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八十八章 以退為進

更新時間:2022-04-13  作者:天子
朱浩帶著朱四,徑直來到書場。

因為馬上大戲就要開鑼,書場周邊早就是人山人海,圍得水泄不通,但在場的人都不知當天要演什么。

于三見到朱浩到來,急忙迎上前:“浩哥兒,剛得到消息,說是咱請的戲班子,有不少人花大錢請他們去駐場,還有戲班想仿咱的戲……好在戲班的龍班主講道義,沒有答應。”

朱浩笑道:“我看那龍班主不是講道義,是他有眼力勁兒,知道跟咱們混才有飯吃……平常那些老掉牙的戲目誰去看?從我這里學幾出戲回去,怕是一輩子都衣食無憂。”

旁邊陸松用古怪的目光打量朱浩,心中奇怪。

不是書場嗎?

怎么變成戲園子了?

聽你這話里的意思,你還寫了戲本?

你可真有本事啊!原本開書場就弄得滿城風雨,現在又請來戲班子唱大戲,讓安陸之地不得安寧?

朱四則興奮地問道:“這是要聽戲嗎?什么戲?”

這年頭,聽戲還是件非常奢侈的事情,當然興王府不在此列,逢年過節王府不時就會請戲班子到府上唱堂會,所以朱四自小就看過一些戲目。

朱浩道:“回頭我給你安排一出霸王別姬,你覺得怎樣?”

朱四不解地問道:“什么是霸王別姬?”

京泓解釋:“應該是講楚霸王項羽被韓信統領的漢軍圍困于垓下,聞聽四面楚歌,疑楚地盡已降漢,在營中與虞姬飲酒作別的故事……喂朱浩,你真的寫了這出戲嗎?”

小孩子對于英雄主義的戲最是中意,朱浩既說及霸王別姬,自然做好了寫這出戲并正式推出的準備。

“這是當然,今天先看看我編排的孫悟空三打白骨精……這不比聽書更有意思?”

英雄主義的戲碼固然很吸引人,但西游記的故事同樣令人沉迷。

尤其最近朱浩的書場一直都在講西游記,評書發燒友聽了故事再看戲,簡直是量身定制。

“好,我們快去看……”

朱四已經忍不住往前沖了。

陸松急忙提醒:“公子,這里龍蛇混雜,還是不要往人堆里扎,在一邊聽聽便是。”

于三笑道:“這位爺,您是王府的貴人,我們早就按小當家吩咐,特意在雅間里安排了座位……諸位請移步?”

說話間,于三還在打量朱四。

他之前見陸松跟朱浩一起出現,知道這位是王府中的侍衛頭領,什么品階不知,但人家是官自己是民,惹不起,但這次明顯眼前這個一身富貴氣的小少年才是主角。

朱浩叮囑道:“朱公子乃貴人,不能跟一般人坐一塊兒看戲,要是雅間里還有其他客人,請他們挪個座吧,可適當減免費用。”

于三不解。

有錢不賺,硬要往外趕客?

這是什么路數?

他不知道的是,朱浩這是給他機會。

眼前的朱厚熜十有八九是未來的大明皇帝,你能得到他的賞識,以后隨便賜你個錦衣衛百戶千戶的官身,你祖墳都要冒青煙,懂不懂?

盡管于三不理解,但總歸朱浩才是大掌柜,他只能按朱浩的吩咐去安排。

……

……

很快靠近戲臺的一個雅間便騰了出來。

不一會兒,朱四、朱浩、京泓和陸松便坐在高出地面一丈有余,用結實的原木搭建而成,可以容納十來人的雅間里聽戲。

木架下面和周邊簇擁了不少侍衛,其中大多站在樓梯口及閣樓周邊,還有部分喬裝成看客,前面的一人一椅,可以享受瓜果點心,中間的坐長板凳,后面的只能站著,不過所有人的心思不在聽戲上,一個個四處張望,防止有人作亂。

可等開鑼后……

戲臺上演出的南戲實在太吸引人了,白骨精為了吃到唐僧肉,先后變幻為上山送齋的村姑、朝山進香的老嫗和老翁,全被火眼金睛的孫悟空識破,三次棒打妖魔,卻被唐僧誤會驅離……

剛開始侍衛們還能兼顧閣樓那邊,腦袋不時轉動,但到后來視線全落到戲臺上,再也舍不得挪動視線。

陸松是少數保持警惕的,見朱四看著戲臺眼睛都不眨一下,心中一動,急忙起身下樓,朝守在四周的手下喝斥:“看什么看?好好盯著,看看有沒有可疑之人,千萬別忘記自己的身份!”

其中一個較為親近的手下陪笑:“陸典仗,您是不是太過小心了?這里離王府不過一條街,只要大喊一聲,弟兄們都來了,用得著這般草木皆兵?”

陸松黑著臉喝斥:“出了事,你腦袋要不要了?”

這種威脅幾乎沒有任何威懾力,但有陸松壓陣,這些個侍衛還是只能放棄欣賞大戲,再次把注意力放到觀察可疑人等身上,可環視一圈才發現,沒一個人在好戲上演時有心思注意閣樓這邊。

眾侍衛心里暗罵一聲,雖然裝作警戒的樣子,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目光不時掃過的戲臺上。

一個時辰過去,隨著臺上孫悟空在唐僧逼迫下,翻著筋斗離開,大戲終于在觀眾潮水般的歡呼中結束。

戲班的龍班主走上戲臺:“諸位,下午的戲到此結束,晚上再來吧。”

在場觀眾自然不想走,紛紛嚷嚷著再演一場,說書人上去,朗聲道:“接下來說書,主要講的是西游記三打白骨精后面的情節,諸位可留下來繼續聽書。”

相對于戲劇,說書表現力方面會有所不足,但對于老聽眾來說,說本的內容要比舞臺豐富許多,能引起人更多的想象,照樣可以讓人沉迷其中。

“走了走了!”

對于普通人而言,花個兩三文錢聽一出戲,癮過足了該干嘛干嘛去,自覺地把場地留給那些評書迷。

朱四急忙道:“朱浩,我還沒看夠呢。”

朱浩道:“下次吧,我現在帶你去花鳥市瞧瞧,順帶找找有沒有賣兔子的。”

“啊?那多無趣?讓我再看一遍不行嗎?”

朱四一如既往地執拗。

這時陸松上了閣樓,勸道:“公子,您不能在這邊久留,外面又涌進來一大批人,誰知其中是否隱藏有歹人?”

朱四不滿了:“你老說歹人歹人,天下有那么多歹人嗎?我就看一場戲而已,就有歹人對我不利?”

朱浩攤攤手:“你不愿意也沒辦法,我可沒準備下一出戲……大不了以后戲班子排出新戲,讓你先來看,要是你還是這般執著,那我只能先走了。”

朱四雖然性子倔,但也知今日跟著朱浩出來玩,客隨主便,再說朱浩承諾下次為他單獨上演好戲,他只能忍了。

一行人下了樓,龍班主跑過來道:“諸位貴客,先前看得可還滿意?是否有……”

這是前來討賞啊!

于三急忙近前,喝斥道:“要死啊,龍班主?這幾位可是王府中的貴人,你別惹事。”

聽到這里,龍班主嚇了一大跳,趕緊往后退。

朱四則像是受到啟發,眼前一亮,看看朱浩又看看龍班主,眼珠子滴溜溜地轉。

朱浩一看就猜到了,這小子多半是想回去央求他老爹或是袁宗皋,請戲班子到王府唱戲,這樣他想看多久就看多久。

以興王對朱四的溺愛,多半會答應。

走出書場,朱浩有意無意提醒一句:“他們唱的戲,是我寫的,沒有我的戲本,他們只不過是個草臺班子,根本上不了臺面,平時王府請回來的戲班子中應該有名角……陸典仗,是這樣吧?”

陸松皺眉。

你小子居然對我說話?

陸松打量朱四一眼,忽然明白朱浩為何如此說,當即幫腔:“這戲班子的水平的確不行,還是戲本好,若是以后朱少爺能把這么好的戲本交給大戲班來演,效果絕對比現在好很多。”

朱四興沖沖道:“那讓我父王找個戲班子回來……朱浩,你就負責給他們寫戲本,行嗎?”

朱浩道:“我還要靠戲本賺錢呢,為不相干的戲班寫戲……他們學會了,到別處去唱,我有什么好處?”

“我……這個……”

以朱四的頭腦,實在想不出折中之法。

不過這對陸松來說是個啟發。

陸松覺得自己回去后可以對袁宗皋說,世子喜歡聽戲,而朱浩那小子會寫戲,不如讓朱浩寫,然后找人來唱,那世子就不用天天想著往外邊跑了。

但讓世子聽戲,會不會有違興王對世子的栽培……

陸松想不明白,再加上朱浩有言在先給別人寫戲沒好處……陸松就要考慮一下這話要不要說,就算說又該如何去說。

……

……

花鳥市有不少好玩意兒,朱四勉強打起精神,在一個個攤子前駐足,但畢竟以前他跟姐姐偷跑出王府時,經常來這邊玩,大部分東西對他來說都不覺得新鮮了。

一路上蹦蹦跳跳,看起來興致頗高,但其實朱四的心思都在之前那場孫悟空三打白骨精的戲上。

朱浩還在作總結:“……唱腔不是很好,南戲就是這樣,軟綿綿的,沒有秦腔那么高亢雄渾,如果單獨訓練個戲班子,專門唱我創作的新戲種,效果絕對大不相同。”

陸松瞪了朱浩一眼,好似勒令其閉嘴。

你明明不想讓朱四多看戲,也不想寫戲本讓王府找戲班來唱,為什么一再吸引世子的注意力?

你這不是沒事找事?

可陸松沒想明白的是,若朱浩真沒打算讓朱四接觸戲劇的話,就不會帶他去聽戲。

對朱浩來說,這是以退為進。

自己養個戲班不容易,但若是由王府來養的話……很難嗎?到時這戲班能為自己所用,偶爾還可以幫自己賺錢……簡直不要太好。

但不能白白便宜興王府,這就需要一些門道,把王府的戲班變成自己的。

朱厚熜早晚會成為興王府主人,甚至還能當天下之主,讓王府或是朝廷為自己牟利的最重要條件,不就是讓朱厚熜這小子愛好上這些東西?

“朱浩,你什么時候寫新戲本?”朱四有些癡迷地問道。

朱浩道:“我已經寫了一部分,回去后就可以拿給你看,但你可不能跟京泓一樣,看入迷連書都不想讀,那我作為王府伴讀,在王府的日子可就不長了。”

朱四興奮搖頭:“不會不會,我當然明白適可而止的道理。陸典仗,我乏了,打道回府吧!”

*********

*********

PS:本書凌晨上架,明天將爆發四章,請大家支持正版,來起點中文網訂閱捧場!

為刺激創作激情,天子在這里立下規矩:每多一位盟主爆一章,每多一百張月票爆一章,均訂每增加500,爆一章,大家快來起點卷死我吧!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