急:“無妨無妨,蘇某請了見證人來,都是本地士紳,怎會壞掉夫人的清名?”

聽到有士紳在,朱娘更不會開門了。

讓人知道我們用秘法曬鹽,豈不是連販賣私鹽之事都會被人知曉?那不就成了不打自招么?

我才不會傻到開門呢!

朱浩道:“娘,你就別出去了,不如我去跟他談如何?”

“啊!?”

朱娘和李姨娘都用詫異的目光望向朱浩。

門外的蘇熙貴聽了,不由笑道:“還是朱家少爺明事理,就請朱家少爺到我住那家客棧談,你們那邊叫幾個人……事情談妥后,銀子自會奉上。”

朱娘很擔心,不敢讓兒子單獨赴會,只好趕緊使喚小白去通知仲叔和于三,讓他們陪同朱浩去客棧談生意。

客棧客房。

朱浩要求單獨跟蘇熙貴商談,所謂的公證人,對朱浩來說毫無意義。

“朱少爺,你的意思是說,你是用日頭……曬的鹽出來?莫不是開玩笑吧?灘地上曬鹽的法子自古都有,幾時出產過雪花鹽?你可別想拿這種事蒙我。”

蘇熙貴大為不滿,“我可是誠心誠意拿一萬兩銀子來跟你做買賣,我蘇某何等人,你們見過,可不會為了個方子就賴賬……必須給我個說法。”

朱浩當即拿出一張圖紙,道:“這就是我設計的鹽田,現在是晚上,不能即刻證明,明兒一早我帶你到城外鹽田走一圈,到時候你就明白了。”

“這……”

蘇熙貴大致看了一下圖紙。

不得要領。

長期販運官鹽,他怎會不知道曬鹽之法?

用苦鹵就能曬出雪花鹽,無論如何他是不會相信的。

“蘇東主,如果我們不是用此等方法,這半年來怎能產出如此多雪花鹽?”朱浩道,“如果黃藩臺將此法上報朝廷,讓朝廷選擇一地先行試驗,取得成效后再在大明各鹽場推廣,屆時大明食鹽產量翻番不說,品質更是有極大的提升,黃藩臺功績卓著,到京師當個戶部侍郎綽綽有余……”

蘇熙貴還是不言語。

朱浩道:“旁人都會的,自然稱不上秘方,如果真可行,蘇東主怎么說?”

蘇熙貴一拍桌子:“真如你所言,別說一萬兩銀子,以后一成的分成也照給不誤。”

以蘇熙貴做生意的精明頭腦,自然能覺察這曬鹽之法的優勢所在,也明白此等曬鹽法會給大明鹽業帶來如何的改變,為他姐夫仕途帶來多大的幫助。

眼下最重要的,自然是驗證朱浩之言真偽。

翌日清早。

蘇熙貴早早便到朱家米鋪拜訪,而后朱娘帶著朱浩乘坐馬車,與蘇熙貴的馬車一起出了城,兜了很多圈子才來到藏匿在山溝里的一處鹽田。

看起來平平無奇,好似種水稻的梯田。

這時代內陸地區沒人曬鹽,就算被人發現,也想不通這是做什么的。

等蘇熙貴到了鹽田邊,看到鹽田中成片的晶體,連靴子都沒脫,便直接穿過三合土修建的田坎,跳進鹽池,俯身拿起一塊鹽晶放到嘴里……

“蘇東主,銀子幾時送到我府上?如果你擔心這是我故布疑陣,完全可以找人從頭到尾示范一遍,不過你可能要在安陸本地住上一個月甚至更久。”朱浩道。

蘇熙貴手都在顫抖,面帶驚喜:“冬季出鹽只需要一個月左右嗎?那夏天豈不是……住自然是要住的,不過銀子今日就會奉上,旁邊……那是何物?”

朱浩道:“那是水車,由它把苦鹵自山下送至高處,省時省力,這些全都是技巧……你以為學個皮毛就能曬出雪花鹽來?所以說,就算你知道怎么曬的,沒有掌握竅門,還是難以成功……恐怕咱得長期合作下去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