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八十章 別在我身上花心思

更新時間:2022-04-13  作者:天子
下午,朱三和朱四便把自己通過考試的好消息告訴朱浩。

姐弟二人當然知道是靠誰通過的考核,以公孫衣講課的深度和廣度,以及教學水平,很難達到朱祐杬對兒女的期待。

而朱浩教的就不一樣了,通俗易懂,引經據典,觸類旁通,好理解不說還能輕松完成考試,簡直是為他們量身定制的教學模板。

“父王同意讓我們出王府玩,到時候會出城,就在這幾天,我們得把出去后玩什么規劃好。”

朱三好像個人精,早早便在那兒籌劃開來,“朱浩,最好你調查清楚,哪里有兔子,如果沒兔子,能抓個袍子、梅花鹿也行啊……”

朱浩沒好氣地道:“你當安陸州城附近是人煙罕至的原始叢林?你怎么不讓我去給你抓只老虎回來?”

朱三笑嘻嘻地道:“能抓到老虎自然好……行啦,別生氣了,就算抓不到那些,抓只野雞總有機會吧?”

朱浩沒有再跟朱三解釋。

或許是之前抓兔子的事,讓兩個小家伙以為他是個野外求生的生存專家,卻不知那只是一場騙局罷了。

而此時的朱四,正一門心思研究朱浩給他做的皮球。

朱四臉上帶著喜悅,手上的皮球怎么看都覺得可愛,一副愛不釋手的模樣。

“踢不踢了?”

朱三走過去問道。

朱四有些遲疑:“要不……我們還是踢以前的蹴鞠吧,皮子做的蹴鞠……很容易踢壞。”

朱三道:“笨啊你?踢壞了讓朱浩再給你做一個不就完了?”

自以為很聰明,朱四卻覺得自己這個姐姐有點無恥,人家千辛萬苦找來材料做了個好東西,居然說壞了讓人家重新做?

就算咱是王府的孩子,也不能不要臉吧?

朱浩神色淡然,揮了揮手道:“蹴鞠做出來就是讓人踢的,如果不能踢,只能供著,有何意義?如她所言,壞了咱再做個新的……只是需要一點時間和金錢……”

做新的可以,但不是白做,得給錢,以及要等待一段時間。

這也是朱浩對朱四潛移默化地一種教導,物盡其用才是好物,人也是如此,要做到人盡其才,至于要人家給你做東西,也要拿出相應的報酬,不能因為你是王府的孩子,或者將來當了皇帝,就覺得別人為你做事可以不求回報。

“好了,蹴鞠!”

幾個孩子在朱浩的號召下,開始了蹴鞠的對局。

……

……

公孫衣見過興王回來,下午上課時明顯更有動力。

朱浩即便不問,也大概知道公孫先生可能是得到了什么鼓勵,又或者是袁宗皋這只老狐貍在其身上使用了什么手段,讓這個不諳世事的年輕人甘心為王府賣命。

到晚飯時,公孫衣吃飯格外香。

朱浩問道:“先生,是不是袁先生對你說了什么?”

公孫衣放下筷子,一臉認真問道:“朱浩,聽說你是唐伯虎的弟子?”

好家伙,你可真是口無遮攔啊,聽到什么就說什么!

當初袁宗皋找我談了那么久有關“陸先生”的事,愣是沒跟我透露那就是唐伯虎的一丁點訊息,你倒好,上來第一句就把底給掀了?

朱浩搖頭道:“我不認識什么唐伯虎,在進王府前,只有一位陸先生曾教導過我學問。”

“啊!?”

公孫衣顯得很納悶,口中呢喃,“為何袁師說你是唐寅的弟子?”

好。

要的就是你這句。

朱浩道:“陸先生當時往江西,途徑安陸,或許唐寅才是他本來的名字,不過這都不重要,一日為師終身為師,公孫先生……你對我的意義也一樣,以后我會把你當老師對待的。”

公孫衣怔了怔。

剛開始他沒明白朱浩在說什么,仔細思索一下,才意識到朱浩可能是以為他說唐寅是其先生,擔心他自尊心受到傷害,所以特意出言安慰。

這都什么跟什么嘛!

“朱浩,你能接受唐伯虎的教導,那是你天大的機緣,不過也間接說明你的才華得到了當世大家的認可,將來的前途必定不可限量。”

公孫衣如此評價時,明顯發自內心。

朱浩裝作不解地問道:“不管陸先生是不是唐寅,他……成就很高嗎?難道說陸先生以前當過大官?”

公孫衣急得要抓狂,一旁的京泓則用打量怪物般的眼神看向朱浩。

京泓道:“朱浩,你是真沒見識還是裝的?唐伯虎欸,那么有名的人,你真的沒聽說過?”

連京泓這小子都知道唐寅?

“我只知道書本上的內容,書上的知識全都是陸先生教的,從來沒人告訴我關于他的事,我上哪兒知道去?”

朱浩義正詞嚴道。

公孫衣笑了笑,“那你能跟唐寅認識,也算是一段造化,袁師還說你曾跟唐寅學習,儒家經典上的造詣不淺,教導人方面尤其有一套,回頭……咱們切磋切磋。”

這次輪到朱浩和京泓一起用古怪的眼神瞅向公孫衣。

你當是切磋武功呢?

從未聽說過當先生的居然不恥下問,要跟學生切磋學問上的事,關鍵這個學生還是個小孩,你就不能有點矜持,或者擺個架子什么的?

“好了,我吃完了,為師先去一步!”

公孫衣一臉興沖沖的模樣,不知道的以為他是個沒長開的大孩子,拎起吃飯前就已裝好的食盒就走。

京泓問道:“朱浩,你身上還有多少秘密?”

朱浩笑道:“我身上的秘密可多了,如果我們一直是朋友的話,以后我會慢慢讓你知道的。”

“切,原來你只不過是死讀書,讀死書……等著吧,將來我的成就一定在你之上。”

京泓突然間找到自信,原來朱浩的學問僅局限在某個范圍內,不像我這樣“博聞強識”,那我就有超過你的信心。

朱浩看著旁邊正在使勁往嘴里扒拉米飯的京泓,笑道:“小伙子有志氣,我看好你。”

自然又招來京泓的白眼。

……

……

王府說同意讓朱三和朱四出王府,還真給安排了。

時間定在九月初二。

朱祐杬和袁宗皋也是考慮到中秋已過,天氣逐漸轉涼,趁著秋高氣爽,讓侍衛陪同幾個小家伙出去走走,增長見聞。

朱厚熜作為未來的興王,以大明宣德后的規矩,藩王不得隨意出城,這意味著將來朱厚熜嗣興王位后,再想出城游玩就不現實了。

朱祐杬趁著現在兒子小,不會被朝廷逼得太緊,有機會走出“牢籠”,自然不會設置障礙。

世子出游,王府在布置安保方面格外用心。

九月初一下午,陸松就跟朱浩說了有關興王府的準備情況。他透露此消息給朱浩,是想暗中觀察朱浩用什么方式傳遞情報,是說王府中有別的內線可以聯絡,還是逃夜出去跟什么人相見,他好抓現行。

但朱浩對此并不感冒。

“陸典仗,你不用擔心,相信錦衣衛的人只是要刺探王府的情報,他們還沒膽量對世子行不軌之事……這可不是他們所處的階層能決定的。”朱浩漫不經心道。

此時朱三和朱四正在蹴鞠,本想讓朱浩上場,但問題是朱浩加入哪邊,哪邊就會輕易取勝,朱三和朱四都想跟朱浩一隊,最后討論的結果……就是讓朱浩在場邊當裁判,或者朱浩上場時就要三對二,把小陸炳拉到“弱勢”那一方。

陸松道:“這么重要的消息,你不準備傳遞給朱家知曉?”

朱浩攤攤手:“不到初五我怎么回家……再說了,我的目的是留在王府讀書,能隨便什么消息都跟他們說嗎?”

這個回答讓陸松很無力。

本想給朱浩設個圈套,誘惑對方上鉤,結果卻發現這小子比誰都精明。

但嘴上說得好聽,不代表你沒有實際動作,我暗中查看你的一舉一動便可,今晚你肯定會想辦法出去聽書,到時我便托詞說家里有事不跟你一起去,讓你放松警惕,到時你肯定會跟人接頭……

“朱浩,你還是跟我們一起玩吧,他們太弱了,踢起來一點意思都沒有。”朱四看朱浩坐在院子一側,跟陸松說著什么,便發出邀請。

朱浩起身:“陸典仗,明天是你出城護衛嗎?”

陸松先是皺眉,想了想之后才點頭:“是。”

“那就幫忙提前抓個兔子、野雞什么的,郡主和世子最喜歡這些,還有便是你回去后早點休息,免得明日精力不足……我今晚不會出王府,別在我身上花心思了!”

朱浩語重心長,更帶著一點“恨其不爭”的怒氣,正好戳中陸松的軟肋。

陸松沒想到朱浩的嘴巴會這么毒,居然把他之前思忖的陰謀算計都說出來了,正要出言反駁,發現朱浩已往孩子堆里跑了過去。

陸松嘀咕:“他要是不在一群稚子中間,都沒人記得他才七歲,這般深沉的心機,真不該是孩子擁有……難怪他能在王府立足,若讓這小子繼續留下來,只怕會嚴重危害王府的利益,只是……該以怎樣的方式把他趕走呢?”

其實王府中最想趕朱浩走的人,不是袁宗皋,也不是西院那些工匠。

正是陸松。

陸松皺眉看著球場上威風八面的朱浩,心中暗自定計,既然尋常手段不可以,那就來點絕的。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