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四十二章 豬油蒙了心

更新時間:2022-04-15  作者:天子
朱家。

林百戶傍晚時來訪,試圖從朱家探知有關王府線索。

王府中傳出世子生病的消息,錦衣衛沒法探尋究竟……陸松一直未曾露面,林百戶多次遣人去陸府聯絡,下人都說主人不在,通過其他渠道也證實陸松滯留王府不歸,一下子就抓瞎了。

朱嘉氏聽聞林百戶來意,

冷漠道:“林百戶,你有求于朱家才會登門,之前一直留在安陸卻從未曾跟朱家通過氣,用得上的時候才想起……看來你回朝后就算大有作為,也會將我朱家忘諸腦后吧?”

林百戶心中來氣。

明明朱家長子朱萬宏還在錦衣衛掌控下,朱嘉氏連續對他不客氣,難道朱家真準備舍棄長子?或有恃無恐?

越是懷疑,越想一探究竟。

“是這樣的,

朱老夫人,此番瘟疫可說是上天相助,若能趁此機會要了興王世子的命,以興王和興王妃如今的身體狀況,只怕再難有子嗣,可謂一勞永逸……到時朱副千戶不就能平安回轉安陸?”林百戶循循善誘。

朱嘉氏撇過腦袋,不再瞅林百戶,言語中帶著譏諷:“錦衣衛本該在天子腳下當差,我朱家遷到安陸此等窮山惡水之所,以為心甘情愿?我長子在京師,莫說是看守詔獄,就算人在詔獄,也沒必要為一房人而亂掉方寸。”

林百戶瞪著朱嘉氏,喝問:“那之前王府教習被撤換之事,

朱家怎么個說法?”

朱嘉氏冷笑不已:“教習都沒進王府,能怎么說?我看是你們收買人不得,

便傳出假消息,

讓王府以為教習有問題,這才匆忙撤換,是吧?如今好像還是本地秀才公孫鳳元在王府教書……你林百戶手段頗多,難道不會去綁架他家人,脅迫他為你做事?”

幾句話,雙方就再度鬧僵。

林百戶努力平復心情,無奈道:“如今誰當教習無關緊要,那個叫公孫的秀才根本無教書育人的經驗,在王府必不長久,不過是王府無奈下的選擇,若有合適人選,說換就換,在他身上花費精神不值得……倒是尋常進王府診病的大夫,一直都跟朱家有來往,你們難道不該做點什么?”

朱嘉氏語氣冰冷,回道:“即便我朱家知曉,也無可奉告!”

這下真沒什么可談的了。

林百戶在朱萬簡陪同下往院外走去,這次為了表示誠意,他還特意把帶來的人留在朱家大門口,

誰知良苦用心完全沒起作用。

“不過一個百戶,

拽得屁股翹上天,

以后千萬別到千戶家來撒野,

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地方,強龍難壓地頭蛇,可有些蹩腳的四腳蛇總把自己當龍,簡直不自量力。”

朱萬簡已不是指桑罵槐,而是當面杵著鼻子罵人,林百戶心中怒氣更甚,狠狠地瞪了朱萬簡一眼,嚇得朱萬簡后退兩步,指著林百戶驚懼地問道:“伱……你要干什么?”

“朱二爺,山水有相逢,咱們后會有期,別送了!”

說完,林百戶揚長而去。

出了朱家莊,林百戶縱馬狂奔,宣泄心中怒火,旁邊一名總旗打馬跟上,“林百戶,可有打探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朱家那邊已經斷了情報,上面多番催促,這種事不好催沒有主心骨的朱家,只能威脅咱這些干苦差的……”

去年底今年初這段時間,朱家明顯“破罐子破摔”,既知沒有獲取重要情報,那我干脆就不上報,讓你們猜。

可這段時間王府又接連發生諸如趕走伴讀、換教習、世子生病等大事,廠衛高層對王府內情況可以說是兩眼一抹黑,自然下了督促命令。

林百戶沒理會手下的牢騷,斜陽余暉照耀下,望著正逐步陷入黑暗的安陸城,冷笑道:“朱家不行,難道咱在王府中就沒人了?就算撕破臉,也要把情況打聽清楚,最好能在為世子治病的藥里下毒,一了百了!”

唐寅隨朱浩回到村子,等朱浩煉藥完畢,已過去一個多時辰,然后趕車送朱浩到集鎮為其妹妹治病。

唐寅驚訝于自己的改變,堂堂江南大才子,從南昌逃走后避居安陸,卻混成朱浩的馬車夫了?

真是時移世易!

給朱婷打了第二針退燒針后,朱浩從租住的民院出來,坐在弄巷口的大石頭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看來累得不輕。

之前跟陸松說找人到打草集的茂源客棧,并沒有說錯,丫鬟小白就住在那兒,只要報個名號就能尋到人,遷到民院不過是為了方便朱婷治病罷了。

唐寅慢悠悠走了過來,到朱浩身邊站定后笑著問道:“怎不找個客棧好好睡一覺?光靠路上睡那么會兒,身體受得了嗎?”

朱浩臉上勉強擠出一絲笑容:“我一個小孩子,火氣旺盛,勉強堅持得住,倒是先生你,該找個地方好好休息。”

唐寅仔細一想,這兩天朱浩廢寢忘食,可自己除了第一晚跟朱浩一起熬了個通宵外,后面兩天吃得香睡得好,就算今天駕車來回走了幾趟,奔波勞累,可還沒疲倦到剛天黑就要睡覺的地步。

“世事無常,未曾想這才半個多月時間,我就由江贛來到湖廣,還跟興王府攀上關系……恍然如夢啊。”

唐寅直接一屁股坐在朱浩旁邊。

他忽然想明白了,顧忌身份又如何?這窮鄉僻壤,莫非還有人認識自己怎么著?

就算興王府的人找來,自己大冬天裸奔跳湖的事都做過,在路邊坐坐還能有損自己的名望?

或許不拘小節更能贏得興王府的尊重。

“陸先生,我給你的說本和戲本,你都看完了?”朱浩突然沒來由問上一句。

唐寅皺眉:“你說什么?”

朱浩道:“最好早些看完,我那邊還有一些教綱什么的,你也看看。”

“教……綱??”

唐寅一頭霧水。

我跟你談人生際遇,你跟我談教綱?

你拿我開涮呢?

朱浩笑道:“陸先生真是健忘,我在船上曾跟你說過,我在王府給世子上課,贏得袁長史的欣賞,而當時我說是你教我的……若是你對此毫不知情,教授內容自成體系,回頭袁長史問起來,你如何回答?”

唐寅瞬間無語。

船上聽朱浩講那些事時,他全當聽笑話,這小子不自量力,吹牛都不打草稿,想讓唐某這般見多識廣慧眼如炬之人相信,你莫不是豬油蒙了心。

可現在……

跟著朱浩進一趟王府,已不再是信心動搖的問題,他更愿意相信朱浩說的全都是真的。

唐寅無奈地苦笑搖頭:“你小子,身上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朱浩道:“秘密多少不重要,能為自己謀取什么更為重要……我認識陸先生時,不過是個沒開蒙的稚子,讀書的機會都要靠別人施舍……未來我希望我的命運不被人掌控,我要自行決定我的人生……只要這個秘密能幫助我達成目標,便心滿意足了。”

唐寅沉默不語。

先前他跟朱浩說人生際遇,朱浩跟他談什么教綱,現在他想研究朱浩身上的秘密,朱浩就跟他講人生目標……

唐寅站起來,望著夕陽落山后的滿天彩霞,“你這番話真不像稚子所言!若真是旁人教的也就罷了,可要是你心中所想,有感而發,那我除了感慨你天縱之才,還得提醒一句……

“你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興王府,只怕將來會失望……如今皇帝春秋鼎盛,即便他尚未有子嗣,但日久天長,難道你能在小小安陸窩居幾十年?

“即便將來皇帝仍無子嗣,也可在皇室宗親中挑選繼任者,皇位未必會傳到興王府,你所傾注的心血很可能竹籃打水一場空。”

朱浩難得見到唐寅認真跟他探討皇位傳承問題,終于明白了為何當初唐寅造訪安陸,最終卻與興王府失之交臂,轉而去投了寧王,乃是因為唐寅不愿意把賭注下在一個看起來虛無縹緲的希望上。

但朱浩見證過歷史,更因為他有遠大志向。

朱浩笑呵呵道:“陸先生說話為何如此嚴肅?我想說的是,我進王府的目標就是為了讀書,若興王世子真如愿窺得權柄,那自然好,即便不能,難道我將來就不能參加科舉,有所作為?

“陸先生當初榮登南直隸解元之位,英姿勃發時,可有想過要靠什么王府為自己帶來錦繡前程?”

唐寅本想教育一下朱浩,讓朱浩有正確的人生觀,顯得自己有見識,堪為人師。

但聽了這番話……

臉色立變。

你小子很損知道不?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你跟我唐某人提科舉?你不知道科舉是我內心多大的傷痛是吧?

不過細琢磨朱浩的話,也算“至理名言”。

天下間的讀書人都想科舉進仕,以求得功名利祿,哪有一開始就想靠什么王府,玩政治投機的?

道理是這樣,但唐寅可不會輕易便接受朱浩的“歪理邪說”。

“想在科舉中有作為,恐怕比登天還難!”

唐寅這是在警告朱浩,別以為科舉容易,科舉進仕那是最理想的結果,不比你取得從龍之功容易。

朱浩攤攤手:“陸先生曾一窺門徑,我師從陸先生,也想嘗試一把,就算不成,我一邊科舉一邊跟興王世子搞好關系,不就做了兩手準備,拿到了雙保險?

“退一步講,如果真的在學問上無所進益,我棄文從武行不行?我爹好歹是錦衣衛百戶,難道我將來就不能在武事上取得成就?”

唐寅聽完有點傻眼。

你小子選擇可真“多”呀!

又是科舉,又是從龍之功,甚至還有你爹給你留下的世襲錦衣衛百戶職……話說當個錦衣衛百戶,對于一般人來說那絕對是“功成名就”。

反觀我唐某人……

現在不過是流落異鄉的落魄讀書人,居然好意思跟一個前途似錦的錦衣衛世家子談論前途?

豬油蒙了心,看不清楚形勢的蠢貨,恐怕形容的就是我吧?

請:m.vipxs.la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