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二十九章 混飯吃

更新時間:2022-04-15  作者:天子
安陸,朱家莊園,后院中庭。

劉管家正在跟朱嘉氏匯報他去城里,與即將赴任王府教習的長沙府舉人會面的情況,不無遺憾地說對方即將離開安陸,返回長沙。

劉管家最后道:“王府只派人告知教習已有人選,讓其打道回府,

并給予盤纏……老夫人,這其中是否出了什么岔子?”

不敢把話說太滿,因為劉管家心知,此事老太太連朱萬簡都沒說,或許只告訴了他一個人,現在教習到了地方卻被趕走,老太太怎會不懷疑?而他主動分析,也是心虛之下想撇清干系。

朱嘉氏臉色鐵青,

怒視劉管家。

不懷疑?

以朱嘉氏的精明干練,不是因為朱家現在沒有能挑大梁的人,才不會對一個外姓人委以重任,如此還是出了狀況,豈能令她不生氣?

“去將老二叫來。”

朱嘉氏沒有發作。

上次讓劉管家通知朱浩聯絡王府內潛藏的錦衣衛內應,導致林百戶安插在興王府的密探被調走,她就懷疑朱家內部有奸細,這個劉管家有很大的嫌疑。

現在又出了問題,依然是劉管家具體經手的事務,答案似乎已經呼之欲出,但朱嘉氏卻不愿意相信,畢竟這是她從娘家帶來的人,這些年跟著她兢兢業業,把朱家打理得井井有條,失去這個有力臂助,她對家族的控制也會大幅度減弱。

當然也有可能是林百戶搗鬼。

林百戶得知她收買了王府新教習,暗中坑朱家一把,

報復她之前出言不遜,順帶堵住朱家刺探王府情報的渠道,

在功勞上永遠都壓朱家一頭……這種解釋也合符情理。

既然懷疑已于事無補,現在老太太更多是想如何彌補。

朱萬簡被劉管家叫到后院。

與以往不同,這次他沒有酗酒,精神頭不錯,只是兩只眼珠子轱轆亂轉,一看就心懷鬼胎。

“娘,你找我?”

朱萬簡感覺自己每次被老娘叫來都沒好事,有些心煩氣躁。

朱嘉氏沒有叫兒子進屋,直接在院里說話:“老三家下落,你可打聽清楚了?”

朱萬簡不屑道:“人家處心積慮逃跑,我們上哪兒追去?況且大明地盤這么大,怎么個追法?”

這種懈怠的態度,完全不出朱嘉氏所料,她沒有動怒,問道:“那老三家的宅院,可有轉到我朱家名下?”

朱萬簡道:“找了鄉老、坊老,又叫了不少德高望重的人去縣衙做證,但那個狗屁知縣就是不通融,說非要等老三媳婦回來后才能定奪……最后還是我想了個好主意,天天叫人去縣衙鬧……”

聽到兒子請人去縣衙鬧事,

朱嘉氏差點兒就想脫鞋,抄起鞋底好打人。

卻見朱萬簡一臉賊笑:“這招還是管用的,那京知縣終歸還是同意了,老三家的鋪子暫時為我們所用,不過原有的東西要封存……如果老三家的人回來,到時再把事情說開……娘,你可不能怪我,這次要不是我想到辦法,只怕現在還被縣衙消極對待呢。”

朱嘉氏氣息粗重:“只把鋪子的經營權拿回來有何用?始終不是自家的……”

朱萬簡道:“那能有什么辦法?你知道我打聽后得知什么嗎?其實那女人有后臺……聽說是武昌的黃藩臺……縣衙的人都這么傳,怪不得那知縣寧可得罪朱家都要幫那女人,感情欺軟怕硬。”

朱嘉氏皺眉:“黃藩臺?你是說湖廣左布政使黃瓚?他內弟之前來安陸做生意,吃了那么大的虧,還會偏幫那女人?”

朱萬簡冷笑道:“娘,還沒想明白嗎?雖然那女人暗地里坑了黃藩臺的小舅子,可你也不想想,一個官商為什么要跟孀婦做生意?背后肯定有一腿啊……之前事娘讓姓蘇的吃了大虧,姓蘇的幫自己的相好對付咱朱家,不是很正常嗎?”

朱嘉氏一再聽二兒子攻擊另一個兒子遺孀,之前都隱忍不發,這次終于忍不住怒喝:“伱在說什么鬼話?”

朱萬簡卻顯得無所謂,好像早就被母親罵習慣了,懶得爭辯:“信不信由你,那娘倒是說說,縣衙為何要偏幫那女人?”

朱嘉氏又想教訓這個不爭氣的兒子。

明明叫他回來是吩咐其做事,結果光犟嘴了,還振振有詞,鬧得自己都亂了方寸,不知該從哪里下嘴。

“趕緊派人去把老三一家子找回來!尤其是朱浩,他在王府當伴讀半年,必定知悉王府內情,此番他離開安陸,王府居然暗中相助,說不定已出賣我朱家利益,他一家人的路引來歷務必要調查清楚……快去!”

朱萬簡不以為然:“路引而已,花錢就能辦理,有必要查嗎?”

朱嘉氏怒道:“她連田宅都沒賣,何來的銀錢?”

朱萬簡沒法跟母親爭論,他的腦袋瓜一到關鍵時候就不靈光,當下拖著沉重的腳步往外走,一點沒見著急的樣子。

正月三十。

王府內,朱三和朱四正拿著書本,悶頭坐在那兒,卻聽外面傳來腳步聲,二人馬上開始大聲讀書。

等人走進來,朱三和朱四都傻眼了。

“公孫先生?”

朱三驚呼出聲。

公孫衣把外衣往旁邊椅子上一放,背后鉆出個眼珠子骨碌碌轉的小腦袋瓜,正是陸炳,隨后公孫衣笑呵呵招呼小家伙坐回座位上,然后沖著朱三朱四揮手:“兩位王子,為師又回來了。”

朱三馬上跑到門口看了看,發現公孫衣身后無其他人跟著,不由問道:“朱浩和京泓呢?”

公孫衣本以為自己歸來,會讓兩個孩子高興一場,誰知人家只關心朱浩和京泓,這讓他有些掃興:“這個……我不太清楚。”

朱四則顯得很淡然:“三哥,你這都沒看明白?現在我們沒有教習,袁先生就把公孫先生給請回來……朱浩和京泓之前只是伴讀,現在王府已經不需要伴讀了,他們自然就回不來。”

朱三氣惱地瞪著陸炳:“那阿炳怎么回來了?”

陸炳一臉委屈的樣子:“是……是我爹讓我來的。”

公孫衣道:“兩位王子,為師回來上課,以后我們又可以在一起學習進步了……最近你們書讀到哪兒了?”

朱三想要說什么,朱四搶白:“讀到朱浩走的時候教的地方。”

“呃……”

公孫衣很尷尬。

在公孫衣看來,雖然朱四說的是大實話,但實際上卻是故意拿話嗆他,分明是在嘲弄,你還有臉回來呢?

當初你在的時候,不同樣是朱浩給我們講課?你在王府里就是混飯吃的大混子,知不知道?

公孫衣即便頭皮發麻,還是厚著臉皮道:“那我們把之前的部分稍作溫習,為師給你們講下面的。”

朱三道:“公孫先生,我看你還是把朱浩找回來……這遠比你獨自回來當教習重要得多。”

朱四白了朱三一眼,“三哥,你怎么能這么說話呢?置公孫先生顏面于何地?公孫先生,你別跟我三哥一般計較,要不這樣……你帶我們出王府,我們一起去找朱浩行不行?”

公孫衣聽這對孩子在那兒一唱一和,心中別提有多別扭了,但為了混口飯吃,他只能熟視無睹。

不就是來上課嗎?

你們愛不愛聽那是你們的事,我講不講課才關乎到我能不能混口飯吃。

“為師先給你們講……欸?這邊沒黑板嗎?陸炳,你去西院一趟,叫你爹把黑板送過來,總感覺沒黑板,教什么都不方便……”

二月初一。

朱浩和唐寅的船已過九江兩日。

逆江而上,船走得相對慢一些。

在抵達九江府城德化之前,朱浩跟唐寅就已商量妥當,唐寅同意跟朱浩一道回安陸,但前提是到安陸后朱浩要把他背后的“高人”引介給唐寅認識。

唐寅掩不住心中的好奇。

到底是誰算無遺策,連他在江西的悲慘境遇都能算到,還特地讓朱浩帶了個戲班做掩護,去江西把他救出來。

“朱浩啊,你知道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報答你身后那位相助之情,我唐某人絕不是個忘恩負義之輩。”

唐寅把自己前往安陸的行為說得很高尚。

一口一個報恩……

朱浩心想,你把這恩報在我身上就行了,說那么多廢話干嘛?

本來朱浩對母親說,自己跟唐寅同行,為的是路上唐寅能給他講課,但老少二人似也知彼此的關系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師生,唐寅根本就不好意思提給朱浩上課之事。

朱浩道:“唐先生,是這樣的,我們到安陸后,先在城外農莊避居一段時間,之前我娘在安陸做小本買賣,賺了點錢,買了幾晌地,就在城北二三十里處,當時特地沒讓我娘買靠近縣城的……”

唐寅打斷朱浩的話,問道:“這也是你背后之人提供的應對策略?”

朱浩不知該怎么回答。

這老家伙,真是個二愣子,怎么有時候這么天真呢?

真以為有人能事事算無遺策……

等等,那個人不就是我么?

朱浩道:“當時并沒有這方面的考慮,僅僅是為防止被朱家人知曉我們偷偷買地,被一并搶走……也算是誤打誤撞吧。”

“呵呵。”

唐寅一臉不信的樣子。

分明是告訴朱浩,既然你背后之人走一步定十步,把我的人生安排得明明白白,買地為之后你的出走和避居創造便利,會是稀罕事嗎?你是個小孩子,不明白其中妙處罷了!我人老成精,事事都已看透。

“不管怎樣,唐先生到我那兒住一段時間,我會想辦法放出風聲,讓興王府的人無意中得知唐先生就在安陸,讓其主動前來招募……你看如何?”朱浩道。

唐寅搖頭:“你回去后還是找那安排計謀之人好好商議,看看如何才能穩妥地知會興王府……如果風聲放出不當,被寧王的人知曉,那麻煩就大了……你依計辦事為宜,不要自作主張!”

請:m.vipxs.la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