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七十八章 真作假時假亦真

更新時間:2022-04-13  作者:天子
當日又是毫無波瀾。

因為錦衣衛已知己方安插在王府的密探訊息已泄露,所以不再貿然下達任務,朱浩的目的就此達到,以后不用再面對王府上下審視的目光,日子將慢慢恢復平靜。

下午他一如既往,提前返回王府,只是跟以往不同的是,京泓當天也回來了。

“你不在家里多住一晚,為何這么早回來?”朱浩打量京泓。

京泓言辭閃爍,沒有正面回答。

朱浩大概感覺到,這小子看大書上癮,或是想提前一天回來,試著出去聽書,恐怕在家里還沒有在王府這邊有意思。

就在二人準備去吃晚飯時,陸松先一步到來,身后跟著的赫然是袁宗皋。

“過來看看你們住的情況……近來在王府可還習慣?”

袁宗皋面帶老狐貍般的笑容。

朱浩很清楚,袁宗皋突然到西院,就是找自己的,但他還是裝作天真無邪的樣子,跟京泓一起出門恭迎。

袁宗皋沒有進屋子,只是在院子里透過窗戶看了看,隨后向朱浩招了招手:“朱浩,你出來一下,老夫想問問你的課業情況。”

京泓不由帶著幾分羨慕看向朱浩。

人家學識淵博,王府長史來只是找朱浩敘話而連正眼都不看他一下,人比人氣死人啊!

隨后袁宗皋帶著朱浩出了院子,找了個僻靜的角落問道:“家中母親可還好?”

朱浩心想,你還是直接問我見了什么人說過什么話比較實在,別把我當七歲小孩糊弄行不行?

“娘還好,家里姨娘和妹妹也安好,只是生意有些冷清,但最近比以往好多了……”朱浩就是在應付,你問我什么,我就回答什么。

不就是相互糊弄嗎?

好像誰不會似得。

袁宗皋點頭道:“那朱浩,你平時回去,朱家人……會找你嗎?”

朱浩道:“會的,通常祖母一早就會來家里,詢問我在王府的情況,涉及日常學習和生活起居,不過今天早上是二伯來見我。”

“那這次你跟他說什么了?”

袁宗皋兜兜轉轉,終于問到正題上。

朱浩沒有絲毫猶豫:“我跟他說,隋先生走了,換了位新先生,就是公孫先生,平時我跟京泓住在一起……”

“哦。”

袁宗皋再次點頭,“那你有跟他說你平時晚上出王府的事嗎?”

朱浩終于明白袁宗皋如此慎重,親自來問詢的原因,大概是聽說朱浩平時會出王府,雖然知道是去聽書,但誰知是不是去跟什么人暗中聯絡?

尤其這次朱浩回家,并沒有如他預料的那般去跟王府內線聯絡,袁宗皋覺得,是不是朱浩之前趁著出去聽書時已經見過,所以王府方面才撲了個空?

朱浩面色一紅,有些羞愧地低下頭。

“袁長史,實不相瞞,其實外面說書的攤子,是我跟一個叫于三的人支起來的,他是我母親雇請的工人,我拿陸先生給我的本子,讓他在外面開個說書攤,想賺點錢分擔家里的經濟壓力。”

要做到取信于人,就要拿出誠實的態度,騙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全都說實話。

朱浩之前已經試圖拉陸松入伙,他清楚地知道這件事想瞞住家里容易,瞞住王府卻很難,人家多少人手和眼線?想在小小的安陸地區打探個情報,你以為自己有本事隱瞞?

袁宗皋好奇地問道:“之前你跟世子講的故事,就是出自那位陸先生之手?”

“是啊,不然以我的見識,哪里去聽來這樣的故事?陸先生可真是個大好人,雖然跟我相處的時間不長,可不但傳授我學問,教我做人的道理,還說故事給我聽。”

假話跟真話結合,你們總不會認為這故事是我自己前世聽來的,相信我是穿越者這種鬼話吧?

我只是找了一種你們能接受的方式,把假話給圓成真話罷了。

袁宗皋打量立在門口的陸松一眼,略顯揶揄的眼神分明是告訴朱浩,陸松之前為了取信于王府,把朱浩拉攏他入股書攤的事一并說了出來。

朱浩心想:“老陸啊老陸,你為了老婆孩子熱炕頭,可是挺拼的,就不怕袁宗皋懷疑為何我會拉你入伙?”

袁宗皋道:“小小年紀就有做生意的頭腦,實在難得……不過就怕如此會耽誤你的學業,所以你盡可能不要管那書攤生意……不如這樣吧,老夫讓陸典仗平時幫你照看一下,畢竟離王府近,如果你再要出去的話,跟陸典仗提前說一聲,讓他跟你一起。”

要不怎么說袁宗皋是老狐貍呢?

朱浩心想,袁宗皋這一手,乃是一舉兩得,既安撫了他,又讓陸松每次盯著,以后若是他再想去書場跟什么人見面,王府就能查知,斷絕你小子跟外界的溝通渠道。

可問題是……

我每十天就會回家一次,你想徹底斷絕我跟錦衣衛的聯系不可能吧?

“多謝袁長史體諒,學生以后會認真學習。”

朱浩就像個一心向學的乖孩子,鄭重地點了點頭。

袁宗皋笑道:“朱浩你才思敏捷,將來必成大器,當下一定要珍惜這個難得的學習機會,再有什么事的話一定要跟老夫說……時候不早,你們先去用晚飯吧,老夫先回去了。”

說完也不問朱浩是不是曾去見過什么王府內線之事,就這么走了。

這充分說明,袁宗皋對他的信任仍舊帶有極大的保留,這老狐貍還是想放長線釣大魚,若是問了自己這件事,被自己告之朱家,不等于是讓錦衣衛和朱家都知道了王府方面已有防備?

但你不說,難道我就不知道?

現在是陸松把你們賣了,可不是我。

……

……

陸松奉袁宗皋命令“監視”朱浩。

當朱浩和京泓吃晚飯時,陸松坐在同桌,佩刀放于桌上,整個人看起來殺氣騰騰。

朱浩皺了皺眉,問道:“陸典仗,今晚我要出王府聽書,沒問題吧?”

本來京泓準備端著自己的飯碗到隔壁桌子坐,聽到朱浩的話把碗重新放下,臉上全都是興奮之色……提前一天回王府,不就是為了能出去聽書?這還沒跟朱浩提出請求呢,朱浩就發出邀請?

哎呀不對,朱浩這是在邀約陸松!

這位可是個危險人物,小浩子,你就算再熱情,咱也不能犯傻呀!

陸松皺眉道:“今日本來你可以不回來,你住在家里要去聽書,難道誰還能攔著你不成?”

朱浩笑道:“家里住著,母親管得嚴,出去更不方便,所以才會回王府。但袁長史說,以后再出王府的話,你要隨行。”

陸松一時不言。

這下京泓心里犯起了嘀咕。

難道說連袁長史都知道自己跟朱浩一起逃夜的事?我以為的秘密早已經不再是秘密了么?萬一這事傳到父親耳中,那我以后還敢不敢回家?

“既然袁長史不反對陸典仗陪我一起去書場,那陸典仗入股書場之事,就請陸典仗別拒絕了……你不用花錢,只要借用你的名頭,沒人敢在書場鬧事就好……我每月分你兩成的收入,你看如何?”

于三給三成,陸松給兩成,朱浩自己占五成還是大股東。

陸松顯然不把入股書場當回事,像他這樣沒做過生意的軍戶,對于經營個書攤能賺多少錢沒什么概念,他下意識地認為只有王府的鐵飯碗最重要,其余都是浮云。

“此事回頭再談,晚上出門必須帶上我,若擅自出王府的話,你有很大可能會被趕走,讓你徹底失去讀書的機會!”

陸松最后近乎帶著威脅說道。

陸松起身離開時,朱浩心里一陣無奈……

這幾天恐怕王府對他的背景查了個底朝天!

王府知道他沒有退路,覺得能死死拿捏住,袁宗皋才會有恃無恐讓他這個錦衣衛的眼線留在王府,可以輕松接觸到朱三和朱四,不怕遭遇反噬!

朱浩心想:“老陸,你到現在都不明白誰才跟你是一條心……王府?錦衣衛?只有我啊!還要跟我搞對立?這次要不是我提醒你,怕是你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

……

晚上朱浩帶著京泓,在陸松的陪同下一起出王府聽書。

到了書場,于三緊張兮兮地湊過來,小聲道:“浩哥兒,您可要小心些,這兩日三夫人聽說這邊有個書場,一到晚上就很熱鬧,指不定哪天就會來聽書,到時你們遇上的話……不好解釋!”

陸松皺眉。

這是某種聯絡暗號?

三夫人是誰?

朱浩點點頭,讓于三去打理書場,這才轉身向陸松解釋:“他的意思是說,我娘也知道這邊有個書場,可能會來聽書,怕我娘把我抓現行。”

陸松聽了沒太當回事,而一旁的京泓則緊張起來。

于三提醒朱浩的,不正是他應該擔心的么?

縣衙那么多人,認識他這個知縣公子的不在少數,縣衙怎可能沒來聽書的?若被他們遇上……

“小京子,放寬心。”

朱浩好像能讀懂京泓的心事,出言安慰道,“我準備讓于三開幾個雅間,這樣就能避免我們的身份泄露。”

陸松板著臉問道:“這么簡陋的場地怎么開雅間?”

朱浩道:“我在說書臺兩邊搭兩排閣樓行不行?雅間就設在兩人高的閣樓上,斜著面對說書臺,這樣既不影響下面賣票,人還可以坐在雅間里,居高臨下聽書,別有一番風味。

“有權有勢又有錢的人來聽書,圖的就是一個清凈雅致,能夠避免跟市井小民接觸,想來會趨之若鶩。我如此安排既能賺錢,又能給自己提供方便,何樂而不為?我的生意我做主,要是陸典仗對此有興趣,只管入伙便可。”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