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七十四章 夫唱婦隨

更新時間:2022-04-13  作者:天子
朱浩暫時找不到陸松。

估摸最近也不可能見到他人。

唯一的辦法,就是從陸松妻子范氏身上著手。

陸松如果沒跟范氏提及過往,那范氏聽了兒子的話也不會當回事。

但若是陸松曾告之妻子自己給錦衣衛當內應,那只要說有關于錦衣衛的事情,范氏就會明白將會有影響夫妻命運的大事發生,只要她不傻便會主動來尋。

當晚,朱浩簡單收拾后,便坐在桌前寫東西。

京泓問道:“今日不出去聽書嗎?”

朱浩筆未停,隨口道:“白天連兩位王子都在用心讀書,難道你不應該比他們更加努力嗎?”

白天朱三和朱四也想聽射雕的故事,但被朱浩拒絕,朱四本身沒聽過也就沒多在意,姐弟二人現在一門心思想出城去玩,把精力全用在學習上。

“對了朱浩,聽我爹說,興王只有一個兒子……為什么現在會有兩個?他們……真的是兄弟嗎?”

京泓回家幾次后,終于開竅了。

興王就一個兒子,對外并不是秘密,陸松之前已有意稱呼朱三為“世子”,而稱朱四為“王子”,可京鐘寬大概能猜想到,王府這是用的障眼法,兩個王子中必然有一個是假的。

朱浩道:“你進王府,是來探究誰是世子的嗎?我們的目的是讀書,他們是誰很重要?”

“我……我只不過好奇罷了。”京泓顯得底氣不足。

朱浩繼續問道:“你爹還跟你說了什么?”

京泓沉默不言,似不想把家里的事告訴朱浩,但一想在王府里自己求朱浩的時候居多,如果連這都要隱瞞的話,那以后不是要遭至朱浩的冷遇?

“我爹還說,你是朱家人,朱家乃錦衣衛之家,你爹是錦衣衛百戶……說你進王府的動機不純。”

京泓的話,讓朱浩失聲笑了起來。

京泓好奇地問道:“你笑什么?”

朱浩道:“你爹說得沒錯啊,現在全王府的人都知道,我朱家對王府有不軌的企圖,你不覺得他們像防賊一樣盯著我嗎?”

“啊!?”

京泓沒想到朱浩會坦然承認。

“別說我,你自己不也一樣?你以為你爹讓你進王府目的就很單純?地方官員原則上不能跟藩王來往,你爹或許知道自己長壽知縣這一任任期干不到頭,便趁著坐在縣尊的位置上巴結興王,這比當官更重要,意味著以后他還有機會當官,誰也不能說自己比誰更高尚!”

朱浩言辭間絲毫不讓。

京泓氣得夠嗆,大聲嚷嚷:“才不是呢,我爹不會為了當官做那等繩營狗茍之事!”

本來二人關系很好,但因朱浩對京鐘寬安排兒子進興王府當伴讀動機的揣測,京泓生氣了。

而后二人一句話都不說,大概是準備長時間冷戰。

其實這正是朱浩的目的……這下終于清靜了,可以安心做自己的事情,不用擔心再被人打擾。

……

……

第二天清晨。

天剛蒙蒙亮朱浩就起床,穿戴整齊來到院子里洗漱。

京泓起來得也很早,但因昨夜兩人發生爭執,對朱浩做什么不加理會,獨自坐在窗戶前發呆。

朱浩樂得如此,因為待會兒就有不方便京泓參與之事發生。

值夜侍衛相繼散班,外面響起紛亂的腳步聲,有人直接回家睡覺,有人則會等吃過早飯再走,因人而異。

就在此時,巷道里有人打招呼。

“嫂子,這是要往哪兒去?”

侍衛的聲音很清晰。

一個年輕婦人的聲音傳來:“帶孩子回家換身衣服,順便捎些東西回去。”

朱浩來到院門口,就見陸炳跟一個長相秀氣的年輕婦人往王府西門走去,路過朱浩住的院子時有意放緩腳步。

本來年輕婦人要陸炳進門叫朱浩一聲,卻見朱浩主動迎了出來。

這年輕婦人不用猜,就知道是陸炳的母親范氏。

“陸炳,這是你娘嗎?伯母好,我是陸炳的同學,叫朱浩……我來幫你拿吧。”

朱浩熱心地說道。

就在范氏愣神時,朱浩已走過去,順手接過她手上提著的包袱,范氏一時間竟然沒反應過來。

若是一般男子這么上手的話,多有不妥,但換作朱浩這樣一個小孩,就沒人在意了。

“伯母,我們有話出去的路上說,盡量別讓人察覺端倪。”朱浩壓低聲音道。

范氏沒想到朱浩會如此機警,帶著些許不安,又跟那些路過打招呼的侍衛頷首示意,把包袱交給朱浩,一行三人往門口去了。

走了一段趁著周圍沒人,范氏低聲問道:“朱浩,你讓小炳給我說的那些話,是何意?”

朱浩道:“伯母,跟你說之前,我想確證一下,你對此知道多少?你應該清楚我是朱家人,家里是錦衣衛,而王府中人都覺得我是朱家安插在王府的眼線,所以對我防備有加……其實我跟陸典仗關系不錯。”

朱浩的謹慎讓范氏稍微松了口氣。

這說明朱浩是聰明人。

跟聰明人談事情,會讓人安心許多。

范氏看了兒子一眼。

此時陸炳手里也拿了一點東西,應該是中秋節興王府下發的禮物,但因為陸松值班后就被緊急派出去公干,東西沒有帶回家。

覺得兒子年幼聽不懂自己的話,范氏小聲對朱浩道:“其實小炳父親,把該說的都跟我說了,他……也說了你跟他的事。”

朱浩這才知道陸松跟妻子的關系有多好。

“小炳的祖父供職于錦衣衛,子承父職,小炳父親也算得上是錦衣衛中人,如今錦衣衛那邊以此為要挾,小炳父親很為難,既不想陸家有負興王府,又不想暴露身份,一時難以抉擇。”范氏繼續補充。

朱浩終于知道陸松為何會幫林百戶做事。

林百戶是拿陸松父親陸墀曾當臥底的事進行要挾,若是陸松不答應繼續為他們做事,就會把陸墀的身份揭穿,那陸松作為臥底的兒子基本不用在王府混了。

當然,范氏嘴里所謂的不想有負興王府只是托詞,更多的還是為陸家今后的前途考量。

這也是為何陸松會把事情原委告訴妻子的重要原因,對于陸松來說,身份敗露最多被調到別的地方當軍戶,甚至可以繼續為朝廷做事。

但對于范氏來說,她本為朱厚熜乳母,深得興王妃信任,若是陸家有負王府,對范氏來說極不公平,仔細掂量后夫妻只能商量著來,先穩住林百戶那邊,在不傷害興王府利益的情況下,用一些無關緊要的情報去應付公事。

朱浩道:“伯母,其實我也怕泄露秘密……才以這種方式跟你說,時間倉促不便細談,總之你要想辦法及時通知陸典仗,讓他最近別去跟林百戶會面,因為王府此番把他們調走,就是知道王府典仗中有人為錦衣衛做事,只是現在他們不能確定那人是誰。”

“什么?”

范氏大吃一驚。

她沒想到丈夫的身份這么快就暴露了,更沒想到前來示警的居然是朱浩。

本來從西院出來到西門就不遠,大門近在眼前,朱浩眼見范氏臉色大變,急忙提醒:“言盡于此,伯母不要表現出驚訝的樣子,如果不是事情緊急,我也不會冒險讓陸炳跟你說,總之興王府在錦衣衛那邊也安插有內應……大概如此吧。”

說到這里,朱浩突然恢復孩子天真的一面,笑呵呵大聲道:“陸炳,我就送你跟你娘到這里了,包袱好沉啊……你快跟你娘回去吧,等下上課的時候再見。”

……

……

當范氏帶著些許驚惶不安離開王府時,朱浩明白這對夫妻心中有多焦灼。

夫妻本來能在王府中過安穩日子,卻被錦衣衛要挾,如果事情傳出去,他們只能再尋地方生活,王府會不會對付他們兩說,但你給朝廷當眼線刺探興王府的情報,本身就是興王府的敵人。

之前創造的讓陸家興旺發達的便利條件,都將付諸東流。

上午到了學舍。

京泓還是不打算原諒朱浩,埋頭看書。

朱三和朱四到來,一進屋就四處看。

“阿炳那臭小子不知跑哪兒去了,明明昨晚還在王府。”

朱三對陸炳不在很生氣。

她掌控欲很強,什么人什么事都要順著她的意思來,似乎陸炳只是她的小跟班,不能有自己的事情一般。

朱浩道:“我早晨看到他,跟他娘一起出王府去了。”

“是范娘嗎?”

朱四眼前一亮。

明顯他跟范氏的關系極好,那是他的乳娘,相當于他半個娘。

朱浩點點頭。

就在此時,袁宗皋帶人進入屋子。

“袁先生。”

幾個孩子都起身向袁宗皋行禮,畢恭畢敬。

袁宗皋笑著點頭:“不必拘禮,這幾日隋教習不在王府,你們的課業由老夫暫時兼領,如果你們有不會的地方,只管問便可。”

袁宗皋作為王府長史,王府上下那么多事,居然會跑來給孩子上課?

朱三笑道:“袁先生不用擔心,我們不會的問朱浩就行,這次考試我們一定會通過,到時就可以出城玩……袁先生看好了,屆時保管讓您大吃一驚。”

“哦,呵呵,看來你們對朱浩的學問很認可啊。”

袁宗皋這只老狐貍,笑起來別有深意,“但你們的課業始終需要人督促,這樣吧,你們若實在沒有問的,老夫便去了,回頭有新先生履職,他是生員出身,學問不錯,遲些時候就會來,你們稱呼他公孫先生便可……”

幾個小的這才知道,隋公言等于是徹底被王府放棄了。

一時間找不到合適的人選,王府方面就找了個臨時先生,一個姓公孫的秀才回來頂班。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